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知知別

🌸翔ちゃん大好き🌸无墙,洁癖者自行||好物收藏,禁转即删。

【Y2】夜盲症 中

汤圆姬:

原本想上一篇直接结束的,但确实还可以往下写,感谢支持的gn(●ˇ∀ˇ●) 拔哥和松润出来打个酱油......以及下篇估计要等周末码,虽然并不知道下篇能不能结掉...开学第一周忙成狗,刚才网又断了,于是我用手机开了热点...








相叶雅纪坐在二宫和也后面。


 


这会儿到上午最后一节课,相叶还能睁着眼睛没打瞌睡,是因为他一直在琢磨前面二宫桌肚里那个橙黄色的玻璃瓶子里装的是什么玩意儿。


 


他看见二宫在课间的时候把那瓶子掏出来,打开盖子凑到鼻子底下嗅了嗅,一脸嫌弃,抿了一口,更加嫌弃地把盖子扣了回去。


 


下课铃声响起,午休开始了。好奇了一上午的相叶终于憋不住了,他戳着二宫的肩胛骨:“Nino你喝得什么呀,颜色真好看!”


 


二宫伸着懒腰转过身来,还来不及吐槽一下相叶奇怪的关注点,就听到隔壁班的松本润在门口喊他:“Nino有人找你哟——”


 


于是二宫站起身,冲相叶挥挥手,拍拍屁股走人了。


 


 


 


樱井随着音响哼起rap,一手搭在方向盘上,另一只手有节奏地敲击着大腿。他给上司请了假,为了那个叫二宫和也的小子专门请了假。


 


说实话,直到今天早上,他都在为怎么和二宫相处这个问题苦思冥想。凭着二十几年的人生经验,以及昨晚二宫的种种反应,樱井判断他给二宫的第一印象应该及不了格。但既然人已经住在自己家了,就必须好好相处。他甚至起了个大早,翻箱倒柜找出了以前的大衣,又跑到厨房手忙脚乱地榨了一杯汁儿,耗掉了樱井妈妈囤着炖肉的一斤胡萝卜。樱井觉得二宫肯定收到自己的诚意了,要不那小子今早怎么就出尔反尔,同意自己接他去拿行李了呢。


 


这么想着,心情大好的樱井随着rap享受地晃起了身子。


 


 


 


放课后是社团活动。二宫和相叶都是棒球社的。估计樱井已经到了学校,二宫便给相叶说今天他不去练习了。


 


相叶听罢长腿一跨长手一伸拦住他:“给我说实话,Nino。”


 


二宫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你不会是有女朋友了吧?”


 


二宫一把推开那颗好奇的脑袋:“怎么可能。”


 


相叶又凑上来:“抱歉抱歉……因为你中午也没回来和我一起吃饭,我就偷偷看了你的瓶子,结果发现了上面贴着……欸欸欸你别生气呀,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能叫你Kazu呢…….等等!Nino!”


 


二宫已经拿着包走远了。相叶看着他的背影,觉得二宫的心情有点糟糕。


 


 


 


转过这个弯就可以看见樱井的车了。二宫掏出那个玻璃瓶子,犹豫再三,然后英勇就义般一口气灌进了肚子里。他抹抹嘴,抬脚拐了个弯,把自己暴露在樱井的视线里。


 


很快樱井就下车冲他挥手:“不是给你大衣了吗,怎么不穿?”


 


二宫把手里的空瓶子往樱井怀里一塞,答非所问:“难喝。”


 


见那张纸条二宫没有撕掉,樱井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像做了什么坏事被抓了个现行,舌头通电般动个没完:“夜盲症说不上是个大病,但要是一直放任不管的话将来视力会越来越差的。所以说胡萝卜一定要多吃!怎么样,明天再给你来一瓶?胡萝卜里面的维生素A对于视网膜杆状细胞来说……”


 


“明天记得放糖。”


 


 


 


二宫家在一座普通的公寓楼里。


 


跟在二宫后面进了门,二宫进卧室收东西,樱井便四下打量起来。不大,收拾得很干净,可以看的出这个家有个很贤惠的女主人。樱井不由自主地想象,从他家隔壁搬走之后的二宫,这十年来都过得是怎样的生活。每天早晨被母亲叫醒;叼着面包拽着书包夺门而出;一只手还没来得及塞进校服里;二宫妈妈追出来喊“kazu你便当忘带啦”……


 


“饿不饿?”二宫突然出现在樱井身后,“我还要收一会儿,你先吃点?”


 


樱井双眼放光,连连点头。


 


二宫在冰箱翻腾了一阵,把吃的递到樱井手上:“能吃就全吃了吧,家里没人要放坏了,毕竟花钱买的。”


 


满满一塑料袋黄瓜。


 


于是接下来樱井一手拎着塑料袋,一手抓着黄瓜啃,两眼继续打量这间公寓。最后他的视线停在了电视机旁的两个相框上。应该全是二宫还没搬走时照的。一张是他和子阿姨和小时候二宫的合影。樱井注意到,即使当时的家庭还是完整的,男主人也没有出镜。而另外一张,是两个男孩,小豆丁和小小豆丁,小小豆丁还不到小豆丁的肩膀。


 


 


 


樱井才啃了两根黄瓜,二宫就收拾好了。他提起二宫的行李包,扭头发现二宫手里还有更大的一个。


 


“那是啥?”


 


“哦。”二宫不慌不忙翻出来给他看,“Wii,PSP,PS4,3DS……”


 


“不行!放下!”


 


 


 


晚上吃过饭,樱井妈妈悄悄对樱井说:“你有时间稍微关心Nino一下嘛。你和子阿姨说Nino明明脑瓜挺好使,但每次考试都是个中不溜,心思肯定没全放学习上。你去鼓励鼓励他?”樱井哭笑不得,说妈事情没那么简单,哪个处在叛逆期的孩子是几句话就劝得动的,我当年打耳洞的时候你不恨不得把我耳朵揪下来嘛。


 


这事儿真不怪樱井翔。二宫吃完饭就安安静静写作业,写完了就打电脑游戏,有时候还下去和樱井妈妈聊天,绝不到对门打扰樱井,分明就是个乖小孩。


 


 


 


樱井干完活儿,打算到浴池里泡着。门没锁,他推门进去。


 


二宫在洗澡。


 


对方本来背对着他,听到动静猛地转过身来。


 


大眼瞪小眼。迷之沉默。


 


僵持了几秒,二宫举起手里的毛巾,把脸遮住。


 


樱井识相地关门出去。


 


 


 


当二宫擦着头发上楼时,发现樱井正站在他的房间门口。看见二宫,樱井精神饱满地举了个手,算是打招呼。


 


“Nino,你樱井伯母给我布置了任务,学习上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我。虽然毕业挺久了,但还是会尽量帮忙的。”他又加了一句,“生活上的问题也行。”


 


“劳你费心了,我不需要。”二宫径自推门进去。


 


樱井讨好的笑着,癞皮狗一样跟了进去:“我是认真的!呀,想想我当年高中的时候,也经常听不进去课,作业不会写,也抱怨过老师以我们做不出来他的考试题为乐。”


 


二宫笑笑,翻他一个白眼。果然学霸都这么口是心非,欠揍。


 


见二宫半天没反应,樱井突然板起脸来。他在二宫对面坐下,声音低沉了下来:“行了我也不饶弯子了,我有一件事想问你。虽然今天下午也问过了”


 


二宫也敛起了刚才不屑的笑。如果说严肃起来的樱井翔有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那么生气的樱井翔就是熟人也勿近的气场了。二宫攥了攥拳,没由来的紧张起来。在他看来,樱井生气了。


 


“我再问你一遍。为什么不穿大衣?”


 


 


 


二宫不回答。


 


樱井也不逼他,但也没打算走,两人就这么面对面坐着。


 


“我说啊,翔桑。”二宫忽然开了口,“小时候的事你差不多忘光了吧。”


 


樱井一愣。


 


二宫抬头看他一眼,又把头低下去,眼睛藏在湿漉漉的刘海里:“你别紧张,我小时候可没说过长大之后要嫁给你之类的鬼话。”好像意识到这是个不怎么好笑的笑话,他自嘲地扯扯嘴角,“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只是你忘了,我还记着,觉得不公平罢了。”


 


如果说那时候的二宫不记事还可以理解,毕竟他还小。但樱井的记忆模糊不清就说不过去了。


 


不,也说得过去。二宫想明白了。从小就优秀的樱井翔,有美满的家庭,成群结队的朋友,他考入赫赫有名的高中,考入赫赫有名的大学,再进到了赫赫有名的公司,他有魅力,有胆魄,有才华,他身边簇拥着很多伙伴,有很多前辈赏识他,有很多后辈仰慕他。樱井翔很忙,他的过去,他的现在,他的未来,都很忙。他是充实的,他看起来已经不需要什么了。


 


樱井翔记不清了,因为他不需要和二宫和也有关的记忆了。


 


也许很多年前就不需要了。


 


 


 


第二天樱井没送二宫上学。他给樱井妈妈说,他查过了电车过去挺方便的,自己这两天也迟到了早退了,再者二宫也是个大孩子了。他没说两人昨晚不欢而散。


 


胡萝卜汁他还是榨了,二宫接过小声说了句谢谢。


 


樱井没撒谎,这两天因为接送二宫他确实又迟到又早退的。上司发话,樱井君今天方便加个班吗。他樱井翔敢不加吗?


 


等樱井下班已经挺晚了。他开着车,脑海里全是那天二宫在昏暗的路灯下小心翼翼下台阶的样子。他一个人没关系吗?肯定是扶着护栏一步一步往下走的吧。怎么可能,他放学的时候天还没黑透的吧。


 


 


 


终于到了家,樱井把自己摔在沙发上。今晚樱井爸妈去参加聚会,家里一个人也没有。


 


等一下。


 


一个人也没有?


 


樱井的眼皮狠狠地跳了跳,他从沙发上弹起来,冲出去发动车。


 


明明发现了的!明明昨天自己就发现了的!当时为什么不说出来?今天还加了个班?为什么不去接他!


 


 


 


樱井气喘吁吁跑到学校的时候,大门竟然还有一条缝,一个人影儿也没有。樱井管不了那么多,直接挤了进去。


 


二宫会在哪里?教学楼吗?还是根本不在学校?樱井不知道,但也没空去想答案。教学楼门没锁,樱井气都来不及喘匀就推门进去。


 


顺着动静,很快他就找到了二宫。


 


楼道里的灯都关了。唯一的光源来自三楼楼梯口一个男生的手机。樱井在下面二楼的楼梯拐角,侧身贴着墙站着,在这样的照明条件下,上面的人看不到他,他却看得一清二楚。


 


二宫和也,果然被欺负了。


 


算上举着手机照明的,一共有四个男生,把坐在地上的二宫团团围住。


 


他们没发出多大声响,只是时不时地骂上几句。


 


“你不怕疼吗?嗯?”其中一个用脚踢了踢二宫,后者毫无反应。那人啧了一声,突然抬脚踏上了二宫的肩膀,就这么把二宫给踩倒在地上。“二宫和也,不是我们想欺负你,但没有办法,实在是看你不顺眼。”那个举着手机的人说,“今天留你不为别的,别人说你有夜盲症,我们兄弟想看看是不是真的,你说,行不行?”


 


樱井高中也是打过架、披着好学生皮囊的叛逆少年,他几眼就算是看明白了。这几个家伙根本就是一帮怂货。他们欺负二宫,确实是暴力没错,但用的全是脚,不上拳头。原因很简单,怕疼。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打疼二宫了,他们自己也疼。


 


但樱井没冲出去。他不明白。


 


不明白二宫为什么丝毫不反抗。


 


 


 


说起来小时候的二宫也是这样。樱井还记得这件事。小孩子间打架再正常不过了。风水轮流转,大家输输赢赢,其实水平也半斤八两。但如果每次都输呢?理所当然,会成为那个被欺负的对象。


 


比如二宫和也。


 


这也不能怪他,打不过就是打不过。他从小骨架子就比一般的男生要小,即使上小学了,肩膀也窄的像小女生。经常打不过别的孩子的二宫,最后就放弃抵抗了,坐在地上哭。他不像别的小孩那样在被打的时候哭爹喊娘,扯着嗓子嗞哇乱叫。二宫是硬憋的那种类型,把哭声全憋回去,就剩眼泪啪哒啪哒掉个不停,哭得再凶也不过是抽噎而已,也不会向任何人求助。


 


这件事的后续是什么?樱井努力挖掘着记忆。


 


 


 


“我就当你同意了。”


 


那个举手机的男生冲他的同伴点点头,一个人就用手揪住二宫的领子,一把把他从地上拽了起来。


 


“那么,二宫先生。”那人清了清嗓子,用力一推,“这边楼梯,请——”


 


 


 


小二宫坐在地上抱着头,别的孩子肉乎乎的拳头落在他的背上。他肩膀一抖一抖的,用哭腔小声叫着一个人,叫一个人来救他。


 


小时候被欺负的二宫和也确实不会向任何人求助。


 


 


 


除了樱井翔。


 


 


 


樱井翔从楼梯拐角闪出身,张开双手,牢牢实实地接住了迎面扑下来的二宫和也。








--TBC--


 


 


 



评论

热度(175)

  1. 別知知別馬鹿野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