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知知別

🌸翔ちゃん大好き🌸无墙,洁癖者自行||好物收藏,禁转即删。

[Y2]关于〇〇 -4-<关于相叶雅纪>(下)

自留地:

有不短的时间妻夫木聪工作安排出奇的密集并且颇有难度, 每天过着披星戴月早出晚归餐风宿露人仰马翻的日子. 拍摄结束是在一个深夜, 第二天的他醒来发现在自己家里, 一直紧绷着的情绪放松下来, 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这个睡过了两个饭点的阳光明媚的下午妻夫木聪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有一个大亲友叫樱井翔, 以及还有一个遗留问题是一光年到底有多长. 


 


电话里樱井翔说1光年有9,460,730,472,580.8千米却没有对妻夫木聪的最近有空出来喝酒做出任何回应.


妻夫木聪对大亲友冷淡的态度很是不满, 说好的百忙之中也要维护友情呢? 


樱井翔说: "我最近又不是很忙. "


妻夫木聪觉得他说的好有道理. 


大亲友什么的, 啧.


 


既然妻夫木聪诚心诚意的邀请了, 樱井翔就大发慈悲的接受了.  


 


1.


樱井翔说, 在妻夫木聪刚开始忙没多久, 自己就被相叶雅纪叫去谈话了. 


其实说谈话并不准确, 从头到尾相叶只说了一句话. 


只有两个人的休息室, 相叶雅纪问: "樱井翔, 你是不是喜欢我们家小和? "


被叫了全名. 


并没有想过要对相叶雅纪隐瞒, 樱井翔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相叶雅纪眯起眼笑了, 点点头拍拍樱井翔的肩出去了. 


那一刻, 樱井翔慌了. 


作为一个几近于有强迫症有被害妄想症的理性派, 樱井翔早就做好了会被问的准备. 他觉得最大的可能性相叶雅纪可能生气可能反对可能劝阻甚至可能揍他, 当然乐观一些樱井翔希望相叶雅可能让他考虑清楚让他万事小心或者直接让他保护好小和. 


以及除此以外的一万种可能性. 


樱井翔唯独没有想到, 相叶雅纪的反应是又有反应又没有反应. 


樱井翔真的慌了. 


"他拍我肩的方式, 和和也当初拍我的那一次唯一的区别只有角度不同而已. "


 


妻夫木聪无法判断樱井翔到这个时候还在本能的吐槽二宫和也的身高或是猫背到底是心太细还是心太大. 


妻夫木聪没发现自己并没有资格评论樱井翔抓重点的方式.


 


2.


樱井翔说之后的几个月就像被点了开关, 自动开启了对相叶雅纪的谄媚模式. 


妻夫木聪说: "果然未知才是真正的恐怖. "


樱井翔说他配合相叶雅纪胡闹, 顺着相叶雅纪吐槽, 接相叶雅纪的梗.


妻夫木聪说: "你们不是全团都一直这么干吗? "


樱井翔说这次不一样, 那段时间关于他和相叶雅纪的粉红视频花样截图各色评论绮丽猜想充斥于各种民间组织, 被誉为又一个官方逼死同人的鲜活事例. 


妻夫木聪问: "关系拉进了吗? "


樱井翔摇摇头. 


 


樱井翔和相叶雅纪的关系基本没什么变化, 只是每次遇到二宫和也的事, 相叶雅纪就会转入无懈可击的防御模式, 用樱井翔的话说叫做: "就跟我想拱他们家白菜似的. "


妻夫木聪说这里并不应该用"就跟…似的"句式, 而是应该直接用"因为".


樱井翔从善如流: "因为我想拱他们家白菜. "


 


樱井翔说: "这两个人啊, 太合得来. 合到已经产生了足够的化学反应, 彼此变成比家人还亲近的存在. "


樱井翔说: "我也希望和和也成为这样的存在, 但是在达到化学关系之前, 还是一定不要跳过物理关系. "


妻夫木聪反应了一下说: "很久没有见过人能把污字写得这么百花齐放苍劲有力湖光山色萤窗雪案了, 果然深奥有内涵. "


樱井翔说: "我倒觉得这个污字很浅显易懂. "


 


4.


樱井翔说: "有一种朋友, 彼此有对方家里的备用钥匙, 却不担心突然被打扰; 不怎么说心事, 却什么都懂; 并不是无时无刻不呆在一起, 却比自己还了解自己. 只要想到这种关系会有变化, 心里就很害怕. "


樱井翔指指自己说: "这种朋友我也有, 所以我并不担心和也和雅纪会发展到另一个方向. "


妻夫木聪不怀疑樱井翔的话. 谁还没个可以肆无忌惮狼狈为奸的狐朋狗友呢? 


"不过两个人的关系还是有些变化的. 两个人的位置好像互换了. "樱井翔的目光飘了飘, 然后落在不知道什么地方说: "那个一直藏着自己情绪的二宫先生, 在喝醉了的状态下对我说: '我们家雅君长大了, 好寂寞啊…'"


面对妻夫木聪的有一点点惊讶——真的只有一点点, 樱井翔精准的抓到了重点. 


关于"喝醉了", 樱井翔急忙解释说: "不不不! 并不是你以为的那样. "


妻夫木聪很想问问你到底以为我以为是怎样? 


 


简单地说, 五个人的聚会, 出于种种原因, 相叶雅纪不得不委托樱井翔把已经晕晕乎乎的二宫和也送回家. 


樱井翔回忆道: "分开的时候, '樱井翔,我让你送他回去, 不是我同意了, 只是我信任你. '相叶这么说." 


妻夫木聪说: "樱井翔你要这个时候敢摇头, 我绝对敬你是条汉子! "


樱井翔说: "我要是摇了头, 估计你要二十年后才能敬我. "


 


二宫和也喝多了就会特别安静, 呆的一点看不出平时精明的样子. 每到了这个时候, 相叶雅纪就会把他送回家. 


这种状态下单独相处的机会是没有过的, 樱井翔有点小期待, 但相叶雅纪的那句信任成为他摆脱不了的咒语. 


樱井翔的心中两个声音越来越大. 


一个声音不停的说吃掉他吃掉他!


另一个声音不停的说好啊好啊! 


所以最终, 樱井翔把二宫和也带回自己家, 把乱七八糟的衣服全部推到地上, 把人放到床上, 然后自己在沙发上猫了一宿. 


妻夫木聪问: "所以这个所以, 到底是怎么来的? "


樱井翔答: "因为这种趁人之危的事, 始终是违背心意的, 不管是我的还是他的. "


但妻夫木聪却觉得并没有这么简单. 


在大亲友十分真诚的怀疑之下, 樱井翔说: "我有一个朋友…"


妻夫木聪说: "呵呵. "


樱井翔说: "这次真不是我自己! "


妻夫木聪勉强点点头. 


"他说, 人总是要诚实的面对自己, 遵从最深处的内心的. "樱井翔蘸蘸杯子里的水在桌子上写了个汉字, 又贴心的加上英文注解. "我果然会折在这个字上. "


 


"你这个朋友…"妻夫木聪抬头问: "是不是松润? "


樱井翔翻个白眼说: "为什么又是松润? 我人缘也很好的好吗, 又不是只有松润一个朋友. "


妻夫木聪盯着他追问: "那到底是不是? "


樱井翔撇撇嘴, 回答: "是."


这次轮到妻夫木聪翻白眼了, 他说: "樱井先生, 打脸这篇咱不是翻过去了吗? " 


 


——————————


其实进展还是有的, 只不过樱井翔不知道妻夫木聪更不知道. 


几天后樱井翔又被拍了肩.


所以, 这是一个剧透. 




-tbc-





评论

热度(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