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知知別

🌸翔ちゃん大好き🌸无墙,洁癖者自行||好物收藏,禁转即删。

【SA】妄想症

汤圆姬:

作为一个萌信号灯的杂食动物,既然写了Y2和竹马,一定要写个SA!


脑洞略奇怪,算是半现实向。








-0.0-


 


富士电视台湾岸摄影棚,VS岚收录之后。


岚成员中的四人围着圆桌坐成一圈,却是噤若寒蝉,没人愿意第一个出声。


松本润扯下帽子,率先打破沉默:“你刚说什么?”


“我没有病。”


相叶雅纪扫视着三个成员:“说不定是你们有病。”


松本皱起眉头。


“我没有妄想症。”


“等一下相叶桑。”二宫和也干笑了几声,“没有怀疑你啦。虽说想象力丰富是好事,但认为它就是翔酱也太荒唐了。”


“它就是翔酱。”相叶罕见地板着脸,“是樱井翔。”


那个“它”对眼前的争辩毫无反应,正忙着啃爪子里的乳酪粒。


松本不耐烦地挠了挠头发:“它为什么是翔桑?理由?”


“因为翔酱不在这里,我们只有四个人!”


“翔酱不是说有深夜外景先走了吗?”二宫耐心也快耗尽了。


“翔酱一直都在,只是变成它了!”


“你以为你在讲鬼故事吗?”


“都说了我是认真的——”


“好了都冷静一点。”大野智推开椅子站起来,说了目前为止的第一句话,“大家也累了,先回吧,明天再说。”


松本和二宫点头,又看向相叶。


相叶一言不发地拎起包,又走到桌边提起笼子,对它说:“翔酱,回家了。”


门被关上,脚步声渐远。


剩下三人头痛地掐着眉心。


思忖片刻,松本翻出手机:“风pon吗,我是松本。”他站起来,用眼神询问两个成员的意见。


“上次说的那个心理医生,能把联系方式告诉我吗?”


 


 


 


-0.5-




「翔酱,和那个翔酱,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1.0-


 


相叶雅纪收到了一只仓鼠。


风间俊介是岚的经纪人。他抱着个纸盒子,塞到相叶手里。


“我家的仓鼠妈妈生宝宝了,送你一只如何?”


盒子的木屑堆里团了个小小的肉球,还没拇指大,棕色的毛稀稀拉拉。


“这……我没时间照顾小动物啊。”


“拜托帮帮我!”风间双手合十,“生了一窝家里养不过来了。再说,你不是在做动物园吗,这很拿手的吧?”


相叶还想推辞,风间已经放下盒子走了:“那就拜托相叶桑了,我还要去开会!”


相叶为难地看着怀里的小东西。


这么小的小生命,他真的能养好吗?


 


相叶给它起名叫翔酱。


当然,这对着成员们是只字不提。


小东西长得飞快。一个月过去,已经变得圆滚滚。相叶对它疼爱的不行。笼子,跑轮,水壶,食盆,浴室,秋千,阁楼小别墅,零食。全套设施都准备齐全了。


以往工作结束后,相叶都习惯和stuff聊会天,现在却是收了东西就往家跑。


“我家仓鼠宝宝要饿坏了!”他这样欢天喜地地说。


他专门去查了仓鼠爱吃什么。那些精致的小零食不便宜,有的估计是小家伙身价的几倍。但这对相叶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买,买,全部买。他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用筷子夹着各种小零食伸进笼子里,看着嗷嗷待哺的“翔酱”迫不及待地捧住,然后咔嚓咔嚓啃到满足。


“翔酱真是可爱啊。”相叶撑着脑袋看得痴迷,嘴巴下意识地模仿着它的动作,撞得牙齿生疼。他也不在意,看着小东西嘿嘿傻笑。


“啊!太可爱了!”


 


“翔酱”美中不足的一点,就是太笨拙。那些设备,它从不上去玩。相叶有一次把它放到了跑轮上,这家伙像是被粘住了怎么都不肯动。


“翔酱,跑起来!”相叶冲着仓鼠拍手。


“翔酱”不解地望着主人一脸懵逼。


“真是的,明明那个翔酱那么聪明,你怎么就这么呆呢?”


相叶无奈,打电话给风间:“风pon,我家仓鼠不肯动怎么办?”


“是不是嫌弃居住条件不好?我给你说这家伙可挑剔了,你给它换个好看点的轮子,它准跑得飞起来!”


 


相叶这就跑了一趟宠物店,专门订制了一套。


因为市面上根本买不到。或者说,根本没人想买。


没错,一整套装备,全部是迷彩的。


“翔酱,你的新家买回来了!”相叶把手伸进笼子里,提起“翔酱”后颈皮想把它捉出来。仓鼠嗅到了莫大的危机,抓住双脚离地前的最后时机一生悬命地往嘴里塞葵花子。


“真是的,都塞了这么多了。”相叶戳了戳那鼓鼓的颊囊,把小仓鼠捧在手心里,“你会不会长得太圆了点?嗯?”


那毛茸茸一团继续啃着葵花子,不理也不睬。


相叶把“翔酱”放进新的迷彩笼子里,硬是把它赶到了跑轮上。


“翔酱,跑起来!”


仓鼠不明所以地蹲在跑轮上,左瞅瞅右望望,一步也不敢迈。过了一会儿,它索性用两只肉色的爪子托住颊囊,开始揉起来。


相叶抱膝坐在沙发上呆呆看着。


 


“怎么感觉……这么像翔酱?”


 


 


 


-1.5-


 


「觉得翔酱和翔酱很像,是从买了那个迷彩笼子开始的。翔酱,啊,我是说我们团里的樱井桑,他很喜欢迷彩的东西。从帽子到背包都买过迷彩的呢,我和Nino前一次上夜会的时候还给他送了一套迷彩的衣服。啊好像说远了……总之这只仓鼠翔酱也很喜欢迷彩,我看得出来。它虽然还是很贪吃,但很明显比以前变得爱动了,会在新家里探险一样到处跑。风pon说这是因为仓鼠长大了精力更足了,但我还是觉得,翔酱是喜欢迷彩的,就跟樱井桑一样。」


 


 


 


-2.0-


 


今天交给岚吧的收录也是愉快的美食环节。


率先答对的樱井满怀期待地坐在座位上,目光灼灼盯着把面端上来的stuff。他夹了满满一筷子,毫不犹豫全部塞进嘴里。


“好次!”


樱井鼓着圆圆的腮帮子,瞪着圆圆的大眼睛,如果能这样形容的话,声音似乎也变得圆圆的。


“简直就是樱井圆圆~~”相叶想起来推特上的粉丝们这样花痴道。


樱井还在对着摄像机描述那碗面是如何的珍馐美味,这边相叶却盯着出了神。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太像了,眼前的樱井,竟和那个笼子里抱着零食啃个没完的“翔酱”重合了起来。


“发什么呆,要抢答了。”


松本避开观众的视线用膝盖顶了顶相叶,小声提醒着。


 


相叶趴在笼子旁边,对着笼子嘿嘿傻笑。


“翔酱”终于肯用那个跑轮了。


或者说是“走轮”更形象一点?


它真是一只特立独行的仓鼠,相叶想。跑轮一圈一圈地转着,但却是以肉眼可见的极慢速度。“翔酱”,作为一只以吃为特长的小肉球,竟然在跑轮上用走的。相叶哭笑不得:“你真是个偷懒的小东西!”


 


二宫打了电话过来,两人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相叶突然惊叫起来:“翔酱不能再吃黄瓜了,会拉肚子的!”


“翔酱?你在说什么?”二宫一头雾水。


“啊……我在看电视。”


“真是的不要这么大惊小怪好吗!”


“抱歉抱歉。”相叶心猿意马地道着歉,歪着脖子夹住电话,空出手来去夺“翔酱”爪子里的黄瓜片。书上说了,仓鼠不能吃太多水果蔬菜,这些含水量丰富的东西很容易导致腹泻。自己还是发现的晚了点,小东西已经把黄瓜片啃了不少。


“希望你不要有事啊……”


“我好得很。”二宫在电话那头懒洋洋地吐槽,“反过来你没事吧?” 


 


“相叶氏开始养仓鼠了?”


二宫嘴上问着,眼睛却没从游戏机屏幕上移开过。


“嗯,听说是经纪人给他的。”松本对着镜子数自己的下睫毛。


“风pon?真是没想到。不过相叶氏真不够意思啊,养了宠物告诉你却不告诉我。”


“怕你吐槽他吧。”松本说完,对着推门进来的樱井打了个招呼。


“大家准备好了吗?VS岚收录该出场了。”


 


Cliff Climb换了新道具。墙壁中间有一个圆筒,需要钻进去才能按键得分。


樱井手忙脚乱地爬进筒里,竟趴着用双手托了腮。


全场观众都疯了。


在一片キャキャ尖叫声中,相叶觉得自己的小心脏也不太好了。


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掀起节目高潮的樱井,最后一个项目却没能出场。


 


“等会儿大家跟嘉宾串词,解释一下樱井桑有别的收录先离开了!”stuff慌慌张张破门而入,对着乐屋里候场的四个人说,“所以会少一个成员!”


“别的收录?他不是去厕所了吗?”


Stuff擦着淌下来的汗:


“樱井桑突发急性腹泻,刚才已经被送去医院了!”


 


 


 


-2.5-


 


「节目监督说了那句话后,我的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急性腹泻?这太不可思议了,之前一直都好好的,也没有乱吃东西,怎么突然就严重到了要送医院的程度?


但紧接着我意识到了一件很巧合的事。前一天晚上Nino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因为聊得太投入了就没有注意到,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翔酱,那只仓鼠已经啃了好多黄瓜。不久后它就开始拉肚子。医生你见过仓鼠拉肚子吗?很容易死掉的。总之我是吓坏了,连夜带着它去找兽医。这么脆弱的小生命,我却没有照顾好它,真的很愧疚。


对樱井桑我也很愧疚。啊,不太好意思说出口呢。但是,在仓鼠腹泻的第二天翔酱也害了腹泻,这也太巧了吧?一定只是巧合而已,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但从那时候开始,这种巧合就发生的越来越频繁。」


 


 


 


-3.0-


 


今天相叶是提着仓鼠笼子去摄影棚的。


原因是松本说新一轮的演唱会筹备工作要开始了,希望大家能先聚在一起开个会商讨一下。


要开演唱会了,就意味着个人时间会被压缩到极致,毕竟同时准备着演出和各种番组广告宣传摄影采访,每个人都是被不断鞭打旋转的陀螺。这样早出晚归,就没有时间照顾“翔酱”填饱它的肚子了。征得了风间的同意,相叶就带着仓鼠来了。


“这就是你养的耗子?”二宫盯着那圆滚滚的一团问。


“对。不对!是仓鼠!可爱吧?”


“没有我可爱。”二宫挑了挑眉毛,“它有名字吗?”


“……还没有。”


“啊,感觉好像樱井君呢。”松本也凑过来,“你们知道吗,网上大家都说樱井君像仓鼠。”


“仓鼠?”大野一脸迷茫。


“一看Leader就是不上网的类型吧?在网上粉丝们都把我们和动物对号入座了。”松本兴致勃勃,“Nino是柴犬,相叶桑是兔子。”


听着松本滔滔不绝,相叶给仓鼠的水壶里添了点水。


 


他知道,他当然知道。相叶是很少在网上检索自己新闻的人,但那些社交网站他还是经常登录的,只为了看那一个人的消息。


不管是什么新闻、八卦、番组,还有目击Repo,他了解的绝对不比任何一个樱井翔的粉丝少。没错,他也是樱井的粉丝,关注他的一举一动,表面平静,内心却为他每一个帅气的动作每一声性感的嗓音歇斯底里呐喊疯狂。


 


相叶雅纪喜欢樱井翔。


 


 


 


-3.5-




「今天听了医生的建议,我觉得还是写下来比较好。麻烦医生在看到这些后,能帮我保守一下这个秘密。我啊,还没做好心理准备跟团里的成员们坦白。


我相叶雅纪,喜欢樱井翔。


真是的,医生你这是什么建议啊,这样打直球真的很害羞的好吗!不过,我也明白的,喜欢上了一个组合里的成员,是再糟糕不过的事了吧。从我发现自己的心情开始,每天都过得很痛苦。在媒体面前表现出和樱井桑关系很好的样子,实际上却因为对他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一旦靠近他或者触碰到他,心脏就像要从嘴里飞出来一样。我觉得自己已经没办法以搭档或者朋友的身份站在他面前了。粉丝们要是知道自己饭的偶像是这样不堪,一定会要求退会费的吧?」


 


 


 


-4.0-


 


“翔酱”已经两个月大了。体型更是从原本的球体变成了椭球体。


 “你吃太多了。”相叶斥责道,“作为一只宠物却不会讨好自己的主人,我会生气的哦,然后饿死你。”


“翔酱”急躁地啃着笼子,这是它要求食物的表现。它要吃的,却不肯卖乖,如此死皮赖脸。


僵持了片刻,相叶还是在可爱面前败下了阵:“好了好了,我给你吃还不成吗?”


他塞了块奶酪,那团椭球体就迫不及待地滚了过去,摊在那活像一尊佛。


“知道吗,你每天都要吃掉好几倍的身价!看看你的肚子!……翔酱你怎么了?肿瘤?!”


吃饱了的“翔酱”正抱着自己的肚子闭目养神……如果说那还能叫肚子的话。


 


“医生!快救救我家仓鼠!”相叶奔到宠物医院,“它肚子上长了好大一个肿瘤!”说罢他翻出手机给樱井发邮件。


「翔酱最近有没有觉得腹部不对劲?抽空去医院检查一下比较好哦!一些病越早发现治愈率越高!」


“你的仓鼠很健康。”医生检查后说到,“公仓鼠性成熟很早的,它只是进入发情期了而已。”


“哈?”


“那不是肿瘤,是胀大的睾丸。”


“……”


相叶语塞。


所以说,他家“翔酱”一直抱着的是自己的蛋蛋?


货真价实的扯“蛋”?


他又给樱井发了封邮件。


「我刚才的意思是,翔酱最近要注意蛋蛋君哦!」


 


泡在浴缸里的樱井举着手机瞠目结舌,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兄弟,搞不懂相叶的脑回路怎么了。


 


 


 


-4.5-


 


「我并没有小题大做。我的猜想是正确的。」


 


 


 


-5.0-


 


最近岚出演的番组在粉丝中引起了热议。


新一期VS岚,樱井翔在CliffClimb环节被飞来的把手撞击了重要部位。


新一期岚にしやがれ,樱井翔抢答成功后得意忘形重要部位磕到了桌角。


新一期Music Station,换位时樱井翔的重要部位被成员二宫的话筒不小心戳到。


热门话题“担心樱井家族传承问题”上榜。


粉丝当中有人大呼樱井敬业,为了节目效果如此的拼;更多的人在担心,自己偶像的命根子,它还好吗?


 


相叶放下手机,脸色绝对算不上好看。


这是第几次了?


回想起来,自己错过了很多相似的细节。


“翔酱”是个吃货,翔酱也是个吃货。


“翔酱”喜欢迷彩的笼子,翔酱喜欢迷彩的装备。


“翔酱”把跑轮用成走轮,翔酱把Pinball Runner玩成了Pinball Walker。


“翔酱”得了颊囊炎,紧接着翔酱出现了牙周炎。


……


他不知道怎么和“翔酱”相处,也不知道怎么和翔酱相处。


 


从半年前拒绝了樱井的告白开始,相叶就一直躲着他。


 


 


 


-5.5-


 


「没有人相信我。


发生在“翔酱”身上的事,都会以某种相近的方式映射到樱井桑身上。


我是根据事实作出了这个判断,所以我不觉得自己精神状况有任何问题。


但后来我发现了一件更不可思议的事。


大家说那是妄想症。


医生你说我这是“臆测”,但其实,你是不是也觉得我精神上有问题?」


 


 


 


-6.0-


 


“你们不觉得奇怪吗?它对我有偏见。”松本用筷子夹着一个松果递到小仓鼠面前,后者歪着脑袋瞅了瞅,竟是一脸嫌弃地转过身送给他一只圆润的屁股。他不高兴地扯扯嘴角,抬头发现乐屋里没人理他。


“这次演唱会再穿一次小雨衣吧。”


“哈?”


闭目养神的大野,埋头游戏的二宫,塞着耳机的相叶,同时瞪着他一副开什么国际玩笑的表情。


“没什么,只是测试一下选择性失聪的疗法。”松本站起身来环顾四周,“最近为什么在乐屋里老看不到翔桑?”


“这么一说确实是呢。”二宫道,“最近好像挺忙?”


大野揉了揉眼睛:“翔酱最近确实很奇怪。关于演唱会的商讨会已经请了几次假……松润,他跟你说为什么缺席了吗?”


“什么News Zero取材,什么去医院看病,要么就是要回实家。这真不是他的风格,再这样下去上头该扣他工资了。”


“他这是想通了不想当工作狂了?”


“如果说……”相叶张了张嘴,却发现声音哑的厉害,他赶忙清了下嗓子,“我是说如果,翔桑被诅咒了呢?”


……


“这个梗不错,可以作为开场使用。”二宫掏掏耳朵,打算重新投身游戏战斗。


相叶急了:“我没有开玩笑!你们不是也觉得很奇怪吗!”


“要不这样,拿你传说中的灵异体质调动气氛?不过这算不算老梗啊,推上都在说我们是老梗团。”松本拿出手机刷推。


相叶噎在那里。


“相叶桑。”大野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事情没那么严重。”


“我…….出去买点饮料。”


 


拉开罐装咖啡,相叶仰头一口气喝了大半。他没喝完,因为在快见底的时候有人从身后拍了他的肩膀。


“Le…Leader!?”相叶差点吓喷了。


“那是什么诅咒。”


“嗯?”


“你说的对翔酱的诅咒,那是什么?”


相叶用手指摩擦着罐子上的字:“没什么。只是我胡思乱想罢了,Leader不会信的。”


“你是觉得,最近翔酱一系列的反常行为,都是从自己养那只仓鼠开始的。”


相叶惊愕地抬起头。


“每次你在群里嚷嚷仓鼠出了状况,后几天翔酱一定也会出状况。虽然都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故,但你觉得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联系。”


“大野桑……”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大野语气犹豫起来,“翔酱,他应该没见过那只仓鼠吧?”


相叶猛地站起来,膝盖磕翻了那罐咖啡:“你也这么觉得?”


“怎么觉得?”大野被相叶的一惊一乍弄懵了。


“翔…仓鼠和翔酱。”相叶捏紧了拳头:


“他们不能同时出现。”


“……”大野抬头看着他。


“或者说。”相叶吸了口气。


“仓鼠就是翔酱,翔酱就是仓鼠。”


 


有工作人员从他们面前经过时打了招呼,走过后又忍不住回头奇怪地打量着这两位当红偶像。


打翻的咖啡,僵硬的神情,两人像打了一架似的。


大野站起来,打算回乐屋。


“你相信我的话吗?”


“不。”


“所以,你也不相信我?”相叶垂下头。


“也不是。”大野捏了捏相叶的肩膀:


“我支持你。”


 


 


 


-6.5-


 


「我在某些方面是个挺执着的人。前前后后估计一共把诅咒这事儿提了十几次,当然,都是在瞒着樱井桑的情况下。一开始他们还会开着玩笑调侃我,到后来就只剩忧心忡忡的眼神了。


他们说,我需要一个心理医生。」


 


 


 


-7.0-


 


“失礼了。”


有人打开车门进来,坐在副驾上。


松本把车熄了火,冲着那人点头致意:“佐藤医生是吗?”


“正是。昨天早上相叶桑按预约来我们这里进行了精神检…进行了心理咨询。”


“结果很严重吗?”二宫从后座探过脑袋来,他没放过佐藤斟酌用词的细节。


“我尝试和跟相叶桑聊天,除了坚信一个大活人会变成仓鼠,不存在任何其他精神病症状,他也没有产生任何幻觉。”


松本紧张道:“是妄想症吗?”


佐藤为难地摇摇头:“还不能下定论。因为这太荒谬了,人怎么能变成仓鼠呢?我们一般确诊的妄想,都是非怪诞性的。结构要有层次,条理分明,推理过程也有一定的逻辑性。然而相叶桑……跟电视上的形象不太一样,他其实很敏感。他是个情感很丰富很细腻的人。”


“当然,脑洞也很超群。”二宫头疼地按着太阳穴。


“我知道了。”松本点点头,“相叶桑最近是不是太累了?我们一味反驳他是行不通的,得找个机会和他心平气和地聊聊。”


“我建议相叶桑写下自己的内心活动,类似于日记。这样说不定可以发现问题出在哪里。注意事项我稍后会再联系各位。”佐藤打开门下车,又返回来。


“各位都是艺人,有一点虽说我不该问,但还是很在意。”他犹豫地扫视着车里的人,“岚的樱井桑和相叶桑,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吗?”


“你确实不该问。”松本道,“今天的事,请务必不要说出去。”


 


车里安静下来。松本看着后视镜:“大野桑你没睡着吧?”


“没。”大野仰靠在后座像条死鱼,“佐藤医生的话我都听到了。”


二宫把手伸过去给大野挠痒痒:“相叶酱这事先不要告诉翔酱了,任何人听到自己会变成仓鼠都要吓傻了吧?”


“比起这个。”松本踩下油门,冲着街对面的镜头翻了个白眼,“明天先准备应对八卦新闻吧,’岚半夜在车上私会心理医生’。啧,真不该开自己的车出来,我们被偷拍了!这下搞了个大新闻!”


 


确实搞了个大新闻。


 


第二天清晨,东京的警车几乎倾巢而出,刺耳的鸣笛不绝于耳。


 


 


 


-7.5-


 


「那天的新闻头条是:岚成员樱井翔自驾返回东京中途失踪。」


 


 


 


-8.0-


 


事发前一天,相叶和樱井罕见地搭档去千叶出外景。


两人在车上一人坐一边,一个低头看新闻,一个扭头看风景。


相叶咽了咽吐沫,心率估计不低。


太久没有这样了,两个人单独呆在一起。


他用余光瞥了瞥樱井,后者正划着手机屏幕,不知看了什么,眉头微微锁起。相叶有点拿不准现在的氛围了,车程不算短,两个人或许应该谈谈接下来的企划,亦或是聊聊天也好,这样默不作声着实尴尬了点。


但也许尴尬的只是他相叶雅纪,樱井专心盯着屏幕,对别的半点都不关心。


相叶叹气,放弃了打算挑起话题的打算,挪了挪屁股打算小憩。


一顶鸭舌帽扣到自己头上。


“把这个戴上,免得等会睡迷糊了脑袋磕窗玻璃。”


樱井刚取掉帽子的头发炸了根呆毛,皱了下鼻子,视线始终没离开手机。


相叶沉默着点点头,把帽檐压低了点。


一瞬间,不知道是想笑还是想哭。


收录很顺利地结束,相叶盯着卸麦克的樱井,问道:“要顺道去我实家坐坐吗?”


樱井抬头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


“好不容易来千叶一回,就想着一起吃顿饭,我弟弟研发了新菜品呢……不行吗?”


 


于是向stuff要了辆车开去桂花楼。


碰巧晚饭点,两人便从后门摸了进去。


“樱井君!真是好久不见!我家相叶一直以来受你照顾了!”相叶妈妈惊喜地看着来客,又去捅相叶肚子,“雅纪也是的,突然回来也不说一声,我什么都没准备。先坐,我去让你爸爸给你们弄点菜。”


樱井环顾四周:“这里真是好怀念。上次还是五个人一起来的吧?”


“…….嗯。”


“怎么了?你今天是不是太累了?”


“我不累,倒是翔酱最近异常的忙。松润说,下次开会再不来就扣你工资。”


“哈哈,他真这么说?确实,最近事情都堆在一起,有个分身术就好了。放心,演唱会筹备的进度我会赶上的。”


“嗯,翔酱别太累了。”相叶盯着他的眼睛,踌躇着要不要跟他说说另一个“翔酱”的事。


“说起来,前面真要谢谢你。”


“什么?”


“突然给我发邮件说要注意蛋蛋君什么的,我一开始真是摸不着头脑。”樱井笑起来,“没想到真的弄出来那么多放送事故,现在推上都在担心我以后结婚生子会不会受影响。”


相叶挠挠脑袋:“我当时,开玩笑来着。”


“相叶桑这样不经意间表现出来的天然感,我特别喜欢。”


这转折有点神,相叶愣住。


“明明是那么感情纤细的人,又能表现出神经大条的反差,这就是吸引我的原因吧。”


相叶抿着嘴,眼神不安地移开。


“之前那次喝醉了,是我太唐突,吓着你了吧?”


“没有没有!”不知有意无意,他对上樱井的眼睛,这便移不开了。


不管看多少次,都是双漂亮的眼睛。


 


吃饱喝足,樱井先行告辞。


“不在这住吗,现在开车回东京有点晚了。”相叶跟在樱井身后出了门。


“不晚。”樱井看了看表,“平时这时候我还没吃晚饭呢。明早有一个取材,今晚必须赶回去。你就好好陪陪父母吧。”


“那翔酱到家了一定要记得给我发邮件,不然我会担心的。”


相叶没穿外套,夜风一吹便打起抖来。樱井看见了,替他搓起胳膊取暖。


“雅纪。”


太久没在私下听到这称呼,相叶不知所措地吸着流下的鼻水。风把刘海吹乱了,扎进眼睛里痒痒的。


“别再躲着我了。”他听见樱井说。


“上次我是喝醉了,但说的不是醉话。我喜欢你,现在,这一分这一秒,仍然喜欢你。”


我知道,我都知道。


“给你造成困扰了吧。但我还是要告诉你,否则就我一个人被这感情折磨着,也太不公平了。”


不对,不仅是翔酱,我也是,每天都被折磨着。


“雅纪不要担心,我不是期待能得到回应。”有人拨了拨自己的刘海,“只是希望你能正视这样的樱井翔,接受我喜欢你这个事实。不用在意我的感受,像平常那样对我就好,毕竟我们是一个组合,还是朋友,这是不会改变的。”


不是的,我也喜欢你!我好想告诉你我喜欢你!


“所以别再躲着我了好不好?”


告诉他,你喜欢他,你也喜欢他!快点告诉他!


“翔酱……”相叶小声嘟囔着,“节目上告白苦手,果然都是装的吧。”


 


结果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第二天相叶是被自己妈妈拍醒的。


“雅纪你手机都响了好久了!快点接!”


相叶眯着眼睛看了看,是风间,然后按下接听键。


 


“相叶雅纪你昨天不是和樱井桑在一起的吗!他人呢?为什么没回来?!”


 


 


 


-8.5-


 


「大概是在半年前吧。


那天摄影结束后和樱井桑去喝酒了。忘了具体聊了些什么,总之很尽兴,想着第二天早上没有安排,就加了好几次酒。再到后来,樱井桑就喝醉了。


很突然——真的是很突然的,他说:“我喜欢你。”


我当时一定是呆住了。


我其实高兴坏了,真的。但紧接着就被疑惑和不安的情绪取代了。


真的吗?真的喜欢我吗?为什么喜欢我呢?我该怎么回应他呢?成员们知道了这件事,会怎么看我们呢?


 


对不起,翔酱。


 


我听见自己这样说。」


 


 


 


-9.0-


 


一个国民偶像失踪,能瞒多久?


预定的生放送没有现身,计划的代言活动无法出席,番组只有四个成员参加收录。


一天都瞒不住。


风间俊介在樱井失联后的两个小时就报了警。按理说,失联两个小时无法判定为失踪,但对象实在太过特殊,不赶快把人找出来,不知道在社会上要引起多大的骚动。风声被封的很紧,但消息还是不胫而走,女警察中不乏樱井翔的粉丝,得知这个噩耗,当即抱团痛哭起来。


警视总监亲自指挥,找,从东京到千叶的公路,一里一里地找。


樱井的手机成了空号。


所有的摄像头都没拍到那辆车。


装在车上的GPS查询显示没有入网。


 


作为樱井失踪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相叶雅纪被叫到警察厅问话。


等他精神恍惚般蹭着地皮来到电视台,已经过了中午。比起警察厅电视台更是一片混乱,各大报社的记者围在门口;工作人员接着电话到处狂奔;节目组忙着四处取消预约;新闻女主播也是樱井的大饭,哭得梨花带雨妆花了一片,嚷嚷说等会的直播不想上了。


相叶推开乐屋的门,里面的人齐刷刷地回过头来看着他。像是法庭审判一般,他是被带上来的被告,沉重又压抑。


相叶环顾了一圈,经纪人,三位团员,电视台负责人,甚至还有杰尼斯的高层东山纪之。


“我...”他声音嘶哑的厉害,“刚去了警察厅......他们一点线索都没有。”


“还是这样吗。”风间揉了揉眼睛,绝望地靠在沙发上,“瞒不住了,这下真的瞒不住了……”


“拜托你们,一定可以找到樱井君的,请不要报导这件事!”东山急切地对电视台负责人说。


“来不及了,已经引起了骚动。流言蜚语已经在粉丝间传开了,况且今天樱井桑突然缺席代言活动,有哪些人会抓住这点大做文章,杰尼斯应该比我们更清楚。在事态引起恐慌猜疑之前,我们必须实话实说。”负责人站起身来,“半个小时后的午间新闻会报导这件事,东山桑,与其在这里干着急,我建议你还是回去准备召开记者见面会更好。”


“你们都在干什么…..”相叶退了一步,浑身颤抖,“翔酱失踪了,我们甚至都不知道他是出了事故还是被人绑架了...你们还在这里…还在这里为了公司的名誉为了独家新闻扯个没完!翔酱怎么办!你们有没有人担心一下他!他怎么办!”


声音已是歇斯底里。


松本倏地站起,快步朝相叶走过来,几乎要撞上他时才猛然停住:“怎么不担心!我们当然担心他!倒是你,你最近都干了些什么?诅咒诅咒,天天说着晦气的话!你昨晚不是和他在一起吗,你是不是对他做了什么!”


 


相叶站在那里,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自己和大家中间劈开了一道沟壑。


 


 


 


-9.5-


 


「我总是躲着翔酱。但当他真的从我眼前消失了,我才发现,我离不开他。电视上再也看不见他游刃有余地主持,报纸推特上全是他失踪的恐慌和猜疑。


我喜欢樱井翔。


我想每天都能见到他。」


 


 


 


-10.0-


 


有人按了门铃。


相叶光着脚跑过去,也不确认是谁就开了门。


“Leader?”


大野眨了眨眼睛:“怎么,看到我一脸失望的表情?”


“我还想是不是警察厅的人有消息了……”


“你是在想是不是翔酱来找你了吧?”


“我没——”


“行了我几年前就看出来了,你喜欢他。”


“……”


相叶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侧身让大野进屋。


樱井翔已经失踪了三天,岚的所有艺能活动都暂停。身体突然闲了下来,心却揪到了最紧。相叶隔三差五就打电话到警察厅询问,甚至自己开着车把从千叶回东京的路跑了好几趟。


依旧毫无进展。


“今天又有粉丝到事务所前抗议,哭闹了一整天。”


“嗯,我看到新闻了。”相叶端了两杯茶过来坐下。


“对不起Leader,我明明是最后一个见到翔酱的人,却一点线索都无法提供。”


“你没有错。”大野端起茶杯,看到那只抱着松果啃的仓鼠,“我只是奇怪,你最近怎么不提翔酱变成仓鼠的事了。”


相叶默默喝茶不说话。


“就因为松润冲你发火了?”


“对不起。”相叶盯着飘起来的茶叶,“说不定就是我的乌鸦嘴害了翔酱。”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诶?”


“你喜欢翔酱,是什么开始的?”


相叶将茶饮尽,连茶叶也吞了下去。


“Junior的时候。”


大野不说话了,像在沉思着什么。两人就这么沉默着,也不觉得尴尬。


“翔酱失踪这件事本身就很奇怪。所以,我不觉得还有比这更加奇怪的事了。”大野站起来走到笼子旁边,里面的仓鼠立刻警惕地看着他,“相叶桑,说不定真的有超自然的力量。”


“你信了?”        


“……还是难以置信。不过,也许你可以试试。”


相叶歪着脑袋:“怎么试?”


大野朝着反方向歪了脑袋:“比如直接问问它翔酱在哪里?”


……


“啊!”相叶猛拍大腿,“我知道了!假如‘仓鼠和翔酱不能同时出现’这个假设成立。”他拎起笼子走到窗边,一把推开。


“那么让它消失就好了!”


“住手!”大野吓得冷汗直冒,飞扑过去死死抱住那只打算伸出去的胳膊。“你疯了!同样的,如果‘仓鼠就是翔酱’的假设成立,你弄死它不就相当于让翔酱再也无法回来了吗!”


相叶听罢赶紧把笼子抱怀里,一脸委屈:“那怎么办?”


“把笼子打开,放它走。”


 


 


 


-10.5-


 


「翔桑失踪后,岚所有的活动都被暂停。每天都有很多粉丝到事务所和警察厅门口抗议。因为没有人能对樱井翔的失踪给出令人信服的解释。


樱井桑的爸爸也给我打了电话,问了我关于最后一次见到他的事。樱井桑的爸爸一直给人很严肃的印象,但我听的出来,他打着电话几度哽咽。尽管这样,他却是在安慰我,他说,我是最后见到翔酱的人,一定有很多人在指责我,叫我不要在意。真温柔呢,樱井桑的爸爸。


除了大野桑,松润和Nino也来过我家。这两个小恶魔,再怎么傲娇说我乌鸦嘴,最后却是在安慰我。他们也许也察觉到了吧,我喜欢翔酱。因为我真的很不擅长控制感情。他们都是很温柔的人。


岚真是个很好的组合呢,是这五个人真的太好了。


 


但他们不应该安慰我。我确实做错事了,我知道自己错在哪了。


 


让翔酱消失的人,就是我。


 


所以让我弥补,让我告诉他,我喜欢他。」


 


 


 


-11.0-


 


相叶每天都把笼子打开放在门外。


但一个星期过去了,那只圆圆滚滚的“翔酱”还是团在里面安定地啃着它的小零食,没有半点想要逃走的迹象。笼门大开,诱惑就在眼前,仓鼠却不为所动。


相叶着急了,几次想把它抓出来,都被暴躁的小家伙咬了手指。尖细的牙齿啃在皮肤上,像被针扎了一样。


“你为什么不逃走?”相叶趴在笼子前问,“你是舍不得我吗?”


仓鼠嘴里塞得满满的往它的小别墅里爬,谁知颊囊太鼓卡在了洞口,它着急地揉着腮帮子。


相叶早已习惯了被无视:“我也舍不得你,翔酱。但你必须走,你在这里的话,翔酱是不会回来的。你知道吗,还有一个人也叫翔酱哦,不过你们还没见过面呢。”


 


相叶觉得自己真的得了精神病,每天坐在笼子前对着一只吃个不停的仓鼠碎碎念。


“我想让翔酱回来。他失踪了这么久,我每天都很想他。”


“你说,他现在在哪里呢?”


“我现在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最后那天晚上没勇气说出自己的想法。我真是逊毙了。为什么翔酱能做到那么勇敢地向我告白,我却做不到。”


“我想告诉翔酱,我喜欢他,我也喜欢他。”  


“回来吧,翔酱。我不会再躲了。”


“我喜欢你。”               


 


清晨。


相叶端着一碟玉米打开了公寓的门。


他呆在那里。


笼子空了。


“翔酱”逃走了。


裤兜里的手机振了振。


「明天的摄影准时进行,届时会给五位分别拍照。拜托岚的各位了。」


 


“翔酱……回来了?!”


 


 


 


-11.5-


 


「Nino总说我的思维天马行空。发生了这么多事,我早就搞不清楚哪些是我的妄想。但我知道什么不是妄想。


那就是对樱井桑的感情。


谢谢你医生,让我写这个日记,我终于想明白了。


这次我不会再逃开。我要告诉他。」


 


 


 


-12.0-


 


相叶跳上车,立刻给风间打了电话:“风pon,翔酱回来了!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吗?”


“什么在哪?这大清早的肯定在家啊。”


“好的我马上过去!”


挂掉电话,紧张和惊喜,早已让握方向盘的手抖个不停。


 


一步跨三节台阶,相叶甚至等不及电梯,直接从楼梯狂奔上去。


“翔酱!翔酱!”他急切地按响门铃,又手脚并用地砸起门来。


“相叶桑?来了来了别敲了门要被你砸坏了。”


樱井的声音!是樱井的声音!


相叶觉得自己的鼻子酸了。


门从里面被打开。


穿着睡衣,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失踪了半个月的樱井翔眯着眼睛适应着外面的阳光。


他还没看清门口那个背光的人影,就被狠狠扑倒在地。


“翔酱!翔酱!”


压在身上的那个人用带着鼻音的哭腔一遍遍重复道。


“我也喜欢你!”


“我喜欢你,翔酱!”


“翔酱!我喜欢你!”


 


 


 


-13.0-


 


在所有的前辈里,樱井翔最特别。


刚刚开始上舞蹈课的相叶雅纪这么认为。


他应该比自己大吧?个子却小小的。相叶听到有人在背地里偷偷叫他小豆丁。相叶还听到有人议论,他家庭背景很好,父亲是当官的;他在杰尼斯当着Junior,同时学校的成绩也很棒;别看他瘦瘦小小的样子,却是个严厉的前辈。


“没那么夸张哦。”二宫对相叶说,“翔酱其实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确实是个很有意思的人。相叶很清楚,自己和樱井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类型。正是这样的性格互补,才能相互吸引的吧。


如果非要说喜欢上樱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那个暑假吧,那个巡演的暑假。


前辈们在前面唱歌,他们在后面伴舞。


后空翻落地时稍微崴到了脚。不是很严重,还可以跑可以跳。台下的粉丝们还在挥舞着手灯和应援扇尖叫。尽管对象并不是他们这些Jr,但相叶还是舍不得。舍不得就这样因为一点点微不足道的伤下场。


所以等到演出结束的时候,他的脚已经痛到走不稳路了。


后台一片庆功的架势,大家都跑去和前辈们一一击掌。相叶扶着墙往更衣间走着,一瘸一拐,逆着人流,耷拉着脑袋,显得格格不入。


直到另一个逆着人流的人追上他,拉过他的臂膀扛在自己肩上,架着他往另一个方向走。


“衣服等会儿再换,现在去医务室。如果你脚还想要的话。”


相叶扭过脑袋,可以看到樱井的头顶。


真是个可怕的前辈呢,相叶心想,开口就这样吓唬他。


嘴角却向上勾起来。


“我看到了,前面在台上。”樱井扶着他躲过走廊迎面跑过来的Jr,“中间那么多次下场的机会,为什么要硬撑到最后。”


“前辈们好闪亮啊。”相叶突然没头没脑来了一句,“樱井前辈觉得呢?”


“嗯?嗯。是很闪亮。”


“在舞台的最前面唱歌跳舞,全场的粉丝都为他们疯狂。我也想成为他们那样的偶像。”


“你可以的。”樱井帮他推开医务室的门,“你也可以成为闪闪发光的超级偶像的。”


相叶看着樱井的背影。出了很多汗,演出服黏在背上脊椎骨清晰可见。他想起前几天别的Jr议论道,那个樱井翔,听说以后要离开这里去读大学了。


“樱…樱井前辈。”嗓子发干,相叶咽了口吐沫。


 


“一起吧,一起变成闪闪发光的偶像。”


 


或许是声音太小,这句话终究淹没在医生“相叶君脚怎么了”的询问里。


 


 


 


-14.0-


 


“好疼啊,相叶桑。”


樱井头磕到了地板,觉得左右脑都被撞得换了位。


相叶从他身上抬起头来,满脸的鼻涕眼泪:”你回来了!真是太好了!吓死我了!回来太好了!“


“什……什么?啊,我回来了。不是,我一直都在啊。”樱井努力消化着信息,还是跟不上相叶的思路。


“你失踪这半个月都去哪了?”


“哈?相叶桑你发烧了吗?”他伸手去摸相叶的额头,“我们昨天才见过面啊。”


“诶?”


这回轮到相叶当机了。


“等……你稍等一下。”


相叶从樱井身上爬起来,打开电视,新闻正在播他们五个人出席的活动,日期……是昨天?


“我们什么时候参加的这个活动?”相叶一脸迷惑。


“昨天啊,昨天上午。”樱井担忧地看着相叶。


“翔酱你再等一下。”


相叶掏出手机拨电话:“Nino,翔酱失踪的案子结了对吧?”


 


五分钟后相叶垂头丧气地坐在樱井家的沙发上。刚才他给自己的竹马打了电话,极力想证明樱井确实失踪了半个月。后果是被狠狠骂了一顿。


“相叶氏要不要我过去帮你敲敲脑子?”被这样训斥到。


樱井端了杯水过来,同时递上的还有退烧药。


“相叶桑你真的发烧了吗?头不是很烫啊。”


“我确实发烧了。”相叶接过来道了谢,把药片往嘴里塞,“对不起刚才烧糊涂了,翔酱不要在意。”                   


“怎么可能不在意?”樱井挨着他坐下来,理了理相叶乱糟糟的刘海。


相叶慌了神:“我刚才在说胡话!翔酱怎么可能失踪呢,哈哈,这不好好的吗。”


“不是这个。”樱井把脑袋往过来凑了凑,“你刚进门的时候对我说什么来着?”


“什么?我说了什……啊!”         


恍然大悟的相叶憋红了脸,不自在地转着眼珠。


“再说一遍。”樱井搂过相叶的脖子,“你不知道我听到了有多高兴。所以,再说一遍。雅纪。”


 


在所有人眼里,这半个月以来岚的五个人和以往一样频繁的出现在各大电视台上。樱井翔失踪这件事,似乎只发生在自己一个人的记忆里。多么荒唐的事情。


不过不重要,这都不重要。


樱井回来了,这就够了。


 


相叶闭着眼睛,内心挣扎了一番,最后豁出去了般一把抱住樱井。                                      


“我刚才说,我喜欢你,翔酱。”


完了,自己这下真的发烧了。


 


 


 


-15.0-


 


推开办公室大门,相叶直接杀到了风间的办公桌前。


“老实招了吧,风pon。”


“你要干嘛?!”风间像看见了强盗。


“你就是幕后大Boss。”


“什么?”


“说!你送我的那只仓鼠是怎么回事?”


“仓鼠?我什么时候送你仓鼠了?”


相叶一把揪住风间的领子:“别装了,我不信你跟大家一样都不记得这半个月来发生了什么。就是你送我的那只仓鼠,害翔酱失踪的!”


风间眨了眨眼睛,叹着气把相叶的手拽下来:“果然是这样。我听Nino说了,最近你压力太大,老是妄想樱井桑失踪了半个月。好好休息,实在不行我可以给你介绍心理医生——诶相叶桑你别走啊!”


相叶气得摔门而去。


这半个月发生的一切,真的是自己想象出来的不成?


 


演唱会排练已经进入最后阶段。明天便是首场演出,这天晚上商讨会议开到了半夜。


“接下来是MC的内容。”松本把棒球帽转了个圈,反戴在头上,“这次大家打算说些什么?第一场一定要炒热气氛。”


“来点有冲击力的好了。”二宫打着游戏,脑子依旧转得飞快,“鸵鸟俱乐部的由吵架到亲吻和好的梗,好久没用了吧?”


松本点点头:“确实。有人想做吗?”


大家扭头看风景。


“那……樱井桑和相叶桑怎么样?好的现在举手投票——1,2,3,4,四比一,好的通过!”


“诶?”相叶看着举了手的樱井,一脸的难以置信,对方却冲自己偷偷眨了个眼。


相叶这便烧红了脸。


 


 


 


-16.0-


 


演唱会当天。


粉丝们扯着嗓子尖叫,摄像师很懂的给了特写,舞台上两个人的身影越贴越近。


所有的前戏都已铺垫好,刚才樱井狠狠推了他一把,现在要做的,就是凑过去跟对方来个kiss握手言和。


樱井的脸越来越近,挑着眉毛瞪着大眼睛,表情凶神恶煞,眼神却已经对自己笑了起来。


相叶盯着樱井的嘴唇,听着自己无限放大的心跳。


 


有点期待,又有点害怕。


害怕个啥呀,自己不是已经连我喜欢你都说过了么,亲一下又不会少块肉。


不对,正是因为说了喜欢,才会害怕的吧。


正是因为真的喜欢翔酱,这种玩笑才不能开得如此理所应当的吧?


 


一片“欸——”中,相叶在最后关头一把推开了樱井。


 


 


 


-17.0-


 


首场顺利结束,松本招呼着大家去喝一杯。


相叶磨磨蹭蹭换着衣服,一点想庆祝的心情也没有。


梗都已经进行到那份儿上了,在几万人面前推开了樱井,自己果然是太怂了吧?


“相叶桑。”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相叶吓得一个激灵。


“翔酱……对不起,刚才我——”


“别放在心上。”樱井环视一圈,屋里没有别人,于是他飞快地在相叶脸颊上啄了一口,“不想做的事情不用勉强。”


这个人,怎么就这么温柔呢。


 


第二天彩排相叶来得很早,乐屋里只有自己和松本两个人。


“相叶桑,你来的正好。”松本抱了个纸盒走过来,里面冒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


“亲戚送了我一只仓鼠,但我好像不太招它喜欢。你能收养它吗?”


 


等一下这个场景是不是似曾相识?


 


相叶瞪着松本,往后退了一步。


“松润,你怎么……你和风pon是一伙儿的吗?”


“哈 ?你在说什么?”


“不要把它拿过来!”相叶看着那只仓鼠连连后退。


又来了,仓鼠又来了!这次是什么?翔酱又要出什么事了吗?


“你在怕什么啊,相叶桑。”松本戳了戳小家伙的脑袋,立刻被嫌弃地躲开,“什么事都没有啊,你看,都好好的。”


“那翔酱呢,他还好吗?”


松本不明所以地看着他:“翔桑?他好着的呀,不是说了10点集合排练的吗?”


相叶将信将疑地走过去接过盒子,看着里面的仓鼠出神。


“不行,我要和翔酱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18.0-


 


五个人坐在会议室里一言不发。


这五个人是,岚的四个成员,和他们的经纪人风间俊介。


“不行,报警吧。”风间站起身来,“演唱会还有6个小时就要开始了,现在却连手机都成了空号。这么个大活人就凭空消失了,太荒唐了吧?”


松本使劲搓了搓脸:“明明早晨还在群里发消息,司机去接他时却没影了,监控录像里更是没看到他出去的记录。这是什么鬼故事?”


“我同意报警。”二宫说,“不能拖下去了。”


相叶陷在座位上,眼睛死死盯着面前的矿泉水瓶。


“Leader,你相信超自然的力量吗?”他突然说。


所有人扭头看着他,不知他此时的一鸣惊人是在发什么神经。


“超自然的力量?”大野挠挠脑袋,“不知道呢。你要相信有,我就支持你。”


“好。”


相叶站起身在众目睽睽中推门出去。他在过道上走着,逐渐加速,越来越快,最后跑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他明白了。


每一次他逃避的时候,那该死的仓鼠都会出现。


第一次是因为自己没有勇气说出那句我喜欢你,樱井就突兀的失踪了。明明下了决心的,要好好珍惜他。那种感觉太可怕,失去了重要的东西,他还什么都没有说就失去了樱井。


樱井是怎么回来的?


他喜欢樱井翔。他一遍遍地对着那只叫“翔酱”的仓鼠说,他喜欢樱井翔。


他对着那只仓鼠做了自己逃避的事情。


 


这次仓鼠又出现了。他猜到了,他早该猜到的。


在舞台上推开了樱井,一定狠狠伤到他了吧?


那只是一个梗吗,是一个玩笑吗?


不是啊,樱井的眼睛深情地望着自己,它在说,雅纪,我喜欢你。


 


 


 


-19.0-


 


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冲到乐屋里,狠狠地吻那只小仓鼠。


 


 


 


-20.0-


 


然后,还要狠狠地吻一只大“仓鼠”。


 


 


 


-Fin-


 


 








 


-∞-


 


当然,如果吻了仓鼠后樱井还没有回来。


 


那就真的是个鬼故事了。




————————————————


真担心哪天我会写个信号灯的修罗场出来ww


 


 


 



评论

热度(122)

  1. 別知知別馬鹿野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