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知知別

🌸翔ちゃん大好き🌸无墙,洁癖者自行||好物收藏,禁转即删。

【Y2】二宮和也使用說明書

貓背的小兔子:

不用說明這是甚麼東西了吧(๑•̀ω•́)ノ


歡樂YY向,慎,也許有雷,看到不接受的請點叉。









您好,首先,感謝您閱讀本說明書。請注意,此為《櫻井翔使用說明書》的親子篇,獨立成篇,但如閣下發現兩篇內容之中有任何相關地方,請默認為巧合。




以下所有資訊,由櫻井家的翔先生以電話錄音訪問形式友情提供。






本說明書有助閣下了解二宮和也先生,請熟讀以便減輕所有跟二宮先生見面時有可能產生的潛在心理及生理性傷害,包括言語造成的心理創傷或生理性鼻血等(同樣地,前提是,如果閣下能有這個機會的話)。




為更清晰顯示櫻井翔先生對二宮先生的瞭解,本說明書將含有大量櫻井先生本人的無刪減口述內容,簡單易明。






P.S. 本說明書又名《櫻井翔教你人類分析學--與惡魔相處之道》。




P.S.的P.S. 請放心,此名字並不表示以下內容會涉及任何靈異、宗教或超自然現象。




再P.S. 總編輯暨錄音紀錄者:貓背.再被閃瞎.兔子小姐












二宮和也,男性,外貌萬年十七歲的有為青年。一九八三年六月十七日出生,今年三十二歲,A型血,身高N/A,體重N/A;樣貌,請自行谷歌某事務所的官網。




在開始之前,櫻井先生表示有責任提醒閣下--二宮先生的名字讀音為kazunari,而非kazuya--這點是絕、對、不、可、以忘記,請在心中跟著櫻井先生一同默念十遍。






第一步,是稱呼篇。




二宮先生對於稱呼上的敬語沒有嚴謹遵從的執著。




雖然稱呼敬語顯得禮貌,令人覺得受尊敬,但在二宮先生的情況卻不相同--他本人三番四次省卻對前輩的稱呼敬語,然而大部份不願透露名字的受害者都沒有怨言(例如松兄桑和禿頭桑),顯然是寵他由他放肆的類型,再除此之外的小部份則是拿他沒輒的類型。




有關使用敬語的必要,櫻井先生強調自己已經多次提醒過二宮先生,可是到最後還是沒有半點改變,不是二宮先生不聽人言,歸根究底……




『因為nino撅著嘴,看來不想被說教的樣子啊。』




『再說幾句他會跑掉,幾個小時不理你啦。』






……




顯然,櫻井先生是寵他由他放肆,外加拿他沒輒的類型。






二宮先生接受任何人叫他的暱稱『nino』,更親近的人可以叫他nino-chan,kazu-chan或者kazu。閣下也可以自行取些暱稱,只要二宮先生不反對就好,比如『ninokazu-san』。




不過,櫻井先生要強烈表明--『ninomi』為他的個人專利,如果閣下想嘗試叫這個暱稱,最好先做好被沉屍東京灣的心理準備。








第二步,是談話篇。




二宮先生那個人…怎麼說呢,據櫻井先生的說法,是個『喜歡你就笑成花、不喜歡你就高冷到底』的人,所以如何適當地令他喜歡上閣下(非指戀愛意味)很重要的。




任何話題都很適合作為與二宮先生展開閒聊的起步,因為他本人基本沒啥所謂,甚麼東西都能聊上幾句。但如果想收到被對方喜歡的效果,櫻井先生建議閣下說些與遊戲有關的話題(特別推薦馬里奧和勇者鬥惡龍),那可以很大程度地勾起二宮先生的興致。




除了遊戲,金錢相關的話題亦有同樣效果。




但對於這個話題,櫻井先生表示有幾點必須要注意--由於二宮先生一向遵從家訓『節儉儲錢』,請確保閣下的金錢觀不會與此背道而馳。




當然,如果閣下是個有錢的壕就另當別論,閣下可以在談話過程提及請客或主動邀約都是很好的勾引…不……吸引二宮先生的方法,但請留意不要太過份而讓對方只將您視為ATM而非朋友。






櫻井先生引用某位禿頭桑的話--『看到他一個人站在路邊惴惴不安,我就心軟了,所以給他錢付計程車費,他說把剩下的存起來。』




看,這典型的ATM類,嘖嘖嘖。


櫻井先生不屑地笑了。






『要是我的話,當然是把人直接送回家裏再付車費,順便假裝沒有餘錢回家借宿一晚,然後早上買早餐給他吃。』




櫻井先生,你確定這不是流氓的做法?






回到正題,櫻井先生還貼心地為閣下提供兩個指標,用來辨別出二宮先生對您/您的話題的感興趣程度。




第一,雙眼的閃亮程度,如果閣下看到二宮先生雙眼迸出星星或火花,請務必繼續深入此話題;第二,身體的接觸,如果二宮先生在聊天的過程中開始靠近或觸碰您,請務必繼續深入此話題。






簡單綜合一下,二宮先生有兩大興趣--遊戲和金錢。




『不不不,還有魔術,特別是撲克牌魔術,你們都看過了吧?有些更厲害的,不過不告訴你。他啊,明明長著一雙小小的漢堡手,變起魔術來卻很charming。』




好的,遊戲和金錢加上魔術,三個興趣。






『遊戲和金錢簡直是他的生命摯愛。』




櫻井先生話中透露出濃濃的怨念。




『你想像到嗎?他休日時可以全日足不出戶地在家玩遊戲,家裏有三部不同牌子的遊戲主機輪流玩,真瘋狂…還有掌機!他摸掌機比摸我手的時間都更多了!!!休日時間表全部是遊戲,沒有我!就只有吃飯時沒玩,早晚都叫同一間店的外賣--好好的一個休日跟我說的話比跟那個外賣小哥說的還要少!你說多過份!!!』






『……翔桑,那是因為你要工作。』


那邊傳來了相信是來自二宮先生的反駁。






『你看,他現在又在玩遊戲了!』




不,電話是看不見任何東西的…但的確可以隱約聽到遊戲的背景音樂。




『眼睛,離遠點螢幕。』




『背,坐好,給我墊好靠墊。』






……




處理完二宮先生的事,櫻井先生重新拿起話筒。




『剛剛說到哪裡?啊,遊戲--反正我就是不想他整天只顧玩遊戲,吃外賣多無益,長時間維持同樣姿勢打遊戲對身體負荷又大。唉,他就是不聽。』






沒錯,這裏有一點需要好好注意。




二宮先生由於年少過度訓練及工作強度的緣故,腰不太好,偏偏他又愛玩遊戲,缺乏適時做運動及保養身體的自覺,結果身體機能差,肌肉力量如同小孩子,而腰痛發作有時會頗嚴重,讓人很是擔心。




『才三十代上半,nino現在已經有小肚子了。』




『翔桑,已經沒有了,我早就鍛鍊好,你來看看。』




『唔…說實話我還是喜歡之前的一塊腹肌,摸著多舒服。』




『……』






雖然話是這樣說,但為二宮先生身體著想,櫻井先生還是強調逼對方做運動的重要性,更要十分留意他的身體狀況,因為他是不會主動告訴你的。




數最近的例子就是櫻井先生在番組上才得知他膝關節勒勒作響的隱憂,而他,從沒打算提早向自己或其他門把報備過。






身為萬事通(?)的櫻井先生因此怒了。




『結果那晚把他累得要死,讓他第二天睡到十二點也起不了身,連遊戲機機殼也碰不著,呵呵呵。』






只是好奇問問,櫻井先生您如何把二宮先生『累得要死』?




撲的一聲,好像有甚麼打中櫻井先生,他喊了聲nino,而二宮先生正以尖嗓子威脅著敢多說幾句,晚上就不讓櫻井先生進房間云云。




於是,櫻井先生以充滿深意的語氣,如此忽悠道:『反正就是讓他做了些會消耗氣力的帶氧運動。』






所以說,在聊的到底還是不是保護二宮先生的腰那件事?




櫻井先生似乎也覺得自己扯遠了,於是又提議個新方法,那就是按摩。






『適當的按摩有助血液循環,可以減少肌肉僵硬和痛楚。按摩時,要注意力道不可以太大或小,用指腹輕輕按壓……(下刪五分鐘按摩的教學)。待他玩完遊戲時,幫他按十五分鐘就可以,如果途中看到他皺眉或忍不住叫出聲,肯定是在痛,那就要更輕力。』




聽說,櫻井先生為了這事,還專門買書去學--真是勤奮好學的好男人,請鼓掌稱讚。






『不用你們稱讚,nino早就獎勵了我--』




撲的聲音又來,猜測大概是枕頭類的東西又飛撲到櫻井先生的臉上吧。








說到稱讚,櫻井先生表示二宮先生很喜歡被稱讚,如果閣下想要提高好感度,請不要大意地稱讚他--帥氣聰明唱歌好聽跳舞好看演技出眾,通通都可以讓他心情愉快。






如果閣下幸運地得到了二宮先生的電話番號,大可以學櫻井先生那樣,看完二宮先生的電影後傳個『電影很好看,期待下篇的上映啊~』的短訊給他,他絕對會心動。順帶一提,櫻井先生強烈推薦閣下去觀看二宮先生主演的青之炎。




『nino很器用啊,除了拍戲,聲優也當得不錯。』




對,櫻井先生其實是二宮先生的演技飯。但相信閣下對那些情報沒有興趣,繞得那麼遠,其實更重要的是,該如何確認二宮先生對閣下的印象是好還是壞?




櫻井先生嘆一口氣--他願意S你的話就是好徵兆了。






二宮先生雖然表面乖巧聽話,其實深藏著小惡魔性格。




對著熟人,他就會出盡全力去S你去挖坑讓你跳,看你面泛難色心情鬱悶跳進坑他就開心,業界中更有後輩組成了二宮受害者協會,而著名受害者要數團內的--不願透露名字的O桑,他深受其害並已經到達了被S也面不改容的地步。




所以,當他想S你的時侯,恭喜,那是熟悉你的意思,請放心地讓他繼續S(誤)。但請放心,他心底還是很為人著想,玩笑都不會開得太過火。不過,要注意他的抖S小夥伴松本家的潤先生,如果他們聯合行動的話--閣下只能節哀順變。






另外,二宮先生為團內的吐槽擔當,所以言語間的尖銳絕對不容小覷,請打醒十二分精神及準備如櫻井先生般強大的心理承受力去面對。他亦練成了傲嬌系技能--別扭和口不對心,也就是說,要從二宮先生口中聽到真話,很難。






櫻井先生為您提供以下例子,作為參考。






『我跟他一點也不熟,是他硬要約我,我才勉強去一下罷了。』




櫻井note:請注意,二宮先生的字典中沒有在工作以外勉強自己這詞。






『那傢伙煩得要命,下巴那層肉厚得快要看不到脖子,哼多醜。』




櫻井note:二宮先生的嫌棄其實是喜歡的意思。






『翔桑那人討厭死了。』




櫻井note:二宮先生擅長以反義詞表達己見。






櫻井牌翻譯機告訴您,這三句話的正確意思是--『我喜歡跟他出去玩,他不煩而且下巴的肉一點都不厚很好看,翔桑那人(我)喜歡死了。』--當然,不排除其中有一部份包含櫻井先生私心誤譯的成分。








那如果跟二宮先生還沒那麼熟悉,解讀不了他的意思可怎辦?




沒關係,櫻井先生補充,有個簡單直接的檢定方法--看他的耳朵和臉。二宮先生的耳朵和臉是人類史上最好的測謊儀,當你拆穿了他的真正想法,他就會害羞,一害羞的話就會臉紅耳朵熱。




『就比如說,他現在就因為我剛剛拆穿他的那番話而臉紅了,坐在沙發上往我這方向一直死瞪著我。』






那邊在偷聽(?)的二宮先生終於忍不住衝過來搶了話筒。




『誰說我喜歡死他,刪掉他剛剛說的所有東西!』




『kazu,連耳根都紅了--啾。』




……




『不準親我耳朵!』






補充,炸毛亦是二宮先生被拆穿後有可能出現的反應。








看樣子,要令臉皮薄的二宮先生時刻保持好心情是件頗難的事。




對此,櫻井先生的回應是--『像貓兒那樣,只要不故意去逗他惹他就沒事啦。不過,這樣才有趣對不對?呵呵。』






感覺背脊好似有股惡寒掠過,不禁一抖。






『說笑的啦。要讓nino有好心情的話,最重要,不要碰他的逆鱗--嵐。』






櫻井先生表示,二宮先生是世界第一嵐粉。


他最喜歡嵐,他會唱嵐每個人的solo,他是由嵐組成的,他是絕對不會退出嵐的。聽說某次,有個後輩去了二宮先生家只是稍為不在意嵐某人送給二宮先生的東西,結果被S得很慘。






『簡單來說,對於嵐,你不可以在nino面前表現出半點輕視,否則你基本是死定了。此外,他不開心時你就放任他去玩遊戲,或者給他吃漢堡肉吧。他雖然挑食,但很喜歡漢堡肉和文字燒,永遠都吃不膩。對了,任何貴價肉類他都苦手,貝類NG,生的要盡量少吃,他的腸胃不是一般的脆弱--還有不準讓他喝酒。』






咦?為甚麼?






『總之就是不準,他變得渾身紅通通誰來負責?反正一定不能讓你們這些人負責,那多危險啊。要是萬不得已他真的要喝,記得在他脖子圍條手帕讓他抹口水。他啊,神智不清時很易流口水,還會發呆反應慢一拍,真可愛,咳咳當我沒說過。』






櫻井先生,你才是各種意義上最危險的人吧。




『不是我吹牛,我家的ninomi被一大堆親爹飯覬覦著,作為身邊人真的要有危機意識。』櫻井先生語帶不滿,『你怎麼不相信?去2ch看看,真的是啊,貼了一堆圖和留言都是說nino的眼睛啊頸項啊手啊腿啊肚子啊有多好看,哼,那些只有我可以碰!』






話剛說完,櫻井先生決定身體力行去顯示最後那句話是絕對正確的。






『翔桑!你別鬧,要game over了!』




『不管,想到那些就心悶。』







『fufu…這裏會癢。』







……




七分鐘過去了。




『輸了,都是你!玩了一個晚上都過不到這關!』






終於,七分二十秒,櫻井先生帶著未能掩飾的笑聲撿起話筒。




『讓你久等了--nino過來我旁邊坐。』






窸窸窣窣的摩擦聲過後,傳來二宮先生很清晰的抱怨聲:『坐沙發也可以,不過你不準再搔擾我。』




『知道了,你玩你的掌機,我做我的訪問。』






櫻井先生終於想起了訪問那回事,只是被這樣打斷了,當下已經記不起剛才在說甚麼,於是總編輯決定換個閣下可能會關切的問題。






如果要照顧好二宮先生,有甚麼要注意?




『照顧?那輪得到你來?不過,吃喝的話他很隨便,玩樂基本上他只要遊戲…頂多加副撲克牌,就會心滿意足。他不喜歡買衣服,你最好買來送給他,像是aiba和松潤都會買衣服給他;我的話,包包、t-shirts還有拖鞋我都送過。他現在穿的也是我買,上面寫著Game Boy的黑色t-shirt,真好看。』




『廢話,我可是good-looking guy。』二宮先生忍不住搭嘴。






說起來,遊戲和魔術都是一個人就可以做的事情哦?






『是呢,我家的nino最擅長那種一個人也可以玩的玩意,真是撒鼻息……』




櫻井先生突然想到甚麼般,拔高了聲浪。




『有件事要注意--不可以讓他太寂寞,雖然他嘴上總說沒關係,可是心底還是想要有人陪伴。要不然他就會自己跟自己玩起喝酒藏鑰匙的遊戲,而且啊他經常拿我的鑰匙去藏,然後又不肯告訴我藏在哪,害我幾次都差點遲到--不,那不是埋怨而是不忍心。總之他是個怕寂寞的人,現在也是,窩在我懷中玩掌機就開心了。』






『…胡說,根本是你要我坐在這裏!』




『可是,kazu嘴角一直在笑啊。』




……




『沒發現嗎?----啾、啾啾。』









『你夠了,訪問還做不做啊?』




『不想做了。』








顯然,櫻井先生的心思已經不在這個訪問之中,再問下去也沒甚麼成果。為了讓櫻井先生能盡快享受他的私人時間,總編輯決定擇日再戰,櫻井先生一口答應。在最後的時刻,循例為閣下詢問了有沒有終極攻略錦囊。






『甚麼終極攻略錦囊?要攻略誰?』






當然是…我們對話一直圍繞的主角--二宮和也先生啊(汗)。








『誰準你攻略他啊?這不是有關人類分析學的訪問嗎?』




『你打甚麼主意?』




『喔------我、懂、了。』






櫻井先生的聲音一下子低沉了幾分,幾乎能嗅到一絲危險氣息。
























『你是kazu的親爹飯派來的吧?』














卡嗒,電話掛斷了,並且再也接不通。






不論如何,還是要感謝櫻井家的翔先生為我們提供了各方面有用(並不是)的情報。








(完)






---






想吃本單位的糖,好久沒糖了啦(〒︿〒)



评论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