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知知別

🌸翔ちゃん大好き🌸无墙,洁癖者自行||好物收藏,禁转即删。

晚安,宝贝

总武线上的日久生情:

认识发展的无限性是指,由于客观世界是无限发展的,因而人类认识的发展也是无止境的。


这句话虽然有点儿拗口,但确是客观真理。


所以,二宫和也对相叶雅纪的认识也是无限的。


遵循着“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规律,二宫和也认为自己在无数次的实践中已经无限的趋近于揭露相叶雅纪的本质了,但不知怎地,还是不能拨开最后那层浅浅的迷雾。


在二宫和也的成长过程中,相叶雅纪先后扮演过能够拯救世界的Superman,邻居家温柔的大哥哥,不懂距离总是黏在他身上的怪大叔,ATM机等等...


角色有好有坏。


不过最后的印象就只剩下坏了,现在的二宫和也觉得相叶雅纪是个大骗子,专门骗小孩子的那种最可恶的大骗子。


此时此刻,二宫和也想,他可能连对骗子的那种深恶痛绝的憎恶都没了,只剩下疲惫。


自从上次那人悄无声息的离开,他已经差不多两年没有收到过他的消息了。


二宫和也觉得两年来他的认识能力又提高了一些,可以更深入的了解那个人,更加接近真相了。如果能再试着相处一下,会发现那人其实不是个坏人也不一定。


说起来他是愿意勉为其难的给那人洗白机会的,可惜,他的认识客体丢了。


更糟糕的是,二宫和也不知道怎样才能把他找回来。


 


 


 


父亲去世的时候二宫和也年纪还太小,以至于那些完全没能在他脑海里留下痕迹。他记忆的最初,就是和外公外婆一起生活在这里。


他的家在一座小小的海岛,人口并不很多,当然也不够繁荣。


外公外婆在港口经营着一爿小店,特色美食是相叶雅纪说喜欢的酱油拉面。生意不红火也不萧条,赚不来很多钱,但也能勉强度日。大概就是连续炖煮的拉面浓汤,平淡,也别有滋味。


或许是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海岛的黄昏总是格外的长。从午后很早的时间开始,西偏的太阳就致力将世界染得金黄。二宫和也常常坐在港口,望着金色的夕阳,金色的沙滩,和波光粼粼的金色海面。


残阳最浓的时候,大概就该老船长登场了。二宫和也不太清楚船长到底是哪里人,为什么每天都经过这座小岛,每天都到店里来吃一碗拉面,他当时太过年幼了。甚至以为船长是个名字,外公外婆不是都那样称呼他嘛,船长,船长。


老船长很喜欢他,有时候会带给他漂亮贝壳,有时是海岛上没有的新鲜玩具。船长的手就像是外婆的手,粗糙且温暖,摸到身上会觉得有点儿痒,但很安全。


“怎么样小和,等你长大要不要做水手啊?爷爷带你到海里去?”老船长把二宫和也抱在怀里。


二宫和也听人说过大海是神秘的宝藏,听了这话就跃跃欲试,“好啊,好。”


再长大一点儿,大概七岁的时候吧,二宫和也第一次上船了。


波涛汹涌的大海里飘摇的小船一瞬间让他头晕目眩,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从未有过的场景。是呢,那个时候父亲睡着了,他们都说他去世了,任凭二宫和也怎么哭喊都不睁开眼睛。母亲带着他坐上小船把他送到外婆家,他也再没见过母亲。


“妈妈...”


只觉得天昏地暗,而后失去了意识。


大家说这种状况叫做晕船。


好吧,是晕船。


总之水手的梦只能作罢,二宫和也就这样坐在夕阳里,看着海面和天边,慢慢长大。


 


 


 


海岛的人口少,学校的规模自然不大,二宫和也从幼稚园开始到国中结束,一共也只有那么几个一起长大的同学。他们家住的很近,从小就在一起玩。关系甚至好到让二宫和也忘记了,他竟然受到过欺凌。


其实未必是欺凌,现在看来那些人也都是不错的家伙,可能只是孩子年纪太小的时候,觉得揭人伤疤是件有意思的事儿吧。


被小伙伴们嘲笑了没有父母的小和也非常伤心,哭着跑了很远,然后不小心踩到了圆滚滚的小石子,二宫和也摔倒了。


伤心,身上也很痛,抬头看看周围,是没看过的风景。委屈又害怕,二宫和也趴在地上哭了起来。


“哎?”


随着陌生的男声响起,二宫和也骤然被提到高空。他努力睁大泪眼迷蒙的眼睛,看到一个长着菱形嘴瞳孔漆黑的大男孩好奇的望着他。


男孩举高他的姿势就像举着一只猫。


二宫透过挂在睫毛上的泪滴看他,心里的想法只剩下,哎哟,这个人可真好看,还从没见过这么年轻帅气的人呢。


大男孩的脸上写着我很好奇,但又没有问他什么话,单手把他抱进屋子,为他洗了手擦干眼泪。男孩叉起盘中一块隐约有着诱人香气的食物填到二宫和也嘴里,用期待的眼光看着他,“好吃吗?”


二宫和也鼓着小小的脸颊咀嚼,“好吃。”


相叶雅纪开心地笑起来,“我也很喜欢哟,爆浆鸡排。”


长大后的二宫和也其实并不怎么喜欢油炸食品,可每当委屈的时候、慌张的时候,总会下意识的想要品尝这种味道。对于他来讲,这是安定,是特殊,是不流泪。


就像是相叶雅纪这个人,他才没有很喜欢他,但是如果需要的时候能看到他,那就很好了。


 


 


 


二宫和也是在谈话声中醒过来的,从沙发上坐起揉揉眼睛,听到了外婆的声音。


“真是给雅君你添麻烦了。”


“哪里的话,小和很可爱,我们一起玩耍,非常愉快,”相叶雅纪前倾着身子,谦逊又恭敬,“既然这样,我就先告辞了。”


二宫和也闻言立刻从沙发上翻身而下,蹭到相叶雅纪身边扯住他的衣角,“你明天还来吗?”


“哎?”相叶雅纪很是吃惊,低着头看他,又因为当时的二宫和也实在太矮,不得不蹲下身子。


二宫和也和他对视,“明天...”


相叶有点儿苦恼的抓了抓脑后的头发,下了决心,“那好吧,我明天还会来。”


二宫和也从此和相叶雅纪成为了朋友,他是很喜欢相叶的,他那么高,比幼儿园里小林的爸爸都高,又那么好看,比电视上的明星还好看,而且开车开船什么都会做,那么器用,简直是超人般的存在。


二宫和也自带了相叶雅纪跟踪器,总是亦步亦趋的跟在相叶身后,往往相叶雅纪一回头,就能看到他站在墙角歪头看他。二宫的上衣有点儿短,肚子又圆圆的,总会不经意露出一截白白的肚皮。


“小和~”相叶雅纪叫着他的名字向他走去,长臂一捞把他抱在怀里。


是呢,从前两人的出行方式就是这样,相叶雅纪单手抱着他,后来二宫和也长高了一点儿就变成牵着手,再后来二宫和也不想和他牵手了,但是也被强迫要牵着手。


不想牵手的那个时候,二宫和也就长大了。


 


 


 


长大以后的二宫和也思考过很多事,发现自己对相叶雅纪这个人知之甚少。


他是海岛上被爷爷奶奶们交口称赞的好青年,却不是海岛上的居民。向村里的长辈们问起,也没人说得清他到底来自哪里。


相叶雅纪也不常常出现,这么说也不恰当,他会不定时的出现。


有时只是一个夜晚,皎洁的月光撒着银辉,相叶雅纪站在几步以外的台阶下,身上带着大海的清爽与潮气。看到二宫和也走出屋子,就笑得消失了眼白。


如果不是第二天早上醒来看到床头摆着相叶送他的礼物,二宫和也甚至会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也有时会在岛上住上大半年,和小岛的居民一起出海捕鱼,帮助大家驾驶挖掘机,或者在拉面店帮忙端盘子和洗碗。


相叶雅纪可能会告诉说自己什么时候会离开,也可能不会。


但比起这个,他从来都不会许诺自己什么时候会再次出现。


二宫和也也曾非常好奇,十三四岁和二十三四岁的时候,分别假装不经意的问过,“喂,相叶氏,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啊?”


“我啊?”说到这个,相叶雅纪的表情总会流露出几分得意,“我是超人哦。”


“超人?”如果说十三四岁的二宫和也还半信半疑的话,二十三四岁的二宫和也只想对其施以暴栗。


“嗯,保护我们的地球,也保护小动物和花花草草。”相叶雅纪满脸自豪。


二宫和也翻翻白眼,只当他不想回答,这两次以后也就没再问过。


读国中的时候,相叶买了手机送他。二宫向来对新鲜的电子产品有兴趣,可拿到空白新的手机,二宫和也翻来覆去的翻看了几遍,不太满意。


“你的电话号码呢,邮箱号呢?”那人实在太迟钝,最后还是二宫主动开口问了号码。


二宫也想过或许不是迟钝,是相叶不想说。


他拨打过那个号码,永远是无人接听,邮件倒是会回,有时很快,有时也要等过几周。


而给他买了手机的相叶雅纪,一次都没主动联系过他。


 


 


 


 


年少时很是纠结,想通了以后也就无所谓了。那个人到底是从哪里来,做着什么样的工作,什么时候会出现,什么时候会离开,为什么不接电话,为什么不打给他等等等等,好像也不是那么重要。


重要的是什么?二宫和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反正不知道那些的话,反而能获得意外的惊喜。


那次相叶雅纪差不多消失了一整年,黄昏没有食客,二宫和也趴在店里的桌子上,呆呆的望着海面。


突然看到驶过来的小船船头站着熟悉的身影,高大挺拔,带着宽大的拿破仑帽,像是英勇威武的船长。


“喂,相叶氏!”二宫和也高兴地跑出去,站在港口拼命的向他挥手。


相叶雅纪抬了抬下巴,对着他做了一个不像样子的wink。


那是之前他们失联的最长时间了,一年。


而现在已经两年了,每一天都在刷新记录。


二宫和也等的没了脾气,只是一如从前每天望着海面,甚至不敢再期待他能出现。


 


 


 


平心而论,和相叶雅纪在一起的时间虽然少,但那个人是不怎么会在他人生中的重要场合缺席的,外婆的葬礼、外公的葬礼以及成人礼,相叶雅纪都陪在他身边。


他几乎没错过过二宫和也人生,他保护他,喂他吃东西,给他买玩具,也陪伴他长大。虽然不曾教给他做人的大道理,但是那个人热情又真诚,善良也充满爱心,他从他身上学到很多。


很多很多,多到二宫和也努力的想全部装进心里,但最后还是满溢,缓缓地流淌过他的生命。


二宫和也不知道能为他做点儿什么,他想为他庆祝生日,可生日的时候那人总是不在。攒了一点钱想买礼物送给他,可是日久天长,那种东西在闭塞的海岛都过了赏味期,他还是没有出现。


二宫和也想,他唯一能为相叶做的,不过就是留在原地等他。守着这一爿小店,守着港口和海。


十八九岁的时候想过要出去看看,灯红酒绿的城市,车水马龙的街道,无数年轻的男孩和女孩,无数的生活和梦想。不过由于众所周知的客观原因,他从小到大,离开海岛的次数不超过十次。


晕船只是一方面,还有到港湾小镇去玩耍时,心里总是惦记着那人万一来,会找不到他。虽然知道这种可能微乎其微,可想来想去,还是留在原地比较安心。


 


 


 


快要转到第三年的时候,相叶雅纪终于又出现在店里。


二宫和也站定看他,那人晒黑了许多,眼角多出了几道笑纹。


见二宫来了,相叶雅纪急忙挤出讨好的笑容,“小和,我回来——”


二宫和也把手中的钥匙扔在桌上,转身就走。心里是有怨气的,到底去了哪里,真的不能说吗,难道他们不是恋人吗?也有那么一点儿有恃无恐的底气,终于还是回来了,他曾经那么担心他再也不会回来。但那又怎样,你看,他不还是回来了。


不知不觉的走到岛上惟一一家鸡排店门口,爆浆鸡排,久违的想要尝尝那种味道,可惜这里已经关了店门。


二宫和也抱膝坐在鸡排店的台阶上。


相叶雅纪小步跑着跟上,站在台阶下面观察了他一会儿,迈步想要离开。


“你去哪?”二宫和也抓住他的手臂,“你去哪,你还想去哪?”


“我我我...哪都不去,”相叶雅纪神色慌乱,“我只是想给你做爆浆鸡排。”


二宫和也松开手,低垂着肩膀和头。


相叶雅纪还是没走,歪头想了想,从口袋里摸出什么递到二宫和也面前。


“嗯?”


“没有鸡排,只有绿箭,你明天能不能和我见面?”


 


 


 


夜晚理所当然的做了爱,结束以后二宫和也摩挲着相叶雅纪胸口初次见面的伤疤,“这是什么?”


“受伤了。”相叶雅纪轻描淡写。


“为什么受伤?”二宫和也抬起头看他,眼睛湿漉漉的好看。


“这就说来话长了,哎呀,就以后再告诉你吧!”相叶雅纪不愿意多谈,捡起T恤套在身上。


“不是又去做超人拯救世界了吧?”二宫和也无意识的撅起了嘴。


“是呢...”相叶雅纪轻声应着,想起了那场艰苦的战役。


三年前熊星人计划侵略地球,幸好提早被超人联盟知晓。得到情报的时机不算晚也不算太早,超人联盟花了整整三年的时间才彻底击败了凶残的熊星人,保护了全人类。


相叶雅纪还记得三年前的那天,他正懒洋洋的躺在摇椅上晒太阳。突如其来的接到了战斗的指令,恋恋不舍的轻吻着恋人的手背和脸颊,阳光下睡着的二宫和也破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对不起啦小和,我又要离开了。


原谅我一次都无法说出归期,因为超人的战斗太危险了,我怕自己再也不能回来。我现在就要去保护地球了,保护好这个大摇篮,好让你每天都能睡得安稳。


与熊星人的战争比想象中的更加残酷,很多超人都无法再重返地球了。相叶雅纪也有过几次遇险的时候,最为危险的一次莫过于小熊锋利的爪子划伤了他的胸膛。


好在活了下来,好在能回来。


“所以说超人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啊?”海面像是巨大的镜面,反射无尽的熠熠星光。浮动着的光辉透过窗前的玻璃窗,洒在两个人身上。二宫和也终于接受了他这套说辞,他枕着相叶雅纪的手臂,眼睛望着窗外的星空。


“当然是要保护地球。”


“除了保护地球呢,你就没有点儿新的说法吗?”二宫和也不太满意。


“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啊,安慰哭泣的小孩子,把迷路的老人送回家,救挂在树上下不来的小猫,还要给小狮子讲故事...”


二宫和也隐约有些兴趣,他把头转回来,“给小狮子讲故事,怎么给小狮子讲故事?”


相叶雅纪低头看他,微微的笑,紧了紧环着他的手臂,“就像抱着你这样,把小狮子圈在怀里,给他讲桃太郎的故事。”


二宫和也有点儿困了,他揉揉眼睛打了个悠长的哈欠,“小狮子可爱吗,听话吗?”


“可爱,会用毛绒绒的头顶蹭我的下巴。也有淘气的时候,被它的小爪子抓,有点儿调皮,和你很像。”


“我想睡了,”二宫和也努力的睁开眼睛,抓紧了相叶雅纪的衣角,“你明天还会在这儿吗?”


“睡吧睡吧,我在这的。”


“明天在吗?”


“明天在。”


“后天也在吗?”


“后天也在,以后的每一天都在。”


二宫和也缓慢的眨了几下眼睛,仿佛像在思考。或许是相信了吧,艰难的撑起身子,亲吻相叶雅纪的下巴,语调是星辉般轻柔,“那好吧,晚安,相叶氏。”


 


 


 


 


还是个小孩子嘛,相叶雅纪又心疼又好笑,好像看到了他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么小的小人儿跑着跑着就摔倒的样子。


明明想要保护他的,却让他受伤了。


会好好补偿的,相叶雅纪捏捏他肉肉的手掌。


与熊星人最后的战役结束后,相叶雅纪提交了退休报告。领到了一枚绿色的超人纪念徽章,和一大笔丰厚的退休金,他变回了一个普通的男人。


养好了伤准备回到海岛,内心不能说是不忐忑的。


毫无指望的等待一个人,该有多难受,虽然没有经历过,但是他觉得自己应该可以想象,大概就像被小熊锋利的爪子划破了一百次胸膛。消失了三年,再见面,他有些愧疚和胆怯。


他知道二宫和也在等他,守着那爿小店,静默而又坚韧。他不能让他的希望落空,所以那么多差点儿都死掉的瞬间,他都努力的活下来。


活下来,然后回来,这是不能轻易死掉的原因,是垂死时候脑海里唯一的念头。


相叶雅纪时常觉得,能遇见二宫和也是超级幸运的事儿,这个人又善良又纤细,纯情浪漫,永远为他等在原地。战斗结束的时候,受伤的时候,只要能回到他的身边,就能得到治愈。


就像是星云环抱着恒星的温柔。


垂头看他的时候,怀里的人已经进入了梦想。睡梦中的二宫和也呼吸绵长,小小的鼻翼伴随着呼吸翕动,就像是睡着的小狮子,可爱。


“我啊,从前真的是要保护地球的,和你说了实话,你又不肯相信,”相叶雅纪小心的摸二宫和也的头发,“从前一直守护我,你辛苦了,以后的日子里,我就只保护你一个人了。所以,不要害怕。”


或许在睡梦中有所感应,二宫和也往相叶的怀里蹭了蹭。


相叶笑起来,轻轻吻他的眼睛,“晚安,宝贝,我爱你。”






FIN.




这样一闪而过的频率甚至让我无法说出这是篇点文。


来自 @柠檬柚 的爆浆鸡排和绿箭口香糖。


大柚子生日快乐~~


尝试一下零点定时发送...







评论

热度(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