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知知別

🌸翔ちゃん大好き🌸无墙,洁癖者自行||好物收藏,禁转即删。

【竹马】七叠半×无限大

不加葱的花卷:

计划赶不上变化,换了个坑来填。


BGM可能有些违和又不是很违和(又在说胡话了


洛天依/乐正绫:《干物女》





相叶取出小盒装牛奶,将冰箱门合上。


返回自己房间时还是颇为在意地盯着对面那扇紧闭的门瞧了好一会。


那扇门后是自己入住这一年多来,未曾踏足、未尝了解过的世界。


相叶所住的正是公司名义下的员工公寓,房子是两室一厅一卫一厨,房间的大小是七叠半,不用租金,只需支付普通的水电煤费用便可。


同居的是财务部的二宫和也前辈,在公司里出了名的好相处,只是听说很少会参加社员内部组织的活动,同时几乎也没有人见过其私下的样子。


但是人都是好奇的生物,越是筑起一道厚重且冰凉的围墙,就越是想翻过去看看另一面的花红柳绿。


而相叶姑且也算是唯一一个能被允许趴在墙头观赏院内景色的人。


喝完一整盒牛奶,电视剧左上角显示还有一分钟满6点。


把牛奶盒投掷进垃圾桶里,相叶准备敲响对面的房门。


两声轻叩后里面传来声慢悠悠的回答,「什么事?」


「我要点外卖,二宫君要一起吗?」


「好,等一下。」


相叶退后一步,等着对方打开这扇隔绝着彼此的屏障。


隔音不算好的情况下能听清二宫靠近的脚步声,但关键的那声擦咔却是迟迟没有传进相叶的耳朵。


正想再次敲响门扉催促,一张对折的外卖单从门缝里塞了出来。


弯腰捡起打开一看,里面夹着张千元纸币,汉堡肉定食那一块被记号笔画了个大大的圈,旁边还有手写的一句「谢谢」。


这周的第五次。


相叶把纸币塞进口袋里,咬着牙打通了外卖电话。


送餐的速度比自己想象中的快,相叶向着外卖小哥道谢后敲响二宫的房门。


泡完一杯麦茶又喂下两口米饭,二宫总算从那间紧闭的小屋里出来了。


大大的圆框眼镜,下身还是那条洗得快要褪色的皱巴巴的藏青色运动裤。


懒洋洋地放下手里的手机,一屁股坐在座位上。


相叶夹起一块炸鸡,还未送进口中,从对面伸过来一双筷子,两根竹筷中间夹着大半块汉堡肉。


「吃厌了?」


「不是……」二宫把汉堡肉用力地塞进相叶的米饭里,镜片下的眼睛里是满满的笑意,「是今天份的贿赂。」


相叶夹碎了那块汉堡肉喂进嘴里,「谢谢贿赂。」


二宫投递过去个人畜无害的笑容,把目光收回到手里的手机上。


钟表用均匀的行走速度昭示着无形的时间的消逝,二宫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那块5.2寸的屏幕。


「你喝汤的时候刘海都要沾到汤汁了。」


相叶终于忍不住开口好心地提醒着。


「哦。」


二宫总算停了滑动屏幕的动作,放下手里的竹筷,环顾了一下桌面,然后如同发现宝物一般从便当盒底部抽出用来固定便当盒盖子的皮筋,揉搓几下确认是干净的后,将刘海一把束起,用皮筋绕出个洋葱辫后,继续埋头继续吃饭。


目睹整个过程的相叶手一抖,手里的小番茄啪嗒掉在桌上,咕噜噜地滚到桌沿边,再壮烈地从近一米高空坠落至冰凉的地面。


不愿出门,放弃恋爱,很少接触陌生人,大多周末都躺在家里喝着啤酒看DVD的人,百科对其的定义是干物族。


之所以选择这么一种生活方式大多是为了逃避现实。


然而二宫对于相叶,可算称得上是憧憬的前辈了。


无论是工作能力,还是交际方面,都是公司里出了名的优秀。


正是因为足够的出色,知道这件事后的相叶才因此而感到诧异。


但每个人都有其自己的生活方式,只要不给其他人带来麻烦,自己也无权干涉。


相叶就这么和名为干物族的二宫前辈共同生活了一年零三个月。


真正开始熟络起来时候,还是作为那个零头的三个月前。


男人的友谊从相同的兴趣开始。


相叶陪着自己憧憬的二宫前辈喝了半年的啤酒,借了一年的JUMP,对方总算对自己敞开了几次一直紧闭着的房间的门扉。


相叶将那个七叠半大小的空间称为,未知的世界。


每次路过那片空间,二宫基本就是和中世纪名画一般侧躺在那里看着各种电影,偶尔会把汉堡手伸进运动裤里,抓几下可能是白白嫩嫩的屁屁。


俨然一副假日的大叔姿态。


然而一走出公寓那扇门,又是另一个闪闪发光的二宫和也。


相叶曾经质疑过那间七叠半的小房间里是否藏着对双胞胎,直到后来他的二宫前辈当着自己的面完成一系列梳洗,变成截然不同的另一个人,用一种站在高处蔑视凡人的造物主姿态看着自己的时候,相叶的惊讶程度不亚于小时候第一次看见奥特曼掏出手杖变身。


虽然很多次都想探寻一下对方选择过干物生活的缘由,但是更多时候,话到了嘴边还是生生吞了下去。


用餐的时候两人的交流向来就不多,相叶收拾完自己的那块用餐区域,提醒二宫记得明天是垃圾回收日后便进了自己房间。


第二天天际微白的时候,相叶结束了日常的晨跑,摘下了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走聚集在额上的汗水。


初春的清晨是凛冽的寒意。


拐了个弯便瞧见套着卫衣的二宫正在垃圾回收处紧锁着眉拍着肩上的樱花瓣。


「辫子上还有。」


二宫摸了会儿,没搜寻到那片樱花的踪迹,便低头示意相叶帮忙。


相叶凑近了,无比自然地捻下那片薄薄的粉色。


「讨厌的春天又要来了。」


「这句话不是应该我这个有花粉症的人来说吗?」相叶把手里的花瓣送回泥土里,「而且你到底是为什么对春天抱有那么大的敌意?」


二宫把卫衣拉链拉到顶,整个人缩成一团往公寓大门走去。


「春天一到樱花就要开,那座公园里又要挤满情侣,满眼的粉红色各种扎眼。而且我妈又要催我去相亲,公司内部又要举行很多次聚餐,无论是那件事对我来说都很讨厌。」


「出去走走和人交流也没什么不好吧?」


相叶跟在二宫身后建议道。


「还是算了吧,还不如缩在我自己房间里看棒球比赛来的舒服。」


「你总是这样窝在家里可是会长蘑菇的啊。」


「那正好,说不定就能碰到马里奥桑了。」


相叶哑然失笑。


「早饭想吃什么,给你做。」


「小笼包。」


「这个可做不出来。」


「那就稀饭配腌萝卜好了,我还有好多工作来不及做呢,早点吃完早点去上班。」


「这么勤奋我都想给你加工资。」


「真希望相叶君赶快加油成为老板。」


二宫双手合十,对着相叶认真地拜托道。


新的季度到来的时候二宫忙了起来,晚上回到员工宿舍的时候大多都是飘飘然的状态,连本来一气呵成的脱西装解领带脱裤子的记录都出现了有史以来最慢的10秒。


接过相叶递过来的运动裤穿上,二宫换上那副虽视线开阔,但戴在脸上有些夸张的圆框,直挺挺倒在地板上,从运动裤口袋里摸出根皮筋。


「你小心着凉。」


二宫脸颊贴在地上嗯哼一声,丝毫没有爬起来的意思。


相叶一脚踩上对方的臀部,「起来!」


在地板上打了个滚,二宫向着相叶撒娇地伸出手。


相叶无奈,弯腰把人从地上拉起后半抱半扶丢上客厅的沙发。


「相叶君我想吃拉面。」


「你说下班的时候就帮你订好了,再过五分钟就来了。」


二宫在茶几上的一堆仙贝中挑选许久,挑出其中一块向着相叶丢了过去。


相叶顺利接下,仙贝包装上的每日一言正好是一句「能在人潮汹涌中遇见你真是万幸。」


「谢谢啦。」相叶举起仙贝道着谢。


沙发上的人顶着歪歪的洋葱辫做了个不符合此刻打扮的帅气手势。


 


*


二宫打了个饱嗝,在电视柜前挑选着作为饭后甜点的DVD。


相叶捧着块草莓蛋糕在门口讨好的笑着。


「相叶你彩票中奖了?」


盯着那块草莓蛋糕,二宫警觉地拿起手边的靠枕护在胸前。


「没有啊。」


将蛋糕放在地上,相叶正坐在二宫面前,小学生般乖巧。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DVD机旁就是个小型的缝纫包,二宫手在其旁边徘徊几圈,考虑要不要掏针扎蛋糕试毒确保自己的人身安全。


「有件事情想要二宫前辈帮忙。」


「什么事?」


「教我wink。」


「……哈?!」


用小指掏了几下耳朵,二宫向前把耳朵向相叶凑了过去。


相叶又重复了一遍。


说话间有气息喷在耳朵上,微弱的痒意在耳甲徘徊几秒便散了去。


二宫揉揉有些发烫的耳朵,「可以是可以,就是你要学wink干嘛?」


「这不是快到公司周年庆了吗,我们部门有节目,要求最后做个耍帅的动作来着。」


「这样啊。」二宫挖起块蛋糕,「我教你,你就把一只眼睛睁着,另一只快速地闭上睁开,就行了。」


「这样?」


相叶说着,过于用力地闭上左眼,之后就保持着这个姿势,连同空气一起停滞住。


「……」


二宫放下手里的勺子,捂着脸拍了拍相叶的肩膀。


总之是手把手教学演示了五分钟,二宫对着相叶鞠了个躬。


「对不起……我放弃。」


说完便面向自己的床,「噗」地一声直挺挺地倒下,随手拿起床头的漫画。


相叶踏上软绵绵的席梦思,使劲踩了几下,「这才五分钟。」


「不把时间浪费在无用功上是聪明人的选择。」


「前辈……」


相叶的语气柔软下来。


「要听真话吗?」


相叶立马将脚收回,「要。」


二宫合上漫画,罕见地在床上坐正了。


「wink也好,耍帅也好,能让女孩子kyakya尖叫其实都是建立在颜好的基础上。相叶君你在这方面已经赢了,所以只要站在那里就行了。」


「没那么简单吧?」


「就这么容易。」二宫斩钉截铁地说道。


相叶似懂非懂地点着头。


「你领悟去吧,我要看漫画了。」


二宫潇洒地汉堡手一挥。


相叶道过谢,走出房间,还不忘帮二宫合上门。


房间又恢复成只七叠半的空间。


流华静谧,流淌过屋内孤寂的每一寸气息。


 


*


二宫入职近五年,只在第一次进入公司那年参加过周年庆。


本就对这种聚会不感冒,二宫总是能找到各种滴水不漏的借口推辞掉,只是这次相叶用早餐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威胁,二宫思忖片刻,觉得比起要自己独自解决早餐的痛苦,几个小时的喧闹环境还算能忍,便在聚会前一天也不情不愿地同意了。


结果难得出现在聚会上的二宫被当作了各部门的共同灌酒目标,等相叶在同事的好评中表演完节目换完衣服回来,二宫已经晕乎乎地一个人躲在角落里,脸上是快要掩盖不住的醉酒后的傻气。


「相叶君你刚才还真挺帅。」


「谢谢。」相叶递了杯白水,「回去吗?」


二宫接连地连点好几下头。


叫上同住在员工宿舍的几位同事,相叶搀扶着二宫,行走在没有星星的墨黑色夜空下。


二宫一路上安分地很,不吵不闹,要不是身上浓重的酒精味和没有明亮灯光的照耀下也显而易见透红的脸颊,丝毫看不出是醉酒人的模样。


在公寓门口道过别,相叶打开大门,把二宫抱在怀里往屋内拖。


对方的脑袋埋在自己左肩处,鼻尖蹭过脖颈。


「前辈你……疼!」


什么话都没能说出口脖颈处突然一疼,还有温热的舌头舔过后湿哒哒的触感。


「前辈你咬到我了。」


相叶苦笑着去轻敲对方的脑袋。


「唔。」


姑且是听清这句的二宫松了口,相叶忙把人送回床上,然后心有余悸地后退几步,用背部紧贴白墙。


床上的人有些难受地打了个滚,开始一件件扒身上的衣服。


「要不要我帮……」


正想上前帮忙的相叶被从不知何处飞来的西装盖住了脸。


扯下后看见二宫亮着眼睛冲着自己喊了声三分。


相叶把手里的西装认真地叠成个规矩的长方形,放在地上,然后起身一溜烟逃出了房间摔上门。


接着又像是放心不下似得蓦然停住一步步退回门口,将门重新敞开,借由能清楚观察里面人的一举一动。


细微的嘟囔声在指针走完又一个360度后变成了细小的鼾声,相叶倚在房间门口,如释重负地喝下一大口凉水。


二宫醒来的时候已是日上三竿。


使劲揉着太阳穴来保持清醒,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去厨房。


相叶正窝在沙发里嚼仙贝,见二宫醒了便故意清了清嗓子。


「酒醒了?」


「嗯。」二宫灌下一大口水,「昨天谢谢你了。我没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在同事前没有。」


相叶特地将重音放在「同事前」几个字上。


「难道回家后……」


「嗯,你咬我了,咬完还在我耳边嘿嘿嘿傻笑。」


二宫一愣,随即放下手里的水杯,大步迈向卫生间。


「怎么了?」


「去刷牙,我就说嘴里味道怎么怪怪的。」


从自己的角度能看到卫生间里对着镜子偷笑的二宫,相叶抽搐两下嘴角,徒手捏碎了手里的仙贝。


周年庆后两人的生活丝毫未变,二宫依旧窝在自己七叠半的小空间里,守着自己的一寸适土,互不干扰也算惬意。


春樱肆意生长,相叶的花粉症开始严重起来的时候,从公司到小区必经的公园里不出所料地挤满了甜蜜蜜的情侣。


二宫将那段四分零八秒的路程视为一天中最难熬的阶段。


几乎是全程盯着脚底的水泥路,强行无视两侧秀恩爱的男男女女走完的全程。


周末的时候下了雨,本是室外派的相叶少见地趴在床上,翻着JUMP阅读地起劲。


门却在下一刻被狠狠推开。


抬头时看见的是从未见过的慌张的二宫和也。


「快,把你房间借给我!」


「诶?怎么了?」


「我妈没和我提前打招呼就来了,我那个房间来不及收拾了。」


「可以……你不介意就可以用。」


「谢谢。」二宫欣慰地道着谢,「话说,你床底没有小黄书吧?书柜上也没有什么工口DVD吧?」


见对方气势汹汹地向书柜冲了过去,相叶忙一个健步上前用身体牢牢挡住柜子的第二排。


二宫露出个痛心疾首的表情,「相叶君你太让我失望了。」


「你没有?那些同人本?!」


「……那叫收藏。」


「有区别?」


「当然有,改天解释给你听。」


「好——」


相叶拉长了尾音,语调中满满的敷衍。


和子妈妈在五分钟后踏进员工宿舍,相叶礼貌地打完招呼后,便被二宫用眼神逼回了那个未知的世界。


互换房间的事情最后还是暴露了,和子妈妈走后二宫难得主动订了外卖,在饭桌上和相叶面对面抱怨起来。


无非又是被逼相亲之类的。


「从以前就想问了,前辈你为什么要选择过干物族的生活?」


「和人交际是件无比麻烦的事情,有时候不得不把自己伪装起来才能过得顺利。」


「所以……?前辈在人际交往方面处理的很好啊。」


「就是因为在白天的时候神经太过紧绷,所以回到家才想尽情地放松回归自我。对我来说,属于我一个人的世界只要七叠半就够了,在这个空间我反而只有活的自在,可以尽情地做我喜欢的事情什么都不用顾虑。」


「只是因为这样吗?」


二宫盯着对面的相叶笑眯眯的,「还能有其他的原因吗相叶君?」


「不……嗯。」把手边的炖牛筋推到对方面前,相叶果断的摇摇头。


随着日历被一张张撕去后,天气开始渐渐暖和,二宫从房间里出来的时间多了起来,虽然百分之九十都是为了冰箱里一罐凉爽的啤酒。


哼着不知名的调调打开冰箱门,属于自己的那块区域空荡荡的,二宫这才想起来自己买的啤酒两天前就喝完了。


泛着橙色灯光的冰箱里,那条白色的分割线的另一边,四罐一番榨正整齐地摆放在那里。


虽然并不是自己钟意的那款,但比起喝着凉白开看DVD或者换衣服下楼走上个几百米去便利店补充食粮的话,还是可以忍耐一下的。


得出最终结论后,二宫拿出两罐啤酒圈在怀里,然后冲着对面紧闭的房门,「多谢款待~相——叶——君——」


如此拖长了尾音心情愉悦地说道。


相叶时隔两天打开冰箱的时候发现少了三罐啤酒,取而代之的是茶几上两人常买的仙贝。


正面的包装袋上放大加粗的「遇见再难过的事情也要多微笑哦」。


相叶嘴角抽搐地勾起僵硬的笑容,一转头看到二宫正拆着一包pocky从房间里出来。


深情对视近十秒,二宫艰难地喂下第五根pocky,将手里的零食递给相叶。


「算了……我去买吧。」


接过pocky,相叶起身回了房间。


待套上件外套又拿上钱包,相叶出了房间看见二宫躺在地板上,面露痛苦,眉头是解不开的结。


「怎么了?」相叶有些担心地问道。


「pocky吃多了,胃难受。」


「我数过了,你才吃了五根。」


「我最近得了一种吃了五根以上pocky胃就会不舒服的病。」


相叶面无表情地后退一步。


「等,等会儿。」


在地上缓慢地挪动到沙发边,二宫从沙发上的衬衫口袋里颤抖着掏出了张万元大钞,塞进护身符里递给相叶。


「给我这些干嘛。」


「最近旁边这条路上不安全,给你当护身符。」


「……」


「不过效果只有一小时,所以你到时候可以把钱拿去买些防身用的东西,比如啤酒什么的,我记得淡丽那个罐子最牢固,你可以买那个。」


「让我带东西就直说。」


「你居然这么看我?」二宫挤出个被中伤的表情,「我的胃难过得又抽搐了几下。」


「好了别演了。」相叶用手掌拍上对方的腹肌,「给你买。」


「谢谢相叶君。」


眉头瞬间舒展开来,眼角满满融不化的笑意。


 


*


相叶进入玄关的时候便闻到浓浓的麻婆豆腐味,扎着小辫儿的二宫前辈正在桌边向着自己招手。


换了鞋,相叶坐去二宫身边,把购物袋里的东西一件件陈列出来。


「对了,我用小票抽奖抽中了。」


「什么?」


「白色情人节东京塔的双人套票。」


二宫听闻,掏出手机向着相叶伸手。


「干吗?」


「帮你拍照放到网上卖掉。」


相叶坚定地摇头,「不卖。」


二宫的表情不知为何失落起来,又很快转化为意义不明的笑容,「有目标了?」


「没有。」


「那……?」


「前辈,我们一起去吧。」


「不要。」二宫拒绝地果断,「两个男人去太奇怪了。」


「这不是拒绝的好理由吧,前辈?」


二宫推推眼镜,戳着麻婆豆腐陷入长久的沉默。


最后二宫还是陪着相叶去看了夜景,电梯缓缓上升的时候二宫觉得自己最近出现了一种症状。


症状名叫「不管怎么样都无法拒绝相叶雅纪」。


间歇性发作并没有任何解决的方法。


转头的时候能看到身边人上下滑动的喉结。


二宫不自觉地同相叶一起咽下口口水。


 


*


透明的玻璃外是璀璨的霓虹,各色各形,闪烁跳动着 。


每一处灯光下藏着的都是一个独立又神秘世界。


二宫安静立在一角,默默感叹着这城市无边的灯红酒绿。


「在想什么?」


「在想这个世界怎么这么辽阔。」


「如果你走出去的话,会发现它比你想象的可能还要宽广得多。」相叶停顿了一下,「而且在那些灯光下面,有着无数七叠半,说不定正好有一个能和你恰巧合成一个十五叠。」


「谁知道呢。」


「前辈,一个人过久了总会有觉得孤寂的时候。」


「到了那时候再说吧。」


灯光下相叶看见的是柔和棱角勾勒出的侧脸,波澜不惊。


平静又孤单。


相叶莫名想要拉进彼此的距离。


事实上相叶真的这么做了。


呼吸声和温热的气息全部在对方脸颊边萦绕。


二宫有些别扭地将视线别开到其他地方。


能听见自己心脏扑通扑通炙热跳动的声音。


与视线里看到的那些忽明忽灭的灯光交织融合成一个喧嚷的夜。


 


网络聊天室


 


——Mr.Mario进入了聊天室。


 


一大碗荞麦面:晚上好。


Mr.Mario:晚上好,就你一个人?


一大碗荞麦面:嗯。


Mr.Mario:问你个问题。


一大碗荞麦面:可以啊。


Mr.Mario:刚才和一个朋友在一起,结果突然就心跳加速了,你说怎么回事?我应该不可以对谁动心的啊。


一大碗荞麦面:你们刚才在哪里?


Mr.Mario:在东京塔看夜景。


一大碗荞麦面:那就没事了。我在那么高的地方也经常心跳加速的。


Mr.Mario:真的?


一大碗荞麦面:真的。


Mr.Mario: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


 


*


二宫在认识相叶前就过着干物族的生活。


除了剧烈运动和惊吓能让自己小心脏兴奋起来外,从来没有什么事情能让自己心跳加速。


恋爱也好,聚会也好,所有能让生活刺激起来的事情二宫觉得自己都不需要。


曾这么深以为然。


收了伞,二宫刚爬了半楼的台阶就听见相叶的声音。


愉悦上扬的音调。


「遇到好事了?」


被二宫一语道破的相叶笑得爽朗,「上次的那个企划被经理表扬了。」


「恭喜,晚上的外卖我请客好了。」


「真的?」


颇为暗淡的楼道里,相叶的表情明媚起来,将面前的人揽进怀里,「谢谢前辈。」


熄灭的声控灯因这一声而重新亮起来,把狭小空间里的孤独全数照亮。


松开手,相叶一个人往上爬去了,二宫回头看着才走了个位数的楼梯。


「一定是太久不运动所以喘了才心跳加速的,嗯。」


用着这样毫无说服力的理由安慰着自己。


周末的早晨,本该在软绵绵的床上享受休息日的二宫被相叶用一份培根煎蛋的香味硬生生地吵醒。


二宫用被子捂住鼻子,翻了个身,「拿开。」


「前辈……」相叶偏偏把盘子又凑近了二宫,「冰箱里只剩最后两个鸡蛋,你现在不吃就没了。」


「美食的诱惑对我是不起作用的。」


二宫正义凛然。


「以后不借你JUMP了。」


「相叶君!」二宫一个鲤鱼打挺,「你忍心?」


相叶扯下对方头上的皮筋,又将鸭绒被掀开放走二宫在里面积攒了一个晚上的温度,「既然都起来了,就下床来吃饭吧。」


在春天的早晨打了个抖,二宫万般不愿地下了床。


洗涮完毕坐上餐桌,二宫用筷子用力地戳破用番茄酱画着诡异笑脸的荷包蛋。


「你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事?」


「这都被你发现了?」相叶抖抖手里的报纸,「想让前辈陪我去买运动裤来着。」


「这种事情自己一个人也行的吧?」


「可是我觉得二宫前辈对于运动裤一定有独到的见解,所以想让前辈给我一些有力的建议。」


「你小子还挺有眼力见的嘛。」


「那就这么说好了,我去帮你拿衣服。」


「嗯……不是,我没答应!」


二宫甩下手里的筷子,向着往阳台走的相叶冲了过去。


汉堡手想抓住对方的手臂,对方却是往旁边一躲,二宫扑了个空。


还未站直就被相叶圈住腰,又一次往沙发上丢去。


「前辈还是要多锻炼。」


相叶从衣架上取下件二宫的白衬衫,在伸手去扒对方卫衣前,语重心长地劝道。


 


*


周日的商场向来是人来人往,相叶在顾客们灼热的眼神下不知道第几次将二宫往店外拖。


二宫对于运动裤的热情超乎了相叶的想象。


尤其是那些土的掉渣的高中生同款,二宫一旦摸着了便是爱不释手。


「哦~这个材质超舒服啊。」


「前辈克制一点,你两眼在发光,旁边的人都看着呢。」


对方置若罔闻,取下条红色的搭在手臂上。


相叶翻出吊牌,「这条175的,你穿的下?」


「三条八折,相叶君生日快乐。」


「我生日远着呢,我也不要穿。」


二宫瞪大了眼,牢牢盯着相叶。


「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


「我一片好意……」表情瞬间黯淡下来,声音沙沙的。


「好好好,谢谢前辈。」


「店员,帮我拿两条170的,要一条黄一条绿的,谢谢。」


二宫立马扯着嗓子,向着一旁的店员小哥招着手,眉宇间尽是欢愉的味道。


相叶败下阵来。


信号灯色的运动裤在十小时后出现在阳台的晾衣架上,二宫哼着歌从相叶手里接过夹子。


「相叶君你明天早上晨跑就可以穿了哦。」


「嗯……谢谢。」


「对了,明天早上记得叫上我。」


「一起跑步?你想开了?」


「只是为了强身健体而已。」


「不过对前辈来说还是件好事。」


「什么好事?」


「前辈你愿意和外面的世界接轨了啊。」


「才不要和世界接轨。」二宫的声音低了下来,「有一条轨通往你的世界就够了。」


「前辈你说什么?」


「我说,你那条迷彩胖次的款式真难看,相叶君。」


 


*


网络聊天室


 


——Mr.Mario进入了聊天室。


 


This is ふなっしー:晚上好。


一大碗荞麦面:晚上好,Nino你都快一个月没上了,最近很忙?


Mr.Mario:有点儿事。


Mr.Mario:还挺棘手。


一大碗荞麦面:什么事情,说来听听。


Mr.Mario:还记得我一个月前和你说的那个一起看夜景的朋友吗?


一大碗荞麦面:记得。


Mr.Mario:我好像的确对他有感觉。


This is ふなっしー:不可能吧,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的因素导致的错觉?


Mr.Mario:虽然一开始也这么觉得,但是时间长了就会发现是瞒不了自己的。毕竟是成年人了,因为什么原因而心跳加速,对一个人有没有好感,都是能分得清楚的。


一大碗荞麦面:你真这么确定了?


Mr.Mario:嗯,我能确定的确是喜欢上他了。


 


打完短短一行字,二宫长舒一口气,对着电脑等待着其他两人的回复。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聊天室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二宫检查了一下网络又刷新了一下。


 


【系统提示:你已被管理者踢出群聊。】


 


哈?!


二宫将手里的鼠标一摔,在右上角的搜索里输入了群号,发现群的名称从【MSN干物族联盟】改成了【SJ干物族联盟】。


愤然地点开私信,正想一讨说法,发现列表里显示有两条未读。


【一大碗荞麦面:去告白吧,要幸福哦。】


【This is ふなっしー:好好谈恋爱,别回来了。】


二宫嘴角微微翘起。


【Mr.Mario:谢谢你们。】


【Mr.Mario:不过……】


【Mr.Mario:我只说了我恋爱了,并没有说,我在其他方面要放弃当干物族啊。】


【Mr.Mario:所以快把我拉回去!你们两个!不然举报你们散播黄色信息啊喂!】


 


*


二宫把啤酒递给侧躺在榻榻米上的相叶,随即在对方身旁坐下。


距离棒球转直播还有十五分钟。


自从两人开始一起晨跑之后,二宫时不时地就邀请相叶来自己的世界里喝一杯闲聊那么一个小时,并不是开始允许别人踏入自己保护起来的小小世界,而是同意相叶,只是相叶一人可以进入自己的生活。


喜怒哀乐。


都想着要与这个人分享。


「相叶君。」


「怎么了?」


「你还记得,上次对我说,让我去找另一个七叠半是吧?」


「找到了?」


「真可惜,我是个懒人。」


「嗯?」


「所以我还是选择在附近找一个吧,另一个七叠半。喜欢吃炸鸡穿七分裤的那种。」


相叶停止啜啤酒的动作,在电视机薄弱的亮光下看着二宫的眼睛。


映着电视画面的镜片下是异常认真的眼神。


相叶坐直了,用食指去勾对方的眼镜架。


眼睛被摘下的时候能看到二宫一闪而过的慌乱。


相叶把唇贴上去的时候能感觉到二宫的僵硬,舌头舔过对方嘴唇的动作也大胆起来。


一点点地,细致地润过每一处的唇色。


离开的时候还能看到没反应过来的二宫前辈睁大了眼一脸的不知所措。


「前辈?」


二宫直挺挺地躺倒在地上,翻了个身。


接着一圈圈地打着滚来到门前。


「前……辈?」


用手肘支撑起身子,二宫艰难地穿过房间门匍匐前进至大厅。


相叶起身跟了出去。


已挪动到茶几旁边的二宫丢了块仙贝过来。


相叶接住,将包装上面的字读了出来。


「请不要用随便的态度吃掉我?」


二宫又丢了一块。


「吃完以后不可以把我随手丢到一旁。」


二宫趴在地上,仰着头看着相叶,「和我一起成为干物族吧,相叶君。」


语气真挚表情诚恳。


相叶把手里的圆框给对方戴上,「这就是前辈作为干物族的告白?」


「可以这么说。」


「好啊。」


得到了想要答案的二宫猛的爬起来蹦高了冲向阳台取下那条175的红色运动裤,兴冲冲地奔回来。


「相叶君快穿上。」


「不穿。」


「做人不可以言而无信,更何况相叶你穿什么都好看。」


「好吧看在后半句的份上。」


「顺便我这里还有皮筋,相叶君你要基础款的还是彩色的?」


「两个都不要。」


「好的给你这根黄色的。」


相叶连退好几步,转身就要往屋里逃。


汉堡手一把抓住对方手臂,把人拉进自己怀里一同往沙发上倒去,接着跨坐在对方身上开始扒对方的七分裤。


相叶在二宫身下挣扎片刻,发现比起一个月前的二宫,此刻身上的人比过去力气大了不少,反抗许久无果最后还是妥协地掩着面任人宰割。


「相叶君。」


「嗯……?」


二宫勾起对方的内裤边,将其拉到可观的高度,又狠狠的松开。


「你这条迷彩款式的胖次真难看。」


 


*


「前辈,快点,要是赶不上56分的电车,会错过电影开场的。」


相叶第三次敲响房门。


「知道了。」


晚春的午后是被蜜糖灌溉过的甜,二宫在榻榻米上翻滚两圈,换了个姿势趴在地上,有气无力地对着窗外和煦的阳光一个劲地抱怨。


「好麻烦……不想出门……不要约会……我要分手……」


与两层楼同高的那颗晚樱灰色的枝桠上已是点点粉色。


入住这栋员工公寓后的第五个春天,公寓门前浅粉色樱花蓬勃盛开的季节。


二宫突然觉得,这个时期的樱花居然没有想象中粉得那么刺眼。


 


-FIN-


 


*


去年国庆长假的坑。


有种悲伤叫做脑补时激情澎湃,入手写时心如死灰。


试着走了个轻松(?)的风格,希望能赶走五月病吧。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