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知知別

🌸翔ちゃん大好き🌸无墙,洁癖者自行||好物收藏,禁转即删。

【Y2】盲夜 1

汤圆姬:

大家没有看错这就是《夜盲症》的后续!为什么要换名字,是因为夜盲症已经是完成的东西了,我害怕这后续写不好反而画蛇添足;然后为什么要起这么个意义不明的名字,那是因为它是夜盲症的后续呀当然要相似才行嘛!




时间隔得有点久,情节我自己都快忘了... 夜盲症      






晚8点,新宿,某西餐厅。


 


樱井翔点了杯咖啡后将菜单递给服务生:“剩下的等对方来了再说。”


 


他理了理身上的西装,正了正领带,又对着窗玻璃顺了顺头发——他今天第一次在公司发表会以外梳了个大背头,定型发胶的味道让呼吸道有点不舒服。


 


不仅是呼吸道,樱井现在浑身都不舒服,尤其是心脏,已经宛如功率加至最大的泵,他甚至可以听到自己那小心脏吞吐血液的声音。他深呼吸了几次,依旧平静不下来。


 


樱井很紧张。


 


今天是他见家长的日子,见准小恋人的家长。只有得到了对方家长的同意,那位准小恋人,才能变成小恋人。樱井来之前才反应过来自己没有买见面礼。不,也许说是聘礼更合适一点。好在新宿不缺电器商场,他一路小跑去挑了礼物,好赶不赶总算是在对方之前到了餐厅。要是这见个家长还迟到,估计那家长是不会放小恋人给他了。


 


这樱井还在坐立不安扭屁股,那边已有服务生引着两个人往他这边来了。樱井惊得一个激灵站起来点头致意。


 


来了,他的小恋人和小恋人的家长。


 


“快请坐。”樱井长腿一迈,抢在服务生之前把座椅拉开,礼数周正,“初次见面,我是樱井。”


 


家长一屁股坐下:“啊,你就是那个樱井翔呀!”


 


“喂,给我说敬语!”小恋人不乐意。


 


樱井僵硬地笑着:“没事没事……”


 


家长毫不在意,大大咧咧:“我今天来可是给你的恋爱把关的,怎么,我作为你爹难道称呼他还要加个‘桑’不成?”


 


小恋人炸毛了:“相叶雅纪,你给我适可而止!”


 


家长一脸受伤:“啧啧啧,真是有了男朋友就忘了爹以前是怎么疼你的。Nino,你这个不孝子。”


 


“少占我便宜,谁是你儿子!”


 


樱井拼命压抑着嘴角抽搐:“服务生,点单。”他又催促道,“快一点。”


 


 


 


樱井翔今天见小恋人的家长很紧张。他买的聘礼是新款游戏机。小恋人是二宫和也,小恋人的家长是小恋人的同学,叫相叶雅纪。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一言难尽,但眼下要紧的是,樱井能不能得到相叶家长的同意,允许他和二宫谈恋爱。


 


菜已端上,谈话也该进入正题了。


 


“听说相叶君是Nino的高中同学?”


 


“没错。但我真的很吃惊啊,没想到Nino居然被一个社会人给拐走了,要知道,他刚上大学还未成年。”


 


好像你已经成年了一样。


 


樱井内心吐槽,表面却是镇定。他优雅地把牛排切成小块,然后把这盘和二宫那盘换了位置。相叶都看在眼里,满意地点点头。


 


“你们交往多久了?”


 


“呀…真是不好意思瞒相叶君这么久,其实我和Nino在你们高二那年就开始了。”


 


“那还真是瞒了我好久。”相叶把头转向身边埋头吃饭的二宫,“你真不乖,我那时什么都不知道。”


 


二宫鼻子都要气歪了:“你们两个人的脑电波咋就这么合拍呢?这见家长一样的氛围是怎么回事?不是说这次只是把翔桑介绍给你认识吗!”


 


“不不不,这就是见家长啊。”相叶一脸认真。


 


“对对对,确实是见家长啊。”樱井随声附和。


 


两个笨蛋。


 


二宫决定闭嘴。


 


“那个……相叶君。”樱井讨好地笑着,“依你之见,我和Nino在一起,这事儿……成吗?”


 


问到重点了。相叶放下刀叉抹抹嘴:“我就有话直说了。你和Nino现在发展到哪一步了?”


 


“哪一步?欸…..这要怎么说好呢,我们现在——”


 


“亲是肯定亲过了吧?”


 


樱井老老实实点头:“亲过了。”


 


“见过他没穿衣服的样子吗?”


 


二宫终于忍不住了:“相叶雅纪!”


 


樱井一副坦白从宽的样子:“洗澡的时候见过。”


 


“哦?”相叶来了兴致,“那你肯定知道他有个东西可是不符合他那张脸的年龄呀,怎么说来着,童颜巨——”


 


二宫把牛角面包狠狠塞进了相叶的嘴里,终究是把那个关键字给堵了回去。


 


对面的樱井却是很认真地在回答这个问题:“没仔细观察过那个东西。他洗澡的时候我才看了一下就流鼻血了。”说到这里他抿了一口咖啡,“不过是被打的。”


 


于是相叶就着嘴里塞满的面包狂笑起来。


 


二宫的脸更黑了。他瞪了樱井好几眼,但后者好似完全没有领会到其中的含义般,只是在收到视线后冲他宠溺地笑着,还不忘送个wink。


 


可怕。这太可怕了。自从踏进这家西餐厅开始,他二宫和也就被强制换台了,他的思维和这两个人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看看樱井现在这中了邪一样的愚蠢行为,哪里还有半点平时雷厉风行的样子?有一个“笨蛋定律”是怎么说的来着?和笨蛋呆在一起的人也会被传染成笨蛋。原来这世界上还真的有啊,能被相叶雅纪牵着鼻子走的人。这样的人绝对没有脑子的吧?


 


“有一件事我很好奇。”相叶终于收起笑脸,严肃起来。


 


“请说。”


 


“你们是怎么确定攻受关系的?”


 


……


 


二宫赶紧端起杯子,他要喝口水压压惊。


 


樱井托着下巴认真思考了一会儿,用堪比新闻播报的语调答道:


 


“我们心理上不分攻受,但是……”他邪魅一笑,“生理上是分攻受的。”


 


“噗——”二宫毫不意外地喷了。


 


相叶继续一本正经:“这么说,你们已经在床上健身了——诶哟Nino你不要踩我——方便说一下是用什么姿势吗?”


 


二宫推开椅子跳起来,早已羞得满脸通红。他从刚才开始就想破窗而出投身自尽了。谁知剩下两个人却旁若无人地再接再厉。


 


“这么限制级的话题我得换个说法。相叶君是学什么专业的?”


 


“学医。”


 


“哦。”樱井点点头,“那就好描述了。你应该知道直肠指检吧?一般都是胸膝卧位。”


 


“真不愧是精英啊!樱井桑真是博学!”


 


二宫暴躁地抓了抓头发。很少能有人让他这样沉不住气,但显然眼前这两个奇行种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他没好气地抓起外套,丢下一句“我先回去了”转身就走。


 


樱井也不去拦。他向窗外望下去,没过一会儿就看到二宫的背影,正气冲冲地往车站走。他舒了口气,抬头看向对面同样劫后余生一样的相叶,也不再啰嗦:


 


“Nino已经支走了,相叶君。我想我大概已经猜到你这次约我出来是想说什么了。”


 


“是吗。”相叶挠挠头,有点难开口一般,“Nino对你们的事很执着……要知道,他平时都是一副对什么都不关心的样子,所以他是认真的。不对,他是陷进去了。”


 


相叶说到这里自己着急了起来:“樱井桑你比我们都要成熟,很多事情也考虑得比我们周全。你一定清楚,如果再这样下去……你的未来呢?正常地结婚生子,不仅是你应该走的路,更是你父母期待的不是吗?”


 


见没有回应,他又说:“你不为自己考虑我不想管,但你不能把Nino也拉下水。”


 


樱井转着手上精致的杯托,沉默着不说话。


 


 


 


眼看气氛就要这样僵持下去,二宫突然杀了个回马枪。


 


他跑得气喘吁吁,看看相叶,扭头,又看看樱井:“你们不会是故意把我给支开的吧?你们俩到底想干什么?”


 


相叶露出上下两排大白牙,绽放出一个绝对算得上是纯真的笑容:“当然是向有经验的樱井桑请教如何做羞羞的事呀!”


 


二宫拿起桌上的调料小瓶,二话不说打开盖子就哗啦撒了他们一身。


 


“Nino你干嘛!?”


 


“撒点盐,驱邪。”


 


他冷着脸甩下调料瓶,这次真是头也不回地走了。


 


 


 


“相叶君。不仅是他。”


 


樱井看着窗外又一次气冲冲逃也似的离开的二宫,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太忙了,那家伙好像瘦了挺多,猫背看起来愈发明显了。


 


 


 


“我也陷进去了。”






--TBC--


 


 不知道的请自行百度什么叫胸膝卧位( ̄▽ ̄)"


 


 



评论

热度(93)

  1. 別知知別馬鹿野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