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知知別

🌸翔ちゃん大好き🌸无墙,洁癖者自行||好物收藏,禁转即删。

[Y2/微润智]关于〇〇 -1-<关于打脸>

自留地:

妻夫木聪, 1980年12月13日出生于日本福冈县山门郡三桥町, 17岁进入Horipro事务所, 18岁首度亮相后, 事业蒸蒸日上, 开始获得各种各样或小或大的奖. 


妻夫木聪有个大亲友叫樱井翔. 


有一天他回想了跟樱井翔的很多次喝酒对谈, 突然发现如果把这些内容发到网上, 那简直就是再优秀不能的段子. 


妻夫木聪为自己这个点子拍案叫绝, 他觉得自己能红. 


可惜他并不能也不敢.


 


然而他也没有考虑过, 如果给普通民众知道他的想法, 特别是那些想红想疯了的人, 大家一定会大声喊出来: "你现在还不叫红? 你还想怎么红? 你咋不上天呢? "


 


妻夫木聪觉得, 如果给这个段子系列起一个名字, 可以叫关于〇〇. 


 


1.


妻夫木聪和樱井翔第一次聊起这个话题的时候, 其实画风并不是这样的. 


至于"这样"究竟是哪样, 妻夫木聪也说不明白, 总之和后来是不一样的——至少前面95%都是不一样的.


 


他们喝着小酒聊着家常, 不可避免的说到了最近的行程, 不可避免的说到了工作, 不可避免的说到了樱井翔的团体成员, 然后不可避免的说到了二宫和也.


妻夫木聪知道自己这个大亲友, 顶着精英的严肃外表, 却干着各种精分的事. 这所谓的精分, 就是一方面底线严格几近于偏执, 另一方面又一直脑洞大开. 所以当他听到樱井翔的一大爱好是搜罗团员的八卦的时候并没有觉得惊讶.


樱井翔说, 他在网上看到好多好多好多好多好多好多真的好多好多YY他们团员的粉. 其中不止女粉, 男粉也很多. 


"特别是nino, 好些简直污的没眼看! 我都忍不住怀疑是不是真的好多人被那家伙掰弯了. "


"那你可小心点. "妻夫木聪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很不走心的说道: "可别随便弯了. "


对于这句话, 樱井翔噗的一声笑出来: "我怎么可能, 我简直直的不能更直好吗, 请叫我樱井宇直. "


然后, 樱井翔歪了下头接着说: "不过想想如果被他掰弯, 好像跟面对不可抗力一样, 也没有什么应该不应该之说, 反而觉得都是命. 虽然我是不会. "


最后, 樱井翔更新了妻夫木聪的表情包说: "哈哈! "


 


2.


距离上一次对话并不是很久, 妻夫木聪再一次受到了樱井翔的召唤. 


"有些事, 想跟你聊聊. "


听到这句意义不明的话时, 妻夫木聪猜自己好像猜到了什么. 如果猜的没错, 那真是件棘手的事啊啦啦啦, 啦啦啦. 


果然在他踏进包间关上门都还没坐稳的时候, 樱井翔就用他那双此时只能用水汪汪来形容的大眼睛送来一道热切到不行的目光. 


当他终于坐稳的时候, 樱井翔马上开诚布公磊瑰不羁襟怀坦白剖肝沥胆语重心长掏心掏肺柳暗花明月朗星稀的说: "我有一个朋友…"


妻夫木聪说: "呵呵. "


 


"我有一个朋友…"樱井翔干笑了两声, 重复了一次开场白: "遇到一些感情上的问题. "


停顿了一下, 妻夫木聪没有把呵呵说出来.


于是樱井翔接着说: "是比较不寻常的事. 他是一个偶像团体的成员, 一个纯男性的偶像团体. 但是最近, 他发现自己好像喜欢上了团里的同事. "


"突然喜欢? "妻夫木聪问.


"并不是, 只算是突然发现而已. "在妻夫木聪的示意下, 樱井翔继续说: "我朋友这个人, 在别人眼里, 正直认真积极向上, 即使经常胡闹, 也依然还是大众眼里的别人家孩子. 对方呢, 看起来总是懒散的不行没什么干劲的样子, 其实只要认真了, 什么事都非常上手, 可以做到让人崇拜的地步.


其实我这个朋友自己也很惊讶. 虽然和对方关系一直非常好, 好到共进退的地步, 也被很多人说默契到没朋友, 但是另一方面, 很多事情两个人就是两个极端, 简直不在一个次元还不是相邻的次元. 


我朋友曾经考虑过两个人的关系, 或者说考虑过全团的关系. 只说是朋友肯定是不够的, 一起经历了太多, 早就是近乎于家人的关系. 但是怎么说呢, 家人属于就算发生天大的事, 因为那层血缘也没有办法互相舍弃. 而团内的关系则属于即使没有血缘也没有办法互相舍弃.


所以之前, 我朋友根本没往那方面想过. 


但是某一个契机下, 我朋友开始有了这样那样的假设, 越假设反而越真实. "


"你这个朋友…"妻夫木聪突然打断樱井翔越说声线越低的长台词: "是不是松润? "


 


谜样的沉默在两人周围散布开来. 半晌, 樱井翔说: "嗯……你要说是松润…似乎也没什么不对…的样子…"


妻夫木聪翻了个白眼说: "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多少次说漏嘴, 不说'我朋友'而是说'我'? "


谜样的沉默再次在两人周围散布开来. 半晌, 樱井翔说: "是吗…我说漏了吗…"


妻夫木聪又翻了个白眼说: "其实一次都没有. "


大亲友什么的, 啧.


 


3.


明显因为关心则乱而被坑了的樱井翔表达出不满: "还不是你上次那句'能有都是命这样的想法, 就说明你已经离弯不远了', 我才会开始忍不住考虑这件事的可能性? "


"你这是要我负责吗? "愉悦的加了两个菜后, 妻夫木聪说. "那我来问问你啊, 你的理想类型是什么? 比如, 室内派还是户外派? 天然系还是小恶魔系? 内向型还是外向型? 爱好的食物一样还是爱好的食物互补? 男还是女? "


樱井翔说: "户外派, 天然系, 外向型, 爱好的食物一样, 女. 还真是完·全·不一样对不对?  然而这些问题我早就想过了,唯一的解释, 只能是真爱! "


好吧这种话他这辈子都没说过, 于是很自然的打了个冷战. 


 


4.


对于妻夫木聪"是不是只是喜欢长相"的问题, 樱井翔嗤之以鼻: "不是我自夸, 这些年对我扑过来的男男女女也不少, 其中好看的多了去了, 难道没有比他好看的吗? "然后他认真的回想了半天说: "还真是没有啊…"


 


5.


妻夫木聪希望不久的将来有机会可以尝试新的挑战. 他希望可以演一个经常翻白眼的角色. 他觉得自己现在翻白眼的水平已经完全可以做到大气磅礴浑然天成山清水秀入木三分毫无PS痕迹. 对着樱井翔的痴汉脸他说: "你看看现在的你自己和那些亲爹饭有什么区别? "


樱井翔理直气壮的回答他: "当然区别大了, 对于他的脸他的手他的腰他的腿, 他们只能想, 我经常可以看到, 有时候还可以摸到! "


然而, 妻夫木聪问的显然不是这个, 樱井翔在说出来的时候就发现了, 他看着大亲友的表情渐渐从不屑变成了鄙视. 于是他接着说: "而且我更在意的, 是他的内心, 别拿我跟那些做梦都只想着对他这样这样那样那样的人比. "


"你梦到过了? 对他这样这样那样那样? "妻夫木聪抬起下巴.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樱井翔快速反驳. 


"那你到底梦到过没有? " 


樱井翔在一个长达一世纪的五分钟后, 觉得这个问题实在是躲不过去了. 他是一个一到关键时刻就没办法对朋友说谎的人, 于是他重重的点了头, 小声说: "梦到过了…"


 


6.


听到这句话, 妻夫木聪突然正坐起来: "樱井先生! "


"嗯? "被对方突如其来的严肃吓到的樱井翔忍不住跟着正坐, 有些紧张的看着妻夫木聪. 然后, 他听见对方用非常正经非常好听的声音说: 


"请务必, 教我打脸! "


 


——————————


妻夫木聪决定, 如果这个能让他红的段子集开始连载, 那么第一章一定要叫<关于打脸>.




-tbc-

评论

热度(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