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知知別

🌸翔ちゃん大好き🌸无墙,洁癖者自行||好物收藏,禁转即删。

絕望與希望【相二】

柳絮池塘淡淡風:

  相葉曾經冒昧問過前輩怎樣算是「絕望的情況」──這樣的問題。


  前輩的眼底閃爍著幾分詫異、興味,還有一些相葉覺得自己大概是解讀不出來的東西,就算有人把前輩此刻的想法、思考,從眼神裡提取出來,列印,製成剪報,一張張對他講解,他也未必能明白,反之,如果是ニノ的話,也許就可以。


  又是ニノ。


  那時候的相葉只有二十出頭,是個覺得無法擺脫重要他人對自己的影響是一種罪的年紀。


  怎麼我又想到ニノ?


  相葉雅紀就是相葉雅紀,人生是相葉雅紀的,路是相葉雅紀的,他是他二宮是二宮。


  前輩笑了一聲:「相葉ちゃん看來不像是會想這些事情的人,你是多思無益,所以先做再說派的吧?」


  「是ニノ問過你嗎?」


  又是ニノ。


  這個世界就沒有哪個人可以不看到他就想到ニノ嗎?


  只有二宮和也能思考這些嗎?


  「絕望這樣的東西,其實說起來太極端了,不常出現,過了一個年紀以後,可能也不會出現了。」


  前輩緩緩地說。


  「在會無條件相信希望的年紀,無條件相信希望的時刻,遇到不可解的失望,那就會成為絕望。不過這樣的日子不太多,過了能無條件認定必然有『希望』存在的年紀,遭遇的再多,頂多也就是失望而已。」


  「絕望是青春的限定啊。」


  「喔,謝謝前輩。」


  相葉雅紀不知道要回答什麼,也許是這超出了他表達能力能承受的範疇,也許是他一瞬間覺得自己問出這種問題自不量力。


# 


  那時候二宮有一個小女友,二宮並沒有特別去說,只是二宮和也這個人,在真正信任的人面前,是不掩藏的,所以嵐的成員每個人都看得出來。


  當然二宮和也跟相葉雅紀說了。


  沒有說「我談戀愛啦!」、「嘿嘿我把到一個女孩子了喔!」……這種話。


  二宮像談到天氣一樣地對相葉說:「她也喜歡吃拉麵,我跟她說,別點炸雞拉麵、會胖,你還有很多雜誌照要拍。她就說,『經紀人面前不能吃,在哪都不能吃,只有在你面前我可以吃啊。』……傻傻的。」


  琥珀色的眼珠轉了一轉,補上一句:「まあくん應該也會喜歡她。」


  喔。



  那一陣子的訪談,嵐的成員常常提到:「關於相葉ちゃん的裏話啊,雖然在節目上看起來有點瘋,但其實私底下的相葉ちゃん很安靜。」


  與其說他安靜,倒不如說那段時間,他表達能力所不堪承受的事情,多了一點。


  後來在演唱會上,二宮彈著鋼琴,每按一個鍵就像從心裡丟出了一樣東西,彈著彈著,最後丟出來的,是從眼眶裡落下的淚。


  前一天晚上二宮對相葉說:「まあくん……我是真的想過,可能會就這樣和她在一起一輩子,她有很多不好,我也很平凡,然後我們兩個人都好好的,一起走下去。」


  低下頭哭泣的二宮看起來很絕望,二宮沒讓相葉看到不停掉落的眼淚,但相葉可以看到二宮因哭泣發紅的耳尖,無法克制而顫抖的背脊。


  他伸手過去摸那瘦削的一節節突出的脊樑骨,二宮在他的掌心下顫抖地更劇烈。


  在同期中無所不能的二宮和也,也有做不好的事。


  相葉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他覺得二宮發抖的肩膀很可愛,跪在地上縮成一團橢圓球的身體很可愛,壓抑哭泣的嗓音很可愛,哭到發紅的脖頸和耳珠很可愛。


  大抵脆弱的東西,總會讓一個正常的人心生憐惜。


  而脆弱的二宮和也,就擁有了所有讓人覺得可愛的要素。


  究竟這是相葉雅紀獨有的想法,還是一般人也會有的價值觀,在此刻也不太重要。


  相葉把哭泣的臉按在自己的肩頭上,用掌心去數二宮的骨節。


  他覺得這種姿態下的二宮和也,摸起來很順手,就像餓了很多天的小動物,奄奄一息的希望你給他一些糧。


  很乖,不像那個二宮和也。


  如果這時候,他輕吻二宮的頭髮,二宮大概也不會發現吧。


  「ニノ……嵐,一定會一直走下去的!」


  「一直是現在這樣嗎?」 


  二宮問相葉。


  「不會,我們會成為top,但會一直一起走下去。」


  「也會好好的……我們。」


  關於這個我們,關於那個我們。


  他原來可以對「那個」二宮說這麼溫柔的話,相葉覺得,這樣很……好。




(完)



评论

热度(107)

  1. 別知知別柳絮池塘淡淡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