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知知別

🌸翔ちゃん大好き🌸无墙,洁癖者自行||好物收藏,禁转即删。

[ASA] あの子②

少年啊要胸怀大志:

新学期伊始,樱井君顶着就像是被外星人抓走改造后再放生回地球的造型来到学校。




耀目的金发下是老师们此起彼伏的原地晕厥,在不羁的钻石单边耳钉后头有大批新鲜迷妹的涌入也有保守派的粉转路人。


男生们一致认为这就是成绩优异版的fashion icon,下课时在人家教室后门附近游走的人数剧增,已经快要到了教学妨害的程度。




虽然没什么联系,但是把自己搞成现役yanki那样支离破碎仍旧不能改变中学二年级下学期即将面临社团解散的危险。


半翅目昆虫捕捉及收集观赏社。主要成员内不含桌椅板凳,共计两人。






开学之前社长樱井就收到了来自副社长的暑期活动成果汇报。


“报告社长,没有。”


“一个都没有吗?”


“一个都没有,大家都觉得捉蝉不该是高中生做的事情了,还有不少女生诋毁说我有毛病,呜呜!”


“辛苦你了……(抱)”


“为了社长不辛苦!(抱)”


“不,是为了我们的社团!(抱)”


“对!为了社团!(抱)”


“可是活动课老师说了,如果开学再凑不齐三个人的话,社团就默认解散……”


“那我们该怎么办啊sho酱TΔT”


“我有个冒险的主意……”




相叶看到他暑假前还好好一个人的社长,眼下成了这个样子。


他当即丢开手中的篮球飞快跑到金发少年面前,微微弯下腰,睁大圆眼睛贴近对方的脸上下仔细地打量着。


被距离近到完全进入性骚扰的范围内人间观察,强硬如樱井也忍不住踉跄着后退了小半步。


“干、干嘛!……”


副社长直起腰来,笑得眯起眼睛,


“社长超帅!这次绝对能吸引到不少新人的申请!”


“真的吗!可行吗?!”


“嗯!绝对可行!”


“那就太好了!”


“嗯!抱抱吧!”


“大庭广众的还是算了吧相叶君……而且你这家伙怎么这么多汗啊!”


“刚打球了嘛……”






向日葵晚上朝向哪边的有人注意过吗。


还没有真正成熟长大的花盘们,对月亮的光辉根本不为所动,即便白天面对着太阳活泼又可爱地叽叽喳喳吵个不停,到了晚上就像换了种人格。


月亮:来聊聊天嘛!


向日葵:……哈?


月亮:对不起……


相叶想白天时自己的确对樱井说了谎。




社长的变化令人措手不及,非要说的话相叶一点也不喜欢,当然不喜欢的肯定不是变化的本身,而是变化后带来的连锁效应。


喜欢社长的女同学男同学手拉手可绕操场三十圈,早在还不相识的时候,卖炒面面包的大姐姐能在自己的眼神攻势下满怀抱歉地将最后一只面包递给了站在身后根本不打算买面包的社长。


况且自己都已经付过钱了。




不得不说,从可申请社团条目张贴在布告栏里开始,半翅目昆虫捕捉及收集观赏社的名字就分外耀眼,在没人知道社团发起人的情况下,大家纷纷对这个社团及其发起人投掷了如潮般的人身攻击。


所以当告诉友人自己决定加入并且已经写好入会申请小作文的时候,友人一脸悲悯地望了过来,良久后丢下去句“没救了”后毅然从自己身边弹开。


相叶将用从同班女孩子那里借来的心形贴纸封好的信封满怀期待地投进入社申请小信箱中,doki了两天左右,收到了陌生号码的讯息。


“相叶君你好,是我樱井翔,感谢你对半翅目昆虫捕捉及收集观赏社的支持,本社团于每周五放学后进行活动,根据课题可能会占用周末休息时间,如果你没有异议的话,请回复告知我,祝你愉快。”


将几行字阅读三次之后全班同学连同科学老师都欣赏到了抱着手机的相叶同学原地后空翻的英姿。


的确很愉快。






可是,即便是社长改头换面放飞自我也没有阻止学校废社的决定。


相叶看着双手抓着已经上了锁的活动室门框的人,夕阳落在漂亮的金发上,让他的那个严肃起来比老师还凶的社长大人看上去像只毛茸茸的小狮子。


小狮子缩了缩肩膀后放开,这个角度看上去让溜肩膀角度更塌了一些。


相叶想不好有点想哭的时候,赶紧走过去紧紧搂住不怎么厚实的溜肩膀,使劲塞进自己怀里,大声地嚷嚷着,社长不要难过,我请你吃拉面吧!


社长在抬起头来之前不动声色地抽了抽鼻子,再望向自己的时候露出了努力的笑意,回答自己,


“好啊,相叶君请客的话,那我要吃三大碗了。”




结果一碗都吃不下去的样子。


曾经因为一片叉烧和自家胞弟从拉面店一路殴打回到家中全程历时两个半小时的少年,仍在一边小声说着多吃点一边拼命地往对方碗里夹东西。


叉烧,温泉蛋,很好吃的葱,还有好多好多的我喜欢你。


“……对不起,”


染着让pta急需吸氧的狂野发色的家伙,放下筷子后连头也不抬起来,拼了命让自己看上去一点都没所谓,可句尾还是带上了小颤音,


“真是的,好不容易轮到相叶君请客——”




再也忍不住的人丢开筷子用双手捂住眼睛,在拥挤的拉面店里大声哭起来,眼泪就像宇宙水龙头,末端供给也不知道连在哪里,就是止也止不住的样子。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每天都请你吃拉面,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每天都把老妈做得桂花楼特别版三层豪华便当分你四分之三,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给你五颗水果糖哪怕我口袋里只有两颗,如果你愿意的话,就算没有捕蝉社,我也可以每天都和你呆在一起。


所以,可不可以不要露出那种表情来了。




另一方面樱井在拉面店老板和围观大叔们智慧的凝视下手足无措,干什么你们那是什么眼神,我们没有吵架也没有分手!而且虽然这家伙外表纤纤细细可举手投足怎么看都是粗糙的男人所以也不会上演什么高中生未婚先孕的劲爆戏码!不要再看我了不是我惹哭的!


……应、应该,不是吧……?




虽然很丢脸地在社长面前哭鼻子可换来的却是对方一脸紧张地拿着手帕帮自己擦眼泪和鼻涕,然后一路上不是拉手腕就是搂肩膀,中途还摸摸自己的头发好几次,叹着气说,没想到废社让你竟然这么难过。


不是的,相叶在心里小声反驳着,我难过是因为你难过,我想要回到以前那种利用活动课时间一起做功课,你帮我订正英文我帮你完成绘画日记,而且就算拿了C+你也不生我气的生活。


还在想着的时候,就被忽然抬起手来的人,轻轻地捏住了鼻尖。


相叶抬起头,看到他刚还浑身都是沮丧的社长,此刻眼睛都笑得弯起来,朝着自己露出两颗可爱的门齿,放轻了声音说,


“你这家伙……哭鼻子的时候,”


“——样子还挺可爱的。”




事已至此,在学院网站的匿版聊天室发了“【救救孩子】暗恋的同学夸我可爱这是想接下来和我有更进一步拉布拉布的发展还是还是婉转通知我今后直到永远都妹有戏的预告”的主题帖,回复也一路都是“去天台相互高空抛举着爆炸吧现充”的花式咒怨。


相叶仰面躺在自己堆满JUMP的单人床上,心想怎么回事啊,我好喜欢樱井翔。






令少年担忧到屡屡失眠的事情没有发生,即便社团已经不在了前社长仍旧不辞劳苦,经常在课后就找到前副社长的班级上来,两人像往常那样,在周五的傍晚一起写着作业分享彼此班级上的逸闻,再去拉面屋比赛谁吃的比较快,最后磨磨蹭蹭地一起回家。


看似祥和的情节安排,可如果有人胆敢在此过程中掺和一脚的话,大概会被将这段时光视作一周中最宝贵人生的人,事后人道毁灭也说不定。


所以当篮球队的友人们伙同棒球社的友人们前来围观自己和樱井写作业的和谐场面时,相叶当即徒手折断了一只金属杆自动铅笔。


都围在这里干什么赶在老妈回家之前去把H书收起来啊你们这些妨碍人类自由恋爱的猩猩!相叶在心里如是诋毁。




很自然的,青春期的男孩子聚集在一起的时候,无论什么话题都能转到工口方面。


相叶心想我一点都不想了解这些平时情同手足的伙伴们不为人知的性癖,不管是欧派还是膝盖,年上或者幼女,你们的前途已经像班导的头顶那样黯淡且寸草不生了,人生注定药丸。


“那,樱井桑呢?”


“我?”


相叶冷冷环视一周突然兴奋する同学.jpg,有点紧张地再一次徒手折断一只水性笔杆。


“喜欢什么样的穿着,比如绝对领域啊,湿身衬衫什么的!”


“衣服啊……”


“嗯嗯!”


“衣服的话,当然还是不穿比较好吧。”


三秒钟后。


“萨……萨苏噶!!”




回到家中后相叶辗转反侧彻夜难眠,终于在凌晨四点十二分做出了决定,他躺在床上独自握了握拳后,发出一条讯息。


于是凌晨四点十五分樱井被短讯顺利吵醒,揉着眼睛点开来看,




“sho酱你好,”


“今天一起去澡堂吧!”


“[heart]”






在储物柜前脱衣服的时候相叶恍然大悟,这里是澡堂啊,就算是决胜内裤也不能穿进去吧,所以我究竟带来是要干嘛啦。


回过神时刚好看到上半身已经脱光的同学正背对着自己弯下腰解球鞋鞋带,脊骨在皮肤上投着漂亮的浅浅阴影,他直起身,面对着自己时从几乎快要掉下去的仔裤上头露出花哨的内裤边缘。


金发乱蓬蓬的,还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地开口问着,


“你怎么了?”


我要晕厥……相叶少年拿起毛巾沉默地捂住脸颊,凭借多年来对地形的掌控率先走进浴室里。




plan A.


“啊糟糕,洗发水忘记带了……”


“嗯?你说什么?”


“sho酱的洗发水好香啊,借给我用用吧!”


“你拿去用嘛!”


“sho酱真好——那作为回报,我来给sho酱洗头发吧!”


“欸?可、可以吗?……”


“嗯!我会很温柔!不会弄痛sho酱的!”


“噢,那、那好……麻烦你了。”




plan B.


“sho酱,帮我擦背!”


“好啦好啦,不要撒娇,把毛巾给我。”


“sho酱真好,sho酱亲亲——”


“坐好啊你!”


“遵命!”


“痛吗?”


“完全没有!对了sho酱,”


“嗯?”


“sho酱,你要不要看我最性感的地方?”


“……我觉得你最性感的地方刚才我已经全部看到了,虽然不是故意的,但在这种场合下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不是啦!你看你看——”


“欸什么啊?”


“腰这里——这里这里!这里有一颗痣!”


“真的啊,这种地方很少见啊!”


“所以说!是不是很性感?”


“……嗯,如果你觉得是的话。”




plan C.


“喏,给你。”


“哇牛奶!sho酱真好!……明明是我叫sho酱来的呢。”


“又露出这种让人没办法的表情——以前我一直不怎么来这种地方呢,没想到还挺有趣的,很舒服啊,这还要谢谢相叶君。”


“那以后经常来吧,sho酱和我!”


“嗯!”


“sho酱,我想喝巧克力味道的。”


“欸?抱歉,我以为你会喜欢草莓的——”


“也喜欢草莓,不过现在是喝巧克力的心情,所以sho酱,我们来交换吧!”


“好啊,我是没关系——不要忽然把瓶子戳到我脸上啊!”


“啊——sho酱也喂喂我。”


“很丢脸啊相叶君……为什么要在大庭广众之下相互喂对方喝牛奶而且怎么回事,说出来也超级糟糕啊?!”


“啊——”


“……”


“啊————”


“……真是的,小心点不要洒到身上了。”


“啊!”


“怎、怎么了?碰到你了吗?”


“间接接吻了呢,和sho酱。”


“…………………………٩(//̀³/́/)回、回去了!快点!”






为什么要成立半翅目昆虫捕捉及收集观赏社这种看上去毫无意义实质上也毫无意义的社团呢。


从大浴场回来之后关系似乎有突破性的进展,周末呆在家里时理所当然握着手机从早哔哔哔按到晚,就连入睡时也放在枕边,早晨睁开眼睛时,就看到对方抢先一步发来的早安讯息。


聊些什么,都是漫无目的的话题,哪种口味的杯面最美味,约定什么时候一起远足去山顶观赏仙后座,你的哪双鞋子很帅回头借我穿穿好不好,给你的情信又塞到我柜子里了怎么搞得明明都不在一个班。


爸爸妈妈此刻已经睡熟了吧,就连想要熬夜打游戏的弟弟也早就被揪着耳朵塞回房间,现在大概抱着被子边流口水边和小女朋友在梦中上演笨蛋情侣的桥段。


相叶悄悄起身,趴在阁楼窗口上,在等待回讯的时间里盯着月亮发呆,然后屏幕就一跳一跳地亮起来。


“sho酱你怎么还没有睡觉!”


捂着听筒,虽然用得是抱怨的口气,却连自己都听到掩饰不住的甜蜜。


“你不也没有睡嘛……”


被深夜电波渲染过的声线如是笑着回答,摩擦耳鼓的时候,好像都能蹭出细小的火花。




接下来是更多更多不着边际的对话,相叶觉得自己从头到尾都没有停下来笑意,笑得眼睛都累了,中途险些睡过去好多次。


樱井的声音在电话里也忽近忽远的,等相叶猛地清醒过来时,听到对方仍旧在说着有关于蝉的话题。


“sho酱,有一个地方很可爱呢……”


“欸?”


“我记得sho酱和我说过的,十七年蝉。”


十七年蝉,宅在洞穴里整整十七个年头才决定走出卧室承担社会人的责任,原本以为和意气相投的女生结了婚能够幸福,结果蜜月期还没过就莫名其妙的丢了性命,丰厚的人身保险就只能留给年轻貌美的妻子。


“……你哪里理解错了吧,相叶君。”


“是只在美国出现过的,没错吧?”


“这倒没错,你还记得啊。”


“sho酱说,很想知道在日本究竟有没有这种蝉呢,一旦有了这种念头就努力去证实,这样的sho酱,很可爱的。”


“……别说了太羞耻了!”


“其实暑假的时候,我一个人有去找过的……”


“欸?!你怎么没告诉我?”


“因为没什么结果嘛!所以就……”


“你这家伙啊……”


“不许说我是笨蛋!虽然不会生sho酱的气但是我也会不高兴的!”


“——是真的,很可爱啊。”






所以,到头来内敛高深的半翅目昆虫捕捉及收集观赏社究竟研究出了怎样惊人的课题呢。


社长,品行兼优,却在意想不到的方面有点笨蛋的固执。


副社长,率真耿直,明明在入社申请的小作文里真诚的一塌糊涂,可翻到第二页的个人信息表格里却毫不掩饰自己原本的入社野心。




“相叶君,我忽然想到一件事。”


“是什么啊sho酱!”


“好像……”


“好像……?”


“我们好像……”


“我们,好像……?”


“——一只蝉都没有抓过呢。”


“……,没关系的,sho酱。”




樱井没有回答,心想你小子当然毫不在意,然后将手中的已经被自己拿回家做保存用的社团成员档案翻过一页,看着个人志愿一栏被人一笔一划地写着:




“比起捕捉到蝉,我更想捕到的是社长的心”


“(笑)”
















end❤










好烦人啊相叶同学





评论

热度(248)

  1. 別知知別少年啊要胸怀大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