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知知別

🌸翔ちゃん大好き🌸无墙,洁癖者自行||好物收藏,禁转即删。

【相二】苦瓜 chap.12

润智润竹马竹小黄文存放处:

二宫坐在相叶家的饭桌前时,裕介正好刚睡醒下楼,迷迷瞪瞪地跟他打招呼:“和也哥早啊……眼睛怎么肿了?”


二宫咳嗽了一声:“昨晚睡前喝太多水了吧。”


正在收拾餐厅的裕介的妻子抬头看了看二宫,说:“黑咖啡可以去水肿啊,我去煮一点吧。”


裕介对着她进厨房的背影追了句:“多煮点啊我也想喝。”


虽然桂花楼的主厨是相叶爸爸,副厨是裕介,但他们并不负责家里的三餐。不过,相叶妈妈也不是个对料理特别上心的人,随便弄点速冻食品做早餐也是常有的事。大约是因为二宫来留宿了,她才认真地准备了白饭、味噌汤和烤竹荚鱼。


二宫帮忙摆放餐具的时候,相叶一边抓痒一边也下了楼,走到他身边低头看了看,用拇指轻轻抹了抹他的眼皮。


“好肿。”他低声说,像是还没睡醒。


二宫的耳朵一下子红透了:“你弟妹去煮黑咖啡了,说是能消肿。”


“啊,我也想喝。喂。”相叶捅了捅在玩手机的弟弟:“去跟你老婆说也煮我的份嘛。”


裕介连头也不抬:“这种事用不着我说。”


相叶妈妈端着腌菜出来放在桌子上说可以开饭了,裕介的妻子跟在后面手里端着满满一壶黑咖啡。


“伯父呢?”二宫问。


“爸爸已经去店里了。”裕介的妻子倒了一杯咖啡,先递给了二宫。


“你爸都去店里了,你还在这玩手机。”相叶妈妈用筷子打了一下裕介的手背:“别玩了!坐好吃饭。”


“他们迟一点你就原谅他们吧老妈。”相叶拉开凳子坐下:“人家是新婚夫妇嘛。”


“对对对。”裕介嬉皮笑脸的。


和乐融融的家庭的早晨大概就是这样。二宫想,低下头喝了一大口咖啡。黑咖啡能消除水肿,但是对于过度的哭泣而造成的眼肿有没有用,他并不知道。




相叶已经记不起二宫有多久没在他面前哭过了。除去某些时候无法自我控制涌出的一点眼泪之外,也许从来就没有过?前一天的晚上他抱着熟睡的二宫试图回忆,想起来的却都是自己年轻的时候想要在二宫面前忍住眼泪却失败了的场景。二宫哭得累了,自顾自地睡着了。就连相叶抱住他,讨厌相拥入眠的他也没有反抗。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二宫可以有那么多的眼泪。就像小孩一样,鼻头和眉毛都哭得发红。


二宫一直在忍耐很多事情。忍耐工作的压力,家庭的矛盾,忍耐他的幼稚和任性,忍耐着对未来的惶恐迷茫,又巧妙地把一切都隐藏起来,没有对他发泄过任何压力。相叶原本以为和二宫在一起的舒服自然是他们两人长年相爱默契的产物,现在才意识到那是二宫对他没有底线的包容和温柔。


他明白得晚了,又幸好不算太晚。


现在二宫坐在他实家的早饭桌边,低着头安静地挑着竹荚鱼里的刺。他的眼皮肿着,让相叶突然地想起了十来岁时还没长开的二宫,好看的双眼皮还没有完全显露出来,看上去比现在要笨拙。


餐桌上非常安静,不像是平时的相叶家。相叶家的人都感觉到了他们两人之间有一些问题,但谁也无法挑起话头,于是只能沉默着吃着东西,听着电视里播放的早间情报节目。


而在这样的沉默里,相叶想,他真的很爱二宫。是的,爱,一个他一直不很愿意使用的字眼。而且他也开始明白二宫有多么爱他。明明是已经相恋了十来年的两个人,他却好像现在才明白两情相悦的意思。虽然气氛有些尴尬,但是他的心幸福到几乎感到疼痛。




二宫早饭一向吃得少,但既然是相叶的母亲特地准备的早饭,他还是慢慢全部吃光了。他刚要站起身自己收拾碗筷相叶就快手快脚地把他的碗盘一股脑儿叠了起来然后拿去了厨房。


“走吧。”他从厨房出来,笑嘻嘻地在裤子上擦了擦手,然后把二宫往门外推。二宫哎哎地叫着,连忙回过头跟相叶家的人说了再见。


他们的银灰色车子停在相叶家门口。二宫坐上副驾驶座扣好了安全带,掏出手机来查看邮件。从这里回东京的路上大约来得及把出差这段时间积压的工作邮件处理完。他刚这么想着,车子就停了下来。他疑惑地抬头,发现相叶把车停在了几条街之隔的他家门口。


“怎么了?开到我家干嘛?”


“和你家里人打个招呼,总觉得好久没见了。”相叶按住二宫解安全带的手:“你在车上待着就行了。”


二宫愣愣地看着相叶关上车门,走到自己家门口按下门铃。


那家伙在努力,为了他俩的事情特别地努力。他努力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总能让周围的人都感觉到他在努力——看,他笑得那么用力灿烂,来开门的姐姐显然被吓了一跳——他打招呼的声音也一定特别响亮吧?


二宫揉了揉鼻子,压抑着眼眶间的酸涩。


如同相叶所说,他大概的确只是和姐姐打了个招呼聊了两句,就挥手和她道别了。二宫透过车窗看着相叶小跑着回到车子边拉开车门,忍着没问他到底和姐姐说了什么。


倒是相叶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今天你爸爸不在,真可惜。”


“有什么可惜的,在也不过就是骂你罢了。你该不会到现在才突然想要他认同我们吧。”


“倒不是要他认同。只是,你和我……”相叶似乎在思考合适的措辞,但说出来的话还是有些意味不明:“你和我,是我们。”


但二宫却险些因为这支离破碎的句子再次流出眼泪来。




“说起来这房子还是风pon介绍的,原来的房主是他家亲戚。省了一大笔中介费呢。”相叶锁了车,手插在裤袋里往前走,二宫默默地跟在他后面,东张西望打量着这个街区。在东京都心算是难得闹中取静的地方,刚刚开过来路上经过的皇居也不算太远。如果想跑马拉松的话倒很方便——虽然自己绝对不会去跑。


“风pon自己怎么不买。”


“他现在还没有结婚意愿吧……啊,到了就是这家。”相叶在口袋里掏了一会儿,掏出了钥匙打开了通往庭院的门。


二宫有点吃惊:“哎?你都拿到钥匙了?”


“因为交了订金了嘛……屋主现在也不住这里,所以给了我一份钥匙。”相叶咕咕哝哝地说:“等交完房之后真得把这个院子好好整整。”


大概是有好长一段时间没人住了,院子里长满了杂草,栅栏边的灌木丛张牙舞爪地窜出了一人多高。


相叶打开了房子的门:“进来吧。”


房子比二宫想象的还要大一点。结构是老式的,却维护得很好。二宫背着手在屋子里上上下下走了一圈,相叶跟在他后面絮絮叨叨地介绍房子的情况,像个啰嗦的地产中介。


“家具是不包的,屋主说了过两天他们会过来把家具都搬走,所以我们可以放自己喜欢的……虽然要多花一大笔钱就是了……你看这间房间我觉得布置成游戏室正好,离厨房又近拿零食也方便……”


二宫拉开客厅通往廊下的玻璃拉门,冷风灌了进来。廊下正对着荒芜的院子,院子一角还有个废弃的狗屋,上面的名牌写着“小白”。


“在这里玩掌机应该也挺舒服的吧。”二宫说。


“我也觉得啦。”


二宫回到了客厅,坐在屋主老旧的真皮沙发上:“每个月要还多少?”


相叶说了个数字,二宫挑高了眉毛。对于收入很高的他来说,那也不是个可以轻松负担的数字。


“可是贷款是lucky item啊,我不是说了嘛。”


“到底哪里lucky了,很沉重唉。”


“就是因为沉重所以才lucky啊。”相叶在二宫身边盘腿坐在地板上:“我们和裕介他们不一样,为了孩子,为了家族努力,这样的事我们一辈子都不会有了。可是,只为了自己努力,也不行啊。”


“所以贷款?”


“一起为了还钱努力不好吗?”相叶笑笑地看着他:“属于我们两个的东西,地方,我们慢慢地一起去完成它不好吗?”


二宫盯着客厅角落老旧的立式空调发呆。他想他一定要把这个空调换掉,换成那种静音节能的,像前两天在电视上看到那个偶像组合代言的产品就不错。


“做房产登记的时候要叫上我一起。”二宫说:“贷款就算你在志村院长那工作了也别想着自己还,我也要还。要是贷款是lucky item,只有你一个人变lucky也太不公平了。”


“我知道。一开始我也没想着要自己还来着。”


“什么嘛,自作主张的人。”


两个人安静地打量着这个空间。还是个很陌生的地方,还充满了屋主留下的回忆。可是这个空间是,什么呢,那个词,很熟悉却又一直离他们很遥远的词。家?是家呀。




“这里是我们以后会回来的地方了呐。”相叶说。


“唔。”


“是小和会回来的地方。”


“唔。”


“所以小和可以放心地离开了。”


“什么?”二宫有点吃惊地看着相叶。


“纽约啊。去吧。”他握住他的手说:“因为你会回来的,所以就去吧。我呢,虽然寂寞,可是会在这等你回家的。”



评论

热度(4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