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知知別

🌸翔ちゃん大好き🌸无墙,洁癖者自行||好物收藏,禁转即删。

【Y2】吃貨吸血鬼的佔有慾

貓背的小兔子:

吃貨吸血鬼系列竟然不知不覺來到第四篇,喜歡這系列的gns快誇我(*´∀ ˋ*)


設定:吸血鬼S X I.T.界精英N


輕鬆短篇,每篇可獨立觀看,本篇有少污福利(?)。




先說個題外話,雖然也許很多有fo我的gns都發覺到,但我還是說清楚一遍--本兔子屬性為SN後媽,愛寫虐文也愛寫甜文,雷虐的請自行迴避。至於應不應該在開端注明--我基本是保持神秘派,所以請gns諒解,如果看到一半覺得不對勁,快快點個叉。


謝謝(๑•́ ₃ •̀๑)









二宮和也喜歡睡覺,因此很喜歡家裏的床。






早上八點多,二宮和也在床上翻了身,往床的左邊挪動幾分。




兩分鐘後,他繼續往左邊挪,半張臉還埋在枕頭中。




三分鐘後,他持續縮著肩膀靠向左邊,閤著的眼上方是雙已然微擰起來的眉毛。又過了兩分鐘,二宮終於忍不住伸出手,準確地一掌拍向自己右側--肩膀旁的那張臉上。




「櫻井翔!」




被二宮推開的臉馬上又再湊過來,輕笑時的鼻息噴在他頸窩上,引來一陣痕癢。輕啃在肩頭的牙齒讓他有點麻,但他更覺得被搔擾得很不爽。






二宮和也發誓自己不想每次都連名帶姓吼人--只是,他的同居人顯然覺得那樣是種情趣,所以總做些惹他不快的事,讓他不吼人不能舒暢的程度。




「你就不能好好睡在你的位置嗎?」


二宮憤然轉頭面對擾人清夢的枕邊人,只是那一轉頭,後頸就被手掌攫緊,嘴也旋即被堵住,附上的是一個能攪亂思緒的深吻。




「櫻井翔!」




被吻得惱羞的人又扯著嗓子吼,其中混著那一把剛睡醒充滿磁性的聲音。




「nino,你知道你用這種聲線叫我的名字很不妙嗎?」






二宮瞇眼望著櫻井先生幾秒,在對方的手穿過被子撫上自己腰際之時,他決定將心中念念不忘想把人推下床的那個念頭付諸實行--


「你才不妙。」






隨著一聲悶哼,吸血鬼先生與地面親密接觸的畫面卻沒有如願出現,反而是動了壞念頭的二宮被壓倒在床,上方的吸血鬼露出剛睡醒有點孩子氣的笑容,手指就落在他臉邊,梳了梳他的黑髮。




「混帳吸血鬼,你有怪力就了不起?」二宮怒了,「下去,我要上班了!」




理所當然地讓櫻井伸長手臂幫他撈起地上那件皺巴巴的白襯衣。


二宮嫌棄地瞟了它一眼,隨意套上身,扣了兩顆鈕釦。撿衣服的那人已經躺回床上他身旁的位置,正懶洋洋地盯著他穿衣。






二宮看到櫻井熟稔又自然的躺姿,有點記不起早幾個星期前還死命不接近床的那隻吸血鬼去了哪兒--現在的他比一個人類更像人類。除了睡上他的床,連不穿斗篷和衣服時露出的肌肉也像人類般好看,呸,他才沒有稱讚他。




櫻井突然轉為趴在床上,露出了兩邊背肌上細小翅膀形的刺青,隨他的肌肉而微微起伏,栩栩如生,二宮卻知道--那雙翅膀的確是真的。






「怎麼目不轉睛的?還不起床?」櫻井挑挑眉,問道。




「……誰看你!」二宮動作極快地下床,在櫻井眼中像是隻慌張逃亡的小動物,「自戀自大!誰有空看你,我還要準備上班!咳咳…你都不知道,最近我遲到的次數要突破新高,我看高橋那老頭早晚要抓我去聊聊--」




「nino,等一下啊…」櫻井好心地打斷語速快到幾乎要被口水嗆到的他,「…我又不是說你在看我。」






真不知那是好心還是壞心。


二宮總算停了下來,不過緊接著砰的一聲,浴室門被他用蠻力狠狠地關上,而櫻井恍惚還能看到門背面那張紅了耳根的臉。








如果那叫『一天美好的開始』,那接下來櫻井翔會說,美好的開始不代表會延伸整日,而他的愉快心情在看到二宮的打扮時,正式宣告煙消雲散。




站在玄關的二宮有點不同--比如說完美造型過的頭髮,圍在脖子上那條他從沒見過的棕色厚圍巾,腳踏著一雙亮得能反光的黑皮鞋,手上提的黑色公文袋……還有一個他沒見過的手挽袋。




「nino?」他疑惑。




「嗯?」二宮順著他的視線看看自己,嗯、全身都沒有問題,抬頭見櫻井還是那副奇怪的模樣,「怎麼了?」






櫻井腦袋奮力地運作著,終於想起了甚麼--




「你今天出差?」






二宮被他突如其來的大嗓子嚇了一跳,見他滿臉驚訝就知道他肯定是忘記這回事,只得沒好氣地點點頭:「我不是上星期就說了嗎?四日三夜。」








於是,那天二宮和也又遲到了。




上司高橋把他叫到辦公室去,要他好好解釋。






告訴他原因?沒門。


一副淡定精英樣的二宮坐在上司的工作椅上疑似被質問,卻不禁在桌底下偷偷揉起自己的腰來。




幸好,高橋是個好忽悠的角色,二宮以其出色的口才,十分鐘內就解決了上司的責難,甚至,不知怎的被塞了張紙幣,讓他去買點食的切記不要餓壞身體。






二宮從辦公室出來時,碰巧就見到今天和他一同公幹的同事高田。




「喲,高橋桑沒罵你嗎?」




「有啊,被罵慘了。」臉上的卻是與說話完全相反,難以掩蓋的笑容。








提早下班後,二宮和高田乘坐新幹線往大阪。一到達當地,第一時間去下榻的酒店放下行李。兩個大男人的隨行行李廖廖可數,各自放在自己床邊的地上就算。




高田算是二宮的同期,兩人交情不錯,聊了一會就鬧著誰先洗澡,結果以男子漢的方式(猜拳)決定由高田先去。




二宮那時才完全放鬆下來,在床上或坐或躺的假寐。






沒過一會,房間某位置傳來的細碎聲音引起敏感的他的注意,他一骨碌地從床上坐起來,警覺地環觀房間內部--浴室關了門後的隔音效果良好,二宮聽不到水聲,房間卻出現了異樣的細小碰撞聲,有規律得讓人心底發毛。




「誰?」


二宮吶吶地問,沒有得到回應,他有點慌--小爺平日不常出公幹,難道今天一去就那麼好運的碰到『不乾淨的東西』?






本來二宮先生對怪力亂神的事也是半信半疑的,可是想到那位大搖大擺地住在他家的吸血鬼先生,他真是不得不信世界之大,無奇不有。所以,這世界有鬼也很正常的,雖然他一點也不想遇上就是。




想到自己不是第一次跟那些東西打交道,他就大了膽,又問一句:「喂?誰?」




還是沒有回應,但那碰撞聲也依然沒有間斷。






二宮爬到床沿,輕手輕腳地下了床,循著聲音查看--他發覺聲音是從窗那邊傳來的,厚窗簾是拉上的,他看不到外面的情況。但記得他房間在二十樓而且沒有露台,外面不可能有人站著,他的心更是慌得要顫抖。






就在他站在窗前時,那聲音就停了。




現在拉開窗簾也不知道會看到甚麼東西……嗚哇好討厭。






但是,作死的二宮先生大概是被不明不白的敲聲煩得叛逆心理都出來了,竟然伸手拉住簾布的邊沿,深吸一口氣,用力拉開來--






甚麼鬼都沒有。




如果是二宮料想的那種長髮飄飄的女鬼,的確沒有。






但是……二宮的青筋都要爆出來了--窗外是片夜空襯著遠方矮樓房的燈火,但他沒心觀看,專注力只放在那在窗前用力拍著翅膀的櫻井翔上。




如果不是顧及在洗澡的高田也許會聽到,二宮一定會吼出句櫻井翔你在幹甚麼啊混蛋差點被你嚇死了。但他只用眼刀狠狠刨著櫻井,直到櫻井開口--






「nino,這裏好高,我怕。」




語氣真是可憐得幾乎要萌死他。






二宮被那雙大眼睛弄得怒氣都消了,只剩好笑。酒店落地窗是密封不可開啟的,他翹起手抱胸,用下巴點點大門那邊:「給我乘電梯從門口進來,房號2010。」






在櫻井乘電梯上來的期間,二宮敲了浴室的門問高田洗得怎樣,確認他似乎還有段時間才會洗好,二宮就挽起手袖子,準備教訓教訓櫻井翔。




門鈴很快響起,二宮開門,對方就把他抱了個滿懷,緊得他有點喘不過氣。




「你跑來幹嘛啊?」好不容易吐出這句。




櫻井不說話,只是彎著身,頭一直在二宮頸窩蹭啊蹭,似乎剛才的高空經驗讓他驚魂未定--他家的吸血鬼很不器用,竟然恐高,平時都是可以走就不飛的類型。二宮到底是心疼他,順勢就撫拍他的背。




「先進來再說吧。」






教訓或興師問罪的念頭在二宮被櫻井按在牆邊索了個吻之後就都忘記得一乾二淨,櫻井沒有走進房間,只是停在門口探頭望進房間。






「兩張床?!」




「我和高田君一起來的。」




「哪個高田君?」吸血鬼先生皺了眉,聲音也高幾分。




二宮急匆匆摀住他的嘴:「同事!你小聲點,他在洗澡,不能被他發現的。」






「哦哦,是要藏男人的意思?」


手掌上的那雙劍眉挑起來,眼光突然變得不懷好意。






「藏你一個已經夠我受了。」二宮沒好氣,推推還半掛在自己身上的那人,「快點回家,跟著我來這裏幹嘛。」,櫻井卻拉著他走入房間內部。




「翔君!」


他壓低聲音急喊,顧慮到高田隨時會開門出來,他不安地掙扎起來。






櫻井放手,在房間慢吞吞繞了一圈,望望房間那兩張床,望望高田的行李,又望望二宮,最後揚起身後的斗篷坐在二宮的床上。




「我不走。」






何等熟悉的場景對白--二宮想起櫻井先生剛開始要霸佔他家的時候也說了這樣的話還壓在他身上摸來摸去,唉,他家的吸血鬼大概是比貞子或伽椰子更難搞的鬼。




「別胡鬧。」二宮強硬著語氣,走過去想把吸血鬼拉起來,卻被反手一拉,整個人就栽進那人懷裡,行動再度被箝制,他不滿的低喊,「翔君!」






「噓,你不是說不可以被高田君發現嗎?」櫻井親親懷中人敏感的耳根,二宮閃躲著,不安又慌張的皺眉模樣可愛得讓他笑起來。




「這樣吧,我們打個賭,你贏我就走。」說著,櫻井微涼的指尖就挑起二宮的衣領,把鈕釦由上而下一顆顆地解開。




「你做甚麼?」二宮驚惶地抓著他胡來的手。






櫻井解開四顆也就停了,噙著邪氣的笑容間露出兩顆尖牙,「我有點餓了。」他說,「如果在高田君出來之前你讓我吃飽,算你贏。」






「你字典裏有吃飽這個詞嗎?」二宮惱怒,用掌心抵擋著湊過來的臉,卻被舔了掌心的皮膚。櫻井的舌頭好似天生的獵食工具,強而有力,來回壓在他掌心紋路,突然又癢又濕的刺激讓他只得急喘幾口氣。




櫻井說:「有啊,我吃nino就會飽。」






「快回去。」




「我不懂回去的路。」




「你怎麼飛來就怎麼飛回去!」




「…我怕黑。」






逗我?你堂堂吸血鬼會怕黑?二宮真的無言以對。人類與力大無窮而且會耍賴的吸血鬼,根本是場他絕對不會贏且沒有半點好處的打賭。櫻井也一早就算好這點,邊親邊帶開他的手,埋首在他脖頸間。




二宮在心中計算完決定妥協:「好了,讓你留下也可以--但不準被高田君發現,也不準吸血,接下來我有很多工作,精神和體力都不可以流失。」




「那吃你可以吧?」櫻井眨眨眼。




「你別裝作沒聽懂!」他氣得又是一巴掌按在吸血鬼的臉上,似乎要將對方好看直挺的鼻子壓扁,「都不準,你留下就只可以自己閃邊玩。」








勉勉強強的叫作達成共識,二宮就想把櫻井趕出房間,可櫻井先生還是賴在原地,抓住床單,二宮拖也拖不動,反而自己出了一身汗。




「翔君!」




「說了留下當然是指留在這個房間啊。」




所以說,他明明也說了不可以被高田君發現,吸血鬼先生到底明不明白這個意思。眼看時鐘已經走了五分鐘,二宮愈發擔心,如果高田洗完澡出來看到他和櫻井就百口莫辯了,哪有人去公幹還帶著男朋友,多像笨蛋情侶啊。




他急得眼底都升起水霧,櫻井見狀,還是不忍心讓他焦急,伸手把人拉到懷裡,「親一個。」,他指指嘴唇,「親完就走。」






二宮慍怒地瞪他一眼,眼中的濕潤卻讓他看來嗔媚,他上前吻那微翹嘴角,但那不足夠讓櫻井滿意。兩唇緊貼一起,舌頭在口腔中互相纏綿,櫻井舔著他上顎的敏感處,害二宮哆嗦,身子發麻地軟了幾分。




在二宮閉著眼享受這個吻之時,門把扭開的聲音就把他驚得回魂。他嚇得整個人狠狠彈跳了下,口一閤,差點咬斷櫻井的舌頭。




下一秒,高田穿著浴袍出來了,一時間熱水造成的霧氣還飄盪在空氣間,模糊了他身影的輪廓。






完蛋了。


此刻,二宮和也君的內心是崩潰的。








霧氣很快散掉,二宮看到高田臉上載滿了驚訝。




「我…」他想著該怎樣解釋。








「二宮君,你----」高田害怕的用手指指著他,「你旁邊有隻蝙蝠!!!!」








咦?!




蝙蝠,或者我們應該說--櫻井翔,正拍打著他的翅膀,在二宮肩膀邊上飛。二宮好似看到他那雙大而黑的眼睛對自己wink了一下,有點噁心,他決定假裝沒看到。






「……呃…抱歉高田君,他是我家養的……………寵物,叫做………小翔。」








於是,事情就這樣安頓了--在二宮先生不得不假裝自己是個愛寵物愛到公幹必需要帶著牠出門的怪人之後。而高田君雖然眼帶詫異,但沒再說甚麼。




「我一直也覺得二宮君你有點奇怪,啊、是褒義那方面的…」高田瞄瞄那隻蝙蝠,有點尷尬地搔搔頭,「…勉強算的話,還是褒義。」






勉!強!


二宮先生覺得自己內心受到暴撃,差點想把在旁賣萌的櫻井蝙蝠從窗口丟出去洩忿。






晚上,二宮去漱洗準備睡覺,蝙蝠也跟著飛進去,被高田取笑牠是隻纏人的小傢伙。一關好門,小傢伙就現出人形真身,臉上掛著得意洋洋的笑容,一副求表揚的模樣。




表揚個鬼,他沒被嚇死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二宮不理他,自顧自的擠牙膏刷起牙來。




櫻井逕自從背後摟住他,他肘擊了對方兩下發現沒有作用就不再白費氣力,反個白眼,手繼續刷著。滿口的泡沫漸漸從嘴角溢出,滑到下巴。櫻井側頭舔上去,把泡沫都吃進嘴裏,還不忘吻吻下巴上被冷落的痣。






「唔,難吃。」




看到吸血鬼嫌棄地皺起臉吐吐舌頭,二宮終是哼哼地嗤笑。






蝙蝠理所當然的睡在二宮的床,然而身型嬌小的牠只能睡在枕頭上,被佔了半邊枕頭的二宮用額頭頂開牠,牠也不甘示弱的撞回去,只是現在的身體沒啥作為。二宮發覺到,笑得更歡,把牠推到枕頭邊不讓牠過來。




「nino,你這樣我要生氣了。」




耳邊突如其來的低沉聲音是吸血鬼先生獨有的,二宮嚇得心臟怦怦狂跳,立馬瞄向高田的床,他看來已經睡著沒有聽見,二宮才安心的回頭,對上小動物無辜的大眼睛。




「櫻井翔,你再這樣我也要生氣了。」他低聲說,動手關掉床邊的燈。








二宮和高田一大早去見大阪的客戶商議提案,回到酒店後草草叫了房間服務的午餐,打開筆記型電腦開始修改企劃,期間高田問起小翔,二宮那才發覺蝙蝠不在房間,大概是去哪玩吧,他擺擺手說沒關係。




結果兩人工作直到傍晚才告一段落,高田猜拳又贏了可以先去洗澡。二宮將自己拋進床上,連眼鏡也沒脫就睡著了。






猝不及防的被襲擊








更改過的企劃內容很受客戶的好評,於是接下來的工作很順利,在第三天上午他們就簽訂好合約,還剩下了整整一天的空隙。二宮打了電話通知上司高橋,高橋很滿意,還叫他們不用急著回來,就當最後那天是假期讓他們好好休息。




高田此時正與蝙蝠奮戰著,或者說…單方面的被攻擊。






「nino,你家的小翔完全不是你所說的那麼友善!」高田邊躲藏拍著翼繞他頭頂轉圈的小蝙蝠,邊向二宮求救。




二宮看看他滑稽的模樣,冷冷地應:「小翔只是不喜歡你而已。」






說真的,不是他不想幫,而是他也不知道要怎麼幫。




他們根本沒有惹到對方--除非昨天高田不小心踩到櫻井(那怪不得他,是櫻井自己睡到掉下床)--又或者是櫻井不喜歡高田的氣味(那更怪不得他,事實是櫻井身為吸血鬼物種,嗅覺太好)。




反正,二宮和也先生就是不想理,誰知道吸血鬼怎麼想的。世界上有些人是天生相性不合的,高田和櫻井大概就是那種注定互看不對眼的人。






蝙蝠一副要咬殺他的可怕氣勢讓求救無效的高田差點哭出來了:「怎麼這樣,小翔可是母的,應該和我異性相吸啊!」




那句話換來更直接的攻擊--「啊!nino,牠咬咬咬咬我!」






嗯,二宮感覺一切都明瞭了。身為罪魁禍首的他偷笑了一會才開口解救高田:「好了小翔,不要鬧他,我們出去逛逛吧?」




蝙蝠立馬扭頭,鑽進二宮的外套口袋入面,最後還不忘狠睥高田一眼。






雖然是難得賺來的假期,不過二宮不窩在酒店休息,而是出來挑手信給他的鄰居們。




才離開酒店拐了個彎,懷中的小傢伙就飛出來,變回人形的櫻井翔。也許是待在人間久了,櫻井已經懂得現代的衣裝打扮,長耳朵和斗篷都沒了,穿著普通衣服的他如同一個人類。




「噗…但為甚麼是迷彩啊?」




雖然品味還是會被二宮取笑。櫻井撅著嘴,把頭頂那遮陽帽子的帽幨壓低了點。二宮走過去,又再壓低一點,幫他整理額前的碎髮。




「小心點,不要中暑啊。」他語帶擔心。




吸血鬼先生雖然經物種進化變得不太怕陽光,不過天性始終是天性,櫻井如果太長時間在陽光下曝露還是會頭暈。不過這樣的他卻忍受住白天的難受,孜孜不倦的由東京飛來大阪找他,真是讓他氣不下去。




二宮很快就決定好要買的東西,所以用的時間並不多,但櫻井卻用了很多很多時間逛街。吸血鬼先生大概很少逛街,每個地方對他來說都很新鮮。二宮見他雙眼閃著興奮的光芒,也不忍心逼他走。




結果嘛,事情只能以自作自受來概括。






「啊--nino,我頭好暈。」躺在酒店床上的櫻井翔擰著眉訴苦,「好暈--啊。」,聲浪足夠讓在浴室的二宮聽到,二宮聽到但偏不應那個討關心的人。




櫻井在街上覺得不舒服時,二宮馬上讓他變回蝙蝠把他帶回酒店了。那時高田不在,於是他又大模大樣地以人形姿勢出現。






半晌,二宮從浴室出來,把擰乾水的冷毛巾放在櫻井額上,冰冷觸感讓櫻井的眉擰得更緊。說起來,二宮也不知道照顧吸血鬼的方法,只好即管用對人類有效的方法看看效果,見櫻井皺著眉頭不太舒服,他問:「不能冷敷?」




「…也不是。」




二宮蹲在床邊看他,毛巾即使一直放在吸血鬼頭上也不會因體溫而變暖,但二宮等了會還是起身幫櫻井換一次。在櫻井昏昏沈的時候,喚他,「翔君,怎麼樣?」




櫻井睜眼,見他滿臉擔心,打趣道:「也許吸個血就會好。」






本來還以為會被拒絕的,可是二宮卻爬了上床。櫻井目瞪口呆的看他跨坐在自己身上,動手解開著襯衣釦子,主動得根本不似二宮和也。二宮脫了釦子,見櫻井沒有行動,短眉毛就糾結起來,「難受得動不了手?」




櫻井看著二宮露出半截白晢的軀體,他的鎖骨骨感分明,刻劃出最美好深刻的線條,而相鄰的頸窩每次都讓櫻井著迷--他動不了手才怪。他吞嚥著口水,想了想,卻點頭,「嗯,有點困難,nino你可以自己來嗎?」






「…自己來?」




二宮迷惘地重覆,頭微歪的思索,卻發覺腦海中沒有一個能自己動手讓吸血鬼吸血的答案--難不成要割自己一刀讓血流出來,想想都有點怕。再回神時,櫻井的瞳仁染上了血紅,尖牙也從唇間露出。






「過來。」


櫻井低語著坐起身,不容置喙的語氣讓二宮聽話地靠近他。




緩緩靠近至只有幾分距離時,二宮停下,櫻井一下子摟住他的腰,伸出手把他的後腦拉近,輕力的拉扯並沒有弄痛他,櫻井兩指撫摸著他後頸髮尾上的碎髮,湊上去。




「kazu,果然是我喜歡的味道。」




二宮有點不滿地撅嘴,「你那個吃貨。」,伸手摸上櫻井的臉,將自己的唇貼上去親他微涼的嘴唇,舔他外露那兩顆牙的牙尖,感覺舌尖變麻--是麻醉液的作用,於是他又說:「今次不麻醉了。」




「這樣你會痛。」




「沒關係。」二宮搖搖頭,他習慣了櫻井的吸食,心中沒有半點驚怕。


況且,他喜歡感受到櫻井--疼痛、刺激、快感,那都是櫻井帶給他的真實。不管是吸血還是上床,他都想要確切感受被刺入的溫暖,融合在血液的灼熱和幾乎讓他受不了的瘋狂。






櫻井順應他的話,尖牙刺入的瞬間,二宮痛皺著眉卻勾起微笑。




為那表情而心動不已的櫻井開始落力得幾乎粗暴地吮著他傷口滲出的血,二宮把手插進他柔軟的髮間,低嗚起來,像是在床上承歡般半瞇著眼。






櫻井的臂彎把他箍得很緊,他覺得難以呼吸。尖銳細密的痛楚讓他眼眶不自覺地泛起淚水,被留意著他表情的櫻井用指尖溫柔拂去。




「再忍耐一下。」咬著血管,櫻井只能含糊地安慰,十指緊扣地握著二宮忍痛而緊捏得關節泛白的手讓他放鬆,然後拉起,置在自己肩膀上。






二宮像溺水的人,無聲地微張著嘴,鼻翼收緊,刺激令他皮膚起了疙瘩,緩緩抖顫。嘴角溢出口水染濕了下巴,櫻井把食指鑽進他唇間,攪動著舌頭,轉移他的注意力。




「嗯…翔……」




很快,櫻井收起牙,改用舌安撫那片發紅敏感的皮膚,一下一下沉穩地舔舐。




被吸血的二宮因貧血覺得頭暈,脫力地靠在櫻井懷中,在他的安撫下沉沉睡去。








二宮再醒來時全身乾爽整潔,穿的衣服領口剛好能遮住頸上已止血的傷口,顯然是吸血鬼先生的體貼。


頭一側,看到蝙蝠就趴睡在他的枕頭上,小小的一隻很可愛,二宮不禁笑出來,又再閉眼睡回籠覺。






回到東京時,正好是下班時候。二宮和高田先走了趟公司,把合約的事交代好再回家。






櫻井吸血鬼依舊在家中等著二宮,只是……




「翔君,你在搞甚麼?」






二宮家的地板亂七八糟地散佈著各式各樣的帽子,翹腿坐在帽子堆中的那位吸血鬼先生正一臉苦惱地托著腮。






「啊,nino。」櫻井見他回來,露出燦爛的笑容,「你幫我看看哪頂遮陽比較好?」




「甚麼?」


二宮不明所云地被吸血鬼拉著跪坐在那些帽子之間,低頭看,cap帽漁夫帽紳士帽都應有盡有,而吸血鬼先生頭上還斜斜的戴著頂黑色漁夫帽。




櫻井逕自解釋:「那兩天在大阪啊,我覺得……我愛上旅行了!」






對於因為想去旅行而不惜戴帽子防中暑的熱心吸血鬼,二宮只得在心中翻個大白眼,只是他腦筋一轉,突然想到--「你哪裏來那麼多帽子?」




「嘛嘛…nino你先冷靜聽我說…」




看到吸血鬼討好的笑容,二宮額角已經不安地跳動起來--沒有錢的吸血鬼能買到帽子的話,用的是誰的錢--




「櫻井翔你拿了我的卡!」他怒吼,一把撲過去抓住櫻井。








櫻井覺得此刻,他的飼主暨食物君的頭上彷彿長出了對惡魔角來,怒紅的雙眼頗為猙獰地瞪著他,手上的力道好像要把他的骨頭拆下來。




也不錯,吸血鬼和惡魔,聽起來簡直就是天生一對。














小番外




他叫高田,名字是甚麼並不重要,他是二宮和也的同事,一個已渡過六年空窗期的單身人士。單身不是重點,重點是被始料未及地秀一臉恩愛,那才叫可憐。




他知道同公司的二宮先生在同事間是個搶手貨,長得帥又可愛,聰明有頭腦--不管男或女都對他有一定好感。不過,他有必要跟那些陷入迷戀的人說句,你們沒有機會了。




因為那位二宮精英已經有戀人,還是個同樣帥氣俊秀的人。






他無意跟蹤二宮,只是旅遊景點來來去去都是那些,他只是碰巧在大阪街頭上撞見二宮和一個戴帽穿迷彩衫的男人。






男人很喜歡二宮,高田看到他看二宮時的眼神就知道。二宮也喜歡那男人,因為他露出了打從心底的笑容,是高田在公司從沒看過的。




後來,男人摟著二宮的腰,兩人一起轉入小巷。


高田悄悄的跟過去,在狹窄小巷裡他們抱在一起,或者說,那男人親暱地靠在二宮的肩上,眼神無聲地糾纏著,然後吻上了。




「kazu…」




高田聽到那男人這樣叫二宮,而二宮嗯了一聲,耳根好像紅了點,沒有平時在公司時的冷淡及充滿距離感的氛圍,他只是溫軟地對男人笑著。






後來,高田在街上亂逛好一會才回去酒店,二宮在睡覺,他的寵物蝙蝠在凝視他--不,也許只是錯覺,那蝙蝠的眼睛對上他的,有一瞬間,牠身上散發出剛才那個男人的氣息。




但蝙蝠只瞥他一眼就轉頭,在二宮的枕頭上轉了個圈,找個最接近二宮的位置躺下。






高田走過去,看看二宮。




二宮似乎十分累,所以睡得很熟。他視線被二宮白晢的脖頸吸引,那外露在被子外的後頸上竟有著好幾個暗紅的印記。高田一時間呆愣住,然後--那隻蝙蝠笑了,他發誓自己確實看到牠的笑容,滿意而自傲,讓他有點悚然的後退一步。




腦海閃過的想法奇幻而可笑--他覺得蝙蝠就是那個男人,那個佔有慾強的男人,剛才只是在小巷匆匆一瞥,他就知道那個男人注意到自己的存在,故意演出那一幕給他看。






高田笑自己想太多。


那隻叫小翔的蝙蝠,明明是母的。








(完)













好想寫腹黑翔君好想寫吸血好想寫污…


我最近到底是怎麼了ww救救我好不好(滾地)





评论

热度(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