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知知別

🌸翔ちゃん大好き🌸无墙,洁癖者自行||好物收藏,禁转即删。

发情期技术手册。【SK/上】

浅海:

1.ABO设定


2.双Beta谈恋爱


3.Bug多,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


4.以上竟然都是真的














发情期技术手册。


  


01.


作为一个Beta,二宫和也常常觉得自己很不幸。


 


如今性别歧视已经成为了个别现象,无论是Alpha、Beta还是Omega都能平起平坐享有公平竞争的机会,单单从这点来说的话,倒没什么可以抱怨的。


 


“警长,我家的Omega发情期到了,我今天需要请假!”


 


“二宫警长,今天是我的发情期……所以……”


 


“Boss,我的发情期推迟了我要去医院!”


 


“警长………”


 


“都走吧走吧!”


 


围在办公室里递交请假申请的人呈鸟兽散状,二宫和也瘫在桌子上叹了口气后给自己倒了杯黑咖啡。


 


抑制剂被指出过度使用造成许多人都产生了抗体,没多久就又出现了好几个工作期间发情的新闻,于是政府出台了休假制度,也就是说适龄青年到了发情期国家都会给钱让你回家休整,这样不仅降低了信息素逸散造成群众精神混乱或者公众场合乱交的可能性,还能在一定程度上促进国家的人口增长延缓老龄化,何乐而不为?


 


二宫推开自己办公室的玻璃门就看见零散的几个同事正急匆匆的在过道上奔跑,每个人手里都还拿着好几份文件,虽然说现在文明社会,犯罪率历史新低,不过作为警员来说工作量可不会跟着减少。


 


“哦警长!刚局长叫你过去!”


 


刚进入警局的一个小Beta路过二宫身边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向二宫指了指远处的局长办公室,他手里抱着的文件二宫看了一眼标题发现是最近商场劫持的大案。


 


随手把那份文件拎过来翻看了一下,负责这个案件的吉田因为家里的Omega发情期到了连忙就请了假,没想到这么不负责任竟然把重担交给了新人。


 


二宫一边点着头一边在整个办公室内寻找可以代替新人接手这个案子的老油条,可是他无奈的发现除了自己以外那些个人全都不在,最后只得将文件夹扔到了自己办公室的桌子上。


 


妈的发情期。


 


02.


 


“再说一次?”


 


劈哩啪啦一阵响之后局长从电脑前探出两只眼睛来:“我都说了三遍了你还想让我重复几次?”


 


“……不是,让我装成Omega去色诱什么的怎么听都像愚人节玩笑啊?诶让我看看日历……”


 


二宫从制服口袋里摸出手机来煞有介事的按开锁屏,局长拿着杯茶从办公桌前绕出来坐到了二宫的对面。


 


“这是真的,但这是卧底任务,也不是去色诱,只是让你混进大野组去当个内线而已你话怎么说的那么色情……”


 


到底谁色情?是谁说装成Omega充当服务人员的?


 


二宫冷笑一声,双手抱胸气定神闲:“不去,你把浅山及川那些个真正的Omega晾着干嘛?”


 


局长慢条斯理的喝了口茶:“Alpha绝对排除,Omega的话,要是真发情了这个责任谁担?警用抑制剂现在都限制使用了你不知道吗?我们局里长得像Omega的Beta也只有你了,而且又不是叫你去玩命,你怕什么?”


 


“不,局长,我觉得你还是叫我去玩命吧。”


 


“带薪休假和一年份的新出游戏……”


 


刚想转身离开的二宫停住了脚步,他回过头来直勾勾的盯着翘二郎腿的局长没说话,局长坐了一会最终还是顶不住他的眼神败下阵来。


 


“你看嘛和也,我们跟大野组也跟了那么久了是不是,之前大野组几乎都洗刷罪恶一心向善了哪知道最近内部重新洗牌又开始走黑道的老路子,这要是让上面知道那还得了?所以啊……”


 


“行行行作为一个Alpha而且都50多岁了就别在我面前撒娇了好不好,我去还不行吗?”


 


二宫拿着写有商店地址的纸条出了办公室,局长说这个商店和警局有合作关系去那里买装备可以打六折,这对于爱钱如命的二宫来说当然再好不过——


 


可是怎么想都像是被坑了啊!


 


所谓的装备无非就是人工信息素和润滑剂,不过直到二宫红着耳朵看见那家挂着LED大招牌的成人用品店门牌号确确实实是纸上所写的之后,他才知道他到底是要来买什么的。


 


所以说这种店为什么会和警局有合作关系啊?


 


听见了二宫的吐槽,店主的回答是警用抑制剂供应商,二宫哦了一声转过了头,恰好看见了摆在柜子上的那些个小玩具,脸都快熟透了。


 


店主白他一眼直接把他拉到了货架边上让他自己挑,他面红耳赤,对着货架上那么多小瓶子看了半天也不知道该买什么味道的,最后店长见他在那犹豫不决只好上前推荐了几个,二宫也没仔细听,匆匆忙忙的抓了几个就准备往外走,不过没忘记说全部记在局长的账上。


 


好像是水果味的?


 


二宫回家后把警服扔进了洗衣机里,随后他便开了游戏机准备去拯救他的公主了,放着装备的黑袋子就被他随意的扔到了桌子上。


 


03.


昏暗的空间里二宫和也四下看了看,第八次忍住了跳车的冲动。


 


用了一点小手段坐上了送Omega去大野家“度假”的车,二宫的屁股刚挨上集装箱里的沙发一角就被空气中的香水味呛了一下,忍不住开始估测这里面的信息素浓度值。


 


纵使闻不到,但二宫认为已经是可以交罚金的程度了。


 


对面的几个人还在对着自己的小镜子化妆,剩下的人不是在聊天就是在睡觉,应该都是很有经验的红灯区服务业人群。二宫扯了把自己的V领衬衫,缩在沙发里恨不得将自己整个人嵌进去。


 


“你是新来的吗?”


 


怕什么来什么,二宫只得扭过身子转向旁边提问的女孩,低着头回答她。


 


“嗯对……是新开的那一家引介的。”


 


还好之前查过红灯区的注册商户,昨天刚好开了一家新的酒吧,二宫现在只希望那人别问他这个酒吧叫什么名字。


 


“那你很幸运,大野组的人不怎么玩花样,给的钱又很多。”


 


旁边的人一说这话立刻就有人附和起来,二宫一边陪着笑一边紧紧揪着身下的沙发垫子想让自己远离话题中心。


 


“诶?你没化妆?”


 


不好,还是被发现了,二宫愣了一瞬下巴马上就被不知道从哪伸出来的手捏住抬了起来,所有人都爆发出了一声惊呼,二宫咬紧牙使劲忍住一拳揍上去的冲动,嘴角僵硬的扬起一个弧度。


 


刚刚还嫌浅山画的太浓说了他一顿,等一上车才知道自己几乎是素颜出场,二宫看着面前一张张被粉涂的妖冶的脸不得不点了下头。


 


“那估计小少爷会喜欢。”


 


又一阵惊呼声过后有人这么说,其他人忽然都热情高涨纷纷围绕着这个小少爷开始展开话题。


 


“上次有幸去了小少爷的宅邸,小少爷真是清心寡欲,只坐在那画画写字完全没有要做些什么的意思。”


 


“是啊,我上次去也是,就教了我怎么钓鱼了,剩下几天里都是一起看电视度过的,都长胖了。”说话的人掐了掐自己腰身上仅存的那么点肉一脸委屈。


 


“你们说小少爷是不是性冷淡啊……我有一次释放了很浓的信息素也不见他有什么反应……”


 


“欸你信息素什么味啊,我怎么没闻到?”


 


妄图把自己变成隐形人的计划失败了,二宫按住藏在牛仔裤里的小瓶子张了张嘴没说话,来的时候过于匆忙自己也忘了是拿的哪一瓶了,只好不经意的抽动一下鼻子希望能从弥漫的香水味之间闻到那点人造信息素的味道。


 


“是……”


 


万幸这时候车门被外界打开来了,二宫松了口气第一个跳下这乌烟瘴气的后车厢,几个保镖按住他的胳膊搜了搜身后没有异常便让他站到一边,二宫点点头不着痕迹的把装有人工信息素的小瓶迅速的从嘴里吐出来塞进口袋里。


 


好险,差一点就露馅了。


 


Omega被要求先站在院门前等候,二宫站在中间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这间别墅,白色的欧式建筑,左边还有一个挺大的游泳池,但不知道为何右边稍远一点的位置有一个比这间屋子小得多的复式别墅,还刷上了蓝色的漆,看起来有点格格不入。


 


还在那探着脑袋左瞧右瞧的二宫忽然就被人拍了下肩膀,他吓了一跳迅速的扭过头,只见一个管家样的人对他微微欠身:“请您跟我来。”


 


他只好跟在那人的后面走出了队伍,期间有人难掩兴奋的悄声交流:“果然是那个素颜的男孩被带到小少爷那里去了!”


 


“他也太显眼了……”


 


听在耳朵里,二宫随着管家向着那栋复式别墅走的时候决定今天晚上一定要在网上买张彩票。


 


04.


这个小少爷他是知道的,名字叫大野智,似乎只是个手里没牌的主子,而且对家族事业毫无兴趣,对于他哥哥大野聪做的事一概不过问,就是那种等外面业务扩张好了就可以内乱趁机杀掉的那种人。


 


清白是清白,但在他身边能查到点什么还是个问题。


 


二宫回头看了看越来越远的白色别墅,然后又扭过头看了看近在咫尺的蓝色小房子,真觉得自己应该让浅山把他所有的化妆品都涂到他脸上,落得现在这个地步自己的卧底之路真是遥遥无期。


 


“请进。”


 


管家在他身前打开门,二宫踏进了这间大的冷清的屋子,旁边泳池派对的吵闹声比他还要迅速的挤进来,更显得这房子孤零零的了。


 


也不能说性冷淡,倒也要在这种地方做得下去才行。


 


将鞋子放好后二宫小心翼翼的踩上了厅内铺着的白色绒毯,走了几步他回头再三用口型与眼神确认过管家不跟他一起进来后才视死如归的走了进去,厅内回荡着情景剧里那些吵吵嚷嚷的观众笑声,二宫走到沙发前看了看,才发现那个他要伺候的小少爷正横卧在长沙发上打着瞌睡。


 


人畜无害的一张圆脸,挺可爱的。


 


观察了一会见人睡的很死的样子便想走到楼梯处上去二楼翻翻房间里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结果还没来得及动一动就被抓住了手腕,吓的二宫整个身子都颤抖了一下。


 


“来了啊,吃饭了没?”


 


从沙发上坐起来揉揉眼睛,二宫和也目瞪口呆的听着从大野智嘴里冒出来的这几个字,他怎么想都觉得不应该是他们之间该出现的对话,来之前他甚至都做好了被人扑倒的准备,想着忍着别揍他再糊弄过去应该就没事,但目前来说这个发展他有些始料未及。


 


“……没吃……”


 


细声细气的回答道,大野智看了他一眼后笑出声来:“有什么想吃的吗?叫管家送过来。”


 


高级定制外卖啊。


 


“那……汉堡肉吧。”


 


既然问了那就得吃自己想吃的东西才行,一向不会让自己吃亏的二宫回答他,大野智点点头拿起了桌子上的听筒,不过他忽然顿了一下,仰起脖颈嗅了嗅。


 


“你的信息素……”


 


大野智迟疑的开口,同时他那疑惑的目光二宫可看的一清二楚,他懊恼自己怎么不趁着刚刚看一眼那该死的小瓶子上到底写了什么味道,与此同时他也装成一副疑惑的样子等着大野智的后半句话。


 


“……也是汉堡肉味?”


 


“哈?”


 


被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有一股淡淡的熟悉的焦熟味道,顾不上大野二宫连忙背过身将口袋里的小瓶子掏出来仔细一看——


 


还真是汉堡肉味。


 


05.


“你在看什么?”


 


胡乱买下的人工信息素为什么还会有这么恶搞的味道,二宫紧紧捏着瓶子心里十分懊悔,他真的应该看清楚才喷的,就在他深吸一口气准备装过身承认他就是拥有这么一个诡异信息素的Omega时耳朵边忽然传来了大野的声音。


 


急忙把瓶子塞回口袋里转过头来,大野智就站在他面前,头几乎都要贴在一起了,二宫的耳朵迅速的烧了起来,可大野智倒根本没注意到,他垂下眼好奇的看着二宫交握在一起的手,好像要试图从指缝中看出点什么来一样。


 


“那个…!少爷还没吃饭吧,我来叫……”


 


“汉堡肉?”


 


“啊!对对对!我去打电话叫……”


 


“可是我面前有一个啊,还挺香的。”


 


大野智再一次打断二宫和也的话,但这次确实把二宫彻底堵住了,二宫抿着嘴皱着一张小脸看着眼前越来越靠近的大野智,当他感受到大野智的额头抵上来的时候下意识就闭上了眼睛。


 


再不张嘴说点什么的话——


 


“你是要接吻吗?”


 


刚还被二宫断定为人畜无害的小少爷软软的笑了几声,却把二宫笑出了一身鸡皮疙瘩,他听见这句话立马就睁开了眼睛想表明自己只想吃饭的一颗忠心,可大野并没有给他机会,他捏住二宫的下巴直接就吻了上去,根本容不得二宫回答不是。


 


也不是没和人接过吻,但二宫警长大约是因为太震惊了所以全程都睁大了眼睛任由眼前的人吮咬自己的唇瓣,他还闻到一股红酒味,恍惚间以为自己闻到了眼前Alpha信息素的味道。


 


红酒啊……好像不是很搭,像是牛奶什么的才……


 


在那人尝试着用舌尖撬开他的牙关时二宫终于清醒过来,他猛的推开了大野智后下意识就用手背擦了擦嘴,抹了两下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究竟是来做什么的。


 


“抱歉……这是我第一次……”


 


偷偷的拧了一把自己的大腿,二宫抬起头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眼泪一直蓄在眼眶那打转,但二宫心里却实实在在的想揪着眼前大野智的领子把他一路拖行再扔进不远处的大泳池里。


 


“你闻到了吗?我的信息素。”


 


资料上大野智的性别标注是Alpha,但信息素那一栏却是空着的,二宫和也回想起刚刚闻到的红酒味,但如果能让自己闻出来那多半是香水味道才对。


 


面对这样的问题二宫左右为难,只好轻轻摇头,顺带风情万种的看了他一眼示意他是不是他自己压根没释放信息素。


 


“那告诉你哦……”


 


又凑过来了,二宫想后退一步的时候猝不及防的被人环住了腰,死死的抿着嘴巴害怕大野智又来个偷袭,二宫控制不住的直盯着大野智的嘴看。


 


大野智又笑了起来,喉结跟着一上一下的,他舔了舔嘴巴后盯着怀里一脸警惕的小动物接着说:


 


“……是咸鱼味的。”


 


 


tbc

评论

热度(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