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知知別

🌸翔ちゃん大好き🌸无墙,洁癖者自行||好物收藏,禁转即删。

【竹马】低血糖 下

汤圆姬:

刚又被河蟹了,这次上链接!


关于之前有人说链接打不开的问题,已更新有道的链接~




各位久等了!本想分成两篇发,但找不到分割点,索性就一锅端了。字数已爆,画风突变。感谢阅读!








二宫在地铁站出口等了一会儿就开始觉得冷。眼下圣诞将至,街上充斥着红的绿的金的,闪的他眼睛有点花。他吸了吸鼻涕,听见有人喊他,随着声音寻去就看见相叶边挥着手边小跑着从马路对面过来。


 


那人在自己眼前停下,二宫张了张嘴,那句“好久不见”还没蹦出来,对方倒是先说话了:


 


“Nino你怎么来了!前面松润告诉我你今晚有一个答辩来着。”


 


二宫看着一脸惊喜的相叶,努力挤出一个笑让自己的表情和话语相配:“这都几点了有答辩也该结束了。再说你的生日聚会我还是要来的嘛。”


 


“真是太好了,我本以为今天看不见你了呢!刚才松润接电话,说你过来了找不到饭店在哪,我还吓一跳呢!”相叶看起来更开心了,说罢便开始带路。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不远也不近。


 


“不过没想到是你出来接我……松润让你来的?”


 


“嗯?不是,是大家起哄,说非我不可。”


 


二宫便不回话了。走到十字路口是红灯,相叶停下,他不得不上前跟相叶并排站着。


 


无话。


 


“啊,鞋带开了。”相叶说罢蹲下身去。


 


这家伙还是这个样子,一点没变。为了缓解这尴尬的气氛,真是难为他了呢。


 


绿灯亮起,二宫不等相叶起身,径自先迈了步。


 


他瞥见了。相叶的鞋带,根本就没开。


 


 


 


两句话概括一下现在的情况。


 


他们知道二宫和相叶一上大学就在一起了


 


但他们不知道二宫和相叶已经分手了。


 


这个“他们”指这帮一看见二宫和相叶进屋就开始起哄的高中同学们。二宫之所以得出这个结论,是因为他们聒噪地嚷嚷着,“松润你快起来让他们俩坐邻座”,“Nino我跟你说铃木酱现在还是你的情敌哦”,“你们真厉害啊从高中一直到大学终于修成正果了”,“你们这算是互为男朋吧”……


 


真是辛苦松润了,二宫想。


 


松本润显然没想到二宫突然改了主意要来,更没料到在座各位对这两位的感情现状一无所知,听到大家八卦开这种玩笑,他连忙打着各种擦边球帮这两位祖宗糊弄过去。再看看这两位祖宗,一位全程傻笑一位闷头吃饭,你们倒是说句话啊这满屋的人还以为你们热恋着呢。几天前他问相叶把二宫叫来吧,相叶点头说好,他说那你快打电话呀,相叶说自己邀请不好意思松润帮我打吧。这都什么破事儿?松本润觉得自己小脾气都快上来了。


 


吹了生日蜡烛,大家纷纷掏出礼物。


 


“慢着!相叶这第一个礼物,必须得是Nino送吧?”


 


松本心里把这个KY胖揍了一顿。


 


二宫无奈地笑着,起身走到在座位上仰头看着他的相叶旁,把礼物递上。一把吉他,他背着它坐了2个小时的地铁。


 


“生日快乐,相叶酱。这把吉他——”


 


他弯下身子把吉他交给相叶,在周围四响的起哄声中,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加了一句:


 


 


 


“还给你。”


 


 


 


两人开始交往,首先告白的那个人是二宫。而要说告白的契机,是因为在高中卒业旅行的时候受了刺激。


 


这帮熊孩子跑去了冲绳。细沙海滩,微涩海风。二宫说自己讨厌海,就在遮阳伞下窝着,看着大家跳到海里胡乱扑腾。他四仰八叉地躺在沙滩椅上,眼神看似飘来飘去,其实从始至终注视的人只有一个。


 


只有相叶雅纪一个。


 


我就不懂这一段怎么了


打不开看这里 




相叶比起刚转学来那会儿开朗多了,形象愈发阳光起来。二宫自诩善于察言观色,他敢断言,班上不存在不喜欢相叶的女生,别的班觊觎相叶的女生更是一抓一大把。所以这就说不通了。


 


这样受欢迎的相叶,至今没有女朋友。


 


所以二宫想赌一把:他对相叶来说是特殊的,是独一无二的。


 


他越来越迫不及待地想去下这个赌注,因为他怕自己忍不住。上课时看着前面那个挺拔修长的背影,闻到他身上令人安心的汗水味,听到他写字时衬衫衣料的摩擦声。自己迟早会忍不住的。


 


忍不住从后面抱紧他。


 


天黑后大家一起在海边放了烟火,开始玩真心话大冒险。轮到相叶的时候,二宫正坐在他旁边把沙子往他短裤里塞。松本突然站了起来:“我想问相叶君一个问题,相信也有人跟我一样存这个疑问很久了。”二宫惊得抬起头看着松本。


 


“相叶君,你喜欢Nino吗?”


 


那天晚上铃木京子对相叶告白了。大家闹了一天都睡了,起夜的二宫发现了这两个站在走廊灯光里的人。他躲在拐角处,感觉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止了。


 


他一直躲在那里,看着女孩说“要不是今天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班长问了那个问题,我还会一直犹豫下去的……相叶君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对不起,铃木酱。他听见相叶这样回答。


 


等铃木失落地回去后,二宫从阴影里径直走到相叶旁边,对方一副见了鬼的样子:“Nino你没睡!?”


 


“为什么拒绝她?”二宫仰头盯着相叶的眼睛,直奔主题。


 


“因为……我不喜欢铃木酱。”


 


“哦,真好。我喜欢她。”


 


相叶瞪着一双杏眼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不可能!”他想了一会儿,又重复了一遍:“不可能,你在骗人。”


 


二宫歪着头:“我哪里骗人了?”


 


“你的眼睛不是这样说的。”相叶笑了起来,“无论多么不想被人发现,隐藏的多深,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眼睛是一定会说话的。”


 


“那你看着我的眼睛。我喜欢你吗?”


 


沉默。


 


二宫笔直地望进相叶的眼睛里,那乌黑的眼珠像是一个连光都无法逃脱的黑洞,把他死死地吸了进去。却什么都看不见。那眼睛的里面也是黑的,漆黑一片。


 


“Nino好狡猾的,无论我说是还是不是,你都能找到理由反驳我。”


 


“那我换个问题。你喜欢我吗?”


 


相叶转开眼睛:“松润刚才不是已经问过了嘛。”


 


“那就是你的答案?”


 


“嗯。”


 


 


 


生日聚会折腾到了零点。松本拿出手机确认了一下,说大家难得聚一次,接下来二次会去KTV吧。一伙人又勾肩搭背地转移阵地。


 


二宫坐在角落里,看着这群人抢着话筒鬼哭狼嚎。刚才吃饭的时候,大家以“喝醉了好让相叶送你回去”为由给他灌了不少,他现在有点高。直到现在,他都没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来参加相叶的生日会,全程还得表现出恋人般的关怀。我一定是疯了,他想。因为那个叫相叶雅纪的男人疯了。


 


话筒突然被塞进自己手里,二宫抬起头,看见松本扯着嘴角冲他笑:“心里既然不痛快,为何不来一首?”


 


于是他硬着头皮站起来。按点歌顺序刚好排到一首情歌。松本悄声问换一首吧,他摆摆手,说就唱这个了。


 


二宫余光瞟到相叶,对方正看着自己,两人目光撞上,却没有人移开。周围人看见了,只当是这两位当众虐狗,又是一番胡闹。


 


二宫记得,以前自己一旦唱嗨了就容易跑调,相叶却永远是最捧场的那个。他会吹着口哨鼓掌,然后说:“Nino,你唱歌好听到耳朵要流//产了!”自己一定会狠狠吐槽回去:“难道不应该是耳朵怀//孕吗!在我这流//产?那你是在谁那怀的孕?”


 


现在呢?一曲情歌毕,相叶带头鼓起掌来:“不愧是Nino,真好听!”


 


没有怀//孕,更不会有流//产。


 


 


 


高中毕业后相叶和二宫考上了不同的大学。


 


卒业旅行那次没从相叶那里套出他的真实想法,二宫对相叶的感情却是与日俱增。他相信相叶对他是有感觉的。但相叶不会主动。就像当初那个在巴士前排独自流眼泪的相叶,你不去靠近他,他就在那里等到天荒地老。


 


一向傲娇的二宫只好主动出击了。


 


两人平时Line聊天不停,这天晚上二宫跟相叶发了晚安,没隔几秒又追加了一条:


 


「你对我很重要。」


 


相叶果然没有他表面看起来的那样神经大条,他很快就回复了:


 


「Nino对我来说也很重要。」


 


二宫敲着手机屏幕,觉得手心里全是汗:


 


「我说的很重要,不是指眼下这种关系的重要。」


 


这次相叶把电话打过来了,二宫惊得一个激灵接起,只听到:“Nino,我现在去找你吧?”


 


二宫住的地方旁边有一个公园,相叶来后两人就这么散步过去了。二宫表面镇静,内心却已炸了锅,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只能有一搭没一搭地绕着弯。


 


“怎么说呢,相叶桑现在在大学还习惯吗?不要再像高中刚来时那样了,并不是到哪里都有像我这样热心的人做你的朋友了,嗯……在大学上课座位不固定了,我想睡个觉前面也没有人给我把教授挡住,这么想你在高中的时候还是有点作用的嘛……”


 


“Nino。”相叶打断他,“你到底想说什么?”


 


夜晚的公园有很多情侣,在草坪上长椅上树底下喷泉旁,偷偷告白说情话亲吻拥抱,将他们包围,无处可逃,谁也别想逃。


 


二宫低着头走到相叶面前站定: “相叶桑难道真的是笨蛋吗,我不信这么久了你一直没发现……”


 


他深吸一口气仰起头:


 


“我想和你交往。”


 


相叶背着光俯视自己,他看不清对方脸上究竟是怎样一个表情。


 


得不到回应的二宫有点急了,自己都说到这地步上了,相叶怎么还是不表态?难道这么久以来是自己赌错了?相叶根本就不喜欢他,他像任何一个正常的美少年一样,会从一堆喜欢他的美少女中选出最优秀的一个!是他输了,是他二宫和也赌输了。


 


“我也是。”


 


“什么?”


 


相叶抬起双手,握住二宫的肩膀:


 


“我也想和Nino交往,高中开始就想了。”


 


二宫抿着嘴,伸手掰过相叶的脑袋,让路灯打在他的脸上。他要看看,他要看看相叶雅纪现在到底是什么表情。


 


嘴角没有笑,眼睛也没有笑,认真,严肃,让自己可以不顾一切为他赴汤蹈火的表情。


 


“搞什么呀,相叶桑,你藏得真深,”二宫觉得自己鼻子酸了,“真这样的话,抱抱我好——”


 


二宫那个“吗”字还没有说出口,就被相叶用力一捞撞进怀里。相叶紧紧收着手,在二宫耳边喃喃:“Nino,我喜欢你,我好喜欢你。”


 


相叶雅纪,相叶雅纪,你这个混蛋,我明明旁敲侧击地试探你了那么多次,你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装了那么久,藏得那么深,你这个混蛋!


 


二宫不是个爱哭的人,却在那一瞬泪崩了。终于抱住他了,这个高中时坐在自己前面的少年,终于抱住他了。


 


两个人最后抱着倒在草坪上滚了好几圈。光线昏暗,也不怕被人看见。二宫从相叶身上撑起来,额头抵着额头,呼吸扑在对方的脸上。二宫垂下眼睑,盯着相叶的嘴唇,看起来肉肉的,柔软的两瓣。


 


“Nino。”相叶压低声音,让二宫心脏漏跳了一拍:“想亲一下吗?”


 


二宫没有回答,也来不及回答,相叶的嘴唇就覆了上来。


 


二宫初吻就被相叶上了舌头。


 


没有翻云覆雨地冲进嘴里,只是舔着二宫的嘴唇,让二宫忍不住微微张开嘴,用自己的舌去碰触对方的。二宫睁开眼睛,看到相叶紧闭的双眼,微颤的睫毛,额前的碎发,正在用心地颤抖着亲吻着自己。


 


“相叶君,不要怕,”二宫捧住相叶的脸,“就算有人说我们这样不对,那也不是你,不是我,是我们。”


 


松本润是一个月以后才知道这两人在一起了的。准确的说,所有人都在一个月之后知道这两人在一起了。


 


罪魁祸首是二宫和也。


 


那天晚上告白成功之后,二宫问过相叶好几次:“这事你告诉松润了没有?你们现在不是在一起上课吗?”相叶每次都是挠着头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还没有……下次,下次我就跟松润说。”


 


二宫闷闷不乐了。别看他二宫平时总是无所谓的样子,在某些方面却是较真的很。比如,自己和相叶的关系,支持是不敢想,但一定要得到大家的承认。相叶不公开?好啊,二宫小恶魔上线了。


 


于是某一次和相叶约会吃饭,二宫趁着相叶去洗手间的空当,拿过他还没来得及锁屏的手机,给所有同学群发了“我和Nino交往了哦~”的消息。


 


后果可想而知,同学们一个个被炸得目瞪口呆。


 


松本是第一个回的消息:“发消息的是Nino对吧?”


 


二宫赌气地放下相叶的手机,好吧好吧,被看穿了。


 


 


 


KTV包间里已经有人喝醉了,唱歌也越发不顾形象起来。二宫属于那种一喝就容易上头的类型,今天被灌得有点多,刚才又喝了半罐啤酒,感觉胃里翻腾起来。他便起身跑去厕所吐。


 


终于只剩下干呕的份,他冲了水,靠在隔间的挡板上缓着神。突然有人敲了门。


 


“Nino,你还好吗?”


 


是相叶。


 


“嗯……”二宫扯着纸擦嘴,“没事了,只是喝多了点。”


 


“看你半天没回来,还想你是不是在这里睡着了……对不起呐,他们一直那样灌你,你本来酒量就不好的。”


 


二宫打开门出来,走到水池边开始洗手:“我这不好好的吗,你快回去跟大家玩吧。”


 


相叶不走反而跟了过来:“谢谢你……没有当着大家的面说我们已经分手了。”


 


二宫挤着洗手液,不以为然地笑笑:“谢什么,就算不顾虑你的感受,我自己也怕丢脸。”


 


说起来,这还是今天生日聚会以来,他和相叶第一次单独相处。没了那些吵吵闹闹的同学,两个人的对话只能靠他们自己维持下去了。他从镜子里看到相叶不说话,又问道:


 


“这件事…你为什么不告诉大家,在松润说要策划这次生日聚会的时候?”


 


相叶也把手伸到水龙头下洗起来:“估计是不愿意相信吧。总觉得你哪一天会打电话给我,说我们和好吧。”


 


“我像是那种人吗?”


 


“因为你没说啊,”相叶扭过头看着二宫,表情有点悲伤,“Nino,你跟我提分手的那天说,你现在不适合谈恋爱,并没有说你不喜欢我了……所以我在想,等有一天你调整好心态——”


 


“那我现在给你补上。”


 


相叶表情一僵:“你说得出口吗?”


 


二宫甩干净手上的水珠,走到门口转过身来:


 


“为什么说不出口。相叶雅纪,我对你没感觉了。”


 


 


 


两人同//居过一段时间,不长,因为不久后就分手了。房子租好那天,两人一起去看了家具。相叶情绪高涨得不得了,给二宫说这个床不行,这么窄让我半夜去偷袭你睡哪呀;那个家电也不行卡路里太高了会跳匝的。二宫踮起脚拍他的头,说电器哪里来的卡路里?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当中相叶变成了主导的那个。以前的相叶,遇事总是一副拿不定主意的样子,可怜巴巴地看着二宫,等着二宫给他出谋划策;但现在不一样了,大学以来,二宫只有在课余时间才能看见相叶,发现很多事情不等他发话相叶就自己下了决定。


 


相叶变了。


 


相叶加入了学生会,社团方面即继续着高中时的篮球又开始打棒球。他能很快地融入一个新群体,落落大方,谈吐风趣,人际交往松松拿下。虽然两人住在了一起,但相处的时间却是不增反减。二宫平时不是宅在家里打游戏,就是被教授抓去做课题。相叶那边便是“满世界”出差的感觉,篮球比赛,棒球比赛,学生会会议,还加了什么合唱团指挥的培训。二宫去相叶的学校找过他一次,那里的男生女生都一口一个“雅纪”的叫着。


 


Masaki。多么亲昵的称呼,是自己都不经常叫的称呼。


 


一次偶然,二宫从跟相叶同班的松本那里了解到,相叶现在被安排了一个策划三校联谊文化节的任务,为了和别的学生会相谈连课都翘了好几回。


 


二宫坐不住了。周五晚上,他跑到相叶的房间问:“相叶酱你周末有工作吗?”


 


相叶翻翻手帐:“学生会那边是没什么事情了……”


 


“太好了,带我出去玩吧。”


 


“哈?”相叶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个宇宙无敌的小宅男,竟然要求自己带他出去玩?


 


相叶受宠若惊:“好好好,去哪里?Nino你这算不算撒娇啊?快过来让我亲一口!”


 


然后相叶放了二宫鸽子。


 


理由是一个高年级的学姐请他吃饭,机会难得可以请教很多问题。


 


相叶酱果然很忙啊。二宫坐在游乐园的长椅上自言自语。


 


要说是什么时候觉得相叶变了,估计是在告白以前就这么觉得了。两人不在一个学校之后,自己每天担心相叶会不会被欺负,有没有交到新朋友,还专门拜托松本照顾他。二宫自己也不想这么婆婆妈妈,但没有办法,一想到那个高中时没人搭理的男孩,他就放不下心来。


 


相叶雅纪这个家伙啊,对谁都很好。只是他太害羞了而已,大家就以为那是块谁都撼不动的石头。他抱着腿坐在街角,默默地看着一双双鞋从自己面前晃过。他看起来像个乞讨者,却又不会向任何人祈求什么。别人不理他,他也不怨,只是坐在那里等着,小心翼翼,满怀期待。你给他一丁点好,他就黏了上来,忠心耿耿。


 


二宫忘不了那个自我介绍时发抖的相叶,那个默默退到热闹的人群之外的相叶,那个期待着有人打开他心扉的相叶。他知道这个少年孤独的外表下是对友情给予与被给予的热情和期待,看着相叶就像看到了自己,那个被藏起来的自己。所以他忍不住,他走到街角捡了相叶。


 


当初是他拉了相叶一把,以为自己捡了这个没人要的小狗,他就认定主人了。


 


但相叶是笨蛋啊。


 


一种叫哈士奇的笨蛋,会忘了自己的主人。二宫发现自己控制不了相叶了。或许自己从来就没有控制住相叶。


 


自己就不该有可以控制住相叶的想法。


 


就算自己当初不去搭理他,也会有很多人去捡他,谁对他伸出手他都会整个凑上去。因为相叶他是讨人喜欢的家伙啊,要不自己怎么就这么不可救药地喜欢上他了呢?


 


相叶对二宫很好。相叶对所有人都很好。说起来,像相叶这样帅气阳光的男生,肯定有很多女孩排着队给他递情书吧?


 


是自己太自私了,太贪心了。


 


二宫给相叶打了电话,提了分手,原因是现在的自己不适合谈恋爱。


 


两人最后一次吃饭是在分手后一个星期。在一家小小的居酒屋里,相叶喝了个烂醉。一开始他还跟没事人一样跟二宫说着自己的现状,又报告两人一起住的地方也顺利转租了出去。到后面酒精的作用上来了,相叶便把心里话一股脑儿全倒了出来。


 


前言不搭后语,鼻涕混着眼泪。


 


“Nino,你多么幸福啊,通学路上总是有人陪的,而从你家到我家的那段路,我却始终是一个人走的。一个人走……好寂寞啊。这句话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对你说,我现在后悔了,我一定要说出来,每天见到你打开家门看到我时……那一脸嫌弃的表情,我就特别开心……嫌弃什么呀,我明明那么喜欢你……


 


“还记得那时候我把早餐装在外套帽子里让你掏吗……哈哈哈……我就是想看你够不着要踮脚的样子……你喝牛奶真的跟小猫一样,嘴上粘着奶皮都没有发现……


 


“我一直在想你为什么要跟我分手……我觉得我想明白了……你是害怕了对不对?当初你跟我说不要害怕,就算有人指责我们……也是两个人一起担当……还是Nino你喜欢女孩子?


 


“对不起Nino,要不是我的话,你还可以普普通通谈个恋爱……我前面还担心要怎么跟父母坦白我们的事儿,这下也没那麻烦了……


 


“Nino你好过分啊,当初明明是你告的白现在又是你甩了我……你好过分啊……”


 


“你是生我气了吧,我忙着自己的事,连你的心情变化都察觉不到……是我不好。”


 


二宫看着醉得不醒人事的相叶声音逐渐小下去,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半晌,二宫起身走过去,看着相叶的发旋出神,然后俯下身去吻了吻他柔软的发丝:


 


“相叶酱你也好过分啊,你忘了吗,当初是你先黏上我的,怎么甩都甩不掉。现在不同了,你已经不需要我了,不会再躲在我身后不知所措了。你就这样擅自一个人成长起来,我追不上也停不下,每当我要丢下你的时候你又对我笑了……相叶雅纪,你就这样把我吃得死死的。”


 


这样的相叶很好,是每个人都会喜欢的相叶。


 


把相叶变成这样的,正是自己。


 


 


 


相叶和二宫还在洗手间里僵持着,松本突然走了进来。


 


他看看相叶,又看看二宫,干咳了一声:“你们两个人是怎么回事?先是Nino半天不回来,又是相叶桑有去无回?快结束了,咱们回去再吼几嗓子?”


 


二宫点点头往回走。


 


松本赶紧跟上:“给你说件事你别生气……刚才你们不在的时候有人起哄说半年后给你也办个生日聚会,让相叶桑弹吉他给你唱歌。我不太好拦着,你要是不愿意……”


 


“给你添麻烦了,我这就过去婉拒掉好了。”


 


 


 


上一次二宫过生日的时候,两人还没同//居。


 


松本给相叶说,东京塔零点自动熄灭,可以给二宫当个惊喜。于是那天相叶约了二宫出来,信誓旦旦地说Nino我要把东京塔灭了当你的生日礼物。然后在零点的时候,伴着那句生日快乐,他打了个响指,东京塔应声而灭。他得意洋洋地问:“怎么样?”


 


“相叶酱好厉害啊,”二宫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干巴巴地拍了几下手掌,“好了可以了,现在快把它点亮吧,不然观光客们该投诉了。”


 


那天没有风,相叶就只剩凌乱了。


 


二宫不以为然地伸出手:“好了这免费的礼物送完了,你花钱买的礼物该给我了吧?”


 


相叶悻悻从背上取下一直背着的包给二宫:“Nino不是很喜欢边弹边唱吗?所以这个送给你。”


 


一把吉他。


 


二宫嘴里不屑地啧了一声,行动上却是主动把自己交到了相叶怀里。


 


天太晚,早已过了终电。两人住的地方离这里都不算近。二宫拿出手机查了查,抬头问道:“你肯陪我住酒店吗?”


 


相叶自认倒霉。二宫“你肯陪我住酒店吗”的潜台词就是“你肯帮我付钱吗”。


 


我不是吃素的


点不开走这边 




天快亮的时候,两人光/着/身/子/贴在一起。二宫抱着相叶刚才送的那把吉他,轻轻地拨弹起来。相叶用手捏了捏二宫软乎乎的肚子,说我也想学吉他,你教教我吧。


 


“这把吉他已经是我的了,你送给我的东西可别想拿回去,借你用也不行。”任性起来的二宫连小女生都要自愧不如。


 


相叶也不恼,修长的手转移了地方开始捏二宫的腰:“那你送我一把。就我过生日的时候,如何?”


 


二宫翻了个白眼:“不行,你刚才弄疼我了,我才不要给你送吉他。”


 


 


 


那时开心地笑起来的相叶,怎么也没想到,等到今天自己过生日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分了手。二宫确实给了他一把吉他。


 


“生日快乐,相叶酱。这把吉他,还给你。”


 


 


 


天边已泛起鱼肚白。闹了大半夜的生日聚会,终于是到了散会的时候。二宫和也还是喝高了,说不清到底是被人灌醉的,还是自己破罐破摔的。大家识趣地先行告别,让相叶把二宫送回去。


 


相叶拦了出租,把走路有点晃的二宫塞了进去,紧跟着自己也坐了进去。


 


两人一路无话。


 


到了地方,还有一段小路,相叶坚持要送,二宫也不说不,贴着墙慢慢往前走。


 


“Nino,”相叶终究是先打破了沉默,“能跟我说实话吗,你甩我的理由。”


 


二宫垂着头,也不知是几分醉意几分清醒,他抬手揉了揉眼睛。


 


“我喜欢的,是高中时的那个相叶雅纪。”


 


 


 


记忆里的那个少年啊,我怎么也挣脱不了你,你怎么就这样混蛋,你把我困住了。


 


课间的时候女生们的话题变成了看手相,相叶转过身来捉住二宫的手掰开:“Nino,快让我瞧瞧你的!”二宫打了个哈欠把自己的掌纹指给他看:“相叶酱,我生命线很短的,已经是死人了。”相叶扑过去捂他的嘴,一脸严肃:“别说了。不就是生命线吗,我的长,我的借给你。”


 


暑假的时候相叶住到二宫家里。二宫睡在床上相叶睡在地上。半夜二宫起来上厕所,没走两步就绊到了一个东西,他低头看了看相叶不忍直视的睡相,没好气地给他把被子盖好。二宫走到房间门口,又折回来,从桌上抽了纸巾糊在相叶流口水的脸上。


 


他们一起去游泳馆,相叶把二宫从头到脚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遍:“Nino,白白嫩嫩的脚丫,圆圆软软的肚子,你果真是好看到脱离生物圈了欸欸欸——”说话不经大脑的后果就是被二宫一脚踹进了水里。


 


坐在回家的电车上,二宫问相叶喜欢什么样的女孩。相叶转着眼珠想了一会儿:“是那种吧,希望在住院的时候遇到命中注定般的护士姐姐!”二宫嫌弃地往旁边挪了挪屁股:“再这么发展下去就是A【防河蟹】V了吧?”


 


毕业旅行的时候相叶在脖子上挂了一副望远镜。“相叶酱,你这是干嘛?”“防止女朋友丢掉嘛。”“你哪来的女朋友?”“嘛,那就是防止Nino丢掉。”


 


课间相叶闹肚子,慌慌张张竟然错跑进了女厕所,后面的二宫来不及喊住他,只得帮他在门口看着。走廊上来来往往的人都用一副看变态的表情打量着二宫。相叶刚打算出来,门外却又有女生来了,二宫来不及多想,当即把相叶推进女厕所隔间。两个人就这样在那个狭小的空间里躲到上课。


 


班级辩论赛,这等麻烦事没人愿意上。松本润一拍桌子说那咱只好抽签了。相叶这个幸运儿成功地中了彩,抽到了一辩。看着相叶在讲台上拿着抽签条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二宫冲着三辩举了手:“田中君,你不想参加的话我可以代替你上。”


 


辩论队里有了二宫在身旁,相叶总算是不那么紧张了。辩题很没有营养,是“本校是否应该重新设计校服”,他们班站反方。进入自由辩论阶段的时候,他们班已经落在了下风,对方辩手竟拿出了事先准备的调查结果,结果显示80%的在校学生讨厌现在的校服。正和对方对峙的相叶被逼得语无伦次,跟卡了壳一样干戳在那里不知所措。


 


已经沉默了好一会儿的二宫站起来:“请问对方辩手,你也讨厌现在的校服吗?”


 


“当然,这和时代脱节的设计早该被淘汰了!”


 


“那你现在身上穿的是什么?”


 


“……”


 


“口口声声说80%的学生都对现在的校服有意见,但事实呢,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没有任何以个人或组织为名义提出的关于更换校服的上书。当然,这并不是说明大家对校服没意见,而是说明,校服过时与否、学生们喜欢与否,都没有人在乎。学生们不在乎,学校高层更是不在乎,没有人愿意劳心费力自讨苦吃破财折腾地重新设计校服。所以”,二宫一口气说完这么长一串,终于换了口气,“没必要重新设计校服。”


 


对方辩手一脸懵逼。


 


二宫这般避锋折锐地反客为主,让台下赞许的掌声四起。二宫看向还愣在那里的相叶,冲他点了点头。大脑当机的相叶终于反应了过来,接下来的表现也变得可圈可点。


 


这场辩论,他们稳稳地拿下了。


 


回家的路上,相叶对二宫一脸崇拜:“Nino你简直伶牙俐齿!今天要不是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


 


“相叶桑,”二宫打断他,“辩论不要留后路,会让对方抓住不放的。”他看着相叶一脸做错事的表情,又赶紧说:“嘛,还好我这么器用,总算是抛砖引玉给救了回来。”


 


“我是玉?”


 


“不,你是那块砖。”


 


 


 


已经走到了家门口,二宫突然转过身,撞进了来不及刹车的相叶怀里。相叶惊得想扶他,二宫却一把抱住了相叶,把脑袋搁在他的耳朵旁边:


 


“你总是这样,相叶桑。做事不得罪人,对谁都那么好,永远给自己留着后路。好几次我都在想,如果当年在春游的巴士上,不是我去搭理你,而是随便的什么的人……”他难受地咳了一声,“你会不会,喜欢的就不是我了。”


 


“Nino,我现在对你还是——”


 


 “还记得我以前问你的话吗,相叶桑,”二宫的语气听起来像是已经不省人事了,“我问你,当初要不是我主动,你是打算和我当一辈子的朋友吗。你是怎么回答的来着?嗯?还有再前面那次,松润问你喜欢我吗,你说的啥?你都说的啥?回答我,你还记不记得了?嗯?”


 


相叶僵硬地回抱着二宫,点头。


 


“所以啊,相叶雅纪,”二宫抬起头来,眼里蒙上了水汽,“我不能让你这个样子下去了。你处处留后路,反而迷了路。所以我要帮你。”


 


二宫把手放到对方头顶往下按,相叶顺从地低下脑袋,两人的脸近在咫尺,他果然看见了相叶那孤单到让人心疼的表情。


 


“我来帮你……断去所有后路,只剩一方通行。”


 


 


 


以前是那孤单的背影,现在是元气的笑容,不管哪一个都把我吃得死死的。只要你对我有一丁点的好,我就可以把不愉快忘掉然后继续喜欢你。我就这么点出息。


 


所以,求你了。不要再对我露出这样孤单又失魂落魄的表情,让我不管走多远都会忍不住回头找你。求你了,相叶雅纪——


 


“放过我吧,雅纪。”


 


 


 


——相叶君,你喜欢Nino吗?


——我……我不知道。


 


——当初要不是我主动,你打算怎么办?打算和我当一辈子的朋友吗?


——……我会等。


 


 


 


相叶回家时天已经亮了。他把二宫还回来的吉他靠墙放好,起身的时候感到一阵眩晕。


 


这个感觉他再熟悉不过了。眼花,耳鸣,头晕,出冷汗,正是低血糖的表现。说起来,他晚饭心不在焉根本没怎么吃,又在KTV闹腾了一夜,也难怪会低血糖。相叶难受地闭着眼睛,靠着墙慢慢蹲下。


 


回忆起来,二宫从来没有对他说过“我喜欢你”,哪怕是告白的时候,也只道了句“我想和你交往”。两人分手后,他一直以为,那是因为二宫从一开始就做好了随时都可以毫无留恋地抽身的准备。但现在相叶明白了,二宫这么做是因为二宫看出来了,他相叶雅纪才是那个犹犹豫豫,一直留有后路的人。自己也许或多或少也感觉出来了,他和二宫之间的关系,有哪里变了味。


 


他狠不下的心,是二宫帮他断了后路。


 


就算大学不再恐惧交际了,他骨子还是那个害羞的,因没人组队委屈到哭的小少年。小少年在人群外孤零零地坐着,等着二宫来救他。


 


真是可笑啊,这样自以为是的自己。这就像是高中的时候,一直害怕不吃早饭二宫低血糖,最后却是自己晕倒了。


 


 


 


那年运动会篮球比赛,本该不负众望完成关键扣杀的相叶,就那样在赛场中间直挺挺地跪倒了下去。不管二宫又是喊他又是摇他,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清的相叶只是坐在那里,双眼找不到焦距。


 


大家炸了锅,但比赛还得继续。松本作为替补上场,相叶被抬到医务室挂起了葡萄糖。等他低血糖的症状终于消下去了,一睁眼就看到二宫在床边黑着脸瞪他。


 


“别这样看着我……我挺好的。”


 


“相叶雅纪,以后每天早上不许再到我家门口数乌鸦了。”


 


“诶?为什么!我想和你一起上学!”


 


“为什么?你这数乌鸦都数出乌鸦嘴来了!天天跟我嚷嚷不吃早饭这样不好那样不好,得!你看看,现在是哪位英雄早饭都不吃就上赛场的?”


 


相叶挠头。


 


“别挠头了,现在能不能走路了?能走跟我去医院。”


 


“去医院干嘛?我这不已经没事了嘛!”


 


“鬼才知道你晕倒除了低血糖还有没有别的毛病?少废话跟我走,有病治病没病压压惊!”


 


炸毛的少年出了一身汗,衬衣的扣子解开了几个,白嫩的胸口和瘦削的锁骨清晰可见。他扑过来,耳尖泛着红,用冰凉的手抓住自己的,气呼呼地拖着自己往外走。


 


相叶知道,二宫喜欢上自己了。


 


 


 


头晕的感觉还在持续,相叶爬到餐桌旁,撕开一袋面包往嘴里塞。他默默地吃了一会儿,视线瞥到那把吉他。


 


外面还是原来他送给二宫时那个吉他套子。他记得那天晚上,两具炽热的裸【防河蟹】体贴在一起,二宫说,“你送给我的东西可别想拿回去”,又说,“我才不要给你送吉他。”


 


相叶突然想到了什么,他丢下面包,晃晃悠悠地走过去,拉开了那个吉他套的拉链。


 


果然。


 


相叶雅纪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


 


 


 


上了巴士,扫视一圈,大家都和自己的伙伴坐成了邻座。这下糟了,怎么办?自己赶快随便找个位子坐下吧。不行,万一等会儿老师过来问自己,相叶君你怎么不跟大家坐一起,这要怎么回答呀?自己真是没出息,怎么这样就要哭鼻子了?


 


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没人跟你组队?没事儿,跟我们组一起玩吧。”


 


只是因为对方的一丁点好,就靠着这点感动,没过问以后就唐突地喜欢上了对方。


 


 


 


相叶雅纪,哪怕被甩了,也还是喜欢二宫和也。


 


 


 


新的。


 


那里面装的不是自己送给二宫的,而是一把崭新的吉他。


 


看吧,Nino,你这个骗子,你还是送了。毕竟这个世界上,会这么干的人只有你一个了。






--Fin--


这个下篇码了整整两天,真是身心俱疲......


我的毛病就是时间线混乱,隔着几千字也要前后呼应,希望读起来没有麻烦。还有辩论赛的地方是我瞎掰的,有什么不严谨的地方请多包涵。


 



评论

热度(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