別知知別

🌸翔ちゃん大好き🌸无墙,洁癖者自行||好物收藏,禁转即删。

[Y2]谎言 -1end-

自留地:

=。=大河不合理的转着圈流水账系列...




************************


装作这是分隔线的样子


************************




樱井翔第一次对二宫和也说喜欢是在公司的年会的时候, 那时候二宫和也刚进公司没多久, 虽然就在相邻的部门不过两人并不熟, 将将算是认识而已. 


在等待正式的活动开始之前, 同事们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 


在缩到角落拿着游戏机的二宫和也刷第三个任务本的时候, 樱井翔走过来对他说: "二宫先生, 我喜欢你. "


看着眼前有些尴尬的樱井翔, 二宫和也眨眨眼说: "对话完成, 回去交任务吧. "


樱井翔噗的一声笑出来. 


 


樱井翔第二次对二宫和也说喜欢是在公司的食堂.


樱井翔看到独自吃饭的二宫和也, 走过去问: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


二宫和也抬头看看樱井翔, 又低头看看樱井翔的腿说: "我觉得你的身体状况应该可以完成这个动作. "


在二宫和也吃完准备离开的时候, 樱井翔突然说: "二宫先生, 我喜欢你. "


二宫和也环顾了四周后说: "又是真心话大冒险? "


 


樱井翔第三次对二宫和也说喜欢是在公司的走廊.


看到和自己面对面走过来的二宫和也, 樱井翔眯了眯眼.


在两个人交叉而过的时候, 樱井翔说:"二宫先生, 我喜欢你. "


二宫和也停下脚步, 露出一个困惑的表情说: "我不信你同事真的这么无聊, 会一直让你做同一件事. "


 


樱井翔第四次对二宫和也说喜欢.


二宫和也想了想说: "是不是因为你觉得我的反应很有意思? "


樱井翔重重的点了点头.


 


事情被说破了就会变得索然无味, 就像很多梗是不能解释的.


然而樱井翔并不这么想.


在二宫和也看来像是踩了随便就能秒掉的怪虽然没什么损失但是总好像被摆了一道的事, 在樱井翔看来却像是中了没多少钱的彩票虽然没什么奖金但是心情愉快. 


对于这个不疼不痒的玩笑, 即使在二宫和也貌似严肃的表达了请别这么幼稚的要求后, 樱井翔依然乐此不疲.


 


除此之外, 两人并没有什么交集. 直到两三个月后的一个周末, 走在路上的樱井翔在超市门口看到了提着大包小包的二宫和也.


这时候, 樱井翔告白的次数已经有二十多次了. 


在公司以外的地方看到同事也不是小概率事件, 但是看到进公司不久后就以宅而闻名的二宫和也, 就绝对是一件值得说道甚至炫耀的事.


樱井翔莫名其妙的有点兴奋, 不由自主的跟在了二宫和也后面.


然后, 樱井翔看到了走路慢吞吞的二宫和也、走斑马线完全不看左右的二宫和也、被路上的小猫靠过去围着转又蹭了脚的二宫和也, 还有走着走着好像是累了突然把袋子放在地上歇了一会又提起来接着走的二宫和也.


樱井翔觉得二宫和也这个人果然有点意思.


第二天樱井翔在公司的茶水间遇到了二宫和也, 当天的那句"二宫先生, 我喜欢你", 带上了樱井翔自己也不明白的的笑意.


 


在告白将近四十次的时候, 有一天下班有点晚的樱井翔在公司门口看见了对着外面的雨发呆的二宫和也. 


樱井翔从背后走过去说: "回不去了? "


好像是被吓了一跳, 二宫和也转过来, 看到是樱井翔后点了点头. 


樱井翔挥挥手里的车钥匙说: "我送你回去吧, 虽然你住的不远不过这么大的雨不好走的. "


二宫和也歪了一下头问: "你怎么知道我不远? "


樱井翔愣了一下, 指指二宫和也的背包说:"男性出门会带这么大的背包的, 不是有特殊用途就是懒. 因为懒得收拾才会把所有东西一股脑扔进去吧. "


看着二宫和也慢慢扬起的嘴角, 樱井翔接着说: "懒人才不会找离家太远的工作. "


二宫和也拍拍樱井翔说: "关于背包, 你可能有些偏见, 不过放在我身上是适用的. "


樱井翔在心里对自己的机智很是崇拜, 他当然不会告诉二宫和也自己早就偷偷尾随过他. 


 


过了几天, 樱井翔在办公室门口遇到了正要出去的二宫和也.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沮丧的样子太过明显, 樱井翔听见二宫和也问: "怎么了? "


樱井翔说: "便利店的牛肉饭卖完了. 又没时间出去吃别的."


听到这么简单粗暴的理由, 二宫和也哈哈的笑出来, 让樱井翔等一下, 然后跑回位置拿了一个便当出来. 


二宫和也说: "不介意的话吃我的吧. 心血来潮做了, 部长突然说要出去吃, 正发愁呢. "


虽然对独居宅男的手艺并没有太高的期望, 不过总算是不用饿肚子了. 就在樱井翔庆幸于自己的好运气的时候, 二宫和也说: "就当是搭车的谢礼. "


樱井翔一边说着前几天的事不用谢, 一边谢着二宫和也, 又听见二宫和也说: "不过谢礼归谢礼, 你还是要把餐盒刷干净的. "


一个多小时后樱井翔听到隔壁部门的人回来了, 他拿着餐盒冲出门拦下二宫和也说: "实在是太好吃了! 以后请帮我做便当! "


对于樱井翔激动的请求, 二宫和也惊讶的张开了嘴, 然后非常亲切地说: "不."


 


二宫和也最终还是答应了每周帮樱井翔做那么几次饭, 条件是樱井翔自己提出的每天接送上下班、出钱出人出力购买食材. 


相处的时间变多了, 两个人的话题也从工作忙不忙变成了公司小八卦, 从周末的天气好不好变成了最近有部电影很好看. 


樱井翔发现, 二宫和也这个人何止有点意思, 简直就是太有意思. 


在这种介于朋友和饭搭子之间的关系里, 那句"二宫先生, 我喜欢你", 似乎已经变成了独特的打招呼方式. 


 


告白超过了六十次, 樱井翔已经不再仅仅是从早上上班的二宫和也手中接过便当, 而是有时下班后会跟着二宫和也回家或者把二宫和也带回自己家, 吃饭后喝酒聊天, 有时候还会留宿. 


在又一次对着二宫和也在厨房穿着围裙做饭的背影感慨着这个人真是怎么看都好看这个人做的饭一辈子都吃不腻和这个人说话也好不说话也好都那么舒服的时候, 樱井翔突然发现事情的发展是不是不太对, 但是又不能更对.  


樱井翔觉得这是个很难的问题, 不可思议的是一向刨根问底的自己并不想思考. 


 


在告白接近八十次的时候, 樱井翔听到了二宫和也很认真的拒绝了一位追求者. 


樱井翔说: "你从来都没认真的拒绝过我的告白. "


二宫和也说: "我压根就没认真的听过你的告白. "


 


又过了两个多月的一个晚上, 吃饱喝足的樱井翔伸手戳了戳靠在沙发上喝着啤酒的二宫和也的胳膊说: "今天距离我第一次跟你告白, 恰好是一年零两个月又七天. "


二宫和也问: "哪里恰巧了?"


樱井翔不接这个茬, 接着说:"二宫先生, 我喜欢你. "


一如既往的, 二宫和也嗯了一声算作回答. 


樱井翔继续说: "谎言说一百次就会变成真实. 这是第一百次, 所以这次请你相信我."


二宫和也想了想说: "之前的九十九次都是谎言吗? "


樱井翔摇摇头.


早不知道从哪次开始, 这句话就成了事实.


二宫和也说: "没有说过九十九次谎言, 这次怎么变成真实? 命题不成立. "


樱井翔反驳不了这句话, 只好说:"那你信不信? "


二宫和也笑起来说: "樱井先生, 我喜欢你. "


二宫和也说: "这是第一次, 你信不信? "


 


-Fin-




一句话番外: 


谎言说一百次就会变成真实, 这句话根本不成立, 因为一旦成为真实, 前面的九十九次就不再是谎言, 而是预言. 




-Fin+1-

评论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