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知知別

🌸翔ちゃん大好き🌸无墙,洁癖者自行||好物收藏,禁转即删。

【翔润竹马】爱的魔法

白熊儿:

  




       实验小课堂总是热热闹闹的,因为每周这个时候,Erashi魔法学院所有的学生们都要聚集在这里一起上课。


       “Msaski,”松本润拿着小试管凑过来,“要想做成召唤能力更强的,应该加什么?”


       这种事儿我也不太清楚嘛,你来问我这个学渣,不如去问旁边那个很想和你说话的学霸啊。即使默默吐槽着,相叶雅纪还是试探地给出了建议,“加点儿大王花水说不定有更神奇的效果?”


       松本润不赞同地嘟了嘴,“太丑,不加。”


       哎?相叶雅纪无助地抓抓头发,“那试试鹅莓汁?我上次用了鹅莓汁做加持,制成的哨子在法谷召唤出了一只三条尾巴的小猫呢!”


       “鹅莓汁好,”松本润满意了点儿,“三条尾巴的小猫,我还没见过呢。”


       “白色的,可好看了。哎呀,”说到动物的话题,相叶雅纪兴奋起来,他摸了摸口袋,有点儿遗憾,“我还给它拍照了呢,今天忘记带手机,改天你到我宿舍来。”


       “好好好!”喜欢动物但不被动物喜欢,所以基本没怎么见过动物的松本润快乐地点起头。


       相叶雅纪旁边一直飘过来眼神的樱井翔很是看不惯这幅兄友弟恭的画面,喂喂,你让松润也看看我嘛,这样想着的樱井翔用手肘撞了撞调子很高正比手划脚和松本润诉说奇遇的相叶雅纪。


       当时,相叶雅纪正前仰后合地讲到一群小狗跳到他脸上的精彩瞬间,被没控制好力度的樱井猛地一撞,即刻向前扑去,手中没来得及滴入到实验试管里的玫瑰精油溢出洒到了松本的手背上。


       哎哟,弄巧成拙!樱井翔摆出无辜脸,事不关己地转头。


       松本润身侧站着的二宫和也森森一笑。


       “没事儿吧,Ma酱?”相叶雅纪拍了拍松本润的手臂,得到确认后抹掉了那几滴昂贵的魔法精油,手指一晃变出了一朵红色的玫瑰花。


       “二丿,送给你。”越过了松本润,相叶雅纪殷勤的送了过去。


       哎呀,公共场合是不行的啦,有那么多人看着呢!可是这毕竟是那个人第一次送花给他啊,二宫和也咬着嘴唇纠结了一下,最终还是“哼”了一声,伸手打落了相叶手里的玫瑰。


       “花是无罪的。”相叶雅纪小声的诉说不满。


       松本润也有点儿不满,他捡起掉落在操作台上的花枝插到前面的小烧杯里,“二丿,别这样嘛,我表哥人很好的,至少比别的那些只知道读书不懂浪漫的书呆子强上一万倍啊。”


       说者有意听者有心,隔壁老翔可是魔法学院的最强学霸,举一反三的能力简直能毁灭地球,他立刻“哎呦呦”地挤掉了相叶雅纪,假装瘫倒在松本身上,把试管中的液体洒出来一大片。


       “你没事儿吧,松润?”也不等松本润回答,就急忙擦拭着松本被弄脏的袖子。


       故事发展到这里,画风已然不太正常了。


       然而更加不幸的是,樱井翔忘记了自己和相叶雅纪是火系法师与木系法师的区别,他也帅气地抖了抖手,手中赫然出现了一大簇火玫瑰。樱井学霸这簇火玫瑰旺盛的生命力更甚于学渣的真玫瑰,它肆意的绽放着,一瞬间就点燃了松本润新买的小皮衣。


       “着火啦!着火啦!”


       按照常理来讲,魔法学院的学生有一万种方法可以对付这区区小火,不过人处在紧急时刻,是很难保持理智的,好在事故发生的地点是水资源丰富的实验室。


       所以虽然事发突然,但机智又焦急的行动派樱井翔迅速就接好一大盆水,照着正准备自救的松本润兜头泼去,给他来了个冷水淋头。


       时尚帅气的松本小王子遭受了这样的飞来横祸无妄之灾,浑身上下湿淋淋的,本来漂亮的发型现在傻傻地贴在额头上,形象全都毁掉了。


       松本润呆了一呆,果断走出实验室,他除了忿恨什么都没带走,除了水印儿什么都没留下。


       二宫和也都懒得送罪魁祸首白眼,急忙跟了出去。


       教室里一片寂静,沉默良久,樱井翔突然靠上了相叶雅纪的肩头,言语之中颇有几分得意,“我刚刚表现不错吧?”


       “哈?”相叶雅纪十万分茫然。


       “就是那什么...”自我表扬让樱井未免有点儿害羞,“英雄救美啊!”


 


 


 


       晚饭是和二宫和也松本润一起吃的,吃完饭后三个人在操场上晃了几圈,松本润说到回去照顾盆栽的时间了,只留下小情侣继续散步。


       二宫和也有点儿心事,前几天在图书馆陪相叶雅纪补作业的时候,因为实在太无聊翻看起了厚重的法术大全,然后一不小心学会了古老而又神秘的镜术,就是那种可以看到别人梦境还能涂鸦别人记忆的魔法。


       这种法术不知道则已,一学会肯定是要在恋人身上实践的,所以相叶雅纪即将毫无争议地成为他第一个试验品,当然除了相叶雅纪,他也对别人的脑子也不怎么感兴趣。可一个条件让他限制了他,让他迟迟不能行动,那就是睡着的人和法师的距离不能超过若干米。众所周知,二宫和也的宿舍在五楼,相叶雅纪住在三楼,这种空间地理的差异让他总是找不到施法的机会。


       总在校园里游荡也不是办法,相叶雅纪打了个哈欠,“二丿,我们回去吧,我有点儿困了。”


       二宫和也想了想,“好啊,正好我今晚想早点儿睡,前几天晚上都没有睡好。”


       “哎?”相叶雅纪疑惑地张开菱形嘴,他歪着头仔细地看了看二宫和也,可能是心理作用,他似乎真的觉得二宫眼下有着淡淡的黑眼圈,相叶雅纪颇为担心,“二丿你怎么了二丿,二丿你为什么睡不好啊二丿?”


       二宫和也状似苦恼,“我的房间啊,不知怎么回事,这几天晚上总有怪声音。”


       怪声音?相叶雅纪皱起了眉头,为什么会有怪声音,哪里来的怪声音?是幽灵,是法术,还是不为人知的隐情?又应该怎样解决,是报告学校保卫科,还是和同学们一探究竟?相叶雅纪一瞬间思考了许多,得到了很多的解决方案。


       然而这些简单粗暴却又行之有效好办法正要脱口而出的前一秒,相叶雅纪突然想到什么坏例子,又活生生地把这些话吞回到肚子里。


       这个坏例子自然就是他最好的朋友樱井翔了,Erashi魔法学院的学霸樱井翔热烈地爱着校草松本润,这简直是全校范围内公开的秘密。据不愿公开姓名的知情人士松本润他表哥透露,松本润其实也挺喜欢樱井翔的,但他为什么屡屡把好人卡送给樱井翔,原因就在于这学霸实在是个真正意义上的大好人。


       别的事儿就暂且不提了,就光说前天。前天松本润好不容易来约樱井翔去操场上散步,他说自己有点儿无聊。樱井翔一听,觉得事态非常严重,小王子无聊了?!无聊怎么能行,樱井翔立刻打开了他最常用的excel表格,专门帮助松本润制定了一整套排解各种无聊的方案。


       精心制作的企划书交到了松本润手上,松本润非常无奈,“这些道理我都懂,我只是想问你要不要一起——”


       “哈哈哈哈哈哈,”樱井翔凑到松本润脸上仔细观察了一会儿,“骗人,你要是懂的话,还会想要和我一起散步?!别嘴硬了嘛,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啊...”


       松本润的眼神瞬间就像是死掉了一样。


       “感受到你和我学识上的差异了吧,吼吼~”樱井翔非常高兴。


       但只换来了松本润的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这样血淋淋的教训摆在相叶雅纪面前,现在就算把刀子架在他脖子上,他也不会这样不解风情地提出那些解决方案,“OMG,这可太恐怖了,要不然二丿你今晚到我宿舍住吧!”


       二宫和也挑挑眉毛,“不去!”


       “来吧二丿,我听你这么说我可害怕了,你就来陪陪我嘛~”


       二宫和也假意思索了一番,“看在你这胆小鬼怕得瑟瑟发抖的份儿上,陪你睡一晚,也...也不是不行。”


 


 


 


 


 


       二宫和也回宿舍拿洗漱用品和换洗的衣服,相叶雅纪打算先收拾一下自己的屋子,他心满意足地手插口袋又哼着小曲儿,总之快活得不得了。


       如果那个人没出现就好了。


       “Masaki,Masaki。”樱井翔可怜兮兮地蹲在相叶雅纪宿舍门口的一小块儿阴影里。


       他怎么又来了?!相叶雅纪眼角猛跳了几下,挤出笑脸,“小翔。”


       “Masaki,”樱井翔捧着脸无辜地向上望他,大大的漂亮眼睛里载满了委屈,“为什么松润不理我了,他是不是讨厌我啊?”


       “松润讨厌你?没有的事儿,你这孩子年纪轻轻净瞎想,”相叶雅纪拍拍他的头顶安慰他,“你把他搞成那样,他没打哭你就已经是爱你爱到骨头里了,你可别在这儿自怨自艾顾影自怜了,你早该去感谢天感谢地感谢着阳光照射着大地了!”


       “可是我发邮件给他,他都没回!”樱井立刻从怀里摸出手机。


       “可能是他去洗澡了,”相叶雅纪敷衍地回答,“你回去稍微等一下,他一定很快就给你回复了。”


       关上宿舍门之前,相叶雅纪看到了樱井翔撅起的嘴和幽怨的眼神,心里默默致歉,抱歉了小翔,我这叫做,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无情转身的那一秒,相叶雅纪又迎面撞上了樱井翔,当时他们两人的距离只有0.01公分,当然一分钟后,相叶雅纪也没有爱上他面前这个男人。


       “你怎么进来了?”相叶雅纪把他推开。


       “用瞬移啊。”


       “我难道不知道用瞬移?我是问你,为什么跟着我啦?!”


       “因为跟着润的话,可能会被他讨厌,”樱井翔跳起来挂在他身上,“Msaski,你到底是怎么追到二丿的啊,不能分享一下经验吗,我还是不是你愉快的小伙伴了?!”


       相叶雅纪费力地背着他从冰箱里取出啤酒,“你是我愚蠢的小伙伴。”


       “可是我都是按照你说的做的啊,你说要假装不经意的进行肢体接触,我今天不是做得蛮好嘛!”


       “别别,别说是我教你的,我让你把松润衣服点着了?”


       “那我也顺利给他灭火了啊。”


       “顺利把松润淋成落汤鸡?”


       “哼!”樱井翔反省了一下,有点儿恼怒地跳到一边,“不管怎么说,再帮我一下嘛!”


       “爱莫能助。”


       “Msaski,”樱井圆溜溜的眼睛一转,“二丿生日快要到了吧,他喜欢的游戏限定版,你攒够钱了吗?”


       相叶雅纪有点儿心动,但他又深知不能这样轻易妥协,于是他犹豫三秒,把头扭到一边。


       “我呀,”只要不是在追求松本润,樱井翔简直百分之百是个谈判专家,“昨天刚买到哟,还没拆封哟~”


       相叶雅纪撅着嘴想了一会儿,然后沉默地钻进了衣柜,在里面翻翻找找拿出一个小袋子,递给了樱井,“这里面是真的能孵出宠物的魔法宠物蛋,松润虽然嘴上不说,一直都羡慕着别人有宠物...你把这个给他吧。”


       “哦耶,太好了!”樱井翔握了握拳,显得有些激动,“Masaki,你真是我亲生的朋友!”


 


 


 


 


 


       但是很快,相叶雅纪发现樱井翔还是没有把他当作亲生的朋友。


       “当当当,当当当,”不急促但在寂静长廊里显得格外响亮的敲门声响起,大野智老师软绵绵的声音传入屋中,“二丿,二丿,二丿你开门啊二丿,我知道你在里面哟。”


       屋子里传入一声巨大的声响,并没有人回答。


       大野智好脾气的等了一会儿,又敲了两下,“二丿,你不出来,我就进去找你了啊。”


       “啊啊,”相叶雅纪闷闷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老师等下,我就来。”


       踢踢踏踏的拖鞋声一路靠近,相叶雅纪赤裸着上身,头发乱蓬蓬的,把门拉开了一条小缝,“大野老师,有什么事儿吗?”


       大野智fufu的笑了两声,“我找二丿有点儿事...Aiba酱,你的胖次穿反了哟~”


       相叶雅纪低头一确认,立刻跳到门后藏了起来。


       这时正好二宫和也走了过来,他的头发也乱蓬蓬的,身上宽大白衬衫的扣子系错了一枚,胸口的名牌还是相叶雅纪的。二宫和也没有好气,“什么事?”


       “是这样的二丿,fufu,”大野智粘粘糊糊的解释,“院长的生日就快要到了,学院经过讨论,派你和翔君去给院长爷爷送生日礼物。”


       “那怎么能行?!”相叶雅纪重新穿好了内裤,又从门后跳出来,“二丿和他一起去,我不放心!”


       “哎?”大野智苦恼地皱起八字眉,想了半天,“你想和翔君两个人去?”


       “谁要和他二人世界啊?!我要和二丿去!”


       “不行呢,”大野老师撅起嘴,“翔君是学生会长,一定要去的,不然你们和翔君一块儿吧!”


       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交换了一下眼神儿,和单身少男一起,听起来还蛮有趣的啊。


       得到了满意的结果,大野智也有点儿开心,他玩着自己的手,“那好,我就这样回复学院了,你们别忘了给我寄鱼!说起来翔君真是个好人呢,是他告诉我二丿你一定在Aiba酱房间里的哟~”


       樱井翔!相叶雅纪想想刚才未完成的故事,觉得委屈又愤怒,分分钟就要冲出门去找樱井翔斗个你死我活。


       二宫和也急忙拉住他,拍拍他的屁股用眼神安抚他,“别冲动啊宝贝,和单身小翔一起上路,有趣的事情一定很多。”


 


 


 


 


 


       然而事实上,有趣的事情虽然多,但却不是二人想象的那种有趣。真正出发时候的阵容是相叶二宫小情侣没那么满意,樱井松本比较满意的四人游。


       这次读作出任务写作出去玩的行程,学院分给了他们两只怪模怪样的滴滴打鸟当坐骑。松本润是想和好基友二宫和也两人一鸟的,再不济的话,和他表哥相叶雅纪也行。樱井翔的话...就暂时不要了,他还有点儿不好意思。


       但是,天不遂人愿,等他收拾好行李准备出发的时候,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已经同乘着一鸟在低空盘旋了,只剩下一只孤零零的鸟,和旁边一个瑟瑟发抖的人。


       “怎么了,樱井?你上鸟啊。”松本润不是很懂。


       “不行...”


       “你讨厌鸟类?”


       “我恐高。”


       学霸竟然有这样一面,他好可爱!松本润心里闪过密集的弹幕,他考虑了一下,“既然这样,那你就不要去了,我们三个人也能把任务完成好。”


       “那怎么能行?!”樱井翔无论如何都放弃不了和松本润近距离接触的好机会,看到松本润严肃认真的神情,樱井翔咬了咬牙悲壮地爬到了鸟背上,拉过松本润的手臂紧紧圈在自己的腰上。


       哎呀哎呀,这是什么心情,为什么有点儿心动呢?松本润抿住嘴唇笑了一下,然后快乐地指挥着滴滴打鸟出发。。


       “飞咯!”


       “啊啊啊——”前座的樱井翔惊恐地趴在鸟背上,俯身搂住了滴滴打鸟的脖子。


       好玩,好玩。


       松本润脑袋上长出恶魔角,笑起来的时候嘴里露出尖尖的獠牙。他操纵着滴滴打鸟上窜下跳,让前面的重度恐高症患者一直哭天喊地的“不要不要”,头都几乎埋进鸟脖颈的羽毛里,只留下撅高的翘臀挺立在松本润眼前。


       这实在是太好玩了!


       松本润趁着兵荒马乱,毫不留情地摸了摸樱井翔的屁股,嗯,手感不错。


       “喂!”


       相二两人的小鸟突然飞上来,让松本润急忙收回了手,“哈?”


       “我说你们两个,别玩鸟震了,这气流都影响到我们了。”相叶雅纪搂着二宫和也的腰,懒懒地靠在二宫背上。


       “谁谁谁、谁玩鸟震了?!”松本即刻涨红了脸,催促着滴滴打鸟向前飞去。


       徒留怅然的相二小情侣慢悠悠的飞在原地,“要不,二丿,让我们告诉他,什么叫做真正的鸟震?”相叶雅纪凑近和二宫和也咬着耳朵。


       二宫和也微微一笑,“你想知道什么叫真正的恐高吗?把你扔下去了哟~”


 


 


 


 


       院长爷爷就住在山冈小镇郊外森林的小木屋里,要经过两天的飞行才能到达。


       第一天很快就顺利的度过了,四个人要在中点站暂时休息一夜。住宿问题吧,稍有争议,但在二宫和也樱井翔的坚持下,还是非常和平地解决了。


       夜晚,二宫和也枕着相叶雅纪的手臂,他有点儿无聊,先摸了一会儿相叶雅纪肩头的烟花形状胎记,又玩了一会儿自己的手,最后拨弄着相叶雅纪的奇酷比,“唉...”


       相叶雅纪其实已经睡着好几次了,但是因为恋人还没睡,他也不怎么好意思先睡为敬的,也就只好一次又一次挣扎着从梦中醒来,勇敢地坚挺着。


       听到二宫和也叹气的声音,相叶雅纪立刻清醒过来,“二丿怎么了?”


       “睡不着。”


       相叶雅纪摸摸他柔软的头毛,转头看了看旅社墙壁上的猫头鹰挂钟,猫头鹰的眼睛一转一转时针和分针都快要指向12,“带你出去走走,看个电影?”


       二宫和也把头埋在他的肩窝,思考一下没有答话。


       “前一阵有个电影刚上映我还挺想看的,哎呀,”相叶雅纪眯起眼睛想了一会儿,发现自己怎么都想不到是什么了,“哎呀,叫什么来着,哎呀!”


       说到这儿二宫和也倒是想起来是哪部电影了,主演是个金发碧眼身材超棒的妹子,是那天二宫和也去视奸相叶雅纪的脑子看到的,这段记忆让他“一不小心”就给删除了。二宫和也若无其事的掩饰过去,“还要穿衣服,不想动,也不知道小樱和J他们睡没睡着。”


       “小翔应该睡着了吧,他睡眠一向很好的,不知道松润怎么样。”


       “虽然这样有点儿不道德...”二宫和也实在是太无聊了,“带你去看看小樱在做什么梦怎么样?”








       相叶雅纪一直觉得樱井翔这个人还挺有趣的,他们两个很能玩到一起。但是樱井翔真正脑内活动比想象中的还要呆板和无趣,只是一张条理分明的饼状图,学习吃饭松本润各占了一大块,相叶雅纪让二宫和也把樱井的内心世界放大了一百倍才勉强在堆积着灰尘的小角落里发现自己的名字。


       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滴”转到了樱井翔的梦境频道,樱井翔哪怕是做梦,都在电脑前写着日程表。


       xx点xx分,起床;


       xx点xx分,去厕所;


       xx点xx分,吃荞麦面;


       xx点xx分,按照Masaki所教的办法假装不注意被绊倒,借机和松润skinship...


       这也太好笑了哈哈哈哈, 相叶雅纪一个没忍住“fufufu”的笑出声。


       梦里的樱井翔非常警觉,他立刻合上笔记本,“谁?!”


       哎呀,暴露了,相叶雅纪咬住下唇勉强忍回笑声。二宫和也白了他一眼,“嘛,我是专门倾听别人愿望的神。”


       “卡密Sama,你是卡密Sama吗?”梦中的樱井翔很是轻信,他激动地问。


       “当然,”好好骗,二宫和也也弯着眼睛笑起来,“你有什么愿望吗?”


       “有有有!”樱井翔漂亮的大眼睛流光溢彩,他双手合十放在脸侧“卡密Sama,请赐予我无限爱与被爱的力量吧么么哒!请赐予我松本润吧么么哒!”


       “好了,我知道了。”梦中的男神回答。


       “那我的愿望什么时候能实现啊,卡密Sama?”


       “实现?谁知道啊,我只是专门倾听别人愿望的神而已啊。”


       “你——”樱井翔一时气绝,一下子从梦中醒过来。白色的月光透过窗子洒进屋子,松本润还乖乖地睡在他身旁,住在隔壁的相二情侣不知道因为什么正在癫狂地大笑。


       一定是受了他们两个恐怖笑声的影响,他才会做这种令人生气的梦,樱井翔愤愤地想。


       没想到只过了一会儿,相叶雅纪就轻轻地敲响了樱井翔的房门。


       樱井翔小心翼翼地走下床,生怕惊醒松本润,他蹑手蹑脚地打开了房门,“什么事?”


       “要去喝一杯吗,小翔?”


       “哎?这么晚了。”


       “就喝一杯嘛~”


       “好啊好啊。”


       樱井翔根本连一丁点儿不愿意的意思都没有。


 


 


 


 


       三个人在小酒馆喝了几杯酒,樱井翔心情变好了一点儿,“我觉得这一路上,我和松润的关系亲近了一些。”


       “是吗?”现充们显然对这种话题不怎么感兴趣。


       “有的时候我觉得松润也挺喜欢我的。”樱井翔摸着高脚酒杯的脚,有些害羞。


       “我们大家都这么觉得。”


       “你们俩知道吗,松润今天还赞美我了,”樱井翔把脖子伸长,生怕对面的小情侣听不见,“他说他一直觉得我成绩很好很厉害。”


       “哦,是吗?”看着二宫和也快要睡着了的眼睛,相叶雅纪实在不忍心好友继续这样自说自话,“你说什么了?”


       “我想,谦虚的男人才会惹人喜欢啊,我就说其实我的成绩也不怎么好,是别人成绩太差,我不过就是矮子里面拔大个儿——”


       “...”相叶雅纪一口气喝光了酒杯里的酒,才平复了心情,“但是你这样说,不是把Ma酱也黑进去了吗?”


       “啊,”樱井翔半张着嘴,后知后觉地领悟,“怪不得我说完他就不理我了呢,我还以为——”


       “翔君,Masaki,二丿!大事不好!”樱井翔话没说话,松本润就从外面冲进了酒屋。他不但没带墨镜,甚至连头毛都没整理,由此可见事情一定非常紧急。


       “怎么了松润,别着急,慢慢说。”听到松本润的声音,二宫和也瞬间就找回了自己。


       “我们的礼物盒子和滴滴打鸟都不见了!”


       四人手忙脚乱地回到旅社,发现礼物盒子和滴滴打鸟果然全部都不见了,仔细询问了旅社的怪物老板,老板表示自己什么都没看到。


       正当他们坐在旅社的大厅里一筹莫展,电视里的新闻节目突然给了他们启发。


       “如果这样想,”樱井翔清了清嗓子,“说到神出鬼没又爱偷东西,那一定就是邪恶的水手服假面了!”


       “对,一定是邪恶的水手服假面!一定是邪恶的水手服假面偷走了大野老师送给院长爷爷的礼物!”相叶雅纪点头赞同。


       说到水手服假面,是最近非常猖獗的强盗团伙,他们穿着漂亮的美少女战士同款水手服脸上带着假面,不停地进行着犯罪活动。可恶的是,由于他们法力高强,一般的警察根本对他们束手无策。


       “好啦,”樱井翔拍拍手,“既然确定了罪犯,我们就先稍作休息,天一亮我们就立刻出击,夺回礼物,把他们扭送到警局!”




 


 


 


       第二天一早,他们就辞别了怪物老板,毫无头绪的上路了。说来也巧,当他们一行四人拿着卷饼刚走过第二条小巷的时候,突然两个形容猥琐的男子进入了他们的视线。


       “看!”二宫和也叫了起来,“那不是我们的礼物盒子吗?!”


       “哎?”另外三个人立刻伸长脖子确认,“确实是我们的礼物盒子!”


       “难道偷走我们礼物的不是水手服假面,而是这两个人!”


       “有道理,让我去问问。”樱井翔挺身而出,“嘿,兄弟,调子怎样?你们拿的盒子...可能是我们的。”


       “你说什么?!”男子迅速把盒子背到身后,“这怎么可能,快滚开!”


       “我们的盒子上有大野老师亲手画的花纹,是不是我们的,我们看一眼就能知道。”真不愧是细心的松本润。


       “就是,给我们看看嘛!”相叶说着,把手伸过去。


       不料想,说时迟那时快,两个猥琐男突然跳出好几米远,他们做出非常六加一的手势比在胸前,“水手服假面变身——————”


       天啊,果然是邪恶的水手服假面!相叶他们目瞪口呆。


       只是这水手服假面需要变身的时间实在太长,趁他们变身之时毫无攻击力,二宫和也一下子就夺过了礼物盒子。


       “快跑!”


       四个人欢快地逃走了。


 


 


 


 


       找回礼物盒子就结束了一桩心事,他们朝着山冈村继续前进,很快就到了中午,就停下脚步到拉面店吃饭。


       松本润一直捧着樱井翔送给他的紫色宠物蛋,而此时,华丽的紫色蛋壳悄悄出现了一条小小的裂缝,没过多久,蛋壳“啪”的一声裂成两半,一只浑身白毛的鹦鹉趾高气昂地站了起来。


       “啊,是我的魔法宠物!”松本润非常高兴,“快来!”


       鹦鹉听到主人的召唤,虽然说不上多喜欢他,还是勉为其难地飞上了松润的肩头。


       “啊啊,可爱,”相叶雅纪把手伸过去,鹦鹉在他的指腹轻轻啄了几下,“说起来我的魔法宠物也是鹦鹉呢!”


       “唔,不如召唤出来看看?”松本润知道他表哥有宠物,但是相叶雅纪平时宝贝它宝贝得狠,他连鹦鹉毛都只见过一次,“让我的小松和它认识一下嘛,Masaki~”


       相叶雅纪见状,“好吧,那就给你看看我的阿童木。”


       手指一动,相叶雅纪的巨型鹦鹉一下子出现在了饭桌上,脆弱的餐桌瞬时间失去了平衡,差点被掀翻。


       “你你你...你这鹦鹉也太大了点儿吧?!”樱井翔瞠目结舌。


       “第一次制作宠物蛋的时候没经验,”相叶雅纪抓抓头发解释,“不过阿童木已经会说话了哟,我让它说给你们听。来,阿童木,说你好~”


       阿童木置若罔闻,二宫和也“刺溜”一声吸了口面条。


       相叶雅纪有点儿没面子,却也只能耐下心,“来,阿童木,说你好~”


       阿童木高傲地整理了羽毛,并不回答。


       “阿童木,你好~”


       “你好,”阿童木白了他一眼,怪声怪气的开口了,“你好棒~啊,啊,Masaki~轻、轻点儿,我受不了了——Kazu,怎么样,我棒不棒——你好棒,好棒,啊~”


       那种声音尖锐又高昂,配合着具体内容,大家很容易就猜到阿童木到底和谁、到底什么时候学会了说话。


       这种消息实在是太劲爆,相叶四人的身体全部石化了,但眼神却一个比一个更活络,连二宫和也真正的好朋友正直的松本润都不能控制自己,偷偷瞄了瞄二宫和也难看至极的脸色。


       二宫和也一根面条没吃完,呆呆地保持着吸入的动作。他的反射弧终于清楚地把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明明白白反馈给他,二宫和也把筷子一摔,举起手给了相叶雅纪和阿童木一人一个暴栗,转身跑出拉面店。


       “哎,二丿,二丿!”


       三个人都急着追出去。可相叶雅纪得收好他闯了大祸的阿童木,樱井翔被揪住付餐费,最终只有松本润最快冲了出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还没出门的相叶樱井听到松本润的叫声。


       原来是邪恶的水手服假面又出现了,这次他们是变完身才出现的,他们顶着金色的假发,粗壮的腿毛透过白色的半截丝袜根根挺立。没想到他们竟然会飞行术,正带着二宫松本飞上天,可能就要和太阳肩并肩了。


       弹跳力超好的相叶雅纪一个蹿高,希望能抓住飞升的水手服假面,没想到跳得不稳,只抓到了水手服假面的粉红色胖次,而且在他粉红色胖次下竟然还穿着别的胖次。


       “胖次外面穿胖次,这是犯规!”相叶雅纪无助地望着越飞越高的水手服假面,气急败坏。


 


 


 


 


       其他不会飞的水手服假面也迅速围攻了樱井相叶,意图夺取他们两人手里的礼物盒子。事出突然,两个准法师完全忘记了使出点儿智慧,只依靠着双腿重出重围,横冲直撞地逃跑。


       相叶雅纪发誓,就算给他一百年,就算给二宫和也一百万让他们俩尽情想象,他也想象不出危急时刻的樱井翔究竟跑得有多快,他甚至觉得自己只能看到他双腿的残影。相叶雅纪曾经自负地认为,他是整个Erashi魔法学院跑得最快的人,然而现在的他终于认识到了自己的无知和浅薄,他的奔跑速度比起遇到危机的樱井翔,至少还差了五十个松本润。


       水手服假面们紧追不舍,在这万分紧急的时候,一堵高墙竟然横在了两人面前,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哎,你学会飞行术了吗?”樱井翔气喘吁吁的停下脚步,等了好一会相叶雅纪才跑过来。


       “我怎么可能会那个,那是高阶魔法啊,”相叶雅纪弯下身子手撑膝盖,“你应该会吧,樱井学霸?”


       “我?”樱井翔抓了抓大风吹的头发,“你忘了,我恐高。”


       “那怎么办?”相叶雅纪竖起耳朵仔细听了一下,“他们就快追上来了。”


       “没办法了,只能这样,”说着樱井翔“哈”的一声扎了个马步,身体贴在墙面上,“让我们搭个人梯吧,快!踩到我肩上。”


       相叶雅纪助跑几步,按照他的常识和翻墙的经验,他应该左脚蹬上樱井翔的大腿,右脚踩住樱井翔的肩膀,此时此刻他已经居高临下的到了墙头,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四仰八叉地摔在地上。


       “小翔,”相叶雅纪揉着背爬起来,“你虽然有着世界上最完美的绮丽溜肩,但是它的角度,恐怕不能支撑两个想搭人梯的人。”


       “少废话,你来!”


       两个人费了好一番力气翻过了围墙,听着水手服假面们没追到离开的声音,才松了口气。


       “小翔,”既然安全了,刚才被战友远远甩在身后的痛楚分分钟涌上了相叶雅纪的心头,“你刚才怎么抛下我自己逃走了?”


       “我...我没有想要抛下你啊我可爱的朋友,我只是单纯的在跑而已。”


       “小翔,”相叶雅纪扯住樱井的袖口,“小翔也不爱我了吗?小翔也想要抛弃我?”


       哎?这人是不是拿错了剧本?樱井翔别扭得整张脸皱起来,就像一只愤怒的小鸟,但由于害怕相叶雅纪生事,还是得耐着性子安慰他,“爱你,我爱你,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嘛。”


       相叶雅纪抹抹眼泪,“我的二丿不要我了,如果小翔也不爱我,我可就真的是妻离子散了!”


       “妻离子...”樱井翔气塞,“只要你不闹别扭了,你说你是我祖宗都行!”


       “哼,骗人,”相叶雅纪一抬下巴,“那你说,我和荞麦面同时掉进锅里,你先捞谁?”


       “当然是捞你了,你这个小傻瓜,”樱井翔挤出笑脸,“你都掉锅里了,那荞麦面还能吃吗?”


       “那我和松润...算了,”相叶雅纪从地上站起来,“松润就算了,比如你和二丿一起掉海里,我也得先救二丿才行啊。”


       “喂!”樱井翔抓住他的后领,“那我呢?”


       “你啊,”相叶雅纪大大的黑眼珠转了转,“等我给二丿披上毛毯,再沏一壶热茶暖身子以后,如果你还在海里飘着,我也会考虑救你的。”


       “相叶雅纪!信不信我放火烧你?!”樱井终于失去了耐心,意念一动,指尖窜出一簇火焰。


       森林系男子相叶雅纪吓得凸出了下巴,连连摆手,“别、别闹了,我们还得去找二丿和松润呢,再闹,我就把你扔掉!”


 


 


 


 


       “我们怎么找到他们?”两人走在墙根下,樱井翔把礼物盒子紧紧抱在怀里。


       “放心,我有办法!”相叶雅纪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别忘了我是木系法师,森林里的一切都是我的好朋友!”


       “别卖关子了。”


       “好吧,给你看,这就是我的好朋友——追踪鸟,”相叶雅纪变出几只翠绿的小鸟,“只要有气味,它们就能找到罪犯!”


       “可是,我们没有邪恶的水手服假面的气味啊。”樱井翔眨眨大眼睛。


       “谁说没有?!”相叶雅纪立刻从口袋里掏出从水手服假面身上扯下来的粉红胖次,“这不在这儿呢嘛,来,闻!”


       追踪鸟飞到上面闻了一秒,立刻被熏得口吐白沫摔倒在地。


       “Baby,你的好朋友晕倒了!”樱井翔拍背。


       “小翔,你这个我的好朋友,想要尝尝被熏晕倒的滋味吗?”相叶雅纪微笑。


       晕倒的追踪鸟被相叶雅纪甩了甩救活了,虽然在樱井翔看来,它们像是距离离开这个世界更近了一步。


       放出追踪鸟不久,邪恶的水手服假面竟然又找上门来。


       这次樱井相叶有所准备,尽情释放了法师的威力,战斗一时僵持不下。


       又一个突然,水手服假面部分的大Boss出现了,他穿着月野兔同款水手服嘴里喊着“月棱镜威力”,就向可怜的愚蠢小伙伴两人投来炮弹!


       “翔君小心——”


       “Masaki!”


       在这万分紧急的时刻,好不容易逃脱的二宫和也与松本润天神一般地出现了。松本润舍己为人紧紧抱住了樱井翔用肉体挡在了他身前。真是嫁出去的表弟泼出去的水,都这么危险了,相叶雅纪仍然还是抽出点儿空垂了次泪。


       相比之下土系法师二宫和也的方法就更具魄力了,他使出强大的法术,法力与野生月野兔的炮弹互相碰撞,把一大波儿邪恶的水手服假面都打到在地。


       战斗结束了,二宫和也自己却因为土雨术法力的反弹被淋成了个泥猴子。


 


 


 


 


       松本润和樱井翔把邪恶的水手服假面犯罪分子扭送到警局,回来就看到相叶雅纪正挽着裤脚站在温泉里给二宫和也洗澡。


       法师的土雨不比其他一般的泥,一旦沾上非常难洗,乳白的温泉水简直被他洗成了泥潭。


       松本润看着头发湿漉漉眼神也湿漉漉,但脸蛋和身体都脏兮兮的二宫和也觉得非常可爱,好想给他拍照可是没带相机,只能哈哈哈哈的大笑以表达对好友的喜爱与感激之情。


       二宫和也非常沮丧,把头埋进水里。


       “别笑了,喂喂,说你们俩呢!”相叶雅纪非常不高兴,“笑什么啊笑,不许笑我的二丿,我们家二丿这就是传说中的,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四个人收拾好自己,又清清爽爽的准备重新上路了。


       “翔君,二丿,Aiba酱,润君~~~”背后传来了大野智老师软绵绵的声音。


       他们回头一看,大野老师正骑着他们丢了的滴滴打鸟带着几个警察缓缓向他们飞过来。


       “大野老师,你怎么来了,发生什么事儿了?”


       “嗯,是这样的...”大野智说话有点儿含糊不清,就由警察蜀黍来解释吧。


       警察蜀黍是这么说的,他们要拿给院长爷爷的礼物其实是大野老师亲手画的飞鱼,由于大野老师绘画时没注意把魔法精油弄到了画上,于是他们送画的途中画中的飞鱼变成真的飞鱼从盒子里飞走了。滴滴打鸟见此,立刻飞回魔法学院通知大野老师,所以他们的礼物并不是丢了,而是...活了。


       “哎,怎么会这样,”相叶雅纪非常不解,“可是这个盒子,就是大野老师给我们的啊,你看上面还有老师的亲笔画呢。”


       “这个盒子是水手服假面团伙作案完毕后无意间捡到的,被你们当作是装着礼物的盒子夺走了。”警察蜀黍又解释,“其实里面装的是他们盗窃的珠宝,谢谢你们帮助我们抓到了狡猾又邪恶的水手服假面,警局决定给你们颁发好市民的荣誉称号,并奖励你们40个金币!”


       说着,警察蜀黍拿出了荣誉证书和钱袋。


       “太好了!”二宫和也接过钱。


       大野老师接过了证书,“这次我自己去给爷爷送礼物好啦,你们也辛苦了,快点儿回去好好休息吧。”


       说着骑着滴滴打鸟离开了。


       “喂!”松润朝着大野老师离开的背影大吼,“不留只滴滴打鸟给我们吗,这么远的路我们要走六天呢!”


       “哎呀,哎呀,”二宫和也晃晃钱袋,满足地听着里面金币碰撞的声音,“这座城里竟然有一家大的游戏中心,Masaki陪我去!”


       二宫和也牵着相叶雅纪的手走掉,相叶雅纪走开的时候还回过头来,也不知道是对着樱井翔还是松本润,总之是用尽全脸肌肉地挤了挤眼睛。


 


 


 


       “松润,谢谢你那个时候保护我。”两人沉默着对立良久,樱井翔终于小声的开口,“我真的特别感动,特别高兴。”


       “这没什么,”松本润眼神不自然地转来转去,“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你不用放在心上。”


       “松润,”樱井翔鼓足勇气终于抓住松本润的手,“可能你也知道,我一直特别特别喜欢你,虽然我不会说甜言蜜语,还是个溜肩——”


       “我也是。”松本润害羞地垂下来头。


       “哎,你也是?”樱井有些困惑,他仔细的看了看,又用手比了比,最后恍然大悟地笑起来,“原来你也溜肩!”


       “谁说溜肩的事儿了!”松本润气急败坏,“我是说本大爷也喜欢你!”










FIN.







评论

热度(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