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知知別

🌸翔ちゃん大好き🌸无墙,洁癖者自行||好物收藏,禁转即删。

[Y2]关于〇〇 -6-<关于另一种可能性>

自留地:

妻夫木聪和樱井翔并不是每次都在吃饭的. 


有的时候两个人也会像某些偶像剧里那些看起来永远不需要工作每天对世界的贡献就是谈恋爱的霸道总裁一样只是品品茶喝喝咖啡什么的. 


只不过这样的经历实在是太少了, 少到妻夫木聪就算掰掉俩手指头也能用一只手就数过来. 


樱井翔觉得这是因为以他们俩的关系, 这种相处模式未免有些太过小清新. 这个原因妻夫木聪当然同意, 但是对于他来说还有更重要的原因. 


认识很多年了, 妻夫木聪和樱井翔从陌生到可以相处再到各种同流合污——当然妻夫木聪认为自己一点也不污, 在非工作场合两人一起的时候, 抛开那些或走路或溜达或闲逛或散步这些普通状态再除去滑雪爬山看画展听音乐会这些高级活动只说坐着的情况, 妻夫木聪总觉得樱井翔嘴里不嚼点什么就是有哪里不对. 


 


就像不揣着精灵球的小智. 


又像没戴草帽的路飞.


再像摆出V字手的多啦A梦.


 


所以当妻夫木聪看到用筷子艰难的戳着碗里的荞麦面的樱井翔时, 他觉得方圆五百里都不能好了.


 


1.


明明提出见面的是樱井翔, 现在却一言不发的做着一点都不符合身份的事, 妻夫木聪想你这是吓唬谁呢? 


不尽职的吃货樱井翔抬头看了妻夫木聪一眼, 表情异常平静. 


妻夫木聪问: "怎么了? "


樱井翔说: "二宫和也这个人…对待告白真是干脆. " 


妻夫木聪一惊, 这是被拒绝了? 


樱井翔摇摇头: "不是我. "


那是被捷足先登挖了墙角? 


樱井翔摇摇头: "未遂. "


而且根本还没变成墙角! 




不是故意的, 但是就是撞见了那个场面, 并且已经好几次了. 


有时候是岚的成员, 有时候是认识的其他人, 有时候是根本没见过的人. 


樱井翔觉得自己什么都知道真的不是自己的错. 


错的是这个世界. 


 


2.


"我喜欢你, 请和我交往! "


樱井翔走过转角的时候听见了这句话, 同时看到了一个后辈的背影. 


一瞬间樱井翔脑海中闪过三个念头. 


第一个是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壁咚? 


第二个是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告白? 


第三个是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不会挑地方地毯这么厚有人过来根本察觉不了很容易就被别人发现了好吗?


 


本来想快点离开,  却在看到被挡住的人露出的衣角后愣住了. 


是二宫和也, 那件被当做外套的格子衬衣还是自己送的. 


樱井翔默默躲到了墙后. 


短暂的沉默后二宫和也说: "抱歉, 我对你的喜欢不是这种, 并且我也没有往哪方面考虑的想法. "


 


樱井翔没想到二宫和也会这么不留余地哪怕只是表面上的缓和.


其实前几次也都是这样, 不过这次有点特殊. 


这个是个小了他们几岁的后辈, 最近经常在各种场合遇到. 二宫和也在很照顾这个后辈的同时, 不止一次私下里夸过这孩子有礼貌又懂事也聪明, 似乎是挺喜欢的. 


虽然就像二宫和也自己说的, 并不是那种喜欢, 不过樱井翔本以为他会说的委婉一些. 


但是并没有.


 


二宫和也接着说: "如果是我的态度让你产生了什么误解, 那么我道歉, 以后会注意. "


简直残忍. 


 


樱井翔知道, 二宫和也拒绝后辈并不是因为对方是男人, 想必这个后辈也是知道的. 


倒不是说二宫和也是弯的, 只是这个人本身就对这种感情比较冷淡, 也并没有特别在意一些经常被在意的事, 比如对方的身份比如对方的年龄比如对方的家庭状态. 


再比如性别. 


只是不喜欢. 


樱井翔不想再听下去, 低头悄悄走回了休息室. 


 


过了一会, 二宫和也回来了, 樱井翔觉得有点尴尬, 只好装作无意的别开了脸. 


二宫和也噗的笑出来说: "我都不嫌介意, 小翔你也不用往心里去. "


原来被看到了. 


二宫和也点点头说: "你没躲好, 衣角露出来了. 不过你走得早, 那孩子没看见. "


又是衣角. 樱井翔不知道这种情况应该说什么好. 


二宫和也突然凑过来, 在一个对樱井翔来讲有点不妙的距离下露出一个无辜的表情说: "又不是第一次, 樱井君你害什么羞吗? "


眼前眯起的眼睛翘起的嘴角, 和刚才冷漠的话形成鲜明的对比. 


心跳过速的樱井翔突然有些难过. 


 


妻夫木聪明白樱井翔在难过什么. 


樱井翔说: "物伤其类. "


虽然没有说出名字, 但是大体的描述下, 妻夫木聪基本上可以猜出来那个后辈是谁, 是挺单纯的一个孩子. 


于是妻夫木聪喝了口酒挑着眉说: "按照人物性格来说的话, 应该叫兔死狐悲. "


 


3.


樱井翔震惊于妻夫木聪破坏气氛的能力, 这难道不是一个听者流泪闻者伤心的故事吗? 


妻夫木聪说: "如果你就此放弃了, 那么就是. "


樱井翔摇摇头说: "事到如今, 放弃远比坚持要难得多, 你也太看得起我了. "


妻夫木聪说: "你可以放心, 这点上我根本没看得起过你. "


 


大亲友什么的, 啧. 


 


4.


樱井翔说: "Nino虽然看起来经常在欺负人, 其实是很温柔的一个人. 所有对他的好他都记得, 然后用最适合的方式回报给对方. 


所以只要开始喜欢和君稍微对他好, 哪怕只有一点点, 后来都会越来越喜欢他, 然后越喜欢他就会越对他好. 简直是恶性循环. "


妻夫木聪表示一点都不想知道这种怎么看都是促进世界和平的事为什么是恶性循环. 


樱井翔说: "只是对他好是没有用的, 和君把各种感情分的太清, 一旦自己认定了就很难改变. "


樱井翔说: "所以我并不指望小和接受我, 我是要他喜欢我. "


 


5.


关于那个对樱井翔来说有点糟糕的距离, 妻夫木聪说: "你有没有考虑过万一不但是习惯性胡闹呢? "


樱井翔说: "一万个一万也未必能赶上一个万一, 我不敢想. "


那就还是想过了. 


谨慎到简直胆小的樱井翔妻夫木聪是没见过的, 但是即便如此, 樱井翔也不曾表现过张皇失措. 


这个人果然可怕. 


 


妻夫木聪说: "被你盯上, 二宫和也真可怜. "


樱井翔说: "你应该说盯上二宫和也, 我真可怜. "


 


——————————


又听到了新称呼的妻夫木聪突然明白了一件事, 关于樱井翔口中对二宫和也的那些代名词, 不管看起来亲密还是礼貌. 


所有常见的都是妄图秀恩爱. 


不常见的都是强行耍流氓. 




-tbc-

评论

热度(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