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知知別

🌸翔ちゃん大好き🌸无墙,洁癖者自行||好物收藏,禁转即删。

[Y2磁石]キミのとなり(上)

念晓同学の练习簿:

灵感来自non-no。不知不觉把战线拉长了,说好的肉在下章(你这个无良作者)(校园文就不好写肉啊你们体谅一下=。。=


————————————————————————————————


 


樱井翔代表学校参赛缺课的第二天,他刚踏进教室,就迎上一本粉色的笔记本。


 


“樱井君,这是昨天的笔记,如果你需要的话。”同班的山崎同学投来充满期待的目光。


 


那光芒却被樱井的镜片反射弹开了。他推推镜框,抿抿嘴点头婉拒了,随后笔直地越过她坐在第一排正中间的位置。


 


女孩即使很想继续靠近,仍有些畏惧他散发的淡漠气息。从来没有人敢擅自坐在樱井翔身边,这绝对不是接近他的明智方法。


 


但故事往往是由例外展开的。


 


二宫和也总是踩着上课铃声,抢在讲师前一秒到达课室。他在班级里没有太亲密的朋友,他不愿尴尬地坐在那些小圈子旁。于是他只剩下第一排这个选择。


 


他拉开了与樱井翔间隔一张桌子的椅背。凳脚摩擦地面的声音,似乎解开了某种封印。


 


二宫和也漫不经心地将自己划入樱井的半径之内。


 


他们两人的身影仿佛教室的中轴线。穿着白衬衫与针织外套的那个,背脊挺拔,手边是摞在一起的几本原文书。套着罩头衫的那个,托着腮歪头斜脑,他显然还来不及放置书包,任其摊在桌面。


 


当二宫转着手中的原子笔,樱井轻声叫了一句:“二宮さん。”


 


“嗯?”他抬起眼睛心不在焉得瞥了那人一眼。可说实话,遭到搭话他有些小惊讶。


 


樱井接着说:“我昨天缺课了,可否借你的笔记一用。”


 


有次下课,二宫不小心将笔记本掉落在樱井翔的脚边,后者帮忙捡起归还的时候,偶然发现了前者的笔记居然做得十分整洁、脉络清晰。


 


樱井曲膝弯腰后昂起脖子,二宫立在一旁打着呵欠皱起眉眼。他们站在同一画框里,似是摄影讲究的三角构图。


 


听到意料之外的请求,二宫调整了坐姿:“我的笔记?可以啊。”


 


“谢谢,我请你吃午饭吧。”樱井习惯性客套道。


 


“好啊。”没想到对方毫不推辞,大大方方答应了。


 


明明是自己的提议,樱井依旧有些小意外。但二宫的态度,没让人感觉丝毫的不自然,相反会有种被信任的喜悦。真奇怪。


 


尽管二宫和也说自己对食物不挑剔,只要价格公道的,就是美味的。但樱井总不想太失礼。学校的食堂未免随便寒酸,他带他去自己常去的荞麦面店。


 


也许是老板心情不好,也许换了厨师,今天的荞麦面味道糟得可怕。


 


他俩刚尝了一口,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握筷与拿酱汁的两手僵着。实在难吃得令人忍不住发笑了。 


 


虽然有些失礼,樱井还是直接结了账。


 


“真不好意思,我平时来的时候,绝对不是这个样子。”樱井愧疚地连连抱歉。


 


“不用在意。”二宫指指附近的家庭餐厅。“我的话,那个就可以。”


 


事情也算得以解决,可樱井之后一直情绪低落。他露出寂寞的眼神,哀伤地叹了口气:“感觉被荞麦面背叛了。我以为世上的荞麦面,总不会难吃到哪里去。”


 


叉了一口汉堡排放入嘴的二宫边嚼边偷偷抚平嘴角:“欢迎加入汉堡排的世界,我还没吃过实在难以下咽的汉堡排。”


 


樱井挑挑眉毛,哭笑不得:“那是你没吃过我妈妈做的汉堡排。”


 


原来樱井翔和自己一样,不过是未满二十的男生。二宫和也看着眼前的人绘声绘色描述自己高中时期的神奇便当,默默地想。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如此微妙难以捉摸。


 


那顿午餐之后,樱井和二宫改口了对对方的称呼。回到学校,却依旧只是隔了一张课桌的同级生。他俩本就各有各的世界。


 


二宫偶然会不经意想起,那天樱井丰富的表情。是不是只有在用餐时间,他才会展露那样的神态。


 


几天后班级的聚餐,二宫和也头一回没有拒绝。他向来是懒得参与这类的活动。


 


聚餐当天分配座位的时候,二宫正在伤脑筋,忽然听见有人叫自己。


 


“ニノ,这边。”樱井高举着手臂,他贴心地注意到,“你是左撇子吧。” 


 


“啊,谢谢。”二宫没料到他会记得。


 


二宫没有跟着大家去居酒屋续摊,他面上说到时没钱打车回家,实际是吃了油腻的烤肉有些难受。樱井也说他第二天需要早起而无法多留。


 


他与他一起步行去附近的车站,同行的还有山崎同学。一路上,都是女生在找樱井攀谈,二宫作为陪衬时不时加入。


 


“诶,櫻井くん现在还和父母住在一块儿吗?”山崎做出过分夸张的讶异神情。


 


“ニノ呢?”樱井转移了对象。


 


二宫本来差点儿走神:“我和朋友合租,不过他最近交了女朋友搬出去了。”


 


“ニノ没有女朋友吗?”山崎追问。


 


“没有啊。”二宫如实回答。


 


“诶,绝对是骗人的。”山崎高声嗔道。


 


二宫常常不理解女孩子这样的说法。既然觉得自己说谎,何必要问呢?他用余光偷看了旁边的樱井一眼,他猜他们此时有着同样的想法。


 


“你不是住在品川吗?到站了,回家小心。”拜方才的租房话题所赐,山崎同学还来不及说些什么,便只好挥手道别。


 


车厢这一隅,剩下他们二人。聒噪的女孩子离开了,沉默的男孩有些不知所措。


 


接着二宫鬼使神差地开口了:“我在找人合租,你有兴趣吗?”


 


那只是一句没话找话罢了。


 


望着玄关内的纸箱,二宫咬了咬指甲,有些不确定自己是否在周日的清早还没睡醒。


 


站在晨光中的樱井翔,真是个明亮的人。


 


“你继续睡吧,我自己来就好。”他推二宫回房间。


 


樱井翔生活上的毛病不少,但与二宫同居一段时间以来,倒没经过太多的磨合。连和自己的家人一起,都要吵吵小架,闹闹腾腾,现在的生活反而平静自由多了。


 


那天在客厅,二宫在看最新一期的少年Jump,樱井在用笔记本电脑查找餐厅的资讯,二宫忽然就歪倒在地毯上,衣摆向上卷起,露出一截肚皮。樱井转身从沙发抓了一个抱枕,轻声道:“头抬起来。”


 


二宫没多想便下意识顺从地照做了,接着感觉到脖子下被塞了一个柔软的东西。他继续躺平读着漫画,但他知道并没真平,他感觉自己的心扑扑在跳。


 


不知从何时起,不知谁挪了一个位置,他们之间两人相隔的桌子不存在了。


 


二宫可以不必问过拿走樱井的橡皮,再毫不顾忌地把橡皮的碎屑通通扫到对方的桌上。当樱井一时兴起,会在对方整齐的笔记本上,画一只龙猫,或者老虎,引起涂鸦大战。如果二宫粗心忘记带家门的钥匙,他就坐在操场的看台上打游戏,等樱井足球社团活动结束。


 


当日子一天天从指缝流过,从玄关跨过,从一来一往的言语间漏过,他们相处变得更加随性自在。彼此那些藏起来的小习惯渐渐得展现出来。比如二宫总是先脱个精光才走进浴室。樱井对此表示理解不能。


 


近来因为学校的小组作业,两人在家的时间急速减少。这天二宫和也睡得迷迷糊糊,隐约听见隔壁房间传来窸窸窣窣的争论声。


 


樱井翔与松本润分在同组,他们作为搭档,简直不知道什么叫做休息。


 


二宫翻身下床,梦游似的来到对方的房门前,抬起指关节叩门,接着侧身倚在门板,听闻屋内传来趿鞋而至的动静。


 


疲惫的樱井拉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二宫睡得红扑扑的脸蛋,眉宇间透着几分恼怒。他觉得此时此刻的他可爱透了。可爱得,挠得人心痒痒,治愈了他暴躁的情绪。他的心一下子平静下来。


 


“抱歉,抱歉。”樱井合掌祈求原谅,深怕音量会赶走还笼在他四周的睡意。“吵醒你啦。”


 


樱井翔对待二宫和也,总是过分好声好气。惯坏了他。


 


“手机、关掉。”二宫一口一个命令,“转身,向前走,躺下,闭上眼睛。”


 


“闭上眼睛?”钻进被窝的樱井发出疑问。


 


“闭上眼睛睡觉啊。”二宫拍了拍松软的被子,回头准备离开。


 


“我还以为有晚安吻。”樱井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搭错了弦,才吐出这样的对白,才会拉住二宫细若无骨的手腕。


 


他的声音漂浮在银白月色里,仿佛穿越了光年,沾上二宫的耳廓。


 


樱井不知是害怕,或是期待地紧闭起双眼。屏息,慢慢感觉到另一个温热的鼻息靠近,接着是羽毛一般轻盈柔软的触感。他想睁开眼看二宫和也的表情,又惶恐是身处梦境。


 


二宫仍贴着他的唇,对他说:“晚安。”


 


可惜是安不了了。


 


一触即发的他们想吻得热烈一些,却相当蹩脚,只好带着尴尬按部就班地来。直到二宫听见樱井平缓沉稳的呼吸声。


 


二宫和也哭笑不得地推了推倒在自己肩窝的家伙,想狠狠踹他两脚。


“喂,樱井翔,你现在睡着的话,再也没机会咯。”回答他的是对方收紧的手臂,与撒娇似的梦呓。



评论

热度(244)

  1. 別知知別念晓同学の练习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