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知知別

🌸翔ちゃん大好き🌸无墙,洁癖者自行||好物收藏,禁转即删。

私は神を見たことがあった。(完)

滑溜溜肩君:

这是一发略中二口味的小零食,古古怪怪六千字


就当它是我最近爱吃的芝士绿豆糕吧!


伪现实,勿较真,我害怕




祝大家儿童节快乐呀






-------Ready?Go!-------------






那一天,神的的确确,在我眼前出现了。


 


 


 


1.


 


“相叶~”


伴随着吵杂地呼喊,房门被“嘭”地一声推开了。


“嘘————”


“相叶睡了吧?”


“樱井你踩着我的脚了!”


“抱歉抱歉。”


 


相叶雅纪在内心深刻地叹了口气,从蒙着头的被子当中露出脑袋来,门口的人还在推搡着,还是樱井翔眼尖。


 


“啊,相叶醒了。”


“都说了……不要踩着我的脚啊!”二宫尖叫了起来。


 


众人踢踢踏踏地走了进来,还是大野先扬起了手。


 


“唷。”


“什么嘛。”相叶捂着被子笑了出来,“看病人都不带水果的吗?”


“看来很精神嘛。”二宫凑近了盯着看了一会儿,伸手揉乱了相叶的头发。


“带了哟,”站在后面的松本笑了起来,“但是呢,一路都被这个家伙吃得差不多了。”


被指名的樱井翔推搡了松本润一下,嚷嚷起来。


 


“喂你们也有份的,不要赖给我一个人!”


 


相叶笑得更大声了。


后方三人的辩解场面混乱,相叶回过神来的时候,面前是大野智无声无息靠近了放大的脸。


 


“你还好吗?”


 


相叶弯了眼睛。


 


“我很好啊,只是,给大家添麻烦了。”


 


“说什么傻话呢爱拔酱,”二宫倒是耳朵尖,“你要是不想麻烦人的话就快点好起来。”


面前的大野摆了摆手,“不用听他的也没关系。”


“大野智!”


“好了好了。”


 


樱井翔刚想阻拦这一切,门就被用力敲响了,气势汹汹的护士长朝着他们指了指。


 


“你们,给我出去!”


 


灰溜溜地逃走前二宫还要推搡着大野丢下一句“看吧”,松润小小声地说着“下次再来看你”,樱井翔默不作声地走在最后。


相叶的视线定格在樱井翔的后脑勺上,以及被仓惶带上的房门。


 


又恢复了一室寂静。


 


 


 


2.


 


 


傍晚时分,妈妈带着汤急匆匆地赶过来了。


外面大概是下了小雨,食盒上都有一层雾气。


相叶默不作声地盯着窗外的灰蓝色发呆。


 


“咦?谁送的花?”


 


视线移了过去,妈妈从床尾的被窝凹陷里捡起的一束小花,碎碎的一把满天星。


相叶扯了扯嘴角。


 


“他们来过了,大野、二宫……他们。”


 


妈妈叹了口气,找来一个空牛奶瓶洗干净,将小花放在了窗台上。


夜雨的风景下,暖色的满天星微微摇曳,透气的窗户被妈妈合上了,于是植物也安静了下来。


 


“雅纪,我说……你的胡闹也该适可而止了……岚什么的……”


 


相叶雅纪瞪大了眼睛,妈妈一边走动收拾着床边的杂乱,一边絮絮叨叨。


 


“你一个人在东京也好久了,我跟你爸爸也不是没有看到你的努力,每一次看到你出现在电视里,我们比谁都高兴,可结果呢?你这次气胸还不知道要住院多久,不如趁这个机会……”


“妈!”


 


相叶闷了一会儿,才低下头去说。


 


“岚……是大家的。”


 


妈妈拿食盒的手顿了顿,温柔地叹了口气。


 


“我先走了,明天再来。”


 


灯光将她的影子拖的很长,关上门的一瞬间,外面的雨声也大了起来。


相叶坐了一会儿,突然爬起身来。


卫生间的灯光白花花的,印得胸口那个圆圆的手术疤痕异常刺眼,他站着默默地看了一会儿,又爬上了床。


 


 


3.


 


 


做了个梦。


梦里有场盛大的演唱会,烟花舞台开在海边,台上坐着四个人温柔的唱着歌,相叶自己站在台下,周围都是人群,拼了命地往前挤,却还是离大家好远。


 


 


4.


 


 


“相叶!”


 


从梦中惊醒,面前是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


 


受了惊吓而慌乱地揉着眼睛。


 


“是翔酱啊。”相叶抬起头来环顾四周,“大家呢?”


“只有我啦。”


 


樱井翔直起身子来四处嗅着空气。


 


“喔!很精神嘛!”


 


他小跑过去举起瓶子里的满天星,又歪了头看过来。


 


“抱歉啊因为花粉症,只能送你这种配角。”


“嗯嗯~”相叶摇着头,“很可爱啊。”


 


樱井翔把牛奶瓶举高了凑到眼前看,小小声地自言自语。


 


“明明是配料,做主角时却意外的好看啊。”


 


相叶挣扎着坐了起来,樱井翔慌忙放下手中的花,去拉他一把。


 


“谢谢,翔酱今天不用工作吗?”


“嘛~我们也没有那么多工作嘛。”


 


眼看着相叶雅纪的眉头皱了起来,樱井翔又慌忙改口。


 


“啊!不过大家都很努力呢,连爱拔酱的份一起。”


 


相叶的头低了下去,半晌才嚅嗫着。


 


“对不起。”


“诶?”


“拖累了大家,真的对不起!”


 


“笨蛋!”


“诶?”


 


这次轮到相叶惊讶出声,抬起头来随即被樱井翔瞪了。


 


“你怎么能这么想!”


“可是……”


“爱拔酱可是我……”冲口而出的话语又停顿了一下,“是大家重要的伙伴!”


 


“我们都在等你回来啊~”


 


没有等到相叶的回应,樱井翔再低了头去看,他眼眶红红的,像只兔子一样吸着鼻子。


再抬起头来声音都带着颤抖。


 


“我好害怕,我好害怕啊翔酱!”


 


樱井翔不假思索地抬步向前,少年的身躯重叠在了一起。


 


“不怕不怕,有我在呢。”


“我不像小大那么有才华、不像nino那么机灵、不像小润那么可爱、也没有翔酱聪明……”相叶的下巴就搁在樱井翔的肩头,大声地哭了出来,“我好怕被大家丢下。”


 


樱井翔的手收紧了,“不怕,谁也不会丢下你,我绝不会丢下你。”


 


说着又捏着他的肩膀推远了一点,四目相对。


 


“你好好养病,不许胡思乱想听到没?”


 


相叶雅纪一边揉着眼睛,一边不好意思地点着头。


 


 


 


5.


 


 


但是啊,大家又能一起前进多久呢?


只要一想到这样的事情,就悲伤地无法自抑。


 


其实大家,或多或少都有想过退出的事情吧?


o酱想做画家、nino想做导演,这样的事情,多多少少还是知道的。


是的,偶像能做几年呢?


演戏超厉害的小润,还有学习又好、又是政商家庭环境的翔酱,即使没有岚,也一定能走上顺顺利利的人生道路吧。


唯独自己,如果没有了岚,是不是真的一无所有了呢?


 


好像回到老家去继承料理店,也不是那么糟糕。


如果自己退出的话。


 


 


 


6.


 


 


第一次发病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觉悟吧。


有了离开大家的觉悟。


 


 


7.


 


 


从医院的顶楼往下看去,城市建筑变成了一个个方块矗立,移动的汽车仿若蚂蚁穿梭不息。


是世界啊。


 


是即使自己消失了,也无足轻重的大世界啊。


 


相叶仰着头闭上了眼睛,风拂过身体,仿佛下一秒就能御风而起,自由地去往任何方向。


突然冲过来的脚步声打破了宁静,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被一股力量扯着往后倒去,自由落体摔进一弯臂膀里。


 


相叶惊愕着瞪大了眼睛。


 


“抱歉,我恐高,所以不得不拽你下来。”


 


说话的人眨着明亮又深邃的大眼睛,显得陌生又熟悉。


相叶在脑海中搜索着认知区域,仿佛好像,不认识啊。


这位大叔。


 


挣扎着从对方的臂弯中站起身来,相叶清了清嗓子。


 


“请问……”


“啊,抱歉抱歉,吓到你了吧。”


 


相叶摇了摇头,对方却突然凑近了,用手指小心翼翼地戳了一下相叶的脸颊。


 


“呜哇,好嫩!”


 


什,什么!


莫名被人调戏了,相叶吓得后退一步。


对方却笑眯眯地伸出手来。


 


“你好,相叶雅纪。”


“你、你好……”


 


相叶犹豫地握回去,对方的手骨节分明,干燥有力,是成熟大人的手。


 


“请问……我认识你吗?”


“认……嗯……不认识,说起来的话,我是你的饭。”


“咦?”


 


对方露出了一个更大灿烂的笑容。


 


“没错,头号大饭!”


“谢谢谢谢。”


 


相叶吓了一大跳,虽然自己是偶像,但遇到的饭都是女性比较多啊,即使有男性,也很少有这种年纪的男性,看起来一副精英的模样,完全看不出来啊。


 


“不过啊,我不是现在这个世界的人。”


“…………”


 


对方好像丝毫没有意识到这样的话语多有冲击力,依旧笑眯眯地盯着相叶。


 


“没想到还能这样看爱拔酱,这个年纪果然超可爱啊~”


“等下!什么意思?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


“啊,”他合拢了嘴巴,神秘兮兮地竖了食指朝上示意,“我是从上面来的。”


“上面?”


“虽然我也没办法解释,但我就是从上面掉下来的。”


“那、那你是住在天上?你是神?”


“哈哈哈哈哈,不愧是爱拔酱!”


 


对方的笑声简直魔音绕耳,相叶皱起了眉头,觉得莫名熟悉。


 


“不不不,如果硬要说的话,我可能是从梦境里过来的。”


 


 


8.


 


 


“啊!疼!疼~”


“我不相信。”相叶气鼓鼓地说,“你会痛。”


 


他又伸手掐了自己一下。


 


“嘶——我也会痛!”


 


“这根本不是做梦!”


“不是指你做梦啦,”男人摆着手解释,“这里是你的现实,但对于现实中的我来说,只能算是梦境了。”


“我不相信!做梦的人怎么可能知道自己是做梦!”


 


他想了一下,又惊恐地叫起来。


 


“啊!你是不是有臆想症!”


“哈哈哈哈哈。”男人笑得夸张异常,摆着手否认。


 


“我可不是什么奇怪的精神病患者,只是啊,”他笑出了眼泪,慌忙用手背去蹭,“只是在我的世界里,爱拔酱已经34岁了。”


 


“所以你瞧,”他用手扯了扯呈石化状的人的脸颊,“还能见到二十岁的爱拔酱,不是梦境还能有什么。”


 


脸颊被扯得地方变得热辣辣,相叶吓得倒退一步。


 


“骗人,骗人!”


“嗯……虽然我也觉得很扯,但是,明明是34岁的爱拔酱叫我回来的。”


“未来的我……叫你回来的?”


 


“是啊,”他摊了摊手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喝醉了的34岁的你一直缠着我说,回去告诉那个笨蛋,不要迷茫不要害怕啊。”


 


他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地嘟囔起来。


 


“真是的,一喝醉就像个小孩子,说出来的话却倒是像神谕似的。”


“什么?”


“哦没什么。”


“我真的,34岁了?”


“真的。”


“那……你是谁?我跟你什么关系?”


“都说了,我是你的头号大饭,关系嘛……”他滴溜溜的大眼睛转了一圈,“我是相叶雅纪被害协会会长。”


“哈?!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东西!”


“怎么没有,你这么爱恶作剧。”


 


哦,这倒是真的。


相叶挠了挠头。


 


“我真的已经34岁了?”


“千真万确,我发誓。”


“那……”他摆出一副好奇小鹿的模样,“34岁的我,是什么样子?”


“你想知道什么?”


“全部!”


“哈哈哈哈哈哈,太贪心了!”


“告诉我嘛~”


 


相叶上前一步,拉住了那个人的手腕。


 


“嘛,也算是34岁的你给我的委托啦。”


 


“34岁的你,很厉害。”


 


“虽然没办法具体说出是怎样厉害,但是你现在担心害怕的东西,都不是问题。”


 


对方微微一笑,语调压低了,用了无比安心的语气。


 


“相叶雅纪,你是一个说到就能做到的人,总是很努力很拼命,34岁的你非常可靠,被很多很多的人喜欢着,一直闪闪发亮。”


“我还在做偶像?”


“当然啦!从未改变。”


“那岚呢?”


“大家都在你的身边,不会离开的。”


“我……我会变得很厉害吗?”


“嗯啊。”


 


他伸手压了压少年的头顶。


 


“你很厉害,你要相信你自己,要相信大家。”


 


“你是奇迹。”


 


 


 


9.


 


 


“可我觉得好不真实啊……”相叶嘟囔着,“你是真的吗?这一切是真的吗?这是我的幻想吗?”


“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


“……?”


“当你真心想要某样东西时,整个宇宙都会合力助你实现愿望。”


 


“这可不是我说的,很多哲学家都有说过类似的道理,算是一种虽然公开着、但很少被人相信的宇宙秘密吧。”


“那我现在想要气胸痊愈呢?”


“你打从心底里相信自己会痊愈,就一定会痊愈,它虽然不是魔法,但却是某种力量,冥冥之中吸引着你真心渴求的东西向你靠近。”


“不对,明明有好多人都无法实现自己的愿望。”


“那是因为他们都不相信啊,简单的人心诚则灵。”


 


“大家都会许愿吧,比如想要谈恋爱,比如想要中彩票,可是真正在许完愿之后就一心一意相信愿望会成真并且丝毫不动摇的人又有多少呢?”


 


“真的能信任这个世界,并且信任自己的人又有多少呢?”


 


男人侧头看了他一眼。


 


“相叶你啊,对于未来很不安吧。”


 


相叶犹豫了一下,缓缓地点了点头。


 


“觉得自己做不到?”


 


他迅速地摇了摇头,“不是!只是……”


 


“没有只是,这个世界只存在两种选择,能做和不能做。无论是咬牙硬着头皮把一件事做好,还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好,说到底就只有两种结果,不管过程有多曲折多挣扎,人们看到的,永远都只有结果。”


“所以会害怕啊。”


“害怕失败?”


 


相叶咬着嘴唇重重地点了点头。


 


“失败只是某件事的结果,其实人生并不会结束啊。但我觉得,任何事情即不能害怕失败,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它失败。专注当下,努力到死,因为再努力其实也并不会真的死掉不是吗?”


 


相叶笑了出来。


 


“哇你真的懂好多。”


 


男人被崇拜仰视着,得意地吐了吐舌头,露出了调皮的一面。


 


“虽然我觉得,相叶你本身就是这样的人呢,并不需要我来教你什么。”


“怎么会~”


“明明已经做好了退出娱乐圈的准备了不是吗?”男人敞亮的大眼睛扫视了过来,“在夏威夷第一次发病的时候。”


 


“你不是就已经做好了不拖累大家从而退出的准备了吗?”


“你怎么知道!”


“我说了嘛,我是你的大饭,关于你的一切我都知道。”


 


“即便如此,你也不是努力到了现在嘛,所以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他站直了身体,仰了仰头。


 


“……总觉得身体好累,差不多到时间了吧。”


“诶?”


 


相叶惊得站了起来。


 


“你要回去了吗?”


 


他笑了起来。


 


“觉得这个时候说出一句[我在未来等你]会异常的帅气,但事实是,我会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也许,我是为了……”


 


 


话还没有听完,相叶只觉得眼前一花,再睁眼时,天台上哪还有半个人影。


 


 


 


 


10.


 


 


本来应该住院一个月的。


相叶坚持要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还被妈妈一顿狠念。


 


但,身体确实是好了呀!


 


神啊,你看,我真的相信了我自己,结果愿望就成真了。


 


 


对于相叶的出院,团员们最高兴不过。


 


 


“从今往后大家也要一起努力!”


“相叶你情绪很高嘛!”


 


被二宫吐槽了,于是嘿嘿笑着。


 


“病人不能喝酒。”


“QAQ小润!”


“哭丧着脸也没用。”


“嘛~嘛~爱拔酱我陪你喝汽水。”


“呜呜还是小大最好。”


“嗯?樱井翔,你今天怎么这么沉默?”


 


被二宫发问的人在角落里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嗯……总觉得下一秒,爱拔酱就要开始哭着说————成为岚真是太好了,因为你看,大野是东京的……”


“啊啊啊啊!住口!”


“nino也是东京的……”


 


樱井翔还在继续模仿,相叶雅纪连滚带爬地压过去,用随手捞起的靠垫砸向了他的脸。


大家都笑了起来。


 


“疼疼疼疼疼!相叶你不要坐在我肚子上哎哟!”


 


“两个笨蛋。”二宫边笑边摇头。


 


 


11.


 


 


最后还是没有跟大家坦白,遇到了神的事情。


 


会被取笑的吧。


 


不,其实也不是神呢。


 


明明是个相当可靠的成熟的大人。


总有一天,自己也会变成那样的人。


也不是总有一天,未来它啊,就在那里了。


 


再也不会害怕了。


对吧大家。


 


成为TOP的梦想,一定要让它实现啊。


嗯,一定会实现的。


 


 


12.


 


 


到时候,一定要找到那个[相叶雅纪被害协会会长],跟他说声谢谢呀。


谢谢你告诉我如此重要的宇宙秘密。


 


也希望你能说完,那句没说完的话。


 


现在,趁着樱井翔睡着了,先赶紧在他脸上涂只熊猫吧!


 


 


 


 


 


 


 


 


 


 


 


 


 


 


 


 


樱井翔缓缓睁开了眼睛。


身边躺着的人是34岁的模样,因为酒精的缘故还睡得正香,不甘心地撑起身子捏了捏他的鼻子。


 


“竟然完全认不出我,这十多年我变化很大吗?没心没肺的小混蛋。”


 


“还有啊,你是不是完全忘记这件事情啦,还是真的只是一个梦啊,竟然完全没听你提起过。”


 


樱井翔改成戳着他的脸颊玩,气呼呼地想把人弄醒,相叶却只是皱了皱鼻子。


 


“刚刚还忘了跟你说啦,25岁以后我们就会交往,可我早就开始喜欢你了,啊~刚刚应该告诉你,你会喜欢上我这件事情的,这样说不定我们就能早点谈恋爱也不用纠结那么久了。”


 


“……应该跟你说是你先跟我告白的!”


 


他忿恨地低下头,咬了一口相叶雅纪的嘴唇。


 


“唔。”


 


醉酒的人终于迷迷糊糊地揉着眼睛醒了过来,嘶哑着嗓音疑惑地叫了声,“小翔?”


 


“嗯。”


“我刚刚好像做了个梦,梦里想起了很早很早之前的一些事情……”


 


他挣扎着坐了起来,努力地瞪着面前的人。


 


“……我曾经见过神,我以前怎么没有意识到,神长得好像你啊…………他好像还欠我一句没说完的话。”


 


樱井翔微笑了起来,伸手把人搂住了。


他的嗓音紧贴着耳朵直入心脏。


 


“神说,也许我是为了与你相遇,才创造了整个世界。”


 






因为我想学习爱,于是世界便有了你。


 


 


 


-完-

评论

热度(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