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知知別

🌸翔ちゃん大好き🌸无墙,洁癖者自行||好物收藏,禁转即删。

[Y2]了不起的二宫和也 -1end-

自留地:

樱井翔不会做饭这件事的已经突破"广为人知"的程度, 上升到了"常识"层面. 


如果一个人说"我吃过樱井翔先生做的饭", 那么, 绝大多数情况下, 等待他的第一个问题是"你居然还活着?", 第二个问题是"咱们说的是一个樱井翔吗? "


在非绝大多数的时候, 这两个问题的顺序会颠倒一下. 


 


不会做饭的樱井翔对吃这件事的热衷程度已经超过了他的任何一个业余爱好甚至业内爱好, 如果连这个都不知道, 那么绝对不算认识樱井翔. 


樱井翔曾经开车一个小时就为了吃一碗荞麦面, 曾经凌晨4点起床为了排队买几条街道以外的某家面包店的第一炉面包, 曾经旅游带回家满满的旅行箱没有纪念品全是特产美食. 


樱井翔长得好看, 那是真好看. 


所以即使樱井翔吃东西又快又多, 也是个优雅的吃货. 


 


不会做饭的优雅的吃货樱井翔家里有一个硕大的厨房, 华丽程度超过樱井翔家里的任何一个房间, 设备齐全科技高端装修大方干净整洁. 


对于这个大厨房, 樱井翔说:"说不定哪天就有一个顶级大厨折在我手里了呢? "




两年后, 樱井翔捕获了二宫和也. 


 


2.


二宫和也并不是顶级大厨, 手艺虽好但客观地说也没有到无可匹敌的地步, 不过在如今的樱井翔看来, 二宫和也最厉害的. 


樱井翔说: "我们家和也做饭是全世界最好吃的! 谁都不能比! "


这种抽象表扬, 强行打个比方, 樱井翔说: "和我们家和也做的饭比, 外面再厉害的饭店的招牌菜, 也好像放了三天重新回锅一样. "


这种说法未免也太夸张了, 二宫和也说: "你不是连放了一个礼拜的咖喱都吃的津津有味吗? "


那是一次二宫和也出差, 临走前一天樱井翔使尽浑身解数要求二宫和也做了满满两大锅的咖喱冻在冰箱里. 如果是二宫和也, 这些咖喱够吃半个月. 一周后比预计的晚了两天回来的二宫和也发现樱井翔真的吃了七天咖喱, 还完全没有吃腻的迹象. 


樱井翔眨着无辜的大眼睛说: "因为这是小和做的咖喱啊, 放多久都比外面的好吃! "


樱井翔说: "对我来说, 最幸福的事就是能吃到小和亲手做的料理. "


樱井翔说: "所以我永远不想从小和身边离开, 哪怕只是一步, 哪怕只是一时."


 


樱井翔告白苦手是真的, 这个早在很久以前二宫和也就知道, 但是只要扯上吃这件事, 多么肉麻的台词樱井翔都能极为流畅的说出来.


二宫和也能在从前和现在以及今后听到那么多让人脸红的话, 完全是托了食物的福.


 


3.


樱井翔说: "对我来说, 最幸福的事就是能吃到小和亲手做的料理. "


樱井翔希望自己也能带给二宫和也幸福. 


 


在被三个厨艺班劝退又被六个亲友拒绝后, 樱井翔发现偷偷给二宫和也一个惊喜什么的看起来是不可能了. 


平淡的幸福其实也是不错的, 樱井翔决定求助于二宫和也本人, 毕竟教学也是一件挺有情趣的事. 


于是几天后, 樱井翔被禁止进入厨房. 


 


对于这个限制, 樱井翔一点办法也没有. 即使在外面是个霸道总裁, 樱井翔在二宫和也面前也会自动转变成笨蛋男朋友. 


以及, 樱井翔根本不是霸道总裁. 


樱井翔只是个以谦和有礼能力拔群闻名的技术总监而已. 


 


认识到自己的无能为力, 樱井翔觉得可以试试迂回解决问题, 从共同的朋友圈下手. 


 


4.


樱井翔找到了二宫和也的发小相叶雅纪. 


樱井翔说: "雅纪你帮我说说吧, 你是小和最好的朋友, 小和最听你的了."


被说成最好的朋友的最好的朋友, 即使这是事实也是一件挺值得高兴的事. 吃下了糖衣炮弹的相叶雅纪说: "好. "


 


相叶雅纪找到二宫和也. 


相叶雅纪说: "小和我来看你啦你渴不渴饿不饿最近老打游戏累不累我给你揉揉肩. "


二宫和也说: "有话快说. "


相叶雅纪撇撇嘴说: "小翔来找我了, 让我帮他说说. "


二宫和也说: "说什么? "


相叶雅纪说: "希望你教他做饭. "


二宫和也抬起头看着相叶雅纪, 用极为严肃的声音说: "你知道让他进厨房, 是多么大的灾难吗? "


相叶雅纪当然是不知道的, 不过他学会做饭也不是很久, 从当初刀都不知道怎么拿到现在在朋友圈里被称为中华料理界的劳斯莱斯, 相叶雅纪觉得自己也算是过来人. 


二宫和也说: "做饭这种事,是需要天分的. 我不说他理解不了早放盐和晚放盐的区别, 不说他听不明白油温对煎蛋的影响, 光看他切菜, 就能写一部长篇小说. "


相叶雅纪想象不来. 


将近一小时的努力, 相叶雅纪并没有成功说服二宫和也, 并且被赶出了二宫和也的游戏间. 


 


5.


樱井翔觉得自己可能是找错了人, 于是找到了二宫和也的同学松本润. 


樱井翔说: "小润你帮我说说吧, 小和对你简直比对亲弟弟还好, 小和最听你的了. "


被说成自己十分喜欢的朋友最纵容的人, 松本润有点得意, 作为一个严谨的人, 松本润说: "小和哪来的亲弟弟? "


 


松本润找到二宫和也. 


松本润说: "小和你为什么不肯教小翔做饭呢? "


二宫和也说: "教他做饭简直是不可完成的任务, 太麻烦了. "


松本润说: "开始都是难的, 小翔那么聪明学习能力也强, 你再试试嘛. "


二宫和也说: "小润你不要为难我嘛, 真的太难啦! "


这种类似小孩子互相耍赖一样的对话持续了十几分钟, 松本润觉得二宫和也一定有自己的理由, 于是非常大气的放弃了. 


 


6.


樱井翔觉得自己可能是找错了人, 于是找到了二宫和也的上司大野智. 


樱井翔说: "智你帮我说说吧,你们工作那么默契, 小和最听你的了. "


被说和自己最处得来的朋友很默契, 大野智冷笑了一声说, "他什么时候听过我的? "


 


大野智找到二宫和也. 


二宫和也说: "翔君让你来的?"


大野智点点头. 


二宫和也说: "你可以回去了."


大野智速战被速决. 


 


7.


樱井翔又找到相叶雅纪说: "为什么小和这么坚持呢? "


相叶雅纪说: "那小翔你为什么这么坚持呢? "


樱井翔说: "对我来说, 最幸福的事就是能吃到小和亲手做的料理, 我希望也给带给小和幸福. "


这个话相叶雅纪听过很多次了. 


相叶雅纪说: "你们现在的状态, 不是也很幸福吗? 而且小和对吃这件事并没有那么执着. "


樱井翔说: "总想为他做些什么. "


相叶雅纪说: "可以做的事情很多, 太日常了我举不出来例子. "


相叶雅纪的意思, 樱井翔是明白的. 


樱井翔摇摇头说: "不一样. "


樱井翔说: "虽然这个时代很开放, 很多人也摒弃了偏见, 但是我们的关系还是不能张扬的. 在大多数人眼里我们是房东和租客是好朋友. 我们买了一样的衣服却不能在一起出去玩的时候穿, 我们经常一起出去吃饭却不能在公共场合依偎, 我们周末可以出去看电影却不能在影院的灯光下牵手. "


樱井翔说: "有些可能其实无所谓, 放在一般的朋友真的无所谓, 在我们却是不敢的. 大概这就是做贼心虚吧. "


樱井翔说: "中午打开小和准备的便当的时候, 那种幸福感并不仅仅是吃到了好吃的或者仅仅是因为这是爱心午餐, 更重要的是那份不可告人的小心思, 我是在炫耀这个我不敢炫耀的人. "


樱井翔说: "我相信, 小和也是想炫耀我的. "




樱井翔的这番话让相叶雅纪愣了很久. 


相叶雅纪没有想到, 一向以成熟稳重著称的樱井翔, 居然会说出这么风花雪月这么矫情的话, 简直像马路上秀恩爱的青春期少年. 


 


8.


相叶雅纪又找到了二宫和也. 


对于樱井翔的话, 相叶雅纪只字未提. 


相叶雅纪说: "其实教小翔做饭也没什么不好, 虽然过程可能比较漫长, 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 "


二宫和也脑子里出现了烧糊的锅摔碎的碗. 


相叶雅纪说: "以后小翔在你出差的时候可以照顾自己, 在你累的时候也可以不用去外面吃, 不是很好的吗? 教会以后一了百了. "


二宫和也脑子里出现了樱井翔划破的手, 和胳膊上溅上油烫出的小黑点. 


二宫和也的心抽痛了一下. 


二宫和也翻了个白眼说: "这个一了百了, 我了不起. "


 


-Fin-




——————————


5句话番外




二宫和也不知道为什么相叶雅纪突然站了樱井翔的队, 甚至比樱井翔自己还要上心. 


最终禁不住两个人的软磨硬泡, 二宫和也对樱井翔说: "那我教你做汉堡肉好了. "


樱井翔高兴的简直要飞起来, 相叶雅纪觉得樱井翔埋藏在深处那点痴汉心理, 二宫和也果然是清楚的, 只是开始就是高级菜, 对负起点的樱井翔来说会不会难了点? 


相叶雅纪和樱井翔都不知道, 二宫和也并没有打算教樱井翔其他的. 


起点即终点, 就这样吧. 




-Fin+1-

评论

热度(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