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知知別

🌸翔ちゃん大好き🌸无墙,洁癖者自行||好物收藏,禁转即删。

【SA/SK】成长的烦恼【50】(完)

深海比目鱼:

50、


 


樱井翔当然是像相叶雅纪希望的那样,做了一个美到天上去的梦。第二天起来就是尴尬地收拾痕迹,也挡不住嘴角越翘越高,真是巴不得所有人都晓得他昨天做了什么好事。艺考将近,就是元旦也没有休息。下午他上钢琴课,弹了好几次都被老师说情绪不对。


 


当然不对了,他现在哪里是弹贝多芬的心情啊?拿出手机打开录音,抬手就流畅地弹了一段前晚演奏过的《卡农》给相叶雅纪发过去,觉得表达不够心里的欢欣喜悦,又信手来了一段《致爱丽丝》。老师不过去冲杯咖啡的功夫,就听他连弹了两首代表性极强的曲子。以前也练过,今天弹得,在技巧上倒不是很好,有些小差错,但情绪和感觉就特别对,比他演出的时候也要好几分。


 


搁在一旁的手机屏幕亮起来,就看他连忙停下手去拿。这还上不上课啊?老师靠在门边腹诽,就看他手指头在屏幕上点了一下,吹的坑坑巴巴的《欢乐颂》就从手机里流淌出来……这水平,真是惨不忍睹。可他这个眼高于顶的学生却笑的不能再傻,硬生生叫老师怀疑起自己的听觉来。


 


这小子,是谈恋爱了?


 


樱井翔虽然是第一次谈恋爱,但从小就混在早恋成风的音乐生里,比起相叶雅纪来,即使开窍较晚,水平也是超了不止一点两点。老校区就这么大点地方,也被他挖出好些约会圣地来。


 


相叶雅纪的手机震动,他拿出来瞧一眼,整个人顿时就变得有些心不在焉了。二宫和也冷冷瞥他,「怎么,要逃去约会啊?」


 


「……」他没跟二宫和也明说自己现在和樱井翔的关系,但二宫和也从元旦回来的那个星期就一脸我什么都知道了你不用多说的表情,总是让自己又尴尬又害羞,「没有。」


 


「哈,还不承认!」二宫和也冷嘲,低头刷刷抽出一张数学卷,「去的时候问问这道题怎么做啊,不然我才不帮你打掩护。」


 


相叶雅纪没用地接过来。趁着后半节课没人检查纪律,偷偷从后门溜了。教学楼只有五楼,走到五楼再往上多走一层楼梯,就是天台了。不过楼顶的门总是锁着,又跟顶楼的领导办公室太近,一般没什么人往这里走。谁让顶楼拐角就是教导主任的办公室呢?哪对小情侣不要命了,敢跑到这里来幽会。


 


蹑手蹑脚地爬上来,楼道里灯是声控的,就是大气也不敢出。相叶雅纪才迈上五楼的台阶,就看上面有抹人影探下来,抱怨,「你好慢啊。」


 


「嘘!」相叶雅纪连忙止住他,「值周老师还没下班呢……」


 


最后那几节台阶基本就是被樱井翔拉着手迫不及待扯上来的,「我都在这儿等了你半节课了!」


 


相叶雅纪真是怎么也想不通。樱井翔真的是被自己掰弯的吗?为什么他对男生之间的肢体接触,一点儿反感也没有,根本就没什么适应期啊!反倒是自己,总是放不开手脚,还要被他笑话。


 


黑暗中他们面贴面地小声说话,樱井翔的呼吸就这样暧昧地拂在脸上,好几次嘴唇都堪堪贴在脸颊上了,相叶雅纪忙得顾左右而言他,忽然想起二宫和也的数学卷子,赶紧掏出来给他,「二宫有题目问你!」


 


樱井翔真是……闷头生气地拿过卷子,用手机的灯光照着看了两眼,「带笔了吗?」


 


带了带了,就是没带,也给他变出来。相叶雅纪讨好地帮他拿着手机打光,就看他将卷子贴在墙上刷刷刷往下解,忍不住感慨,「你可真厉害……」


 


这题自己也想了半天,没解出来。


 


樱井翔最经不住相叶雅纪这样发自真心的夸奖与仰慕,当下整个人都骄傲地要膨胀起来,心想,「我当然厉害。」


 


用下巴按了原子笔,然后把卷子草草一折放到台阶上,表情认真严肃,「写完了。」


 


两个人算是暗度陈仓了好些日子,相叶雅纪收到短信就知道樱井翔喊自己上来想干什么。他弯下身把卷子和笔拿起来,小声说,「你低下来点。」


 


仰头的角度,真是叫樱井翔心里闪过许多妙不可言的旋律。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让自己没有冲动地把人按倒,享受相叶雅纪少有的主动。


 


二宫和也看着考卷上面潦草的笔记和令人遐想的折痕,从相叶雅纪回到教室开始就一直「啧」到两人回寝室。太气人了……让人嫉妒。


 


大野智老是不在学校。二宫和也天天在人家粉红泡泡下生存不易,晚上打电话的时候就憋足了劲儿在大野智身上发脾气,不管说什么那一头只会傻呵呵地笑,真是叫人一拳头全打在棉花上了。没等到人回来,学校已经放了寒假,然后二宫和也收到之前电影剧组寄来的机票,稀里糊涂地,还没来得及跟大野智见上一面,就飞到国外去走什么红地毯。


 


忙着赶了好几天的色彩,大野智好不容易喘口气歇歇,忽然就想到二宫和也好像有几天没给自己打电话了。上次挂电话之前他就在生气,这下该不是真的生气了吧?要怎么哄才好呢……在夜宵摊前发着呆,同画室的人忽然拿着手机凑过来,「喂,大野,这个二宫和也,是你们学校的吧?」


 


他听见二宫和也这几个字就回了神,看那人的手机屏幕,是新闻通稿,二宫和也四个字加重加粗,十分明显,图片上的人很……漂亮。的确是漂亮两个字。他穿着黑色绸面的正装,看得出被专门拾掇过,在这个大人的盛宴上,从图片中都能看见他浑身那股少年的青涩与稚嫩感,漂亮极了。


 


「是你们学校的吧?他可真是不得了啦!」


 


大野智惊醒,收回差点摸上屏幕的手指,「嗯」了一声。回到画室的宿舍他就开始搜索消息,都不用怎么搜,铺天盖地的,几乎都是关于二宫和也拿奖的新闻通稿。


 


原先因为电影题材争议的某些负面讨论都被刷了下去,满屏幕都是对他的褒奖。大野智将那些新闻图片上二宫和也的照片一一存下,然后再打开视频来看他在电影节上的表现。


 


他是跟大胡子导演和影帝先生一起走的红毯。大野智一看才知道,原来是和影帝先生穿的情侣装啊……虽然他们在电影里关系暧昧,这样造势很正常,但他还是觉得有点儿不舒服。不过很快的,他的视线便全被二宫和也吸引了过去。少年独有的害羞气质和自信在他身上又矛盾又和谐,直叫人挪不开眼。拿奖的时候,少年看镜头的眼睛亮晶晶的,大野智一时间有种他在透过镜头看自己的错觉,好像在那个瞬间,再一次爱上他了一样。


 


晚上睡不着觉,来回看着存下的那几张照片。又骄傲又忐忑害怕。他的和也这么棒,自己要怎么才能追上去,跟他比肩呢?和也说过自己是要做导演的,那么自己是否有能力帮他一起,做美术指导呢?还是胡思乱想,拿在手里的手机忽然就震了起来。屏幕上出现「和也」两个字的时候,大野智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喂?」他似梦非梦地接起来,一时还不能相信,自己刚在网上看过视频的那个人,给自己打电话——已经回到国内了?「和也?」


 


「还以为你把我忘到天边去了!」二宫和也讽刺了一句,那边吵吵闹闹地跟司机师傅说着话,「我在你画室外面啊!冷死了,快出来!」


 


他一领完奖就说自己要回来,把一干人等吓了一跳。劝说不通,执意要订最近一班的飞机回国。二宫和也自己也觉得真是见鬼了……他收到那么多大导演的联系方式,竟然一点儿兴奋感都没有,满脑子就想着要回去找大野智。


 


穿的还是领奖穿的那身,不过长途飞行之后已经变的皱巴巴的,头发也焉了下来,风光不再,略显狼狈。司机师傅觉得他眼熟,这几天新闻里好像常见这个人,但一想那人不是在国外么,也就没多想。


 


二宫和也在冷风里跺脚等了好一会儿,才看画室里出来一个人,「这里!」


 


大野智跑的很急,停下来还在喘气,被他扔了奖杯在怀里也没发觉,满脸不可置信与惊喜,「你怎、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二宫和也把奖杯扔到他怀里,自己也扑了进去,「冷死我了!」


 


然后就听大野智像每次电话里那样,什么话也不知道说,傻兮兮地呵呵笑起来。天呐,大野智怎么就傻成这样了?他之前,不是一套一套的,很厉害的吗?二宫和也暗暗吐槽,又发觉这样的他自己也很喜欢。这几天高压下的紧张疲惫一扫而空,什么赞美与奖杯,都比不及这个人不算温暖的拥抱和好笨的嘴。


 


那日懵懂见过他发送的文字忽然浮现在眼前。


 


【最想带走的 还是你】


 


深深吸了一口气,整个鼻腔都盈满了大野智身上洗也洗不掉松节油的味道。他总算能清晰无比地明白那是什么样的感受了。









————————————————————————————


(* ̄︶ ̄)y

评论

热度(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