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知知別

🌸翔ちゃん大好き🌸无墙,洁癖者自行||好物收藏,禁转即删。

【相二】苦瓜 chap.16 (完)

润智润竹马竹小黄文存放处:

嘿嘿!强行爆肝完结!


为了庆祝完结今晚做了苦瓜炒蛋吃来着


多谢大家的支持!


——————————————————————————————


虽说打了招呼把工作安排了下去,周六上午二宫还是有个小碰头会得去公司露个脸。前一天半夜到居酒屋吃完拉面回家将近三点才睡着,早上八点闹铃又响了他只好按掉闹钟起床。


从床上坐起来时腰后传来一阵抽痛。没做爱的时间有些长,昨晚一下子又过分激烈,大约牵动了他的老腰伤。二宫轻轻“嘶”了一声,温暖的手掌立刻贴上了他的腰。


“疼?”相叶的声音因为没睡醒还有些嘶哑:“抱歉啊小和。我从国内带了药膏来,你贴一张。”


“算了,没事的。”二宫掀开毯子下床。


“贴一张。”相叶还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听话。”


虽然相叶没有使出任何恳求或者逼迫的言辞和态度,二宫却还是无法拒绝他。他去翻了翻相叶的行李箱,找到了那包药膏,撕开一片来贴上自己的后腰。


结果开会的时候被同事们取笑了:“二宫桑,换古龙水了啊?”


“新的这个我很喜欢啊很有东方药草情调嘛。”


二宫就摇头笑。开完会拿了些资料回家,相叶正在厨房里捣鼓。


“你不用倒时差?”二宫把资料放在饭桌上,松开领带开始解自己三件套西装的衣扣。


“我飞机上吃了安眠药睡的。”相叶说:“想吃煎蛋还是炒蛋?”


“煎蛋。“


“好嘞。”


“话说你买的这个牌子的药膏味道也太冲了,刚才同事都闻到了。”


“那样药效好呀!”相叶端着碗盘出来放在饭桌上,把二宫的资料拨到一边。他不是擅长料理的人,依旧只做了简单的豆腐味噌汤和纳豆葱花拌饭,有些焦的太阳蛋歪歪扭扭盖在上面。二宫也换好了家居服,去冰箱里拿了瓶啤酒,坐在了饭桌边。


“早上就开始喝?”


“不行吗?IPA很美味的。”


“那我也来一瓶。”


两人碰了碰啤酒瓶子各自喝了一大口,然后开始慢慢吃早饭。


“待会出去逛逛吧?”相叶说:“我都到纽约了,小和再宅着不陪我出去太不像话了。”


“你想去哪?事先声明我对纽约也不熟。”二宫往嘴里扒了口饭:“我平时不怎么出门。”




于是他们不能免俗地去大都会博物馆逛了逛。


周末的博物馆人潮汹涌。相叶抓着二宫的手往前走,二宫有点不自在地想把手抽回来,却被拽得更紧。


“昨晚不是说好今天白天要找个公共场所牵手接吻的吗。”相叶笑嘻嘻地回头看他。


二宫低头挠挠鼻子,任由他抓着了。


“嘿,这画我在中学课本上看过。”


“是是是,你还给人家多画了眉毛胡子呢。”


两人毕竟都不是太有艺术细菌的人,说着“如果智君在这应该开心多了吧”就晃晃悠悠离开了博物馆。


去博物馆附近有名的甜品店排队买蛋糕。虽然二宫吐槽着“这店最近在东京也开张了你回东京吃去”,可是相叶坚持觉得还是要在当地吃才有感觉。


店内已经没有位置了,于是他们买了绿茶千层饼、覆盆子巧克力蛋糕和栗子奶油糕,相叶像个高中女生一样高兴地又要了两个闪电泡芙和咖啡,一起打了包。


右手指指点点着柜台里的蛋糕和店员比划的时候,左手还一直抓着二宫的手不放。


店里有不少的亚洲顾客,有的就注意到他们时不时投来目光。


啊好羞耻。二宫低下头,耳朵在控制不住地发热——但感觉并不坏。


相叶拎起蛋糕盒子,努努嘴示意二宫拿上咖啡,然后两人牵着手离开了蛋糕店。


“大家刚才可劲儿盯着看呢。”二宫抱怨。


“看呗。”相叶满不在乎地说:“又不认识。”




中央公园就在旁边,他们走进去溜达了一会儿,找了一块合心意的草坪坐了下来。


二宫吸了一大口冰咖啡,然后躺在了草地上。相叶替他把墨镜拿出来架在他的鼻梁上。


也许是因为睡眠不足,或者是昨晚被折腾得太累——本该有时差的相叶精神十足,但二宫却晒着太阳睡着了。


睡得也不是特别熟,做了几个短暂的梦也知道自己是在做梦。醒过来的时候那些梦很快地滑到了大脑的边缘。日头似乎并没有移动太多,二宫都有点糊涂自己是不是真的睡过。


“醒了?真快。”相叶摸摸他的头发:“才睡了半个小时。”


二宫愣愣地看着他。从这个角度看不清他的脸,但能看到他下巴上冒出了胡茬,还在啪沙啪沙啃着泡芙。


“相叶氏。”他像做梦一样说:“我们待会去买戒指吧。”


“噢?”相叶笑眯眯地看着他:“好哇。”


他们于是随便在繁华大街上挑了家珠宝店走了进去。不像店里买戒指的女性一直对宝石的大小和样式挑挑拣拣,两个男人的对戒能选择的余地很有限。不到十五分钟他们就定了下来,款式最简单的白金戒指。


两个人戴着戒指自己打量着。二宫只觉得自己的手指短短的戴戒指真不好看。明明是同样的款式,戴在相叶的手指上就那么不一样。


店员给他们续了茶,犹豫着应当把账单递给谁。


“AA吧?”二宫问。


“行。”相叶点头:“就这么办。”




他们年轻气盛的时候也曾经买过对戒。还是什么都搞不懂的大学生,也没有钱,买的最便宜的对戒耀武扬威似的戴着。但很快他们渐渐地就都不戴了,那对戒指被扔到了抽屉的底层,第一次搬家的时候就不见了。


因为做实验戴戒指不方便呀,因为尺寸果然不合适呀,因为银器过敏呀……他们都为自己为对方找过很多不再戴那对戒指的理由。但内心深处他们都知道这样的戒指不是为了炫耀,而是为了约束自我才存在的。他们都是年轻的男人,对于年轻的男人来说,没有什么东西比约束更可怕。


在一起是为了快乐,而不是为了互相束缚,更不需要什么虚无缥缈的承诺。年轻的他们一直是这样想的。


但现在他们已经不再是年轻人了。


约束和承诺从来就不是需要,也不是愿望,而是一种能力。年轻的时候他们没有那种能力,然后他们一起走到拥有了这种能力的这一天。即使是承诺,也不再是灼人或者迫切的。一切都在那儿,温柔又轻松。


从那对不合时宜的便宜戒指,到如今顺理成章的昂贵对戒,他们花了好多年。




“要不顺便把婚结了吧。”相叶建议。


二宫摇头:“周末市政厅不开门。而且很麻烦。”


“也是。”相叶摸摸戒指:“以后有的是时间……啊!奶酪沾到戒指上了!”


他们的晚饭是买的外卖披萨坐在公寓窗台上吃,喝着楼下超市买的便宜的葡萄酒。相叶慌慌张张抽了纸巾把戒指擦干净,然后盯着好半晌没说话。


“怎么了。”二宫皱眉:“你不是要感动得哭吧,求你别。”


相叶摇摇头:“不是,有什么好哭的。我就是……哎,也说不上来高兴,但是感觉挺好的。”


“是啊。”二宫咬了一大口披萨,嘴里塞得满满的:“不过将来还有各种各样的麻烦事啊想起来就头痛啊。”


相叶摇摇头笑了,温柔地看着他:“麻烦的事情,一起加油吧。”




二宫突然就想起相叶对他说过的唯一的类似告白的话。在他们年少时互相吸引,擦枪走火接吻后,稚嫩的相叶抓着瘦弱的他,有点手足无措却又虚张声势地壮着胆子对他说:“我想跟小和在一起,所以一起加油吧。”


而现在他眼前的相叶比那时候的他壮实了也更帅气了,虽然有着明显的法令线,笑起来的时候眼角也有了深深的笑纹。二宫知道自己虽然常被人说是娃娃脸,黑眼圈却也越来越深,熬夜的体力也不能和年轻时相比。


他们都变老了。


他觉得自己好像突然想起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小时候的游戏,热恋时的爱语,家人的责骂,两人激烈的争吵,在小出租屋里的穷困生活,他刚当分析员时的辛苦,相叶考取兽医执照的那一天,搬进新家时的拥抱,两人互相照顾又互相忍耐的日日夜夜——这些念头却一转眼又都消散了。他眼睛里只有此刻他面前的相叶,心里面一片安和宁静。


他们身边的玻璃窗外是曼哈顿downtown的无数灯火,不知道在上演多少爱恨情仇。那么大的世界,那么深浓的夜里,除了他们自己,还有谁会在乎这样一对平凡的恋人呢。


二宫于是也微笑起来,回忆起当年自己的回答。


“那么相叶氏。”他说:“接下来各种方面也要一一拜托了。”




相叶也想起了当年的二宫。那时候的二宫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其实却是害羞地对自己说了句“那以后拜托了”。现在的二宫那么温柔地直视着他,依旧说着拜托了。


过程中有过那么多次放弃的机会,可是他们没放弃,这可真好。


将来,将来,将来……人生太漫长太痛苦,不是一句“加油吧”就能解决的事情。


可是他们在一起呢。


相叶有点矫情地抓住二宫的手,看着两人手指上的戒指靠在一起,然后掏出手机就着背景的pepperoni披萨拍了张纪念照。


他有预感,也许这张照片,能成为他们的传家之宝。



评论

热度(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