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知知別

🌸翔ちゃん大好き🌸无墙,洁癖者自行||好物收藏,禁转即删。

【相二】相叶雅纪的腿毛王国

Eternity:

先说好,脑洞是我相方 @明月别枝 开的!


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


以及


设定ooc,巨雷!巨雷!!巨雷!!!


如有不适,请立刻点右上叉叉!!!


以下正文。


——————————————————————————————




 


A


我是一根腿毛。


我的名字叫nino137号。


出生三个月,算是年纪正当的青年俊杰。


我们的国王名叫相叶雅纪。


他真的是一个很帅很帅的boy。


更重要的是,他那双漂亮的腿上,孕育着无数的我们。


然而虽然如此,被赋予名字的腿毛却只有350根。


原因无他,我们伟大的国王每每数到350的时候就会跟中了魔咒一般或是忽然想起来周遭渐渐冷却的洗澡水,或是被我们多胞胎兄弟姐妹迷了眼数了茬,又或是自言自语一句什么东西随后忘了数到哪儿。


总之,我们这350个兄弟姐妹的名字及担当经常会发生变化。


比如说,我上一个名字叫nino144号,上上个名字叫nino120号,上上上个名字……呃,他没数到我,所以我没有名字。


综上所述,能被赋予名字,是一件相当光荣的事情。


 


可是最近,我发现一个问题。


我和我的兄弟姐妹,所有腿毛的名字似乎都有共同点。


那就是前缀一定是nino,后缀一定是号。


后缀我能理解。


然而前缀,我却百思不得其解。


Nino……到底是个啥……


夜深人不静的晚上,我一边听着国王的呼噜声,一边默默地想。


“别想这些有的没的,再过几天你自然知道nino是什么了。”


不远处忽然有同伴的声音,转头一看,是我们这群兄弟姐妹中色泽最光亮,长短粗细最完美的nino218号。


然而现在,我没空关心为什么色泽光亮体型完美的nino218号会忽然跟我搭话,我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他刚刚那幅“我是过来人了”的口吻里。


“呐呐,218号君,”我凑了过去,无视旁边几个因为被我压倒而对我怒目而视的兄弟姐妹,紧紧挨靠着218号:“你见过nino吗?”


“当然。”他说,语气相当骄傲。


“那……”我斟酌了一下遣词造句,小心翼翼地问:“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我们的名字前缀都是用nino开头么?”


“nino啊……”218号君思忖了一会儿,在无风的夜里似是在遮掩什么一般,微微弯了弯身体:“他是个fairy。”


……


原谅我是根才学粗鄙的腿毛,除了有限的日语,我着实不太清楚那个“fairy”是什么玩意儿。


大约是看出了我的疑惑,218君横了我一眼,到底还是好心地加以了解释。


“就是妖精桑。”


 


B


在我的印象里,妖精并不是什么好词语。


比如在书生的故事里,妖精一般都是那个迷惑人做坏事儿的角色。


诶?为什么我会知道如此辛秘的故事?


事实上不只是妖精,我还知道桃太郎辉夜姬一寸法师的故事。


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那自然是,我们国王他有给小动物念睡前故事的癖好。虽然那些小动物不太领情的模样,但我们这一众子民,可是提着十二万分的精神听那些睡前故事呢。


 


如此一来,我对这个叫nino的妖精桑忽然没了好感。


不过是区区的小妖精,竟然肖想我们高大伟岸宅心仁厚的国王。


要知道我们国王可是个长相英挺身材颀长的美男子,试想一下,在一个阳光明媚风和日丽的午后,高挑帅气的国王穿着或是清爽条纹或是派手花纹的沙滩裤站在棒球场足球场篮球场随便什么场上,和煦的日光落在他笔直修长的小腿上,将我们全体子民折射出金灿灿的颜色,此时若有微风拂面那就是更好不过,因为向来齐心齐力的我们会迎着风小幅飘荡,营造出一种和谐温馨的气氛来。


没有人能抵挡这时候的国王,连妖精桑也不能。


此时的国王散发着一种连我都会倾倒的魅力。


这原本是一件极好极好,再好也没有的事。


以我的意思来说,这绝对可以媲美决胜西服决胜领带决胜胖次的决胜衣装。


然而国王本人却对自己的魅力点毫无自觉。


即便是春寒料峭的三月,他也依然穿着绝不超过八分的裤子出门遛猫遛狗遛猴子。


所以,难怪街上的姑娘看到他就会满面娇羞地“kya”“kya”叫,夹杂在这些饱含着爱意的尖叫声中的,偶尔还会出现诸如“你看爱拔酱是不是穿着爱拔丈?”“牙白,你看,爱拔酱的腿毛!”“啊,我感觉我要晕倒了。”之类的私语。


我骄傲地顶着那些姑娘爱慕的目光,昂首挺胸地屹立在寒冷的风中,只用眼尾悄悄掠过那些说着小话的姑娘们。


居然能看出本大爷的美!


尔等如此卓越的眼光日后必成大器!


我看好你们哟!


没等我眼尾扫完,上方忽然传来一道凉凉的声响。


“137君,少看点穿越言情剧才是正道啊。”


 


C


那天我正在睡觉。


忽然听到上方有悉悉索索的说话声。


“今天……大约会……吧……”


“诶……真的么……那个传说中的……”


“好像就是……”


“……终于能看到……”


“……fairy嘛……”


我翻了个身,迟钝地觉得fairy这个名字似乎似曾相识。


在哪儿听过这么洋气的名字。


好像是……


好像是……


妖精桑?!


Nino?!!


灵台忽然前所未有的清明,我猛地站了起来,周围的腿毛们被我吓了一跳,纷纷用“这毛是不是傻”的表情看我。


然而我却顾不得这些,只缠着周围随便哪根毛问。


“妖精桑要来了?”


那根毛被我缠得不知所措,只能晃了晃顶端表示正确。


“你说的是不是nino?我们名字编号前面的那个nino?”


“是啦是啦!”


被我缠住的腿毛大约是烦了,使劲将我撞开,回归原位的时候甚至还因为使劲儿过猛而无法自控地随风摇动了一下,方才站稳。


可是,我已经完全不在乎这些了。


天哪,那个nino!妖精桑!fairy!终于来了!


我终于可以见他一面以偿夙愿!


不知道他是跟我们国王一样的美人呢,还是跟我一样的美毛呢?


太令毛期待了!


 


我从前在国王的故事书里听到过一个叫“出其不意”的词。


为什么作为一根没有脑容量的腿毛能记得这个词呢?


因为当时国王在读到这个词的时候吃了四次螺丝还没念对,偏偏他还是个特别执着的,翻来覆去又念了近十遍,这才算罢口。


于是,我便也记住了这个词。


 


没想到,第一次用这个词,竟然会是在妖精桑的场合上。


那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傍晚。


距离上次听到妖精桑终于要显出庐山真面目的那个晚上,已经过去了无数秒。


当我的国王哼着歌从冰箱里拿出猪肉的时候我还以为这将是跟往常别无二致的傍晚。


没想到,门铃却响了。


国王理所当然地放下手上的猪肉,嘴里叫着一叠的“嗨”一边跑去开门。


门口站着的是个男孩子。


看起来大约18,9岁的样子。


我努力仰着毛尖,只能目测出男孩子皮肤很白,个儿似乎没有我主人高。


“你来啦。”国王说,凭声音语调来判断,他今天似乎心情不错。


可是男孩子的情绪好像并不太高的样子,只低声说了句“打扰了”,就走进了客厅,熟门熟路地躺在了沙发上。


我以为国王会抱怨诸如“你怎么一来就躺下?”“我的伴手礼呢?”或是干脆指示对方去厨房完成他刚才未尽的活儿,就跟之前对一个叫“风pon”的人所做的那样,没想到,国王今天却非常好脾气地笑了笑,转而回到厨房,继续摆弄他那块正在解冻的猪肉。


我的国王果然是个恩威并施,相当立派的男人!


自豪之情立刻自我的毛囊油然而生,一路涌到毛尖儿,以至于周围的兄弟姐妹以我为圆心挪开一毫米的异常情况都没有注意。


“相叶氏!”


有人在叫我的主人,声音是有点熟悉的小尖嗓。


不出意外,应该是沙发上那个小男孩发出的。


奇怪,我明明是第一次见到他,为什么会觉得他的声音耳熟呢。


我百思不得其解,正想问问周围的毛,却听到小尖嗓又接着说了下一句。


“我饿!”


 


真是,饿了就去吃,这点小事也要麻烦国王吗?


我暗自腹诽。


以前风pon来的时候可都是自觉下厨的!你虽然年纪看起来比国王小,至少也得来帮一下忙嘛。


国王一定不会容忍小男孩的态度!


一定不会!


我用我的毛打……


“今天晚上吃你喜欢的汉堡肉哦。”


……赌……


“kazu你先在沙发上玩一会儿吧。”


……


用我的毛打赌的我简直就是根傻!


 


D


我一时没有在国王的反常中恢复过来。


等我再度清醒的时候,面前已经多了一双白花花的腿。


我猜是这个叫kazu的人的。


凭良心说,这腿是真的好看,白白嫩嫩的,跟我所栖息的地方完全不同。


然而美中不足的是,上头竟然没有腿毛。


这大概是这双腿最大的不足。


唉,可惜了。


那么优良的栖息地,如果能生长出腿毛的话,一定都是跟218君一样优秀的颜色品种。


奈何现在竟一片荒芜。


真真是造化弄人,暴遣天物啊!


 


就在我扼毛痛惜的时候,国王忽然出了声。


“今天天晚了,你就住下吧。”


我望了一眼窗外尚未完全落下的夕阳,觉得今日的国王大约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不仅性情大变,竟然连视力也下降得如此厉害。


“好啊。”


……


兴许,kazu住在北海道,现在这个时候已经回不了家了吧。


我独自为他俩费尽心思地找着理由,却感觉国王忽然站了起来。


 


他绕过了桌子,站在了还坐在那里的kazu。


随后,俯下身,啃上了kazu的……


嘴?!


我顿时大惊。


不行啊!


国王果然是吃错东西了啊!


居然同类相残!


我们腿毛尚且知道不能自己毛吃自己毛,为何国王竟会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


“呜……”


咦?


我听错了吗?


那是kazu的声音吧?


他不是快被国王吃了吗?


怎么发出的声音听起来还挺舒服的样子?


直到此刻我才醍醐灌顶。


原来kazu生来就是给国王吃的。


就像风pon生来就是给国王煮饭一样。


 


难怪国王不让他进厨房帮忙呢。


这是国王怜悯即将被拆骨入腹的kazu的表现啊!


我的国王果然是世界上最最温柔的人!


 


正当我还沉浸在发现真相的喜悦中无法自拔,却听国王开了口。


“去床上?”


用的虽是疑问句,可语气却是货真价实的肯定句。


看来国王很中意这个食物啊。


我迅速地下了判断。


居然允许他的食物上他的床。


要知道,这可是我出生以来从未见过的待遇。


 


两人像是被强力胶水黏在了一起似的,举步维艰地进了国王的卧室,一同扑倒在国王的大床上。


原以为国王终于要开始进餐,却不想两人却像在进行某种比赛一般,争相脱去了对方的衣服。


难道吃大餐时要脱光衣服才可以的吗?


我不太明白。


可是接下来的一件事却更加令我受到了心灵和视觉的双重冲击。


因为!


国王的食物!!


国王的食物竟然!!!


一口咬上了!!!!


国王!!!!!


 


天哪!


这还能忍?!


食物造反啦!!!


我极力弯着腰以我最大的力气触碰国王的皮肤,想要告诉他此刻若是不反击,一会儿可就来不及了。


然而国王完全没有发现我善意的提醒,嘴里还发出一声似乎很难忍耐的声音。


这声音……


听起来……


好像还挺舒服的……


怎么回事?


我茫然了片刻,下一秒却被眼前放大的人脸吓了一跳。


 


E


我曾说过。


我们国王可是个长相英挺身材颀长的美男子。


没有人可以抵挡他的魅力,没有人!


然而此时此刻我却背叛了我所说过的话。


我记得当时在月光下,218君曾心神向往地告诉我nino是个fairy时,我还在内心狠狠地鄙视过它。


没想到,在我有生之年,我竟能遇上我的fairy。


他有一张白净的脸。


琥珀色的眼睛里虽然不知为何闪烁着些水光,但却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可爱。


带着水渍且红润得过分的唇微微抿着,看起来似乎是在烦恼着什么。


 


他正看着我。


我也看着他。


我觉得他应该也对我一见钟情了。


因为他的眼神里充满了似乎能溢出来的爱意,就像那些kyakya叫的姑娘们望着国王的眼神一样。


啊!


两情相悦!


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我陶醉在他的眼神里,真希望时间能就此停下……


停下……


停……


“相叶氏!”


Fairy开口了,叫的却是国王的名字。


我猜,他是想问我的名字。


想为善解人意的自己鼓个掌,虽然我并没有掌。


于是取而代之地,我努力伸长了自己,轻轻触碰了一下他的脸颊。


这真是我触碰过最舒服的东西。


比以前国王不小心砸在我身上的麻婆豆腐更舒服。


我醉了……


醉了……


醉……


“你这家伙好歹处理下你的腿毛吧!长成这样明天con上还怎么表演!”


诶?!


难道不是问我的名字吗?


处理?!


什么处理?!!


“啊!对不起!要不今天就算了吧……你看都到这份儿上了……”


“现在!马上!给我剃掉!!!!”


伴随着一声怒吼,我看到我的主人一个鲤鱼打挺,已从未有过的速度冲进浴室,然后拿过放在架子上的方盒子,开始挖着里面的白色软膏快速地将它们抹到我和我兄弟姐妹的身上。


软膏香香的,甚至还有点催眠的功效。


我觉得我有点困了。


国王和我的fairy还在说些什么,我想努力地听,却又什么都听不清楚。


身体开始渐渐变得轻飘飘起来,我想我大概真的需要睡觉了。


然而在我睡着之前,我还想再看看我的fairy。


再见,fairy桑!


虽然只有几秒,可是我喜欢你哦!


含情脉脉地望了仍在跟国王说些什么的fairy,我缓缓闭上眼。


 


“不要生气了嘛nino!”


Nino……原来除了kazu,他还有个名字叫nino啊……


Nino……真是个好听的名字……


Nino……


嗯?!


Nino?!


原来他就是传说中的nino!!


原来他就是令218君倾心不已的fairy桑!!!


原来他就是一直以来迷惑书生的那个妖精桑!!!


 


这一瞬间我才彻底大彻大悟。


然而一切都晚了。


国王的手已经接近了我们。


他手里拿着的,赫然是我们的天敌。


剃毛刀。


我看了眼仍然在一旁催促着快点的nino,心里痛成一片。


为什么他伤害得我如此深,我却仍然觉得他是那么的可爱,那么的好看呢?


大约这就是真爱吧。


 


剃毛刀的声响已经在我的身边了。


我知道我的时间已所剩无几。


就这样吧。


我认命地闭上眼。


也许有一天我们还会相见。


 


毕竟腿毛新生的话只要2个月就够了。


 


 


 


 


 


 


 


 


 


 


 


 


 



评论

热度(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