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知知別

🌸翔ちゃん大好き🌸无墙,洁癖者自行||好物收藏,禁转即删。

【SA】一次令二宫和也心很累的分手

禁徒:

  一次复合很快的分手


  一对超绝神烦的情侣


  一个恶搞未遂的我




   *


  01


  “二宫君,我和雅纪分手了。”樱井翔一口闷掉一杯酒,说。




  这话出口的时候,二宫和也正试图把喉咙里卡着的鱼刺弄出来。而后惊雷一响,他浑身像过电似的抽了抽,直接把鱼刺咳了出来。


  作为相叶雅纪的拥趸和死党,二宫和也强迫自己生出一拳挥向樱井翔的冲动再把它忍住。他清了清喉咙:“你们为什么分手?明明都在一起好多年了吧。”


  樱井翔忧郁地瞥了眼坐在不远处喝酒的相叶雅纪。“他说我一点都不懂得他的脑回路,接不住他时不时低空飞来的笑点。”


  二宫和也试图找出一些词句反驳樱井翔,把他们分手的锅全甩樱井翔身上,未果。他体谅地拍了拍樱井翔的肩膀。


  “没事,这不是你的锅。一般人都不能懂相叶君的脑回路,也不能接住他的笑点。”


  樱井翔给了二宫和也一个生无可恋的微笑。




  那厢相叶雅纪手舞足蹈地滔滔不绝起来,语速很快,说着说着还笑成了doge。然而围在他边上的友人ABC似乎很不能理解他的笑点,实力懵逼,面面相觑。


  二宫和也收回目光,对自己的话深以为然。




  02


  “那你就没有想过要挽回相叶君吗?”二宫和也问道。


  “有想过。”樱井翔点了点头。但紧接着,他就换上了一副愁眉苦脸的表情。“可是,和雅纪谈恋爱我觉得特别累。”


  樱井翔没有说谎。


  他喜欢相叶雅纪,但他确实觉得和相叶雅纪交往特别心累。


  二宫和也本想附和,但他是相叶雅纪的亲友,怎么着都得把锅往樱井翔身上甩啊。




  那边儿相叶雅纪牛逼哄哄地干掉了最后一瓶啤酒,趴在桌上开始嘻嘻哈哈地傻笑起来,一番翻滚后把身体一横,倒在友人ABC身上七扭八歪。


  “他善于拉低你的笑点,再用他丰富的经验让你变得比他笑点还低。等你回过神来之后你就已经被他打败了。”樱井翔如是说。


  对此,二宫和也再次深以为然。


  这真不是樱井翔的锅。




  03


  其实二宫和也一直希望相叶雅纪和樱井翔分一次手。


  什么?你说是不是因为二宫和也暗恋他们其中一位?哦,不是不是,当然不是,生活又不是狗血苦逼言情剧。


  什么?你说是不是因为二宫和也表面同两人关系交好其实暗地里撕逼斗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同学,你是不是脑残宫廷剧看多。




  其实原因特别正直。


  樱井翔和相叶雅纪可能是天底下最腻歪的情侣,但同时也可能是世界上最不搭调的拍档,两个人思维天差地远,在二宫和也看来矛盾根本不可调和。


  关于他俩啥时候会分手,二宫和也没少和人打赌,结果输了一次又一次,幸亏这两年学乖没再赌,否则他大概要绝望到把裤子都搭进典当行里。


  如今,夙愿得偿,一时之间却把他砸懵圈了。他托腮认真思考自己是否该重操旧业开设赌局——赌赌两人什么时候和好。


  樱井翔戳了戳他:“想什么想得那么认真?”


  二宫和也抓紧裤腰带回答得一脸严肃:“在想我到底有几条裤子。”


 


  04


  樱井翔说:“为什么我这样一个好男朋友他却要和我分手?我那样迁就他,他还嫌我思维跟不上他?他是个开赛车的吗需要一匹日行千里的马做他男朋友?”


  二宫和也仰天长啸:“你说话槽点太多了,我没办法回答你。”


  樱井翔又说:“天冷我给他加衣服,天热我给他脱衣服......”


  二宫和也:“???”


  樱井翔忧伤地继续说:“天气转暖提醒他换薄外套,天气转凉我提醒他加秋衣......”


  二宫和也无语:“樱井翔君,你好烦。”


  樱井翔捶胸顿足,要不是二宫和也拉住他,他就要借着酒意冲出人行道往路边一站蓄谋实力碰瓷。“为什么,”此刻他的台词充满了戏剧性,“我真的很茫然,我们为什么要分手。”


  说真的,二宫和也也很茫然。


  二宫和也特别心累。


  樱井翔和相叶雅纪分手,为什么他必须得背上背个傻笑的,手里牵个咆哮的?


  这种可怜可悲的基友,他可不可以申请不做?


  二宫和也松开樱井翔,双手比了个猕猴桃大小。“你们两个有这么烦,我恨不得一口吞掉你们。”


  背上的相叶雅纪开始唱歌了。二宫和也想了想,又用手比了个西瓜大小。“不对,你们有这——么烦,一口吞下去非噎死我不可。”




  05


  十字路口。


  二宫和也呼哧呼哧地喘着气,感觉自己被相叶雅纪压地背又驼了一些。


  “接下来把他交给我就行了。”樱井翔从二宫和也那儿接手了相叶雅纪。


  说也挺奇怪,刚才在二宫和也背上唱歌说梦话一刻没停歇的相叶雅纪上了樱井翔的背瞬间就安静了,顶着乱蓬蓬毛茸茸发型的脑袋挨挨蹭蹭最后往樱井翔肩窝一歪就不动弹了。


  樱井翔将人型米袋子颠了颠好让对方睡得更舒服。相叶雅纪的脸颊挨在樱井翔脸颊边上,大概是头发撩拨得樱井翔有点痒痒,他偏头就给了相叶雅纪一个吻。


  二宫和也:“......”


  不知道为什么,二宫和也突然觉得自己想回家。




   06


  十字路口红灯。


  二宫和也看看在樱井翔背上撒了欢睡觉的相叶雅纪,怀疑的目光唰唰唰射向樱井翔。


  “你们两个是真的分手了吗?”


  樱井翔说得十分诚恳:“真的,千真万确。”


  二宫和也摇头:“原因呢?”


  “要听真话?”


  “要听真话。”


  “好吧。”樱井翔深吸了一口气,“我们每周都有固定的路线,他爱演,我就陪他一起演。”


  二宫和也觉得胃很痛。“你们这周是什么路线来着?”


  “唔,”樱井翔沉思,“是一条......情侣吵架分手再言归于好的虐恋情深路线。”


  二宫和也崩溃了。


  二宫和也冷漠脸jpg。


  “你们怎么不上天呢。”二宫和也真诚祈祷他俩窜天。


  “已经上过天了。”樱井翔扭过脸去,痛苦莫名状,“我永远也无法忘记,那周是医生病人play,他心血来潮想要治好我的恐高,于是他带我去坐了跳楼机......”


  二宫和也觉得有那么些许同情。让一个恐高症去跳楼——哦不,他的意思是坐跳楼机——还是有那么点小不厚道的。“为什么不拒绝呢?要是真不想去,相叶君也不至于强迫你。”


  “我不,”樱井翔斩钉截铁,好像还有小窃喜的样子,“他比我还要怕,全程把我的手抓得紧紧的,还一遍遍大声喊我的名字……”


  二宫和也:“……你知道吗翔君,我真的好想回家。”




  不和秀恩爱的人玩!




  07


  相叶雅纪醒了。他打了个大大的呵欠,揉揉眼睛。当发现自己并没有到家时,他捏了捏樱井翔的脸。


  相叶雅纪:“小翔。”


  樱井翔:“干吗?”


  相叶雅纪:“我们两个怎么还没到家?”


  樱井翔:“在路上。”


  相叶雅纪:“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到家?”


  樱井翔:“快了。”


  相叶雅纪:“到家之后我们还要做啥?”


  樱井翔:“洗洗睡吧。”


  二宫和也:“......”


  相叶雅纪作如梦初醒状:“小和,原来你也在啊。”




  二宫和也:“你们两个真是神烦无比的一家。”




  08


  第二天,二宫和也正好端端走在路上,背后一阵杂乱的哒哒脚步声,一片尘土扬起又散落,他身上突然就多了一个大个儿的人性挂件。


  “小和小和小和,”相叶雅纪一迭声地说,嘴皮子翻得竹筒倒豆般,“我跟你说,我昨天分手了但是今天又有人对我表白了于是我又恋爱了那个人喜欢我好多年你知道吗我根本没办法拒绝你猜猜他是谁——”


  相叶雅纪眼里充满了促狭的笑意,一脸的“天气很好我很high,你赶紧再多问我一点,喋喋喋喋”。




  二宫和也是相叶雅纪的拥趸和死党。


  二宫和也当然很喜欢相叶雅纪。


  但是他决定不再隐藏身体中的洪荒之力。


  带着满额的青筋,他一拳挥向了超绝神烦的相叶雅纪。




  -Fin-




  


好久没写啦,用无聊的小短篇复健一下OTZ


虽然写得很糙,但是想送给 @vKKv_向着光 。 这两天在温习SA的入坑视频,是B站上14年的粉红合集,然后……猜猜up主是谁\(^o^)/


谢谢你=3=

评论

热度(537)