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知知別

🌸翔ちゃん大好き🌸无墙,洁癖者自行||好物收藏,禁转即删。

[Y2]关于〇〇 -3-<关于相叶雅纪>(上)

自留地:

妻夫木聪一直觉得樱井翔这个人一定是心态特别好, 才能做到有时思路广有时欢乐多.


妻夫木聪又觉得樱井翔这个人一定是脑子特别好, 才能一边钻牛角尖一边灵光一现.


所以认识了这个大亲友, 妻夫木聪觉得值,跟认识了四个人似的, 堪比AB血型的双子座.


樱井翔听到这个评价很不好意思的说其实自己只有两个地方好, 就是这也好那也好.


 


在钻牛角尖又欢乐多的樱井翔完全没有头绪的不安了好几天其实也不是特别多的几天后, 灵光一现又思路广的樱井翔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 然而并不知道怎么解决.


这种悲伤的时刻, 妻夫木聪喜闻乐见.


 


1.


樱井翔说二宫和也这件事上, 自己面前有三座大山.


妻夫木聪觉得樱井翔实在是太谦虚了怎么可能只有三座? 不提送礼送钱的提款机叔叔, 光那帮哭着喊着要请自己的前辈吃饭的青少年们就能连成一个山脉.


樱井翔说: "和我说的山比起来, 你说的这些就连土堆都算不上. "


妻夫木聪竖起大拇指说: "好样的! 有志气! "


樱井翔心安理得的接受了这个绚烂夺目五光十色的赞扬.


 


第一座大山, 是事务所.


妻夫木聪点点头, 这的确是现实的不能更现实的问题. 好大一座山!


樱井翔表示, 这座山可以绕过去.


 


第二座大山, 是双方的家人.


妻夫木聪点点头, 这个问题更现实, 二宫和也这个人, 在圈里圈外因为很多事很出名, 比如和妈妈的关系有多好. 好大一座山!


樱井翔表示, 车到山前必有路.


 


然后是第三座山.


樱井翔铿锵有力的扔出四个字: "相叶雅纪! "


这座山不能绕.


这座山没有路.


这个答案妻夫木聪并没有想到, 但是也并不觉得意外, 只有总觉得哪里不对. 于是他代表无数岚饭问: "情敌? "


可惜被他代表的广大岚饭们根本不知道这件事并且以后大概也没什么机会知道.


樱井翔摇摇头说: "不是. 幸亏不是, 不然我可能一点胜算都没有. "


 


2.


说起来岚的天然组, 樱井翔说:"你是大亲友我告诉你个内幕, 岚里根本没有真正的天然.所谓的笨笨的, 只是又懒又温柔又低调又腹黑的集合表现而已."然后他指指自己: "其实我们团最天然的人是我, 单纯的像张白纸. "


妻夫木聪说: "我信! 还有大野皮肤最白, 相叶个子最矮, 二宫最爱大海, 松本最不认真. 你说的我都信. "


樱井翔还没吭声, 妻夫木聪接着说:"你没说的我也信. "


樱井翔撇撇嘴.


 


对于相叶雅纪这个人, 樱井翔说:"很聪明又温柔!"


妻夫木聪说: "他是你的山."


樱井翔接着说: "长得帅身材好! "


妻夫木聪说: "他是你的山."


樱井翔接着说: "特别会照顾人做饭也好吃! "


妻夫木聪说: "他是你的山."


樱井翔泄气的说: "他是我的山. "


妻夫木聪说: "他是你的山."


大亲友什么的, 啧.


 


樱井翔说: "我今天看到那两个人头抵着头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些什么的时候, 突然明白那个我抓不住的不安因素就是相叶. "


 


3.


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的关系要追溯到多少年前, 妻夫木聪不并清楚. 倒不是不知道两人什么时候认识的, 只是四位数的加减法太麻烦了.


不过这个并不是多重要, 时间也许可以证明人和人之间的关系, 却不能决定.


妻夫木聪说: "明明他们和松润三个人一起长大,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就是不太一样. "


樱井翔说: "真的不一样."


 


二宫和也对松本润, 樱井翔眨眨眼说:"总结出来就是'我家小润说的都对, 我家小润做的都好,谁欺负我家小润我都不会记仇因为有仇我当场就报了.'根本就是个傻哥哥. "


二宫和也对相叶雅纪, 樱井翔眯起眼说:"如果有人和雅纪起冲突, 和也一定无条件会站在雅纪这边, 完全不分青红皂白. 认识那么久, 和也真的生气我只亲眼见两次, 两次都是因为雅纪, 有一次连冲突都说不上, 只是对方没注意分寸还不是故意的. "


樱井翔顿了一下继续说: "如果说对松润和也是有求必应, 那么对相叶他就是言听计从. 哪怕和雅纪意见不同的那个人是和也自己, 他也会很快妥协. "


妻夫木聪才不是挑衅也不是找茬, 他很自然的问了一个问题: "那如果争起来的是松润和相叶呢? "


樱井翔愣了一下, 好像有点难以启齿, 慢慢的说:"虽然没有发生过, 但是我知道…他会劝架..."


 


这是一个勺子和碗和浴缸的故事.


 


4.


樱井翔说自己的不安并不来自于这种关系, 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之间表现出来的感情那都不是事, 这个世界并不是这么简单的.


 


樱井翔说: "和也一个人的时候就像野生的蘑菇. "


妻夫木聪打断他说: "等等,为什么是野生的?"


樱井翔很正经的回答: "因为现在还不知道能吃到吗什么时候能吃怎么吃. "


妻夫木聪倒吸一口凉气半天说不出话.


樱井翔放着他不管继续说: "和也就像野生的蘑菇, 不管坐在哪都感觉那里是一个阴暗的角落. 通常这个角落是休息室的沙发. 我们出现的时候, 我啊大野啊或者松本,他就会抬头微笑着跟我们打招呼, 整个人像是突然被打了柔光.


只有相叶出现的时候不会. 雅纪会走过去坐在和也的身边, 小和就会软绵绵的靠在他身上继续手里的游戏. 两个人中间不会有阳光不会有海岸, 只会默默地从一个蘑菇变成一丛蘑菇. "


樱井翔叹了口气说: "那个气氛太自然了, 那种真正意义上的不分彼此, 就像分开的时候分别是一个人, 在一起的时候合起来是一个人. "


妻夫木聪说: "别以为我没发现你又偷偷换了对他的称呼. "


 


樱井翔晃晃杯子盯着桌子说: "我的不安也正是相叶. 我敢肯定, 如果不爬过这座山, 做再多努力都是多余的, 没用. "


樱井翔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可怜, 妻夫木聪不知道这种时候怎么安慰樱井翔, 或者说他其实根本不知道该不该安慰樱井翔, 于是他只好说: "二宫的事上我没有办法跟你共勉. "


樱井翔抬起头说: "你也得敢!"


 


5.


樱井翔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他说:"至少走一年."


妻夫木聪说: "十几年都过来了, 其实一年也还好. "


樱井翔撅起嘴, 意外的有点可爱其实又不怎么意外.


樱井翔说: "我是说一光年."


 


——————————


光年有多长妻夫木聪不想知道, 还是回去算算四位数的加减法吧.


 


-tbc-



评论

热度(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