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知知別

🌸翔ちゃん大好き🌸无墙,洁癖者自行||好物收藏,禁转即删。

【Y2】噓

貓背的小兔子:

放出來的竟然被屏了心塞。


搬個舊文,最近一直在忙。點文我都收到的,歡迎繼續點,很多GNS的設定都非常萌&有愛,我只能找些我認為我這文廢能寫得出來的,啊~~想盡快動筆XD(忙完再說好不)


這是《刺蝟》的後續短篇,翔君視角。刺蝟是Nino視角,請去看看哦,基本上完全有關連。


現實向,有污有口&微量強逼,要慎,自行避雷。











櫻井翔從浴室回到房間的時候,房間只有桌上的那盞暗燈還亮著。






二宮和也躺在床上背對著他,似乎已經睡熟了。床的另一邊空出的位置整齊地放著他剛才散落在客廳沙發、地上的衣物,肯定是他淋浴時二宮幫他收拾起來的。






「nino?」


試探性地喊了一聲,意料之內地,得不到回應。




只在下身圍住毛巾的櫻井也不急著穿衣服,反而繞著床慢慢踱到二宮躺臥的那邊。二宮正左側睡著,在他站的角度輕易將對方的睡顏收入眼中。






昏暗燈光在二宮的臉打下微黃的一層光暈,渲染著他舒展的眉眼和微微閤著的嘴唇--他似乎已經不受惡夢的影響,安心地睡著,交疊放在枕邊的雙手讓他顯得乖巧非常。






最近連續收到二宮異常的訊息都是他已經入眠的深夜時份。




第二次收到時,心感奇怪的他趁白天見面時問過二宮,卻只得到『沒事,只是剛玩完遊戲又不想睡罷了』那種輕描淡寫的回答。然而,二宮從來不會在那種時間傳訊息給他,因此他也特別注意起這件事來。




靜靜地看了眼熟睡的二宮,櫻井踏前一步,坐到他旁邊的床沿。




結果只是因為作了惡夢嗎?






不只。




櫻井想起,最近的二宮有時會在節目上突然間心神恍惚,反應變慢。而他剛剛在浴室看到那個用來裝髒衣物的籃子塞了好幾件二宮常常穿的居家服;以這天氣來計算,更換的頻率好像太高了。






他瞇起眼,手掌撫上對方的臉,確認著他只是有點涼但體溫仍屬正常。




二宮的不對勁,他都看在眼內。




然而他不會深究他反常的原因,如同那個在做之前他來不及追問的問題,錯過一次機會,他就不會再問。反正知道與否對他或二宮也沒有任何作用,而對方也明顯想隱瞞他。




手指抓起二宮鬢邊一撮略長的碎髮順了順,然後撩到耳後,一下一下的重複著,直到鬢邊的髮全部都貼在耳後,露出他整個側面和右耳耳廓。






他喜歡這樣對待二宮。




二宮令他有種面對小動物的錯覺,他會不自覺地變得溫柔和小心翼翼。大概,無論二宮和也還是小動物都很脆弱,彷彿只要他一用力就會弄壞般。




細細地摸起二宮的耳廓,想起剛才對方就是這樣一邊被含住耳垂,一邊喊著不要地達到頂點,平穩的呼吸不禁被打亂一拍,手上的力道有點控制不住,略重地捏了一下。






那舉動喚醒了二宮。






「翔桑…?」完全沒料到他還在,二宮看來頗為驚訝。






「抱歉,吵醒了你。」




櫻井對他笑了笑,不著痕跡地收回那隻放在他耳廓上、顯得過份親暱的手。然而那個動作還是被二宮注意到,棕色眼珠在櫻井的臉上轉了轉,耳根就自然地泛紅起來。




他俯前,想吻,卻馬上停住。






「你還未走嗎?」二宮困惑著,吶吶地吐出一句。






每次完事之後,二宮會先去洗澡,然後到他。




在他淋浴的期間二宮就會上床休息,而他洗好就離開,兩人幾乎不會打照面。許是二宮的溫柔,那恰恰錯開的時間將完事那瞬間突然出現的謎樣沉默合理化,避免了兩人的尷尬。也因此,每當二宮醒起來時,房間裏都不會見到他的存在。




所以,到底要怎麼掩飾他留下來的行為呢?






論如何聰明地掩飾










(完)














---






其實這是個雙向暗戀但都不說的故事。


最初寫這篇續的原因只是因為想寫翔君說一句話--看在我那麼晚都肯過來的份上,難道你不應該給我點甜頭嗎?


然而,內容並不走甜(滾)



评论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