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知知別

🌸翔ちゃん大好き🌸无墙,洁癖者自行||好物收藏,禁转即删。

星になるまで

谭言微中:

尖叫鸡竟然被hx了,只能合二为一


hsdm隐藏番外,内含一小段2Y,慎


----


年初樱井舞准备订婚了。对象是她学生时代同级生,经历前后近十年爱情长跑,樱井氏上下严密把关,小舞带着他小男友,兢兢战战正坐一方,局面噤若寒蝉。樱井父亲低头喝茶,樱井母亲直给边上长男使眼色,长男清了清嗓,事不关己般拿着小喷壶给盆栽浇水。


一道清凌水帘划了条彩虹绻影,影子后,有两人穿着正式野球装,左左右右地抛着球。屋内屋外,俨然一夏一冬。


二宫那身野球服尺寸合身,即便是小修的备用装备,不见丝毫违和。小修今年高二,比樱井当年壮得多,那家伙故意将头发剪成板寸,一心一意当着野球部黄金投手。他对面的二宫却帽檐反扣,刘海全部压进去,一盯着球,他眼色会变一变,荡起一汪波澜不兴的湖海,手上再一用力,那球势若脱兔,稳稳当当扎进小修手里。


抱着喷壶的樱井律师啪啪啪,拍了拍掌。


二宫将帽子翻转回来,用手扇着风。樱井喷壶走向一拐,朝那人喷了两下。


小修自拜了二宫当私人教练,就和二宫站在同一国度,他让二宫等等,这就去仓库了乒乒乓乓翻了一阵,之后他腿一迈,寻了把长型水枪,丢到二宫手里。


樱井瞪小修一眼,手里喷壶转眼没了水。


二宫扛着水枪,对他抿嘴笑了笑。


樱井双手一摊,也回上一个笑。


他说:“这位先生,我这西装要是湿了,到头来还不是得你洗。”


院外三人仍在水枪大战,屋内的樱井母亲撞撞樱井家家主胳膊,说,是时候,该给个准话了。


再一抬头,小舞抹了抹眼角,冲他们俯身鞠了一躬。


樱井父亲叹了声气,没吱声,樱井母亲却知,这礼,算成了。


 


三年前也有类似一幕。那会儿虽有樱井母亲当个撑腰人,实际情况,并不理想。可那种不理想建立在一切悄无声息地发生又圆满静默地落幕,那两人连婚都在国外结上了,樱井父亲再大发雷霆棒打鸳鸯一次,好像不是件厚道事。


伤心在所难免,上了年纪,总见不得儿女不好。而樱井是最像他的那一个,脾性,原则,行事态度,眼前的执拗模样,和年轻时候的自己,隐隐绰绰叠上了。


一直沉默的他无疑让气氛冻成北极圈,樱井垂着头,他旁边的二宫微微直起了背,这种时候那人反倒坐得端正又严肃。他们穿着同款西装,手指闪着刺眼的婚戒。二宫似注意到樱井父亲的目光,右手微微挪移,将婚戒盖住了。


他们沉默了将近四个小时,于是樱井和二宫硬生生跪了四个小时。最后樱井母亲看不下去,一拍桌子,说到底还要不要吃饭了?


樱井父亲这才发出了他招牌式叹气声,他慢慢从地上站起,绕过面前跪坐的那两人,拉开门朝外走。


樱井母亲匆匆跟了出来,行至一半,樱井父亲忽而回头看了内室一眼。


那两人互相撑着彼此胳膊,正试图缓缓站起,樱井像说了句丧气话似的,二宫摇摇头,轻回了声大丈夫。


门外的小舞小修张望着脑袋,怯怯瞅着樱井父亲。


“都看我做什么?”他掐了掐眉心,“我可做不惯这种恶役。”


他敲着腰盘往前走,樱井母亲挑了挑眉,说头顶这道雷,终究是劈不下来了。


那阵之后二宫也不常来,反倒樱井去二宫家叨扰的次数更多些。谁想时间终究是个好东西,小舞这场婚礼,樱井父亲默许二宫参加了。


更为柳暗花明的是,今年樱井的三十岁生日,是在本家过的。因那日子同小舞订婚宴很近,干脆双喜临门,搞了个家族大party。


二宫母亲和远山双叶双双被邀请,远山孩子刚满月,一抱过来,立刻成了瞩目焦点。三崎没得空,他因工作调度去了山形,远山正准备辞掉这边工作跟着一起过去。倒是因为一直舍不得二宫母亲,这才把时间一拖再拖。


哪料樱井母亲听了心疼得不行,说孩子离了爸爸不好。她这时间和二宫母亲建立了谜之革命友谊,听闻两人还私下里一起去爬山滑雪,时不时办个深夜女子会,互吐自家育儿心经。革命友谊发酵开来,日后远山即便不在,二宫母亲该也不会寂寞。


现在樱井和二宫婚戒不怎么戴手上,毕竟每回要和周围人解释一遭太过麻烦,干脆套成项链挂脖子。其实他们经历大风大雨,别人再怎么看,实属不在他们关心范围内。可到底相处是两个人的事,没必要让别人对他们多增些或正或负的印象。


家庭聚会到了最后就成了KTV组曲串烧,二宫悠悠然打了个呵欠,却被樱井趁机塞了口蛋糕。


“我们逃吧。”樱井扯了扯领带,“你看我这个寿星多憋屈,这就被大家遗忘了。”


好在松本来电说在外面定了酒馆,神秘兮兮说多了两对惊喜嘉宾,让他们快来快来。


他们秘密结婚这事,也就知会了松本相叶。松本是第一个收到他们从巴西发回来的结婚证照片的,他先回了三十个感叹号,随后一堆省略号,再过后,他说了句,怎么回事,我居然有点想哭。


居酒屋里热热闹闹围了六个人,松本说的两对惊喜嘉宾,一对是锦户和中井,另一对竟是消失数年只存活在台词里的泷泽和今井,还有一个,是他们的大古老师。


成员组成太过修罗场,处女座司会先生带着微醺醉意,说,简直是个世纪大会面。


泷泽和今井纷纷起来打招呼,两人变化挺大,今井最近还留起小胡子搞成颓废风,让二宫竟难以把当初那个用生命与猫作战的小翅膀和眼前这家伙挂上钩。


长野先自灌三大杯,他撑着下巴,看了看面前这两队人马,捂脸,说细数我教育生涯里,也就你们这些人让我一辈子忘不了。


锦户重重点了点头,嚷了句:“青春呐!”


一旁中井犹豫半天,终举了举杯,说:“翔君,生日快乐。”她释怀般笑起来,“也谢谢你了,各种意义上。”


樱井看了二宫一眼,眼神交流。


眼里写着这酒我喝一下没问题吧,唔,你要是眨眨右眼,我就不喝,眨左眼,我就喝。


二宫抿着唇,轻描淡写,眨了眨左眼。


“抓住!”今井凑过来指了指,“NINO刚刚比了个WINK!”


泷泽拽他,悄悄说:“人家是新婚。”


今井扳起手:“三年,也不新了吧。”


寿星准会被灌,尤其锦户一会儿要跟樱井喝个道歉酒,一会又要喝个感恩酒,再后来,没有理由也让樱井喝喝喝。要不是他ANIKI在桌下小踹他一脚,恐怕那人是准备清酒烧酒啤酒一锅上了。


“知不知道照顾酒鬼很麻烦啊。”二宫开始教育小弟,“我是你ANIKI,他就是你大大哥。”


“噢。”锦户打了个酒嗝,说,“原来你们家是樱井君管事儿,ANIKI,我对你失望了,想当初我多崇拜你啊。”


樱井隔空拿手去拍他脑袋,那人也摇头晃脑,说:“怎么说话呢?我们家,明明一向是靠武力值说话的。”


说完他朝着二宫回赠了个Wink。


闪,可真闪。


旁边的友谊小船,都快被闪翻了。


 


不会叫的尖叫鸡不是好尖叫鸡


不会叫的尖叫鸡不是好尖叫鸡二号 


 


 


小舞婚礼,樱井准备重拾钢琴,二宫也把当初松本送他那吉他找出来,两人准备再次合个体,搞点音乐氛围出来。


樱井最近忙着结案,练习事宜先让二宫自己策划去了。樱井去外地出差,二宫一个人闲着无聊,本想趁着假期再重回宅男天地,谁知被他母上一个电话给打断计划。


他母亲最近加入了葛饰区音乐教室,那音乐教室活动不少,周末会组织会员成为农业志愿者,时常去郊区参与务农活动。可惜上周她把腰闪了,组织缺人,这就打算让二宫代替她去。


三天两夜,地点在东京近郊。他估算了下樱井出差回来的时间,正巧能卡上他最后那日。樱井是自驾去的,二宫特意把路线发给他,说他出差回来别直接回东京,来乡下溜个弯,就当采风了。


务农小组有年轻人也有上了年纪的,好几个是曾经合唱队的,大家都懂些音乐。二宫说他准备给妹妹写首婚礼歌,不过他从未涉及过这方面,这就来趁着帮忙闲暇,讨教讨教。




樱井开车奔驰在田埂道路间,边定位边打量周围,正巧被他瞧见二宫灰头土脸地在高处搭屋顶。那家伙头顶绑了条白毛巾,汗水挂在鬓角上,一笑,眼角化开春风,整个人像又回到二十岁。


他们那群人正在唱歌,唱的好像是方言,樱井听不太明白。


他打开车门,风尘仆仆地走下去。


二宫一眼望见他,振臂挥了挥。


他也跟着挥了挥。


二宫从房顶上跳下来,让樱井赶紧过去。


他们身前有一大片苹果树,二宫低身钻过那些枝桠,樱井张开手,特意等他投怀送抱。


二宫脚步一停,他伸手,竟匪夷所思般,跳起来摘了个苹果。


樱井一愣,下一秒那苹果被硬塞进樱井手里。


“干什么这是?”樱井问。


紧接着二宫身后来了他们务农小队的人,二宫使坏告状:“我抓着个苹果小偷!”


樱井眼睛眯了眯,狠狠剜了二宫一眼。


 


樱井的衣服二宫替他带了,他在车里把工作服换好,也学二宫把白毛巾在头上一扎,两家伙齐齐上房搭顶。


二宫在那头,樱井在这头,樱井想过去,无奈高度上会带来些视觉冲击。


知道樱井怕高,二宫拍拍手,小心翼翼蹭过来。


他们伴着那些务农者嘴里的方言民间小调,手里渐渐搭出成型屋顶。


期间两人抢着喝一瓶水,被一老农民看着,说他们哥俩关系真好。


二宫闻言只是笑,却也没正式搭腔。


毕竟这里不比国外。


樱井把头发撩起来,二宫回头可以看见那人耳朵间封上的耳洞孔。他没问过樱井怎么不带耳钉了,理由随意猜猜,也能想出个大概。樱井像觉察到旁边那人忽然没了声,转过头,问了句怎么了?


二宫摇脑袋,说:“看夕阳呢。”


夕阳拂散云层间的阴深色调,罩过方格田埂,入眼皆金。金光闪耀间,樱井像看明白那人似的,悄悄凑上去,送了二宫一个吻。


下方团队里的人都去休息了,自然没能发现头顶上那两个人正在做坏事。


田埂上的这个吻,嘿,能治恐高症。


樱井重重吮住二宫下唇,二宫也用力回吻,尤为响亮的吧唧一声。


“……一起写首wedding song怎么样?”二宫勾住樱井肩膀,摇了摇,说,“送给,我们的妹妹。




写歌,总得有灵感。文字取不着经,就得靠行动。当然,这话权当樱井律师的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他们那务农小分队晚上会宿泊民居,两人一间,恰巧二宫那同房下午坐新干线回东京去了,这就让樱井律师碰着死耗子,他把行李从车里拿出来,傍晚带着二宫在周围兜了圈风。


和东京不同,错综复杂的田埂小道上能看见五颜六色的田间art,这地方有个好听的名字,未来市。田间art便绘着一句“欢迎来到未来”,好似驾车一往直前,目之所尽,便能寻个去处名叫未来。


二宫从食盒里掏了两个热乎乎的饭团,里面搀着早上拔的竹笋。握在手心里滚热滚热,他慢悠悠啃了一口,见旁边那驾驶席位的家伙似乎开始动鼻子嗅了,只得拆开另一个,塞进樱井嘴里一口口喂。


“我就说刚看你穿工作服怎么这么眼熟。”樱井半鼓着腮帮道,“高中那会儿,你不是还总用课余时间去滋润学校那些研究员种的番茄地?”


二宫点点头,说:“不过那些番茄长得也不好,因为总被你们这些足球部的人故意踢球踢进来捣乱。”


樱井若有所思,倒大方承认:“被你看穿了,别人是怎么个原因踢进去我不知道,不过我的确是故意的。”


二宫瞪他一眼,又把剩余饭团整个给他囫囵进去。


“当时太小,不懂,现在懂了,想必当时就想方设法想引起你注意了。”


二宫抿了抿唇,靠在椅背上打了个呵欠。他把遮阳帽斜扣着,下意识揉揉耳朵,他说:“那效果不错,的确是引起我注意了。”


樱井笑起来。


车窗半开,车速放缓,有些不认识的农家同他们招了招手,甚至亲切地送了些梅子进来。那些农家好多是留守户,家中儿孙在外打拼,见着二宫这般年纪的忍不住上前寒暄。还说这小伙子长得真好看,就是太瘦,让旁边他哥哥多给他吃点肉。


樱井哭笑不得,说我才不是他哥,你看我们长得也不像。


那农家仿佛老花眼,一口方言,凑近了瞅:“不像?我看挺像呀。”


樱井勾了勾二宫肩膀,悄声说:“心理学的角度上说,这叫变色龙效应,唔,俗称,夫夫相。”


二宫却说:“从进化生物学的角度上说,男性潜意识会选择与自己相似的配偶是将来培养后代的可靠伴侣,但在生存保障不足且高压力状态下,他们却会选择与自己不相似的人,这是著名的海涅曼实验。”


樱井放弃理论:“反正不管有没有夫夫相,我们就是配一脸。”


胡搅蛮缠mode on。


和一个搞嘴皮子工作的人吵架不是件明智事,可破天荒樱井每回在嘴皮子交锋上,总会在二宫这里吃上哑巴亏。他会享受这样的角色转换,有些人花上一辈子也不见得能找着能同你争辩柴米油盐的人,加之他没想着赢,索性左一个二宫领导右一个二宫大人,就差双手高捧工资呈上去了。只要他一服软,二宫也就不跟他嘴皮子纷争。偶尔附赠X咚Y咚Z咚这种和谐运动,夫夫生活,分外和谐。


连松本都觉着他们和谐过了头。想来也对,那些伤心折磨早刻在他们的青春履历书上,像早就在九九八十一难里滚了一遭,余下的人生屈指可数,相杀的戏码一过,他们得抱着相爱白头的心思,不,他们一定会相爱白头。


樱井想象着多少年后和二宫白发苍苍坐在庭院里晒太阳,可能话都说不清楚,历历在目的事情也如烟飞散,他们却仍有彼此,只有彼此。


“……发什么呆?”旁边二宫忽然问。


樱井回神,侧头冲他笑,说:“想了些未来的事。”


“我看是些不能用语言描述的事吧。”


樱井眼睛一眯,说:“荒郊野岭,杀人灭口吗?”


二宫耸耸肩,说:“前边左转,往回开。”


樱井比了个遵命手势,掉个头,一加马力。










叫我尖叫鸡


叫我尖叫鸡二号




二宫剜了樱井一眼,他沉声道:“完了完了,一世英名,没了。”


樱井低头去亲他,二宫别过脑袋,显是心里有疙瘩,樱井叹叹气,说:“大不了我们连夜回东京。”


二宫眼睛移回去,撞上他视线。他们仍保持交合状,樱井就这么看着他。二宫伸手,摸了摸樱井下巴,说:“怕什么?”


随后握着樱井的双手:“喏,给你大大方方抓。”


樱井眼睛一酸,捞过他脑袋,抱紧。


他说:“要不我把你来生也预约了吧,你这么好,我想一直抓着你。”


二宫脑袋搁在他肩膀,说:“翔桑,做人不要太贪心。”


樱井越发抱得紧:“可不是,一辈子一眨眼一蹬腿就没了。”


二宫盯着天花板,说:“不是我好,是你太好。”他让樱井恢复动作,自己嘴里喃喃道,“有一辈子我挺知足,原来一辈子只爱一个人这种事,也是真实存在且可行的,真奇妙。”


樱井没再回他,千言万语,化成实际行动。


后来二宫去浴室又洗了个澡,回来发现樱井自己撸上烤鸡串了。那人在桌前放了张纸,题名一个wedding song,下方歌词也写了几句。


二宫从背后抱住樱井,被那人喂了个鸡串。他接过樱井手里的笔,就着这个背后拥抱的姿势,又添了几句。


这首歌不到两小时就完成了词。两人看着歌词,托腮,凝思。


二宫说:“我们两个要是当时真这么唱,会不会引起轰动?”


樱井点头:“估计还能上个热推。”他又说,“要不还是留着我们金婚再用吧。”


“活得到那么久吗?”


“呸呸呸,你那时应该撑着拐杖,吉他抱不动,那就清唱,真期待,你还有劲儿吐槽我吗?”


“那可难说。”


“NINO。”樱井沉默片刻,说:“没有儿孙满堂,身后一片空落,会寂寞吗?”


二宫蹭了蹭他鬓角,说:“不会。”


“不会?”


“会有一点吧,但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后悔这个词,应该对我们也不太管用了。”


“我们可以领养一个孩子,再养两只猫,后院种上番茄。”樱井说,“等家人各有归属,我们可以计划去国外生活。”


“一直到什么时候?”二宫问。


樱井忽义正言辞了番,他说:“星になるまで。”


二宫就笑了。




跃然纸上的那首wedding song成了他们两人之间的秘密,至于金婚披露宴有没有做这件事,那就无人知晓了。


小舞的婚礼上,樱井准备了一长篇发言致辞,一开头就把小舞逼得哭花了妆。而二宫,正坐在樱井家的家属席位上。


席间有人会问及他是谁,他莞尔,再抬头,淡淡说。


我是他们的家人。




说完这话,他和人群开外的樱井撞上了视线,那人刚结束演讲词,眼睛似乎也湿润了一周。


二宫笑起来,端着酒杯不动声色走过去。


樱井扯了扯领结,也朝他慢慢走来。




一切声音像在耳边静止。


而那扇大门,彼时正藏在他们的心里。



















唔,反正这个番外就是写着玩的。自此这个故事彻底落幕,以后应该不会有任何后续了。


之后专注写flhs,希望在内定拿到前能写到初H【什么


再次鞠躬谢谢大家了orzz



评论

热度(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