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知知別

🌸翔ちゃん大好き🌸无墙,洁癖者自行||好物收藏,禁转即删。

发情期技术手册。【SK/下】

浅海:

一场狗血大戏,BUG宛如黑洞(。














------


发情期技术手册。【SK/下】




06.


二宫和也百无聊赖的坐在大理石的台阶上晃动着自己的双腿,好些大胆的鱼儿游过来想要和他亲密接触却又被他双脚带起的水波吓的逃窜开来。




大野智坐在他旁边正拿着鱼竿聚精会神的发呆,他们俩中间隔着一个小水桶。




或许有钱人的生活方式和普通人不太一样,有钱的黑社会更不一样,但像是在自己家的人工池塘钓锦鲤这种事二宫怎么想都觉得不像正常人会做的。




目光不自觉的就流转到了那个面包脸身上,那人倒是挺机敏的,一下子就察觉到了,扭过头看了过来恰好四目相对,二宫猛地地下头假装在看水桶里活蹦乱跳的鱼,耳朵里传来了大野智掩不住的笑声,他只觉得烦躁。




到这来已经过了三天,卧底事业毫无进展,而且如其他人所说的那样,除了刚来的那晚被大野智亲了一口外其他什么都没发生,睡觉也是分房睡,前两天二宫还提心吊胆的生怕大野智冲进来连觉都睡不好,但到目前为止二宫发现自己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这种吃了睡睡了吃的日子真是人生的终极目标啊。




“回去了,小和。”




嗯了一声二宫将脚从水里抽回来伸进了自己的拖鞋里,慢悠悠的站起身后看着大野智将桶里的鱼全部倒回池塘便像往常一样伸出手去接他手里的水桶,不过这次大野智却将水桶换到了另一只手,紧接着将自己的手伸进二宫的掌心之中紧紧握住。




“小和今晚去我房间睡吧。”




“啊?少爷……”




“智。”




说了名字后大野智就自顾自地开始叫自己小和,还半强迫的让自己也这么亲昵的叫他,所以每次二宫在和他说话的时候都会无法控制的脸红。




“智……那好吧……”




还是把一大堆疑问吞回了肚子里,怎么说还是要看身份行事,二宫一边任由大野牵着他往屋内走一边思考着晚上该如何应付。




先以上楼洗洗脚的借口逃回了自己的房间,二宫在门里躲了一会就悄悄地从房间里钻出来溜进了隔壁的书房,可即使来了很多次,书房里还是只有钓鱼指南和美术指导一类的书,书里也没有被标注的地方,什么有价值的情报都没有。




从书房走出来后二宫瞟了一眼在走廊尽头的大野智房间,之前好几次想进去的时候都打不开门,看来今晚是唯一的机会了。




如果还是什么都没有的话,就得想方设法的去到大野聪那里了。




大野智围着个围裙正站在开放式的厨房切着青菜,忽然他抬头看了一眼还傻兮兮的摇了下手,二宫趴在走廊的栏杆边看着他,也回应了一个微笑。




一个晚上又是打游戏度过的,今天大野智难得的赢了一局,看到分数出来的时候自己都一脸难以置信,二宫又好笑又生气,急匆匆开了下一局后在开始前一秒嘟囔了一句是我让你的,这一次大野智没能守住排名,再度输给了二宫和也。




“我们去睡吧。”




可现实中却无法趾高气昂的大手一挥叫大野智自己一个人去睡,于是二宫乖巧的关了游戏机后随着大野智上楼进了房间。




房间太大了,所以显得很空,二宫不想去看那张双人床便把目光转向了其他东西,大野智说着要去洗澡就拿着换洗衣物进了浴室,毫无防备的,将二宫一个人留到了房间内。




迅速的将所有物品都检查了一遍,期间还差点把一个花瓶砸碎了,二宫小心翼翼的扶好它后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墙上的那幅巨大的壁画还没有查看过。




画框和画似乎都没什么玄机,二宫无意间磕到了旁边的墙壁却发现是空的,他连忙开始寻找进入暗门的开关,也不知道是摸到了什么,画从中间缓缓地打开了,二宫就顺势走了进去。




全都是监控器。




还没仔细看上了个几眼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就让二宫的额头上冒出了几滴冷汗,慌忙转过头,只见大野智仅仅在下半身围了条浴巾就走了出来,他脸上也没有惊讶的样子,一边拿毛巾擦着头发一边云淡风轻的开口。




“被你发现了,警官。”




07.


“既然你知道了,那我也只能把你杀了。”




大门忽然开了,二宫抱着一只碗从厨房里探出头时刚好与大野聪对上眼,他擦了擦手急忙走出来,还在思考要怎么称呼的时候电视里忽然传来一声枪响,二宫下意识的看过去,发现刚才一边洗碗一边在看的电视剧已经进入了尾声。




“你是前几天来的Omega?”




二宫缩着肩膀怯生生的点了点头,那边倒是对二宫这个样子十分受用,他走上前来捏住二宫的下巴摩挲了几下,身上过重的烟酒味呛的二宫忍不住咳嗽起来,刚想推开他的时候自己的手就被人牵住向后一拉,下一秒整个人就靠在了大野智身上。




“哥,把信息素收回去。”




不同于往日的温柔样子,大野的声音不再黏黏糊糊的,语气冰冷的不像同一个人,二宫怔了一会才根据他刚刚的话做出反应,伸出双手环住他后还瑟缩着往他的怀里钻。




大野智身上又有一股好闻的红酒味,嗅多了还挺醉人的。




大野聪饶有兴味的看着在他面前搂搂抱抱的两个人,他啧了一声,嗤笑着开口:“原来你喜欢这种类型的。”




大野智没吭声,他拍了拍二宫的背将他挡在了自己的身后,二宫低着脑袋盯着自己的脚尖,生怕自己一抬头就撞上大野聪的调笑的眼神。




“有什么事吗?”




“啊,就是来告诉你明天有个宴会记得出席。”大野聪拍了一下手掌夸张的张大嘴,往后走的时候他身后的保镖站到两侧等他过去,二宫还在心里暗暗吐槽为何见弟弟还要带保镖的时候他又转过身来,还伸出手指了指二宫。




“带上你的Omega。”




门关上后屋子里又仅剩下电视的声音,二宫看向大野发现他皱紧了眉头好像在思考什么,便没有打扰他,自己绕回厨房继续将剩下的餐具洗干净。




大野智虽然表面上温和,好像与世无争的样子,其实早就想扳倒自己的哥哥亲自坐上组长的位置。




这套说辞是本人亲自说出口的,二宫站在暗门后的房间里还处于目瞪口呆的状态,他环顾一下四周后发现了一个显示屏里露出了游泳池的一角,这才清楚大野智说的并不是玩笑。




“这种表情,又想让我亲你吗?”




当然这一次大野智没有如愿以偿,二宫眼疾手快地捂住了他的嘴,可是伸出手想揪住衣领的时候才想起他并没有穿衣服,于是来不及收回的手便拍在了他的胸肌上。




稠在一起的笑声从掌心的缝隙中传来,手掌湿漉漉的,二宫尴尬的把手放下来后红着脸逃命一样的飞奔出房间。




“你怎么知道我是警察?”




盘腿坐在大野智的床上,二宫看了一会他拿来的资料后还是将昨天没有问出口的问题说了出来,昨晚回到房间后二宫和局长联络了一次说明情况,那边沉吟片刻决定铤而走险去和大野智合作,他背景空白大概也不会做出伤害二宫的事情来,利益关系各取所需倒也省了点力气。




“直觉吧……”睡眼惺忪的模样,大野智揉了揉眼睛直接躺了下来,头枕着二宫的大腿一副立刻就要入睡的样子,二宫把他的脑袋推开,还用纸张卷成的圆筒狠狠的敲了下。




大野组想重新走上黑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二宫看了看大野收集得来的情报觉得一网打尽没什么难的,不过他抬起头看了一眼被他打了一下便乖乖坐在自己身边垂着脑袋发呆的大野智,忍不住说出了口:




“你之后当了组长的话,我也会抓你。”




大野智打了个哈欠直接抱了上来:“是你的话抓住了也没事……小和我们睡觉吧,明天再看……”




你睡就睡,抱着我干什么?




挣扎了半天也没挣脱开,甚至还缠的更紧了,二宫认命的收拾好了资料塞进床头柜的暗格后关了壁灯,大野智顺势就带着他倒在柔软的床上,还蹭了蹭他的脖子,二宫揪着枕头不停的给自己做心理开导,终是抵不过困意窝在他的怀里睡了过去。




08.


“……鱼龙混杂,你得紧紧的跟着我,还有,不要乱放信息素。”




拿了一套白西装给二宫和也,大野智还在讲一些注意事项,二宫翻了个白眼抱起衣服走向浴室,途中还不忘出言反驳:“你才是呢,我怕你腥到别人。”




可大野智倒挺喜欢这句话的,对着镜子打领带的时候还一直笑个不停。




“我觉得我们像在一起生活了很久一样。”




“错觉。”




跟在他身后沿着小路走向不远处的别墅时大野智还一直没个正经的说些奇怪的话,要不是看在人多的份上二宫早就上手掐他了。




明明无比讨厌这个总是打直球和动手动脚的大野智,可现在的情况下二宫却又莫名其妙的开始想念起他来。




说了要自己跟着他不要乱跑,但又丢下他一个人自己跑上了二楼,害得他现在在洗手间被三个Alpha围困住了,这怎么想都是大野智的错。




如果是平时的情况二宫和也一个人对付这三个人还不算吃力,可惜的是他现在只能充当一朵娇花扶着洗手池假装自己很害怕,同时希望自己能忍则忍,千万不要在这个关头动手。




三个人不断逼近迫使二宫不断的往后退,直到自己贴到了墙上后才不得不面对现实,三人见状却也不再欺身上前,中间的一个甚至还鞠了一躬,态度谦逊又强硬:




“您好,我家小姐……”




“让开。”




人肉墙后面响起了熟悉的声音,二宫都没察觉到自己当下就放松的呼出一口气,连腰板都挺直了,那三人听见声音连忙转身往后看,才发现宴会的主人正站在身后,皱紧眉头脸色黑云密布,好像下一秒就会从衣服内袋里掏出枪来。




饶是没有实权却也是得罪不起的人,三位Alpha灰溜溜的离开了,可大野智还是没能缓和下来,抓过二宫的手把他拉近自己东看西看,确定没有什么伤后才彻底放了心。




“你忘了我的职业吗?真动起手也不会有事的。”




二宫见大野心有余悸的样子难得主动的凑近了他,因为害怕有监听便将嘴凑近了他的耳朵,大野被他呼出的热气刺激的微微缩起肩膀,又恢复到了那个软绵绵的小少爷状态,二宫没忍住上手捏了捏他的脸颊,还觉得有点上瘾。




“三天后码头交易,应该是走私的枪支。”




将手机里的录音放了出来,二宫将地点和时间加密传送给局长后便撇了手机躺到了大野智的床上,而大野智坐在旁边,兴致不太高的样子。




“对不起,我不应该留你一个人在楼下的。”




原来还在耿耿于怀今晚发生的事,二宫偏过头看了大野一眼又转过头来,认真的回答:“谢谢你没带我上去,我今天吃了好多好吃的。”说罢还摸了摸滚圆的小肚子。




闻言大野智盯了二宫好一会才罢休,他也躺了下来,翻个身看着二宫的侧脸,又伸手摸了摸二宫下巴上的痣:“不过很乖呢,没有闻到信息素的味道。”




别再提了。




那个汉堡肉味的信息素二宫只喷了一点点后就用香水代替了,说实话他还找了很久大野智那个红酒味道的香水,不过一无所获。




“你呢?”




勾起一抹坏笑,大野智七手八脚的缠上来缩短两人的距离,二宫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就顺其自然了。




“你闻闻看?”




“走开,腥到我了。”




09.


“他不会怀疑你吗?”




“应该不会,我前年才从国外回来,对组内事务从来没关心过,况且都宣布放弃父亲的遗产了,现在留着我也是不想被认为是组内分裂让人有机可乘而已。他想走回这条路的话其他组哪敢那么轻易的合作,所以现在还轮不到考虑我的问题。”




手心里起了一层薄汗,遥控器咔的一响将二宫从思绪里叫回来,他将遥控器放下后才惊觉自己因为握它握的太紧指节都僵硬了,揉了两下后他再一次看了看时钟,总觉得可以听到自己额角青筋跳动的声音。




说了不会被怀疑的大野智却被他的哥哥强制性的带去了交易现场,二宫也想跟着走的时候却被大野拦了下来,他温柔的亲吻了二宫的鼻尖后留下一句好好看家就转身走了,留下愣神的二宫一个人兀自望着被关上的门发呆。




前一个小时就想走了,可是开门之后却被好几个保镖拦住出不去,一开始带他过来的老管家恭敬的微微弯腰向他说明是小少爷的意思后就重新将门关了起来。




这个大野智,还真把我当成了家养的宠物不成。




局长怕他还未到现场就暴露身份,也是苦口婆心的劝他不要来,他气不过据理力争了好一会,换来的却是关机提醒。




二宫赌气般的开了电视却完全没办法看进去,望着时钟的时针明明白白的指向八之后他终究是站了起来开始想办法出逃,他把一楼走了一圈挑了一个离大门最远的窗户,慢慢的将它推开后二宫立刻跳了出来,仔细辨认了一下方向便撒腿就跑。




等到那群人发现的时候二宫早就跑的没影了,所有的保镖还懊恼着在别院搜索着二宫的身影时二宫已经将大野聪别墅车库里的跑车偷了出来,虽然警报器响了,但万幸的是车钥匙竟然还留在车里,于是保镖们到底也是没能抓住二宫,只能气喘吁吁的看着那抹红色消失在视线之中。




也不知道闯了多少个红灯才到达交易的码头,还没能下车就听到了一声枪响,紧接着警察包围时的喊叫声,二宫连忙跳下车往码头那边跑,快的几乎要突破自己在警校的记录。




他只想见到他,就现在。




慌乱中撞到了浅山,那人大惊小怪的说了好多次为什么警长不穿防弹衣之类的话他也没怎么听,扯着他的衣服就着急的询问大野智的下落。




“大野智……他刚刚被挟作人质了……”




浅山的声音越来越轻,到最后几乎都细若蚊蝇了,他有些不安的看着自己的boss,犹豫了半天才伸出手拽了拽二宫的衣服。




“警长你怎么了?你别哭啊……”




脸颊的水渍原来是眼泪,二宫马上抬起手擦了擦,他拍拍浅山的肩膀想继续往里面走的时候却被其他人拦住了去路,几个后辈拉住了他不让他靠近现场,他也没再坚持,况且双腿像灌了铅一样根本无法前进。




跑车被扣押了,他坐在警车被人直接送回了家,面对后辈的询问他只是摆了摆手说没事,随后就进了家门,连灯都忘了开,踱着步子走到了自己的房间后一头栽倒在柔软的床铺上。




但一个人睡,却怎么也不习惯了。




10.


再一次见到大野智是五天之后。




当看到那人笑意满满的坐在行李箱上时二宫只想提起袖子把他按在地上揍一顿,事实上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只是还没打个几拳就被那人抱了个满怀,羞愤的想推开他的时候却又被他抬起下巴来了一个深吻。




又是被堵得什么都没问出来,抱着胸看着对面的人把家里剩的咖喱扒了个干净后二宫才清清嗓子开始审问。




“说吧,怎么回事。”




“因为要当证人,局长怕我被残余分子找到,所以把我藏起来了。”




大野智乖乖的挺直腰回答道。




“为什么不告诉我?”




“嗯?局长应该告诉你了才对啊?”




二宫在心里默默的扎了个小人。




“你是不是早和局长串通好了,所以才知道我是警察的?”




“唔……不是,是因为你的信息素被作为一个Beta的我闻到了,肯定是人工的,所以当时就知道你的身份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什……?不是,你是Beta?那你说的什么咸鱼……”




“逗你的,要装成Alpha才能有点立足之地啊,顺便一提我买的是红酒味的,和汉堡肉也挺搭不是吗?”




嘴边还残留着点咖喱汁,二宫递了一张纸巾过来,大野接过来却没擦,只是探了身子神秘的伸了伸手指叫二宫凑近他,二宫莫名其妙,刚把脑袋伸过来就被大野智亲了一口,再次羞的涨红了脸。




“你要不要脸?!好了,快从我家出去,带着你的行李箱赶紧走。”




“可是——”




从裤子里掏出来一张折的四四方方的纸,大野智打开来递到了二宫面前,二宫只看了一眼就恨不得立刻撕碎它。




保护证人为什么要让他住到我家啊!




将纸揉成了一团扔到一边,二宫还在气头上,他伸手拦住要把行李往里拖的大野智,可大野智执意要进去,混乱之下二宫撞到了大野的肩膀,只听他倒吸一口凉气,刚还紧紧握着的拉杆被松开后摇晃了几下,带的整个行李箱都倒在了地上。




不顾大野的阻止二宫小心翼翼的掀开了大野智的衣服,只见肩膀上还缠着绷带,一看就知道是被子弹穿透了。




“没事,肩膀而已,不会死的。”




眼见着二宫低垂下去的眼大野有点慌神,他牵住二宫的手,手指从他的指缝间穿过,变成了十指相扣的模样。




一声不吭的,二宫蹲下身来将行李箱扶正后便拖着拉杆往屋子里走,大野智站在门厅看着他的背影被窗帘外的阳光染上金色,笑意都爬上了眉梢。




“请多多指教了,小和。”








end






































































































彩蛋:


“二宫今天又请假了?”




浅山点头之后局长只有挠头撞墙的冲动了,刚情趣用品店的老板打电话给他,说他最近透支了催着他交钱,他莫名其妙的问了几句才清楚是二宫那家伙搞的鬼。




自作孽不可活,默默忍着吧,反正二宫那边大概也不怎么好受。

评论

热度(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