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知知別

🌸翔ちゃん大好き🌸无墙,洁癖者自行||好物收藏,禁转即删。

任我行 (一)

lunavelvet:

(一个好深的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填。发出来激励自己一下呗。)




***
“翔君。
昨天我路过以前我们常去的那家韩国烤肉店,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它居然已经改行卖起了鞋帽。
进去逛了逛发现也全是年轻人的款式,但还是忍不住买了顶感觉很适合你的帽子想要送给你。当然,也许是适合年轻时的你吧,哈哈。
时间过去得真快。

那么,有空的时候出来坐坐,让我看看你戴上那顶年轻的帽子会是什么好笑的样子(笑)。
M.A.”
***


从昨天晚上起就知道今天天气会不好。
已经到了能用关节来预报天气变化的年纪了。樱井翔一面刷牙,一面斜眼看着窗外的阴霾,禁不住伤春悲秋起来。
回到卧室的时候床上的年轻女子已经醒了,睡眼惺忪的看着他,笑得妩媚动人。
他一面扣上衬衫的袖扣一面把注意力集中在衣柜里一排整齐的领带上,嘴上只是说:“早安,我上午有工作,等会儿出去的要小心看看有没有蹲点的狗仔。”
“知道啦。”是女孩子带点儿愠怒的娇嗔口气,拖长了尾音,听上去软绵绵的。
他抽出一条利落的墨绿色斜纹领带,熟练的绕着脖子打了一个温莎结。
然后他俯下身体,干燥的嘴唇贴上女孩的额头。
“昨晚很愉快。”他语速很快的这么说,不出所料的看见两朵红晕飘上女孩的脸颊。

要说起来,当然也并不是不愉快。
到了现在的年纪,与年轻人在一起这件事本身就令人愉快。
就仿佛可以从他们身上汲取一些青春的养分似的。

果然已经是大叔的年纪了,连脑子里也都是些奇奇怪怪的变态大叔的念头。
樱井翔在公寓门口钻进深蓝色保姆车的时候忍不住这么想。

离开稍微远一些的街心公园的灌木丛中反射过来刺眼的光芒。
樱井翔把视线收回来,挤出来一脸茫然的表情坐上了后排座位。
“早安。”他清了清嗓子,笑得很是职业。
“早啊,樱井君。”副驾驶上的中年男人转过来,嘴角撇了撇,示意他看向车外的某个方向。“那边,又有狗仔在蹲你哦。昨天也带气象小姐回家了?”
“不是气象小姐,是体育新闻。”他语气平淡的回答,好像只是在汇报刚刚下肚的早餐内容。
经纪人先生叹了口气。
车子开了好一会儿才又冷不丁的说:“这礼拜的Friday我是搂不住了。事务所那边我去解释吧,电视台那边你自己打理一下。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你也都到了这个年纪了,有点儿花边新闻也不算什么。”
樱井脸上波澜不惊的应了一声。
然后他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笑了出来。

“这个年纪了还能上Friday也真是厉害呢,我说。”听上去丝毫没有自嘲的意思,似乎还是真的有点儿得意。“还是说,都这个年纪了才上Friday,年轻的时候我都在干些什么啊。”
“年轻的时候?”经纪人扭过脸来端详着樱井翔,有一秒钟好像真的陷入了沉思。“年轻的时候你算乖的,跟某些不省心的人可不一样。”

樱井撇了撇嘴。
那张曾经年轻气盛桀骜不驯,也曾经温和的对着某个人笑出来的脸上,如今写满世故。
“人嘛,总是要变的。”他压低声音喃喃自语,不知道是在说给谁听。


***
“MA君。
听到那家韩国料理店关门的消息我很遗憾,虽然想想也有好多年没去过了,过去我可是真心喜爱那里的味道。不过没关系,让我们打起精神来寻找一家味道一样棒的料理店来疗伤吧(笑)。
至于帽子什么的我看还是算了吧,我已经过了要用戴帽子来耍酷的年纪了。请不要取笑我,好歹我现在也是堂堂日本电视台的门面主播呢。
有空的时候出来坐坐,不过这周大概不行,下礼拜的schedule出来了我再联系你。

回见。
Sho.S”
***


相叶雅纪把还散发着油墨香味的杂志随手丢在茶几上,碰掉了电视机的遥控器。
啪嗒一声,也懒得捡。
话说回来那几张照片拍得还真是不错。
相叶一边摸出来香烟一边悻悻的想,比起自己当初上这种八卦杂志的时候那些面目模糊鬼鬼祟祟的偷拍照来,樱井翔就连上个绯闻版也显得光明正大英气逼人。
有那么一张,他的眼神正好扫过来对上镜头的感觉,目光犀利,炯炯有神。
仿佛还是他二十岁时候的样子。
相叶一阵心跳。
可能也只是因为那口烟抽得太猛。

“那么,聚会的事情就先取消吧。”第二天在摄影棚里接到二宫和也的电话,他有气无力的这样说。
“我怎么知道他是不是认真的!”用脖子夹住手机,两只手分别夹着烟和拎着烟灰缸的相叶雅纪,说了几句突然提高了声音。意识到的时候又尴尬的红了脸,向周围看过来的工作人员略微欠身致意了一下,灭掉烟头,小声又说了句什么,挂了电话。
再回到拍摄里,他又迅速散发出温暖和煦的气场,镁光灯和背景板的映衬下,他皮肤紧绷,腰肢纤细,丝毫未见疲态。
“真是上镜。”站在摄影师身后的干练女性露出来满意的微笑。“这么看哪儿看得出他的年纪,跟十年前有什么区别。”

真要说起来的话,区别也许是十年前的相叶雅纪很少在人前对情绪失去控制。
但真的失去控制的话,也不可能挂掉电话就能找回状态,装没事儿人一样投入工作。

要把工作和私生活分清楚。
二十来年前这样对他说过的明明是樱井翔。
而愚钝如他,经过这许多年,也终于领悟了这句话的意思。


被勒令在家反省一周的樱井翔,有天晚上想起来的时候突然想看看以前的节目打发时间。
钻进书房拉开尘封已久的抽屉,那张拷贝就放在最上面。
他犹豫了一会儿,从抽屉检出来那张写着“20110825 (none cut)”的光盘,深深吸了一口气。

“要开始拍咯,小翔。今天一天就拜托啦。”
电视机上的那张脸上浮现出来茫然的表情,然后渐渐柔软下来,笑得一脸温厚。
樱井翔被自己年轻时的那张脸孔刺得眼睛发酸。

然后他按了快进键,相叶和自己年轻时的样子用滑稽的速度在电视屏幕上掠过,发出来尖锐可笑的声音。
然后他好像只是随意的按了停止快进的按钮。
“说起来,你有目标吗?类似五年后我在干什么这样的?”
“我啊……我是一个从不设定目标的人。”

屏幕上的相叶没有笑容,每个字都说得很小心,吞吞吐吐,眼神飘忽不定。
“我不能让自己有目标这样的东西,因为一旦有了就会努力过头,看不见别的东西。”
然后他用叉子把那盘煮的时候忘记放盐的意大利面卷起来一大团塞进嘴里,又抓起来旁边的杯子,咕嘟咕嘟的咽下去其实已经不太冰的啤酒。

他眼眶干燥,并没有泪水渗出来。
但无论是彼时的樱井,还是现在坐在电视机前的这个,都知道他其实已经哭了。
大概这样告诉他的还是自己。什么想哭的时候大口吞咽可以把眼泪憋回去之类的谬论。

樱井翔也并不是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
他忽然失掉了追忆过去的心情,关掉电视,踱着步子走到厨房倒了杯水,大口大口的灌下去。
鼻腔和咽喉衔接的部位微微痉挛的肌肉,仿佛被冰凉的水抚慰,也平息下来。
但那天夜里他失了眠。翻来覆去数完了五百只羊仍然瞪着天花板,脑子里乱糟糟的念头停不下来。
像是很多年前的那样一天里,相叶雅纪这个人带着一脸骄傲的表情对他说,让老子带你去我的千叶过最棒的一天的时候,他心里真实荡漾开的少女一般的粉红情怀。
以及那样的一天开始和结束的时候,相叶雅纪和他莫名其妙的贴近又疏离的微妙感觉。
那些台本上写好的暧昧台词,从两个人的嘴里说出来时的真切感。
以及——

樱井翔睁开眼睛盯着苍白的天花板。眼睛里血丝遍布。
忽然出现在他脑海里的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所有念头。

“该做什么不用我再教你。”那个苍老的声音带着嘶哑的吸气声命令他。“我是希望你们适当保持暧昧,但也要有个度。”
“是。”他面无表情的接过话,心里有许多杂乱的声音,又强忍着不能说出什么,就这样冷了场。
“没有人希望你真的是同性恋,哪怕你三心二意玩弄感情,也好过真的对一个男人认真。”苍老的声音忽然收起了冷漠,告诫的语气也显得有几分无奈。
但他没有再接话。

那期节目的企划也只做了这么一期就停止了。
樱井不记得相叶有什么反应。
他自己只是顺从的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跟一起演电视剧的女演员出入了几次酒吧饭馆,传出来一些真假难辨的绯闻。

“哪怕滥情也好过同性恋,是这个意思吗?”那个质问似的声音忽然突兀的在他塞得太满,不知为何又显得空荡荡的脑海里沙沙的响起来。
他闭上了酸胀难忍的眼睛。脑子里一直嗡嗡响个不停。


樱井翔的反省结束以后大家另找时间聚会的时候,相叶并没有出现。
二宫和也替他转达了一下工作繁忙的歉意,然后顺手拿起遥控器打开了包厢的电视机。
那张大家都熟悉不过的脸孔适时出现在屏幕上,嘴里说着某种咖喱块加入了什么神秘配方之类的广告词,一面盛起满满一大勺咖喱盖饭塞进嘴里,满脸的褶子仿佛都写着好吃二字。
“得,这下算是齐了。”二宫转过来一脸扫兴的撇了撇嘴。
“忙也是好事儿嘛。”松本润举起自己斟满的杯子喝了一口,耸耸肩膀表情轻松。
“可是都这岁数了还这么拼,犯得着嘛,又不是缺钱。”二宫往嘴里塞满了冷菜,发音有点儿含糊。
“那咖喱……”只有大野盯着广告入了神,半天才说话。“……真那么好吃吗?”
“会好吃才有鬼!”二宫总算把嘴里的菜都咽下去,不知道为什么语气显得有点儿忿忿。“鬼才相信他现在还吃方便咖喱!”

只有樱井翔一直低着头吃吃喝喝没有搭话。
过了很久,话题已经从相叶身上兜兜转转到大野智的儿子该上哪所小学,二宫和也的老婆年收入到底有几个零,以及松本润的下一间房产该买在箱根还是神户,樱井才抬起头来,眼神飘忽不定。
他无法加入他们的话题。
如果相叶在这里,至少有人跟他分享一下未婚人士的喜怒哀乐。
但他现在这样孤军奋战,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也好过万一相叶真的在这里,他们挨着坐在一起相对无言。

“说起来你们晓得吗。”二宫已经喝了不少,脸颊微微泛起了红晕,舌头倒是还一样利索。
“相叶那家伙,最近在跟事务所闹别扭哟。”
“哈?”樱井总算有了加入话题的契机,但话问出了口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明显。
“那家伙……不是挺乖巧的一个人嘛,怎么会?”

“亏你认识他这二十多年,居然说他乖巧?”二宫减慢语速,目光炯炯的直视着樱井翔。但后者垂下了目光没有回应。
“我听饭田说的哦,就是东映的那个饭田。”二宫叹了口气,绕回去接着开了腔。
樱井翔放下筷子,手指去抓酒杯半路又改了主意,僵在原地尴尬万分。

但二宫接下来的那句话让他更加不知所措。

“相叶他啊,硬要接一个小成本电影的本子,别的就算了,可那本子我也看过。”二宫啪的打着了打火机,就着火光点燃了叼在嘴里的香烟。
“那可是部讲同性恋的片子哦。”

评论

热度(166)

  1. 別知知別lunavelve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