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知知別

🌸翔ちゃん大好き🌸无墙,洁癖者自行||好物收藏,禁转即删。

接骨木面包箱:

扯淡一则






亲眼见到一只活生生的动物张口说出人话所带来的冲击,可远比影视作品里展现出来的要大得多了。


“マツ,是我。”蹲坐在床上的一只体型稍大的猫科动物冷静地说。


还操着一把樱井的嗓子。


松本抱着枕头目瞪口呆。


 


“你……究竟变成了个什么啊?山猫?”松本还没有回过神来,虽说他是个十足的漫画青年,可这事儿无论如何也太超现实了点。他表情复杂地看着站在穿衣镜前来回打量自己的猫科动物,甚至忘记放下怀里抱着的的枕头。


樱井倒是意外地冷静,一点儿慌乱也没有。他行走起来的姿势优美又娴熟,看上起好像天生就是这副模样一样。


“唔,大概是狮子吧?”端详了一会儿镜中的自己,他转过身来走到松本眼前。


“狮,狮子?”松本歪了歪头,目光有些犹豫地往下扫了几眼,才小心翼翼地开了口“你……你变性了?”


“是还没成年的狮子啦!”


 


小狮子说大不大,可怎么也不算小,体型比一般的猫大上一圈,可惜还没长出鬃毛,凛凛的威风被削去不少,乍一看还是……十分像猫。


松本接受了这个现实之后便变得格外兴奋,扔下了抱了好久的枕头趴去了小狮子身边,将他圈在怀里,摸上了眼前弧度优美的脊背。


“为什么是未成年的呢,幼狮这么可爱,配你的声音好奇怪啊。唉,摸不到鬃毛了好可惜。”狮子的皮毛有些硬,不是家猫那种柔顺的手感,可松本不在乎这个,依旧把脸颊凑在上面来回磨蹭。


“成年狮子体型这么大,不好安置吧……话说回来你倒是担心一下我能不能复原啊?”樱井有些无奈地用尾巴拍了拍松本的小腿。“有这么好摸么,我现在又不是猫。”


“这种莫名其被的变形一般一天就能恢复了,漫画里不都是这么画的么。”他摸着小狮子的耳朵把脸埋进了皮毛里,声音都变得闷闷的,“很少有猫会这么乖的给我摸嘛。”他又在小狮子的背上埋了一会儿,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一跃而起,“对了,你饿了么?我给你做饭吧。”


松本的眼睛都在发光。


分明现在自己才是大型食肉类动物,樱井竟还是感到一阵脊背发寒。


怎么回事啊,这种兴奋到令人害怕的眼神。


 


他被松本死死挡在了厨房外面。


“无论是什么形态的翔くん都请离厨房远一点。”


樱井皱了皱鼻子,不甘地甩了甩脑袋。


松本在厨房里呆的时间实在太长了些,做给动物吃的东西怎么还要这么久。樱井已经无聊地在客厅的地毯上滚过一遭,试图用粗短的手掌打开电视机失败一次,现在正与身为人类和狮子的尊严做斗争,挣扎着不知要不要玩起追尾巴的游戏。


在樱井的自尊即将失败之时,松本终于出现了。他捧着餐盘,上面放着丰盛到不行的牛排套餐。


“……”


“来吃吧。”他笑眯眯地挠着小狮子的下颚。


“我说啊。”樱井的表情深沉了起来,“我做人的时候,都很少吃到这么丰盛的牛排套餐诶,再说野兽不用吃的这么精细吧。”


“这不是难得做一次小狮子,庆祝一下么~”


樱井看着面前的牛排,微妙地失去了胃口。


 


(不是非常愉快地)吃饱后,樱井尚来得及擦去嘴角的酱汁,就被托着腋下地仰面放到了松本的膝上挠起了肚皮。


“哇,好软好温暖啊——”


樱井几乎看见松本身边正不断飞出粉红的小花和爱心。


“……所以说我不是猫啊。”


“没区别嘛,对了,你叫一声听听?”


“……吼。”


“啧,可惜。”


“喂!”


樱井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后也就随遇而安地在松本的膝盖上放松躺平了。。怎么说自己现在也是只狮子,万一控制不好爪子和力道,说不准就能伤到松本哪里。自己这位恋人虽说对动物有天地可鉴的一腔真心,可总是不受它们待见,光是投喂野猫,就不知道被踹过多少次,好不容易有次机会,就让他摸个够吧。


变成了兽之后看事物的视角和方式都会有所变化,半天多的时间下来,樱井多少也理解了松本不受动物欢迎的原因。


怎么说呢,周身气场真的是好强啊。做人的时候虽然也能隐约感觉到,但现在透过动物的眼睛去看,才发现那层笼在他周围的那层东西,原来已经浓烈到几乎要实体化的地步。


樱井想了好一阵到底要不要将这个困扰他许久问题的答案告诉他,可又担心他会受到不小的打击。


这不是肯定的嘛,毕竟这种事情连想改都不知该从何改起。


所以还是算了吧。


不过气场这种东西,大概也只对那些小动物起作用吧。


即使没有鬃毛,狮子也还是狮子。狮子的话,哪里会忌惮这些东西。


他努力憋了憋,最终还是没能发出猫咪那样的呼噜声,只好将脑袋在松本的手背上蹭了蹭,然后翻了个身,将脸埋进了他的肚子里。


这是一只狮子能够做出的最大限度的卖萌了。

评论

热度(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